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看著,席國強心生慚愧,今年過年囊中羞澀,就沒打算給席建立封紅包,現在連一個晚輩都不如,就算是沒多少錢,那也該封,就是封少一點。

靜悄悄起身,回到房間里。

杜美華一看他背影,便很快就知道他要幹嘛去,迅速跟著席國強。

「你這是要幹嘛?不是說好今年不封紅包的嗎?你怎麼……」

「過年,封個紅包又沒什麼。」席國強轉身就去找紅包皮,將手裡兩塊錢塞裡頭。

「是呀!是沒什麼,你這麼對你爸好,你爸知道嗎?我看他呀!現在心都已經偏向老二家了。」

「你又在嘰嘰喳喳什麼,過年就是圖個喜慶,高興,你非得要這麼鬧嗎?」

「我……」杜美華欲言又止,「那唐小芯呢?她是會做人,就只會討好老爺子,我們呢?我們還是她公公婆婆呢,她紅包有給我們一個嗎?我看是連一口水都不會給我們喝。」

「咱爸幫了她不少忙,都跟著她住到鎮上去,她發個紅包給咱爸,那也是正常的,至於我們的,她有錢就封,沒錢,那就算了。」

「哼!唐小芯那店子都不知道掙了多少錢,你知道嗎?就連隔壁張大媽張大爺都有她給的紅包。」這事還是她今天中午外出聽到村裡在討論,個個都在誇獎唐小芯人有多好有多好。

「什麼?」席國強驚異,隨即心疼錢,覺得唐小芯掙了錢就該存起來,不應該這麼亂花。

杜美華忍不住冷哼一聲,「人家唐小芯都可以把外人當成了,我們兩個她壓根就沒放在眼裡。」

席國強臉上有些不高興。

……

大廳

「爸,這是我給您過年的紅包,今年沒掙到什麼錢,來年掙到錢了,再給您封個更大的。」

席建立接過,還不忘叮囑他工作別太累了。

其實錢多錢少對席建立這個年紀來說,真的不是很重要,只要有心意就行了。

唐小芯也把兩個紅包遞給席國強和杜美華,「爸媽新年快樂!」

這是她之前就已經準備好的。

原本她忘了給席建立紅包,還打算明天再給的,後來她想了想,好像席國強和杜美華還有陶紅雲他們都沒給席建立紅包。

所以,她就特地當著他們的面給席建立紅包,為的也是提醒他們。

席國強接過紅包,他還往杜美華看了一眼,似乎就在說,看你想多了吧!

杜美華在席國強看不見地方,撇了撇嘴,手指捏了捏紅包,也不知道裡面是多少錢。

她還聽說呀!唐小芯對隔壁那倆老傢伙,一出手就是五塊錢一個人。

也不知道有沒有比他們還要多。

「紅雲你呢!」杜美華見陶紅雲一點動靜都沒有,她也厚著臉皮提醒她。

陶紅雲皮笑肉不笑,「爺爺,爸媽,今年我都沒做事,就靠錦榮一個做事掙錢,我們又還要給伙食費,手頭上很緊,來年我找到了工作,我再給你們紅包。」

心裡卻埋怨起唐小芯,哼,掙了點錢,有什麼了不起的,還發紅包。

在唐小芯還沒進席家的時候,她兩個年頭都不用發紅包,反而席建立還給他們倆夫妻紅包呢!

「行了,你沒有,我也不怪你。」

杜美華見席建立都已經發話了,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麼。

不過吧!心裡不是滋味。

覺得是少拿了一個紅包,虧了!

席秋怡一進來,剛好看到唐小芯給她爸媽紅包,她厚著臉皮小跑過去,「那我紅包呢?爺爺,我紅包呢,還有爸媽,我也要。」

席秋怡是家裡最小的,又還沒結婚,自然都是有紅包收。

唐小芯也給了她一個,席秋怡也收了,心裡還是有怨氣,但她從來不會跟錢作對,反正呢,她也不會因為唐小芯給她錢,而覺得唐小芯好,反倒是覺得唐小芯給她紅包,那是理所當然的。

