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眾人尚且如此,王青就更是不用說了,眼巴巴的望著王慧,嘴唇一陣陣發乾。

反倒是王慧自己,一臉的輕鬆,彷彿絲毫也不感到緊張。眼見眾人將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甚至都不用萬東開口,便咯咯一笑,身形化作流光,直向那仙府之門掠去。

一時間,整個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哪怕用落針可聞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唰!

仿如一枚小石子,投入了平靜無波的海面,只見微微蕩漾起了一陣七彩漣漪,王慧的身形便消失在了仙門之後。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在短暫的沉寂之後,現場頓時陷入一片嘩然之中,尤其是藍道子,佛笑,吳法三位真仙,簡直激動的都要蹦了起來。渾然顧不上他們真仙前輩的身份,哭的哭,笑的笑,幾乎失控!

「妹子,我來啦!哈哈哈……」

王青此時全然沒有了緊張,只剩下了興奮,幾欲失控的興奮!兄妹倆兒攜手闖蕩古仙秘府,這得是多大的造化才能達成?帶著陣陣狂笑,王青暴起身形,直如脫弦利箭,射向仙門!

「我還以為兄弟你要錯過這次古仙秘府之行了,看來是我杞人憂天了!呵呵……」

薛文也是說不出的高興,笑的嘴巴都快合不攏了。說實話,沒有萬東在身旁,他的心裡總是有些沒底。現在好了,薛文的憂慮盡除,只覺得這天底下,再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兄弟,那我們就先走一步,在古仙秘府里等你!」薛文笑著對萬東說道。

萬東點了點頭,道「好!大哥先走一步,小弟隨後就來!」

狂笑一聲,薛文一擺手,陳慶,倫婉兒,唐靜若以及一干杜盟兄弟,紛紛暴起,如流星般直奔仙門。

「萬公子,我……」古淼現在對萬東是說不出的崇拜,以至於連說話都有些不自然了。

「機會難得,有什麼話,咱們仙府之中再續!」萬東笑笑道。

古淼立即重重頓首,握著妹妹古萱的手,一同掠向仙府之門。

「師尊,你能和我們一起進入古仙秘府了!」

有王慧的示範在前,再也沒有什麼好疑慮的了,棋夢萱難掩激動的向藍道子看去。

藍道子的激動之情絕對要比棋夢萱來的更為強烈!此時一面強作鎮定,一面扭頭看向萬東,嘴唇微微顫抖的道「這……這還要仰仗萬公子!」

「這有何難?」

萬東輕笑一聲,手掌再次揚起,又是一道金光,破空而現。不等那金光射在自己的身上,藍道子就像是怕別人將這道金光搶了去似的,竟是拔身而起,急不可耐的迎了上去。

金光入體,藍道子才發現,這金光之中所蘊藏的道義,遠遠要比看上去的更為博大精深。金光入體之後,立時化作一股純粹的超乎人想象的仙力,附著在他的道基之上,彷彿與他整個人合二為一,難分彼此!

「夢萱,師尊我在古仙秘府里等你們!」

接納了金光,藍道子一刻也不願意再多等,沖棋夢萱等靜海宗弟子高喊了一聲,迫不及待的射入了仙門之內,轉眼便沒了影蹤。那附著在仙門之上的古仙禁制,好像完全不存在了似的,簡直視真仙如無物…… 眼看著藍道子消失在仙門之後,佛笑急的眼珠子都快要從眼眶裡跳出來了,不停的沖樓蘭又是眨眼睛,又是嘟嘴巴。敢情他不僅僅會笑,表情語言,超乎想象的豐富!

「萬公子,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樓蘭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樣子的佛笑,強忍住笑的,對萬東說道。

「佛前輩也想進入古仙秘府走一趟?」萬東促狹問道。

「想!想想想,烏龜王八蛋才不想呢!」萬東話音還未落,佛笑便是一串連珠炮的脫口說道。

「那請吧!」

萬東沒有再繼續逗弄佛笑,探掌拍出,一道同樣的金光直落在了佛笑的身上。

「哈哈哈……老天待我佛笑不薄!孩子們,咱們古仙秘府見了!」帶著一連串的狂放至極的笑聲,佛笑身形如電般的射向仙門。

「吳前輩,您也請吧!」送走了佛笑,萬東轉身便看向了吳法。

吳法雖然猜到萬東應該也會將他送進古仙秘府,可猜測畢竟是猜測,此時終於成真,還是讓他倍感激動和振奮。一時間,一雙眼睛里甚至都凝聚起了層層濕霧。

「萬公子,你……你讓老夫如何報答你才好啊!」

吳法的嗓音發顫,甚至有一絲哽咽,不是因為他太過於感性,實在是他發自內心的感激。完全沒有想到,他不過是幫薛文等人說了幾句話,萬東便送了他一場天大的造化!有了古仙秘府的這一番錘鍊,吳法的境界能提升到幾何暫且不說,光是為他打開了進入地仙境的大門這一條,便足以讓他對萬東感恩一生!

