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眼見峰頂已然近在眼前!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周啟口中作歇!拇指掐住食指第二節凝就天師印,隨即將中指往自己眉心一點!

與此同時,他位於左側胸腔中的心臟猛然一顫,觀心種蓮心法運轉的剎那!

辟邪,鎮魔,降妖,捉鬼!四道符籙光芒大作!化作四道清氣直衝頭顱,將他的識海防護的如鐵桶一般!

下一秒!

隨身後漆黑的羽翼猛地一扇!他已然立身峰頂!

出乎周啟的預料!峰頂之上沒有任何宮闕樓閣的蹤影!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方圓約莫三四個籃球場大小空地!

空地中央,孤零零矗立著一個高約三米,方圓約有桌面大小的石台!

石台之上,一名身穿和服的女子併攏著雙膝,眉目低垂跪坐於上!風雪中,面貌晦澀難見!

孤峰絕嶺!她保持著這樣的姿態,如石像般跪坐,如同經歷了數千年之久!

僅只這一副畫面就讓人望之心寒,猶然心生敬畏!

在她身前的半空中,另有一名身穿紫色連身衣裙的女子,彷彿被無形的繩索捆縛吊起,虛懸在半空!看她雙目緊閉的樣子,顯然正處於昏迷狀態。

就在這時,身旁紅影閃現。緊接著「啪啪」落地聲不斷。周啟不用回頭也知道,洛璃已然帶著幾名契約者緊隨其後登上了峰頂。

「咦?穿紫衣的女子好生面熟呀!哎呀!本宮想起來了,她不就是三生三世中的昭仁公主素錦嗎!嗯!是她沒錯,本宮剛追的劇,老喜歡她了。錯不了滴!」

我去!還真是!

被洛璃這麼一咋呼,周啟頓時也反應過來了。怪不得先前乍見之下覺得有些眼熟,這身穿紫色衣服的女子簡直和劇中的素錦一模一樣!

周啟心念一動,猛然想起一種可能!

話說眼前這位不會是和自家美女軍師黃月英一樣,也是轉生者吧?

難不成董協那傢伙經歷過一場三生三世為背景的任務世界?從他一身仙俠風的技能來看,這樣的可能非常大!

「鵬哥,是老闆娘!她這是怎麼啦?咱們得想辦法救她下來!」

周啟身後,小鮮肉阿文看到眼前的景象,忍不住一聲驚叫,「卡擦」一聲拉動槍栓,抬腳就往石台衝去。

這特么整一個愣頭青啊!沒看你們隊長和素錦都著了道嗎?你這是要送菜上門?

還沒等周啟心中吐槽完畢!

開局就當世無敵了 說時遲那時快!

阿文越眾而出,往前沖了出去!腳步三竄兩不竄,距離石台僅有百步之遙!

猛然間!山頂之上有如掀起了十級的大風!風聲呼嘯捲起千堆雪!入眼只見白茫茫一片!

阿文被狂風一卷,整個人有如脫線的風箏高高飛起,手腳亂舞向著山峰下墜去!

「救我……!」風中隱隱傳來他凄厲的慘呼!

「阿文!」鵬哥和其他三人面露慌急,齊聲大呼!可是這峰頂距離地面何止千米!卻又如何去救人!

就在幾人驚慌之際,眼前只見緋紅色的流光閃耀。卻見先前將自己等人帶上峰來的宮裝美女,單手提著面如土色的阿文出現在了眼前!

「安啦,安啦,有本宮在摔不死人滴!說了叫你不要亂動的嘛!」

呼!見阿文無事幾人不由自主地吁了口氣。望向洛璃的目光中不由流露出幾分感激之情。

這時,說來也怪。狂風吹飛了阿文,隨遍地瓊玉飄飄蕩蕩,散落而下,頓時戛然而止。看樣子只為阻止眾人接近石台!

「離開這裡,回到你們的世界!」

就在風聲轉弱的剎那!

一道略顯呆板機械的女聲,循著陰冷氣流自石台處傳來,宛若午夜遊魂在耳畔低語,回蕩在眾人的耳際!那氣若遊絲,彷彿將死之人的口吻,乍聞之下,陰惻惻,令人後背生寒!

周啟目光一凝,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石台之上的和服女子!手指用力握緊了劍柄!

就在話音響起的剎那,他清晰地注意到!

那身穿和服的神秘女人有了動靜!與此同時,靈覺感應中,石台四周,一股股陰寒的邪氣幾乎凝成了實質!正與先前妄圖窺探自己的那股力量如出一轍!