陶紅雲就沒給,席秋怡不高興,直接說了陶紅雲幾句,說陶紅雲小氣。

陶紅雲酸溜溜:「是呀!你大嫂不小氣就行了,我和你二哥今年沒掙到什麼錢,那也是沒辦法的,不像大嫂一樣,一家店子一年到頭都在掙錢。」

唐小芯就是一副『隨你怎麼說都行』的表情,反正呢,她又不少一塊肉,更不會少一塊錢。

杜美華眼睛賊溜溜一轉,「那要不是今年就讓錦榮和紅雲到小芯你那幫忙唄!都是自家人,省得還請什麼外人。」

「不用了,人手都已經夠了。」唐小芯臉上的笑容疏離,暗忖:這個死杜美華,又在搞什麼鬼,把陶紅雲和席錦榮弄來,給她添堵,還真想的美。

席建立:「行了,小芯的事,小芯會處理好,反而是你的事,你先處理好再說吧!」

杜美華心不甘,但也不能說什麼。

她是不喜歡陶紅雲,但是,席錦榮是她最喜歡的兒子,她就是看不得席錦榮過得有半點不好。

然後又想著把陶紅雲弄過去,還可以給唐小芯添堵,沒想到不成功。

大家又坐了一會兒,唐小芯說要過去甘淑英家睡了。

棉被只是曬了兩三個小時,還沒幹,蓋不了。

唐小芯一走。

席建立也不多留,就回房間睡覺。

杜美華趁席建立一走,她立即就按耐不住把唐小芯給她的紅包拿出來,一掏出看,極其生氣,「才給我兩塊錢,這個唐小芯也太欺負人了吧!」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對唐小芯來說,給杜美華紅包,心裡可彆扭了,但是沒辦法,名義上婆婆,錢的,她還是要給,至於給多少,那也是看她的心情了。

「那也不少了。」席國強瞥了一眼,也打開自己紅包一看,也是兩塊錢。

兩塊錢加上兩塊錢就是四塊錢了。

出手可不小了,他給他爸封的紅包才不過是兩塊錢。

「唐小芯對隔壁倆老傢伙,一出手就是五塊錢。」

「什麼?」席國強錯愕看著她。

陶紅雲和席秋怡都驚異片刻都還沒反應過來。

「我可沒騙你,是張大媽跟外頭的鄰居說的,那些鄰居都還在問我,唐小芯給我封多少紅包,我要是告訴他們,唐小芯只給我封了兩塊錢,指不定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笑話我呢!」

杜美華嘴巴里雖然是很嫌棄唐小芯給的錢少,但還是將那兩塊錢放進自己口袋裡。

「這唐小芯也真太不會做人了,也太過分了!」

「爸你現在才知道唐小芯過分呀!我房間潑屎尿的事,就是她乾的,爺爺偏袒,不追究唐小芯。」席秋怡憤憤在告唐小芯的罪名。「我房間都已經是這樣了,我都不知道今晚誰哪!」

在她話一落,杜美華就順著說,「唐小芯不是到隔壁睡去了嗎?你就到她房間先住一個晚上,明天再收拾你房間搬回去。」

席秋怡撅著嘴,不說話,一旦讓她搬到唐小芯的房間睡,哼,那她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搬走了。

「你可不要想一些有的沒的,你要是敢這樣,到時你再讓你爺爺罵的話,我可不管你了。」杜美華知道她在想什麼,要是平時她絕對不會管席秋怡,現在是過年,一家子都是和和氣氣。

席秋怡不高興撅著嘴。

「你把你紅包打開來看看,到底是多少錢?」杜美華心裡開始揣測,該不會是一塊錢吧!

席秋怡拿著紅包打開,裡面是兩塊錢。

杜美華仍然是不滿意地說:「我們三個加起來都沒有隔壁倆老頭的多。」

「唐小芯真是小氣,她店子都不知道掙了多少錢,結果才給我兩塊錢,給兩個外人都是五塊錢一個,她這到底算是幾個意思?是不把我們當成一家人?還是說她覺得老張家才跟她是一家人呀?真要是這樣的話,那就讓趕緊收拾東西去老張家,別回來了。」

「你也別亂講了,當心讓你爺爺聽到。」杜美華小聲訓了她兩句。

席秋怡不滿把那嘴巴翹得老高了,即使是掛兩個醬油瓶子都不會掉下來。

……

老張家

「小芯,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跟我兩個孩子睡到一塊。」甘淑英十分抱歉。

「沒什麼,就還是睡幾個小時而已。」

「那行,你也早點休息。」

唐小芯在甘淑英走後,她輕手輕腳躺在甘淑英兩個孩子身側。

平躺的她,想著杜美華拆開紅包時的表情,她忍不住笑了。

要不是為了堵住杜美華那一張嘴,哼,連她給兩塊錢杜美華都嫌多了。

年初二

唐小芯從老張家回來已經是八點多了。

今天嫁出去的女兒回會娘家。

席桂花會帶著新女婿回娘家,而至於席桂香會不會回來,那她就不曉得了。

她先將棉被抱出來曬,吃過早飯,她再去幫忙摘菜,做事比往常慢吞吞許多。

她還記得以前家裡來客人,杜美華和陶紅雲都知道偷懶,丟給大姑媽和她來做,現在大姑媽不在,看杜美華的樣子,就想她多干一點,說不定杜美華還想她今天來掌廚呢!

