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眾人依著禮節,「參加赫王殿下!」滿堂高呼,齊齊行了個禮。「侯爺夫人不必多禮,今日不是外家。」薄屹虛扶了最前頭的臨安侯一把,嗓音仍是如經年冰雪般的凜冽低醇。「該是小婿,這番有禮。」薄屹說著還微微俯身頷首示意。臨安侯也咧著笑意得,點了點頭。

看看,多守禮,多孝順,多長臉。一旁敬林氏才是丈母娘兒看女婿,越看越順眼兒。身後勞什子親戚的,一大群人可驚得不輕,平日里這赫王如何不是眼高於頂,多少大臣都是不理不睬,皇帝也奈著沒法子,何時給人行禮,如此溫和了……

看來罷,這可真的是對侯府這大姑娘傾心已久,不然的怎的會…這不愛屋及烏嘛。更是不敢對臨安侯府小覷了,以後可是有著權勢滔天的赫王府撐腰了,某些人心理暗暗發誓,今後一定要好好同臨安侯府搞好關係,走動親戚才是呢。

韓瑩翟壯著膽子打了頭陣,梗著脖子笑著調侃,眼裡卻是精光,「哎,赫王殿下,您說,今日里你遲了些時辰,咱們媱媱等了多久?你說…」還未等瑩翟說完,

「該罰。」薄屹略微溫和的接了句。

一群年輕人本就是愛熱鬧的,聽了這一句,都拍掌,吆喝了起來。眾人也樂見此景,畢竟,堵這當朝尊貴無比的赫王殿下的親,可是只此一次,失不再來的。

「既是如此,那赫王殿下,便得罪啦!」說著韓瑩翟將她那標誌性的摺扇一合,輕扣在拇指端上點了點,笑得鬼機靈,「來人,上酒!」幾個小廝連忙抬了酒罈,紅紙大字『醉千里』三字,利落斟滿了十大杯…眾人心頭默念,這可夠得勁兒啊。

「赫王殿下,請!」韓瑩翟計謀得逞,得意的說著,引簌和白杞幾個也瞧著,心頭更加有了底氣兒。

薄屹輕瞥了她一眼,但眸光『嗖』得,清冷平淡得如清媱一般,也讓韓瑩翟有些發麻了,龜龜的,這和清媱以後不得石頭碰石頭兒?

「哎,這,我來我來!」衛泗詡自告奮勇的挽著袖口,打算替薄屹擋擋,畢竟看這後面的架勢,不容易。

「不用了,今日本王該罰,給,王妃,聊表誠意。」舉著杯子笑了笑,薄屹將袖口攏了攏,一手捏著杯腳舉著仰頭便一飲而盡,片刻,十杯便利落下肚了。又是一陣叫好喝彩!因著面具,眾人也瞧不見這赫王面頰是不是帶了紅。

只見側顏剛毅整潔,而這一切,在遠處,盡收一雙眼眸餘光之下。

「赫王殿下爽快,」韓瑩翟微一俯身,示意身後幾個得同夥兒,可以繼續了。

「哎,吾乃山岄伯家嫡長女引簌,娶到咱們媱媱可不容易的,今日,就你和本姑娘較量一番,贏了便讓殿下過去。」引簌一語驚人,這,這不為難赫王嗎?赫王武功蓋世得,這一個小丫頭片子,打罷說欺負女人,不打罷……「引姑娘,可否換個說法。」薄屹頗有耐心的問著。

「來,我來陪你過幾招。」薄屹身後,一位男子頗為爽朗戲謔的說著,引簌一瞧,不正是自個兒大哥引允霽嗎?倒還是頗為從容的瞧著自個兒,但是別人不曉,引簌被自家哥哥「威逼利誘下委屈「」生活了十幾年,這眼神,可是在警告她……

「哈哈哈,算了算了,這大好日子,不好動刀動槍的,對罷,啊哈哈,哈…」引簌打著馬哈,擺了擺手,笑得尷尬忐忑。又是一輪不攻自破了,瑩翟一旁,直罵引簌是個『沒出息』的。

白杞顯然因著雲黎郡王在場,有些羞澀窘迫,還是腆著臉兒上前,先給一眾行了個禮,有些飄忽的瞧著薄屹,伸了右手五指,「赫王殿下,就請您用五個帶月的詞兒,來形容媱媱罷。」