「前輩客氣!舉手之勞,何敢言報?」萬東又是一聲朗笑,伸手拍出,金光瞬間便沐浴了吳法的全身。

將吳法也送入古仙秘府之後,萬東又指揮靜海宗,水雲宗以及神鳳門三宗的弟子依次進入。雖然萬東知道上三宗現在已經沒有膽量再去為難這三宗弟子,但凡事小心為上總是沒錯的。

待水雲宗最後一個弟子,也進入了古仙秘府,萬東目光一掃,發現吉朋竟然還沒有進入古仙秘府,不由皺了皺眉頭。吉朋見狀,神情微微帶著幾分苦澀的道「萬公子,我……我還是跟我們太玄宗的弟子一起吧。」

沒能阻止元華,這讓吉朋始終感到愧疚,於是他覺得沒有臉面再跟薛文他們同行,更沒有臉面再從萬東這裡獲得好處。他的這點兒心思,萬東一眼便能看明白。怎麼說呢,有些迂腐,但卻也足以彰顯吉朋性格中的光明正直!

「吉朋師弟,你可別犯糊塗!你當然得跟在萬公子身邊,咱們太玄宗的弟子,我作為師姐,自會照顧,用不著你!」

姚蘭現在算是看清楚了,進了古仙秘府,一切更得由萬東說了算了。非但古仙傳承不可能再有他們的份兒,就連古仙秘府中的寶貝,他們也得謹慎點兒打主意。若是一個不小心,惹怒了萬東,他們很可能有命進去,沒命出來!姚蘭早就想好了,進入古仙秘府之後,就帶領太玄宗弟子們,找一個天地靈氣濃郁的僻靜地方,苦心靜修。至於寶貝,傳承什麼的,她想都不想。

但是吉朋與他們不一樣,雖然元華所做的種種,讓萬東極為震怒,但絲毫也沒有影響到他對吉朋的觀感,這在姚蘭看來,簡直是天大的幸運!吉朋必須緊隨在萬東的身邊,這樣雖然太玄宗弟子在古仙秘府註定不會有太多收穫了,但至少吉朋能有所突破。吉朋變得更加強大,對太玄宗便是最好的收穫。

「師姐,你不明白!」吉朋連連搖頭,神情更見苦澀。

「吉朋,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師姐,就立即跟萬公子走!」姚蘭急了,嬌聲喝道。

「我……」吉朋頓時便陷入了兩難境地,表情也更加糾結。

萬東放聲笑道「我看不是你師姐不明白,是你自己太矯情!我早就說過,你是你,太玄宗是太玄宗,在我這裡完全是兩碼事,我認的是你這個兄弟!」

「萬公子,您……您真的拿我當兄弟看?」吉朋頓時激動起來,一張四方臉,微微漲紅。

「之前或許還有些含糊,可經過這一遭,你就是我萬東的兄弟!」

萬東這一句話,無疑是全盤肯定了吉朋今日的所作所為,之前的種種糾結,一瞬間煙消雲散,吉朋沒有再猶豫,回頭看向姚蘭,道「師姐,咱們古仙秘府里見!」

「咯咯……我有什麼好見的?你只管跟著萬公子就是!」姚蘭此時是真心的為吉朋感到高興,嘴中不停的發出陣陣銀鈴般的脆笑。

「別讓薛大哥他們等急了!走吧!」萬東不再耽擱,握住吉朋的手,掠入仙府之門。

直到萬東的身影沒入仙門不見,柳純心,劍空的眼神兒才從他的身上移了開,兩人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歲似的,臉上陡然瀰漫起重重暮氣,整個人全然沒有了精氣神兒,盡顯頹廢與沮喪。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對方此時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哎!難道這就是我柳純心的命?」柳純心不停的嘆息,眉間滿是哀色。