女子一直低垂望向地面的頭顱,有如鏡頭中的畫面被放慢了百倍,以肉眼可見地速度一毫米,一毫米地緩緩抬起!

「洛璃,照看好他們幾個!」

心神傳念之間,周啟飄身往前踏出了一步。躋身石台百步開外!寒風將他一頭長發吹的獵獵飛舞,然而他的腳下卻如同釘上了鋼釺,修長的身姿傲立風中紋絲不動!

婚寵新妻 隨著女子頭顱漸漸抬高。透過飄舞的雪花,周啟終於看清了她的面容!

然而就在她的容貌完全呈現在視野中的瞬間,周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女子的容貌與沿途所見的雕像幾乎一模一樣!

只不過那些雕像畢竟是死物,怎及得上眼前的她這般鮮活!

一眼望去,她的臉型稍顯豐腴,看似平平無奇!

可若是仔細觀看卻會發現,這女子無論眉眼鼻唇,竟無處不美!雖然一張臉宛如石像般面無表情,卻自帶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魅力!讓人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越是觀看看越無法從她臉上挪開視線!

周啟深吸一口氣,強行凝住心神。保持警戒的同時,分出一縷神念,透過心靈異能飄向了董協。

「想要我幫你救出素錦,告訴我你知道的一切。」

遠處渾身委頓的董協身形微微一顫。艱難地偏轉頭,將尚自散亂的目光望向了周啟。

「這裡是邪(ye)馬台的遺址,石,石台上的女人應該就是卑彌呼(讀作西米.果),我和素錦來這裡,是為了完成一個隱藏任務。」

「卑彌呼!?」

收到董協的傳音,周啟不由面上動容,大吃一驚!

傳聞邪馬台古國是當今日本的起源國度!邪馬台的稱謂正是Yamato(日語大和)音譯而來!而卑彌呼,就是邪馬台的女王!

此外她還有一個身份可謂響亮之極!

她!就是天照大神!

這下周啟算是明白了!

在神話傳說中,卑彌呼為了持續自己的永恆統治,每當陽壽將近就採用轉生秘術。讓自己的靈魂一直駐留在世間!

直到有一次,一名承載她靈魂的巫女在轉身儀式即將完成的時候選擇了自殺,導致卑彌呼無法將靈魂離開已經死亡的軀體被牢牢困住,因此也導致了邪馬台國度的間接消亡!

這麼說她抓住素錦就是為了完成轉生?感了風寒,昏睡醒來已經是晚上十點。請假一天,明天兩更補上。 注視著跪坐在石台上的女子,周啟眼底隱有幽光閃現,靈覺感應悄然發動!

「卑彌呼!種族:靈體。力量13,敏捷9體質17,適性291,精神470,智力395!天賦技能:

1.精神奴役:可通過精神意志控制目標行動。與目標之間精神屬性相差越大,控制幾率越高,控制時限越長;

2.靈魂障壁:物理攻擊無效,神魂攻擊效果減少50%;

3.???受未知能量干擾,偵測失敗!

果然是卑彌呼!

周啟眉頭一緊,面色瞬間變得凝重。幸虧先前服用了虛空精華,讓靈覺偵測的成功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否則以卑彌呼高達470的精神屬性,又身處她的主場,自己根本沒有可能一窺究竟!

靈體?物理攻擊免疫?真他喵夠麻煩的!

怪不得體質屬性低得令人髮指,照這麼來看,即便將她的肉身摧毀也無濟於事!沒曾想自個兒追尋機甲失蹤的事件,竟然還牽扯到這麼一樁事情中來!

從卑彌呼的屬性來看,顯然更擅長於精神和法術攻擊。不過自個兒修鍊心靈異能多時,只需小心行事,不要露出心靈上的破綻,便不虞有它!

略一沉吟,周啟身形一晃向前,距離石台更近了些。

「站住,不要無視我的警告。否則,你將永遠留在這裡!」

周啟身形剛一站穩,耳畔卑彌呼陰惻惻的聲音再起!

與此同時,腦海中便隱隱傳來一陣疼痛,有若針刺!

周啟腳步一頓,暗自運轉心法,全力護住識海。臉上雖然勉強保持著鎮定,心中卻早已是一片駭然!

沒曾想,識海在重重符法加持之下防禦得有如鐵桶一般,竟然還是無法豁免卑彌呼的意識衝擊!