哼,不過她可沒這麼笨,讓杜美華和陶紅雲兩個人有機會偷懶。

磨磨蹭蹭了老半天,終於到了十點多。

席桂花帶著郭洪亮、郭彩雲,手裡還提著糖果和豬肉、高粱酒出現在席家。

席建立滿臉笑容迎接他們,「你們來就來,不用買這麼多東西來,都是自家人,這麼客氣做什麼。」

很快就到了十二點鐘,是時候開飯了。

但是,氣氛有點怪怪的。

原因是杜美華多嘴問一句席建立,要不要等席桂香一家子。

「有什麼好等的,她不是已經跟咱們家沒關係了嗎?吃飯!」

席桂花好聲勸了席建立幾句,「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都是一家人,年初二桂香不回娘家能幹嘛,你說是吧!要不我們再等等,說不定桂香很快就到了。」

席建立嘴巴是不說什麼,但心裡有那麼一丁點希望的小火苗。

如果席桂香要是先低頭,那一切都好說。

然而,等到了一點半,那菜都涼了,席建立的神情深沉而冷肅,「小芯你先去把飯菜再熱一下,以後我們家就沒這個人,吃飯吧!」

唐小芯陸陸續續把菜端去熱了。

席建立心情不怎麼好,但又看到席桂花能夠得到幸福,他又是很欣慰,不知不覺他就跟郭洪亮多了幾杯高粱酒,等飯吃完,酒就上了頭,席建立覺得頭暈目眩。

由唐小芯和席桂花兩人攙扶送他回房間休息。

郭洪亮酒氣也上臉了,席桂花也他去休息。

而原先席桂花那房間擺放了很多雜物,現在又很久沒睡人了,於是郭洪亮就去了唐小芯的房間休息。

唐小芯順手把終於晒乾的棉被抱回來,蓋在郭洪亮身上,讓他休息。

剛要站直腰的時候,唐小芯瞥見了旁邊擺放一張疊好的棉被。

不用想昨晚席秋怡就睡這裡。

等碗筷收拾洗乾淨,地也掃了,已經是到了下午四點多了。

席桂花就說要到隔壁老張家拜年。

唐小芯就帶著席桂花和郭彩雲出門去。

而這時,孫國玲也跑去了崔心嫻家找她。

原因就是孫國玲又跑看夏海峰,順道也去看夏道平了。

結果夏道平在局裡,嚷嚷非要跟她離婚,還說了各種難聽的話。

孫國玲去到崔心嫻家就聲嘶力竭罵崔心嫻就是狐狸精。

崔心嫻自然跟她頂起來。

兩個人爭吵的聲音,就連外頭都能夠聽到。

引來不少隔壁鄰居站在小路,聽著裡面傳來孫國玲和崔心嫻的對罵聲。

「我要殺你這個狐狸精!」孫國玲吵不過崔心嫻,就發瘋了似的,到處竄找刀子。 崔心嫻一看她這個樣子,還以為孫國玲就是做做個樣子,嗤笑她,「殺呀!我就站在這裡,你今天要是不敢殺我,孫國玲你就是孬種,廢物,也難怪道平會越來越討厭你。」

這話讓孫國玲僅剩下一點的理智瞬間消失了,取代的是歇斯底里的憤慨與瘋狂。

終於她跑到廚房去,一會兒急忙沖了出來,手裡持有菜刀,猙獰面孔,眉頭帶著怒火豎起,脖子手上都冒起了憤怒的青筋。

崔心嫻一看見她,當即有點膽怯,但又見孫國玲只站在原地沒上來,她便沒那麼害怕了。

「我最後一次問你,崔心嫻你到底要不要離開夏道平?」孫國玲持菜刀指著崔心嫻。

見狀,崔心嫻還又以為孫國玲做做樣子而已。「我離開他幹嘛呀?我現在都已經是他的人了,該離開他的人就是你。」

「崔心嫻,這是你逼我的……」

「什麼叫我逼你的,孫國玲你自己技不如人,還厚著臉皮不走,夏道平都已經不要你了,你繼續霸佔夏道平有意思嗎?」崔心嫻一副『我終於明白你』的表情,看著孫國玲,「你是不是覺得離婚很丟臉?尤其是你已經到了人老珠黃的年紀?你一離婚,所有人都會嗤笑你,是不是呀?可你當年有沒有想過我呀!當年我才不過是十幾歲而已,我就要面對流言蜚語,還要面對大家的嘲笑……」

崔心嫻的話還沒完,接著她便覺得肚子傳來劇痛,她瞳孔瞪大,不是很相信地低頭看去。

「你逼我的……」孫國玲手裡的菜刀直接捅到她腹部。「崔心嫻你就是一個賤人,是你逼我的……」說完,孫國玲將菜刀拔了出來。

那鮮血汩汩往外涌。

崔心嫻踉蹌退了兩步,面容迅速發白,唇也發白,她慌張伸手去捂住自己的肚子。

下意識的逃生意念,讓她往外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