好,情理上,也是沒為難的,但許多人又一想著,這赫王一介匹夫,這舞文弄墨的,怕是有些難的。。

「等著,這可得讓媱媱聽見,來,赫王殿下,勞煩到這門口子上來了。」韓瑩翟笑得燦爛,露出一口大白牙兒。

清媱在大堂的側間也不知曉外頭到底發生了些甚麼,只覺著方才還鬧哄哄的,霎時安靜了下來。

流光也是聊賴,冷不丁冒了一句,「小姐,你說,要是今日赫王真沒得來,這親你還結不結。」

結果,若水一巴掌呼在流光的腦袋仁兒,點了點頭額頭,有些無奈氣結,「你說你這腦子想得些甚!赫王可是好端端在外頭呢,你是不是給小姐添堵!」,清媱倒是不在意流光的冒失,只是淡淡回著,「他若是不來,自是不結的。」

————————————————

熬夜肝的,各位可愛么么噠,錯別字請見諒~~

看見大家留言太可愛了,十三實在不忍心了,今晚複習了碼得。

大家閱文愉快~~ 這個大寫的渣男,居然拿兒子來威脅她。

難道那不是他的兒子嗎?

他怎麼能下得了手!

看著莫晉北享受的表情,夏念念的心裡非常非常的不爽。

不就是伺候他嗎?

那她就好好的伺候他一番!

夏念念拿著藥水,一整瓶直接朝著莫晉北肩膀上的傷口給倒下去。

莫晉北本來縫合傷口的時候就沒有打麻藥,他是因為忍耐力超強,才一直看起來沒事。

可現在夏念念把一整瓶創傷葯都倒了下去,莫晉北就是忍耐力再強,也忍不住悶哼了出聲。

夏念念沒料到自己居然真的這麼做了,一看莫晉北的表情不對,趕緊說:

「實在抱歉,剛才手滑了。我也不會伺候人,我還是幫你把多餘的藥水給擦乾淨吧!」

她雖然是在道歉,但是說得毫無誠意,語氣十分的隨便。

夏念念一邊說,一邊拿著紗布在莫晉北的傷口上狠狠地擦拭。

最好疼死這個賤男人!

莫晉北蹙眉,黑眸一點一點危險地眯起:「你是故意的?」

「故意?」夏念念假裝聽不懂:「我怎麼會是故意的呢?我剛才是手滑了,就像是這樣……」

夏念念一邊說,手裡的藥瓶再次「手滑」的掉下來,直接砸在莫晉北的肩膀上,把莫晉北疼得呲牙咧嘴。

莫晉北長眸一厲,準備把夏念念抓過來,給她一點教訓。

可肩膀上的傷口妨礙了他的行動,被夏念念給避開,閃到身後去了。

莫晉北不顧一切,張牙舞爪地去抓她。

秋日千金 結果突然撕拉一聲,傷口撕開了。

莫晉北疼得俊臉皺成了一團。

看著他難受,夏念念感覺到心裡一陣舒爽,假裝關心地說:「你身上有傷,不能亂動,傷口會裂開的。」

莫晉北疼得額際都冒出冷汗。

該死的女人,竟敢趁人之危!

他不顧肩膀上的傷口,再次伸出了長臂想要抓住她。

就在這個時候,正好有一個護士端著葯盤走進來。

「莫少,該吃藥了……」

莫晉北的大手一揮,正好打在了護士的臀部上。

因為莫晉北很生氣,所以這一下特別用力。

打上去的時候,還發出了「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聲音。

小護士一愣,隨即丟了葯盤,緊緊捂住被打倒的臀部,驚呼出聲:「啊!變態!」

莫晉北驚了一下,立刻反駁:「你說誰是變態!」

「你你你,你拿手摸我的屁股!」

小護士是剛來實習的新人,剛出學校的學生,不知道天高地厚,沒遇到過這種事情,也不認識大名鼎鼎的莫晉北。

很快,小護士的尖叫聲就引來了外面的醫生和保鏢。

「發生了什麼事情?」連院長都急匆匆趕來了。

小護士簡單地說了下剛才的事情,連眼睛都紅了。

大家之前都有目共睹,莫晉北在病房裡對夏念念做的事情。

所以現在小護士這麼說,大家並沒有任何的懷疑。

反而覺得有些鄙視莫晉北。

房間里還有一個嗎?

怎麼還摸人家小護士的屁股!