「離開可以,不過,她必須一起走。那麼長時間你都等了,想要完成轉生,你應該有的是機會。」

說話間,周啟一瞥詭異地懸浮於石台上空的素錦。隨即目光冷峻地注視著卑彌呼,臉上毫無畏懼之色,語氣雖然平淡,話中的意思卻甚是堅決。

卑彌呼眉頭輕蹙,平靜如湖水的眼底泛起一絲微瀾,妖媚的雙目將視線死死釘在周啟的臉上,神色陰晴未定!

這變化雖然微小,卻沒能逃過周啟的雙眼。

剛才的話語他隱有試探的意思。以卑彌呼歷經數千年的歲月醞養的城府在乍聞轉生二字之後仍然止不住面上變色。顯然是被自己說中了心事!

如此看來,傳說並非只是傳說,而是真有其事!

她果然是要奪了素錦的舍,借殼重生!

「合適的機會才能稱作機會,我的世界你不明白。」

卑彌呼目視著周啟,沉默了片刻之後方才一字字說道。語氣平靜地令人心寒!

「那就是沒得談嘍?」

周啟眉頭一挑,冷眼與之對視!一緊掌中的風劍,低垂在身側的左手悄然一翻,掌中暗自隱藏了幾張符籙,已然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山頂風聲呼嘯!

兩人對視的目光之間,濃重的寒意幾乎將空氣凍結,一派肅殺!

眼見戰鬥一觸即發!

卑彌呼突然嘴角微掀,臉上綻放出一絲魔性的淺笑。

剎那間!有如春回大地!

她臉上笑容初顯的那一刻,整個雪峰之上的寒意隨著她的笑容而瞬間冰消瓦解。

「如果這是她的選擇,你還會堅持嗎?」 惡魔總裁,別擋道! 卑彌呼的語氣和她的笑容一樣,在寒意退去之後,蘊含著一抹別樣的溫柔。

嗯?周啟聞言一怔!

眼中注視著她令人目眩的笑容,耳畔聽聞她彷彿淳淳諄諄善誘般的輕柔話語,心中的戰意不由稍斂。

對呀!如果是素錦自己的選擇,那自個兒還有出手的必要嗎?

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其他的原因不成?

「他們一未給你好處,二來和你並非同路。你又何苦強出頭與我作對?」

周啟握劍的手指鬆了松。目光中的戰意再次減弱了幾分。

沒錯,冒險救下素錦對自己能有什麼好處?

何況董協這對人同自己素昧平生,不過是萍水相逢。只需從他們口中問出獵人機甲的下落並將之帶回,繼續自己的任務就好,何必橫生枝節,多管閑事呢?

「離開這裡,回到屬於你的世界,這些人不過是你生命中的過客,很快你就會連同這裡的一切,將他們忘記。」

周啟長長吁了口氣。心中僅存的戰意隨著口中熱氣呼出,瞬間全無。卑彌呼說的沒錯,自己確實沒必要如此在意。一旦任務結束回歸空間,所有的一切都將隨時間流逝而淡忘。

一念到此,周啟眼中如同最後的掙扎,閃過一抹猶豫之色。身形偏轉,便想就此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

彷彿被燒紅的烙鐵印燙過一般,自右臂上傳來一陣無比熾烈的痛感!令他渾身猛地一顫!

獵魔印記示警!

不好!

周啟彷彿一隻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咪!渾身汗毛倒豎!

隨著自身實力一天天增強,除非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等閑情況之下獵魔印記已然不會做出特別的反應。眼下突然出現異動,還反應的這般強烈,只能說名一件事情——自個兒已然身處極度危險的情況之中!

念轉之間!

左側胸腔中鏤刻滿符文的心臟之上瞬間金光大作!

「業去無塵垢,觀心種白蓮!」

隨《玄符錄》觀心種蓮的心法運轉,一股絕強的靈力風暴有若井噴,自胸腔中激涌而出。化作一道洪流於彈指間蕩滌全身每一處角落!

「嘶…….」

權少的天價蠻妻 耳畔傳來一陣凄厲的尖嘯!嘯聲中充滿了絲絲憤怒和強烈的不甘!

周啟雙目一凝!

峰頂還是先前的峰頂。

石台上,卑彌呼依舊跪坐其上,姿態未變!素錦依舊懸浮半空,人事不知!

若說唯一改變的,就是卑彌呼臉上令人舒心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眼底一抹濃濃的驚訝和面上寒霜般滿布的陰霾!

真特么見鬼!

即便自個兒已經非常小心了,沒曾想還是著了道!剛才的情況分明是意識受到蒙蔽,出現了知見障!

周啟後背上一陣涼涼,滿是沁出的冷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