「三叔,你剛才為什麼不讓我替你向萬公子求情?我看萬公子不是那種小心眼兒的人,我們若是求他,他或許……」

柳宗的話還沒說完,柳純心便擺了擺手,無力的道「求?咱們有那個臉開口嗎?罷了罷了,自己犯的錯,能怪誰呢?小宗,此番進入古仙秘府後,傳承什麼的,你就別想了,哪怕唾手可得,你也不準染指!這傳承……與我柳家無緣吶!」

說完,柳純心便好像累的虛脫了似的,將眼睛閉了上,不願意再多說。

與此同時,劍空也對司馬金科做了同樣的叮囑,不過語氣卻要嚴厲許多,直接禁止司馬金科在進入古仙秘府後有任何冒犯萬東,或讓萬東感到不悅的舉動。

其實,劍空也用不著如此嚴厲,司馬金科此時對萬東早已生起了敬畏之心,又怎麼會做那種冒犯他的蠢事呢?

這哪裡是一座府邸,分明就是一方遼闊世界嘛!

跨過仙門,萬東頓時便被眼前呈現的景象給驚呆了。層巒疊嶂,沃野千里,森林河流,起伏糾纏,竟是沒有邊際。天空中,一輪太陽高懸,春暉遍布,光照八荒,與現實世界中的太陽,竟是毫無二致!

「我們真的進入古仙秘府了嗎,不會是還在古山秘境之中吧?」薛文獃獃的問了一句,神情滿是震撼。

遠處那此起彼伏的雄峰,與古山秘境中的神山,幾乎沒有任何區別。若說有區別,那便是這裡的山更神,四處瀰漫的天地靈氣也更為濃郁豐沛!

「不對,這好像不是天地靈氣!」藍道子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神情之中竟有駭然之色流露。

眾人紛紛向他看去,臉上滿是迷惘。藍道子則扭頭看向萬東道「萬公子,你發現了沒有,這裡的天地靈氣,好像有靈智似的,根本不用引動仙訣,它自己便會往身體里鑽,而且更無需淬鍊,進入身體后,直接便與我們體內的仙力融合在了一起,彷彿同源而生一般!」

眾人方才只顧著震撼於古仙秘府的浩瀚與神奇,全然沒有注意到這細節,此時聽藍道子這樣說,紛紛靜心體會,很快,眾人的臉上便被一股股難掩的震驚與喜悅之色所佔據。

藍道子說的分毫不錯,這四周瀰漫的天地靈氣,果然神奇!就這樣站著不動,修為便在以不慢的速度增長。

古仙秘府雖說難得,可這也太超出人想象的!照這樣,都不用刻意去修鍊,哪怕只是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恐怕都能成為真仙,甚至是地仙!

「這應該不是天地靈氣,而是在古仙隕落後,由古仙所修之仙力分解而成的氣息,我看可以叫做古仙氣!這種古仙氣是被古仙煉化過的,自然是純凈無比,說其擁有靈智,也並不過分!」

「古仙隕落之後,竟能分解出如此之多的古仙氣,那這古仙的修為未免也太可怕了吧?」薛文呆了一呆,神情中充滿嚮往。

「何止是可怕?簡直有再造天地之能!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你們看我們此時的所在,不就是一方獨立於三界之外的另一方天地嗎?」萬東微微頓首,對古仙的境界,他也同樣十分嚮往。

「這裡應該只是古仙秘府的外圍,越是靠近古仙居所的地方,這古仙氣定然便越發濃郁!咱們別在這裡干站著浪費時間了,還是抓緊時間繼續向核心挺進吧!」藍道子此時已是有些急不可耐了,連聲說道。

萬東嗯了一聲,轉頭望去,只見上三宗以及其他宗門的弟子,此時也都已經進來了。不過除了太玄宗弟子稍作停留外,其餘宗門的弟子,都沒有多做停留,紛紛挑選了一個方向,飛縱離去。既然已經註定與古仙傳承無緣了,那他們就更不能浪費時間了。趕緊找個地方安頓下來,瘋狂修鍊提升,才是正途!

萬東倒是有心讓太玄宗的弟子隨自己同行的,但姚蘭堅辭拒絕了。到底代表的是上三宗,面子還是要的!