看到眾人鄙視又不敢說的眼神,莫晉北簡直快要氣炸了。

我只是一個羊販子 他轉身拉了拉夏念念:「她可以給我作證,我剛才是……」

「嗯,沒錯。」夏念念開口跟大家解釋。

莫晉北剛剛鬆了口氣,就聽到夏念念一本正經地說:「莫少剛才跟我說,他覺得這位護士小姐很漂亮。」

「所以,我想他可能是忍不住才摸了一下護士小姐的屁股。你們不要這樣看著他,畢竟他只是摸了一下,又沒有做別的事情。」

莫晉北黑眸鋒利,咬牙道:「女人,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哪怕是受了如此重的傷,語調是沒有半點起伏的平淡。

他的氣勢,也依然驚人。

夏念念的胸口忍不住寒了下,心底一股強烈的畏懼。

然而下一秒,她立刻就振作起來,莫晉北現在重傷,行動不變,也只能嘴上逞逞強罷了,根本就做不了什麼。

一隻紙老虎,有什麼好怕的?

夏念念朝著眾人解釋道:「事情經過就是這樣的。」

大家看向莫晉北的眼神,又是嫌棄又是鄙視。

莫晉北一開始還氣得呼吸不穩,漸漸也就冷靜了下來。

沖著眾人不耐煩地說道:「弄明白了?還杵在這裡影響我包紮?」

大家雖然很鄙視莫晉北,但是看了看他帶了那麼多保鏢,人多勢眾,也只能忍氣吞聲。

小護士悲憤地撿了葯盤,跑了出去。

「還不過來繼續給我包紮?」他清冷的聲音響起。

莫晉北不動如山地坐著,表情已經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夏念念恨恨地拿著紗布走過去,胡亂的開始折騰。

一開始,她的動作的確是給莫晉北造成了相當劇烈的痛感。

但是隨著夏念念折騰的時間越來越長,莫晉北的身體也已經開始適應這種痛感。

夏念念卻絲毫沒有發現這一點,又是紗布,又是棉花的,不停地折騰。

正虐得起勁的時候,忽然手腕一緊。

夏念念根本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只覺得眼前劇烈一晃,整個人就往前栽倒,直接倒在了莫晉北的大腿上。

夏念念疼得悶哼出聲。

莫晉北冰冷地揚起唇,一把抓住她的領子,像是在提莫承佑一樣的提起來,微眯著眼睛:「玩夠了?」

夏念念疼得五官都快扭曲了,那副傻樣,和莫承佑簡直一模一樣。

莫晉北的黑眸散發出狠厲的光芒:「女人,我在問你話。」

「什麼?」夏念念終於回過神來。

「我的傷口好玩嗎?」莫晉北冷笑著質問。

夏念念愣了一下,沒想到他早就看穿了她的報復,只是任由她隨意的折騰。

一時之間愣了,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莫晉北忽然湊上來,鼻尖抵著她的臉:「下次再敢這樣,我就把承佑丟去沙漠的野戰訓練營。」

威脅!

就只會威脅!

他怎麼不去做世界威脅協會會長呢!

夏念念氣呼呼地瞪著他:「承佑是你兒子!」

「為什麼要強調是我的兒子?」

「總之你就是不能虐待他!」

莫晉北突然收斂了笑意,盯著她,一字字說:「要是你不要兒子,我就丟了!」 此時,薄屹倒是好性子的依著,幾步到了門口,聽著裡間傳來的話兒,笑著頓了頓,掃著衣擺推門入內。

那人,傲然挺立,一雙眸燦若星子。

流光若水,皆是一愣,這,房門沒上閂?

薄屹卻是笑了笑,「如何不結?王妃如今便是反悔也莫及。」

她聞聲,心中一顫,驚得險些丟了手裡的蘋果來,蓋頭下不能言語,心中卻有一絲委屈。方才呆愣愣坐著,覺著蓋頭外一眾人赤裸裸質疑的目光,扎得她生疼,幸得看不看她的窘然。看吧,這人總是會顛倒是非黑白,心中不服氣:明明是你不願,遲遲不到,如何歸咎於我!

薄屹自是不曉,方才片刻功夫,清媱心頭便想了如此多的事兒。但還是添了句,話語中增了幾分暖意的解釋著,「今日出門,才發現,忘了最重要的東西。」

清媱本想著,依著規矩罷,這也不該自個兒說話的時候。而且罷,這有的什麼重要的東西非得折趟回去的。但,這赫王該是在對自個兒說話罷,要是沒人接話豈不是尷尬的緊?

於是細若蚊蟻的回了句,「甚麼東西。」

眾人皆是圍著,見著赫王笑得風清月朗,伸手遞上前一把銅匙,「聘禮。」

咦,聘禮不是早就大氣風光送上門了么,滿滿當當幾十台么,今日門外唱禮單的,都還沒歇著呢……現在怎的又說聘禮了?

