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著蕭何真誠的眼神,沈溫婉心裡觸動了一下,她默默伸出手,蕭何拉著她轉身離開!

在他們走後,謝家的賓客,立刻鳥飛魚散……韓爽這場與沈溫婉的婚禮,徹底成了鬧劇!整個謝家都淪為笑柄!

醫院裡,韓爽躺在病床上嘶吼:「老子要弄死他,弄死他,弄死他……」

旁邊的韓棟也冷聲吼道:「蕭何,你這王八蛋,你已經不是龍王了,竟然敢逼老子跪下喊你爺爺……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還有你老婆,你老婆的家族,全都要死!」

很顯然,婚禮上的求饒,只是他的權宜之計!

受如此大辱,兒子還被弄成殘廢,他們可能善罷甘休!

「謝公子,我來看你了!」外面一個男人走了進來,正是楊殿峰。

韓爽沖著他吼道:「楊殿峰,馬上綁架沈溫婉,沈修……然後弄死蕭何!」

楊殿峰笑道:「謝公子放心,我已經有了計劃!」

……

回到家裡,宋藍芝就沖著沈溫婉怒吼起來:「你發什麼瘋?幹嘛要跟蕭何回來?你應該留在謝家,繼續求人家謝公子原諒你!」

宋藍芝是真的憤怒,差一點就成為韓爽的丈母娘,讓無數人膜拜,結果,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她越說越氣,甚至還要打沈溫婉!

沈溫婉這次也沒有在慣著她,直接就吼了起來:「繼續留在謝家幹嘛?丟人現眼嗎?你們還真要我當那種不知廉恥的女人?」

「告訴你……宋藍芝,管好你兒子,不要在亂惹禍,不然下次誰也救不了他!」

宋藍芝被沈溫婉氣的,心臟病都快犯了!

旁邊的沈修看到這一幕頓時不滿:「姐,你怎麼能這樣跟媽說話?你怎麼還喊媽的名字?你知不知道孝順?」

啪!

沈溫婉反手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你給我閉嘴!回你房間去反省!」

在她怒罵之下,沈修立刻沒了脾氣,乖乖回了自己房間!

蕭何在旁邊抽煙,沈溫婉的家事,他才不想管!

砰砰砰……

敲門的聲音響起,蕭何去打開房門,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了進來!

看著沈溫婉身上穿著的婚紗,他們冷笑了起來:「沈小姐,你身上的婚紗是謝公子送的,他要你還回去!不過,你已經穿過了,所以他讓你折算成現金賠償,一共是兩個億!」

「還有之前給你們沈家送的那些聘禮,價值一共十五個億,也希望你們如數歸還!」

「你們要是不還,就等著被起訴吧!因為你們已經涉嫌騙婚!」

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說完就走了!

沈家一群人,立刻著急起來!

「遭了,遭了……哪有十幾億賠償給謝家啊!」

沈溫婉走到蕭何的身邊:「這該怎麼辦?」

蕭何此時在皺眉!

韓棟明明說了,不會在為難沈家!

這個時候,派這些人來沈家,要沈家退聘禮也就算了,婚紗之類的,折算成現金賠錢,這不是故意坑沈溫婉嗎?

他心裡嘀咕,看來還是要將謝家徹底滅掉,沈家才會安寧!

「放心,這件事情交給我解決!」蕭何淡淡笑道!

「你……你能行嗎?」沈溫婉擔心!

蕭何又道:「今天你沒看到韓棟跪地喊我爺爺嗎?我肯定能行!」

沈溫婉聽了這話,心裡才稍微放心了一點!

蕭何又一臉嚴肅跟她道:「以後,遇到麻煩的事情,第一時間告知我!別在一個人硬抗……」

「嗯!」沈溫婉又乖巧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出去一趟,幫你們解決麻煩!」蕭何笑道!他站起身離開了沈家!決定再去謝家一趟!

砰……

沒多久,沈家的大門,突然被人踹開!

楊殿峰帶著一群人小弟沖了進來!

「把沈溫婉和沈修一起綁走!」

「告訴蕭何,帶三十五億去秋菊山莊……不然,就等著給兩人收屍!」

著筆中文網 宮澤宸的聲音異常的低沉,帶着些沙啞。

「你才是我的正事。」

沈安安心中一陣暖意,輕笑道,「好吧,我信了。」

男人輕笑,「不許不信!」

「霸道!」

沈安安也忍不住眉眼彎彎,「邵亮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她並沒有說自己即將要面對的亂局,而是選擇了「閑聊」。

她知道他一定很擔心,所以她不想讓他擔心。

只要聽到他的聲音,內心便是安穩的。

那邊沉默了幾秒,才道,「還在處理,需要等上面的裁定結果。」

「阿宸,你怎麼了?你的聲音有點兒不對。」沈安安忽然問。

「嗯?」宮澤宸語氣一頓,輕鬆道,「沒什麼,只是很想你。」

沈安安倏然眸色幽暗,隱約可以聽到男人的話語里伴着的濃重喘息的聲音。

呼吸倏然一滯。

她知道自己應該相信宮澤宸的。

可今天的宮澤宸有些不一樣。

心裏的自傲作祟,讓她不能再追根問底。

「……我也想你。」沈安安吶吶的說出一句。

「我會儘快回去。」

「嗯!」

「照顧好自己,記住,想做什麼不用顧忌,一切,有我。」

沈安安心中五味雜陳,還是點頭,「……好!」

電話掛斷的一剎那,宮澤宸的手機啪嗒掉在了地上。

鍾誠一個箭步過去,急忙扶住倒下來的宮澤宸。

「老大!」

宮澤宸一手捂住心口,額頭上斗大的汗珠順着鬢角往下流。

另一隻手卻擺了擺,「沒事,拿葯過來。」

鍾誠擔心又着急。

怎麼可能沒事?

老大每一次犯病,都會疼痛難忍。

急忙去拿了葯,倒了水。

伺候着宮澤宸把葯吃了下去。

半個小時才能生效的葯,此刻還是無法緩解宮澤宸的疼痛。

鍾誠陪在身邊卻束手無策。

短短半個小時,可對於老大卻每一次都像是從鬼門關上走一遭般。

「老大,您都疼成這樣了,就別給嫂子說那麼多了,您看,這會兒比剛剛還嚴重了!」

宮澤宸眸色一暖,「不打這個電話,她會擔心。」

想到華老曾說過,安安現在一直處於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

雖然她不曾說過,甚至不曾表現出來過。

但是他可以感覺得到,她堅強的外表下,充滿了太多的不安。

「哎!」鍾誠不禁一嘆。

戀愛的人,果然智商都為負數。

就連老大這樣英武睿智的人,也一樣。

「嫂子葯看到您這個樣子還要忍着疼打電話,非得炸了。」

宮澤宸眼前彷彿看到了那小女人叉著腰,嘟著嘴,教訓他的模樣。

莞爾一笑,「確實,她一定會生氣。」

鍾誠後悔道,「早知道就讓老秦跟着來了!」

「他來不來,都是這樣的結果。」

宮澤宸緊鎖著眉,盡量的放慢呼吸。

「扶我過去。」

「是,老大!」

鍾誠急的眼圈發紅,小心翼翼的扶著宮澤宸回了床。

宮澤宸蒼白無血色的臉,越發顯得稜角分明,凌厲。

嫌棄的瞪了鍾誠一眼,「瞧你那點兒出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