「好!時間珍貴,咱們出發!」萬東也不再耽擱,身形飄浮起來,選定一個方向,飛掠而去,眾人趕忙跟上。

沒有人問萬東,為什麼要選這個方向,因為所有人心裡都明白,跟著萬東走,絕對不會錯…… 眾人的這種盲從心理其實是要不得的,若是跟錯了人,那還不一直跟到陰曹地府去?不過這些人的幸運卻是足夠,萬東還是值得他們信任與跟隨的。而此刻萬東選定的方向,也絕不是他隨意選的。

實際上,當了解到古仙秘府的廣闊,萬東便開始思索,如何在這一方世界中找到古仙傳承的所在!思來想去,萬東也只想到了一個辦法,還得著落在古仙氣上。

萬東相信,越是靠近古仙傳承之地,古仙氣就應該越是濃郁。恰巧萬東最近參悟的洞悉訣,不光能洞悉人體內仙力運轉,武技訣竅,對天地間靈氣分佈變化,也是十分敏銳。以洞悉訣為指引,追蹤古仙氣的流動脈絡,直達源頭,應當不會有什麼意外。

一切正如萬東所預料,飛掠一天,領略了無數仙府勝景后,他率領三宗弟子,數千人馬,落在了一座萬仞雄峰之巔!

這一座山峰,極其雄偉,鍾靈毓秀,奪盡天地造化,立於山巔,放眼望去,方圓千里之勝景,一覽無餘!美的令人心醉,美的令人神馳!

而更難得的是,這座山峰,通體被古仙氣所籠罩,彷彿是方圓千里所有古仙氣的源頭,其濃郁程度,達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三宗弟子中,有的正好處於瓶頸,只不過在這峰巔立了片刻,瓶頸便宣告突破,修為境界瞬間晉陞!如此情形,別說是藍道子了,就連萬東也是心神震動!

這樣的所在,恐怕已經不僅僅是修鍊寶地那麼簡單了,簡直是所有修士夢寐以求的天堂!

「好所在!真是好所在啊!」清晰的感受到體內仙力的暴漲,藍道子激動的鬍子不停抖動,一張臉更是漲的通紅。

以藍道子的定力尚且如此,佛笑,吳法又豈能平靜的了?尤其是吳法,整個人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興奮才好了,身體彷彿觸電似的顫抖!

「這竟是……九天雪靈芝!?這麼大,怕得有萬年的光景了吧!」

人群中陡然傳來一陣騷動,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只見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崖壁上,一顆足有磨盤大小的雪白靈芝,傲然綻放。其上霧氣蒙蒙,光暈瑩瑩,靈性法動,直可用匪夷所思來形容。如此品質的仙草,在仙庭幾乎沒有,也難怪會引起那樣大的騷動。

不過九天雪靈芝引起的騷動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有人很快便發現了更為珍貴的紫羅追星藤,藤上甚至結出了一顆七玄葫。這種級數的仙草,在仙庭幾乎絕跡。

「我的個乖乖!這……這簡直就是一座寶山吶!」藍道子瞪圓了眼睛,興奮直可以用爆棚來形容。

「兄弟,你看這裡會不會就是古仙傳承的位置所在?」薛文呼吸急促的看向萬東問道。

萬東細細感悟了片刻后,緩緩的搖了搖頭。這裡的古仙氣確實比其他的地方要濃郁的多,但絕不是整個仙府中古仙氣最為濃郁的所在。別人察覺不到,可是當萬東施展洞悉訣的時候,隱隱的能夠感覺到,在這天地之間,好像存在著一條無形的大河。這條大河貫穿了整個仙府,分佈有無數的支流,延展向四面八方,將整個天地有序的串聯了起來,化作一個整體。

他們此時所處的這座山峰,充其量是這條大河的一條比較粗大的支流,但絕不是主脈,更不是大河的源頭。萬東的目光投向東方,視線好像跨越了千萬里,那裡才是這條大河的源頭,那裡才應該是古仙傳承所在的位置。

「不管是不是,我們靜海宗都決定不再往前了,就留在這裡修鍊,爭取盡量的利用好剩下的時間!」萬東還沒說話,藍道子便做出了決定。

「怎麼,藍前輩不準備前往古仙傳承之地嗎?」萬東有些意外。

藍道子大笑道「那古仙傳承已然是有主之物了,我們還去做什麼?白白的浪費時間,還不如留下來專心修鍊!」

藍道子這樣一說,倒是讓萬東有些不好意思,他還真不能將古仙傳承讓出去。

「藍兄,還是你的算盤打的響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神鳳門的弟子,也就留在這裡修鍊了。前方或許還有更好的所在,但誰讓咱時間有限呢?」佛笑緊跟著也做出了決定。

藍道子大手一擺,道「這樣一座大山,我靜海宗又包圓兒不了,你們想留就留,問我作甚?吳兄,你們水雲宗乾脆也留下來吧,人多熱鬧!」

「呵呵……吳某正有此意!」吳法巴不得如此,忙不迭的點頭應道。

萬東抬頭看向藍道子三人,心裡怎麼會不明白,三人這是不想拖累自己,想讓自己輕裝上陣。帶著幾千號人行動,確實是有諸多不便,萬東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一一照顧周到。