「不是,早…給了嗎?」流光是個藏不住事兒的,疑惑的看著一旁的若水,面面相覷。

「那怎麼夠,本王和家當,都在這兒了。先給你家小姐收著。」一句甜膩到不行的話兒,薄屹說的一本正經,眾人簡直是嚇掉了下巴……原來,就是為了這個遲了?好多女兒家,瞬時眼紅不已,可是想都不敢想,這還沒嫁過去便握著王府命脈了,這腰杆子可有些紙,這可是多大的「聘禮」!

「啊,好…」流光也有些語無倫次,好歹還算穩妥得接了鑰匙過手。

清媱現在才真的是如雲端水底的來回兜兜轉兒了,他可簡直不得體,不得體,自個兒臉面都要給丟光了。

韓瑩翟倒真的對赫王改了幾分顏色了,「赫王,方才說的…」笑嘻嘻的提醒薄屹。

「哎,媱媱可聽好嘞,王爺這番可是要誇讚你了!」引簌笑了,於是氣氛再次熱烈了起來,一眾人皆是佩服,這赫王殿下,有些魄力的,簡直為博美人一笑,「傾家蕩產」啊。

清媱有些迷糊了,不再作聲。

薄屹於是接著緩緩說道,「閉月羞花,眉目如月,月貌花容,梳雲掠月,」復而頓了頓,眾人皆想,這一介武夫,差不多得了,不再刁難,連忙鼓掌起來。連著喜婆都一句話兒包在嘴裡了,生生被咽下肚子里去。。

因為,他又淡淡加了句,「雲想衣裳花想容。」

在場,懂文墨的,頓時心裡酸溜溜的,哎喲,誰說赫王殿下不通文墨了,這不如此含蓄了,白杞連忙說著,「帶『月『了,帶『月』了,赫王殿下好文采。」便挪了挪位置。

敬林氏和臨安侯一旁也是有些感慨的瞧著,希望是對得起媱媱的。

「得嘞,咱們新娘子,可得起身咯!」喜婆吆喝一句,滿堂巴掌熱烈得響了起來。敬偌灃乃侯府嫡長子,幾步上前,便自然得半蹲在清媱面前,瞥著身後一眼,朗聲一笑,「小妹,大哥今日送你出嫁了!」

不過平平淡淡一句話兒,敬林氏好似被觸了心緒,之前再怎麼,兩人和媱媱交代事兒都是歡歡嘻嘻的,未曾表露半分難受。如今這如心頭卸了道口兒,捏著帕子便抹起眼淚花兒來。

——————————————————

PS【月票加更】

感謝可愛:新北極光88的月票,還有各位可愛的打賞評論~~

大家閱文愉快~ 清媱被流光若水攙扶著,到了侯爺夫婦兩人面前,跪著行一大禮,

「父親,母親,今後女兒不在二老身邊,侍奉左右,千萬保重身體。」清媱帶著一絲傷情說著。

敬林氏拭著眼淚,瞥向一邊,捏著臨安侯的手腕子,一語不發。見著妻子如此神色,臨安侯只得拍著敬林氏的背安慰,「咱們媱媱,大喜日子的,哭哭啼啼做甚?」

「對,侯爺說的對,這大喜日子的,怪我…」敬林氏說著,擦了淚痕,扯著嘴角笑起來。

臨安侯一手扶起了清媱來,「媱媱你且放心罷,我們自是照顧得周到,你到了赫王府阿才得顧及些自個兒,也得謹遵夫綱,守於禮節,可曉?」話語幾分慈藹,幾分嚴肅。

總裁追妻:老婆大人難伺候 「嗯,謹遵父親教誨~」

喜婆一聲提醒,該得出門了,清媱便穩穩噹噹被自家大哥背上,大哥背脊算不得厚實,但清媱鼻腔間湧起一股酸澀,清歌也依著禮,撐一把金絲刺繡紅傘在清媱頭頂,淺淺扶著清媱,流蘇墜子悅耳的碰撞交響著。

隔著蓋頭,隱隱約約聽見,

「小妹,要是今後他欺負你,儘管回來給大哥說,大哥定是不饒他!」敬偌灃滿含笑意說著。

「阿姐可是咱們京城有名的才女,氣質也頂好的。這日子嘛,也定是數一數二的好!」清歌嘴甜,笑嘻嘻的對著敬偌灃說著,握著清媱的手,也似是激動的收緊了兩分。

清媱笑著,抿了抿唇角,並不言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