既然三人都已拿定了主意,萬東也沒有再勸的意思,點點頭,道「也好!三位前輩一道,相互照應,我也能放心許多!」

「哈哈哈……萬公子,你就儘管放心吧!這古仙秘府里又沒有什麼危險的。」藍道子笑道。

萬東的眉頭皺了一皺,有些事情他知道,藍道子他們卻是不知道。這古仙秘府絕不像它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靜祥和,不但有危險,而且還危險的很呢!不過為了不讓眾人心懷憂慮,耽誤了修行,萬東並沒有點破,只是他自己卻越發的小心。

「萬公子,我和暴風也決定要留下來,就不和你們同行了!」宋頗突然說道。

萬東看向二人,溫和的道「如果是因為你們擔心會拖累我們,那大可不必!」

「有這方面的原因,但也不全是。總之這裡已經很不錯了,萬公子您就讓我們留下來吧!」

從此地直達真正的源頭,確實還有些距離,宋頗暴風身上帶傷,長途跋涉,自己辛苦不說,還必然會拖累到萬東等人的速度,而在這古仙秘府里,時間又比金子還要珍貴,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想必也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

「王慧師姐,這是咱們四極門的血魄珠,你拿走吧,我要留下來陪著暴風!」靳玲從懷中掏出一刻鴿子蛋大小,如鮮血凝聚一般的珠子,雙手交到了王慧的手上。

「玲兒,你不必這樣的……」

暴風焦急的想要勸說靳玲,不料靳玲連話也不讓他說完,便伸手掩住了他的嘴巴,凝望著他的眼睛的道「從今以後,你在那裡,我便在那裡!」

靳玲的這一腔深情,瞬間便將暴風熔化,再也不說什麼,只是伸手將靳玲緊緊的攬在了懷裡。

眼見二人情深意濃,萬東也不好再說什麼,轉頭對藍道子,佛笑和吳法道「那就麻煩三位前輩替我照顧我這三位朋友!」

「這個用不著你知會,我們會的!你們還是趕緊上路吧,誰知道這古仙秘府什麼時候會關閉?」 枕上嬌妻:帝少,生一個 藍道子連聲催促的道。

「呵呵……不急,似乎有人來了!」萬東突然凝起雙目,抬頭向遠處望去。

「有人來了,難道是其他宗門的弟子?」

眾人吃了一驚,紛紛循著萬東的目光望去。

只見西方的天際,一大片血色的『雲朵』,翻滾而來,速度很快,氣勢更是洶洶。隨著其不斷逼來,空氣中似乎有血腥之氣瀰漫流淌,震人心魄!

「這氣息怎的如此血腥?仙庭中好像沒有哪個宗門修鍊的是這種邪法!」藍道子眉頭緊皺,一臉的戒備。

這樣的氣息,藍道子是陌生的,可萬東卻是熟悉的很,凝望著那血色雲朵,冷笑道「他們果然來了!看來,這古仙秘府的大門還不止一座!」

「怎麼,萬公子知道這些人的來歷?」藍道子驚聲問道。

萬東面色冷峻的沉聲道「他們就是古仙秘府中的危險!」

「哈哈哈……好多的獵物!金蝠,咱們這次可是發大財了!」伴隨著一陣猙獰狂笑,那血色『雲朵』狂卷而至。

眾人方才看清,這竟是一群全都披著一襲血袍的修士,為首的二人,則披著金袍。一個五十來歲的模樣,面容兇悍,一個看不出年紀,卻是相貌怪異,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是蝙蝠的傢伙。

關鍵的是這兩人的修為,竟不是人仙境。那個長的像蝙蝠的赫然是二品真仙境,而那個五十來歲模樣的,更是驚人的達到了三品真仙境。

難道這些人也有破除古仙禁制的法門?或者說,其他的入口根本就沒有真仙境以上禁入的說法?

萬東的目光在二人的身上逡巡,片刻后,目光突的落在了兩人身上所披的金袍。一開始光注意兩人的長相了,倒是忽略了兩人身上的這襲金袍,萬東此時細細打量,頓時發現,他們身上的金袍,還真是不一般。

且不說其質地為何,單單是金袍上流轉的法陣氣息,便非同一般。萬東展開洞悉訣,立時發現,這金袍竟然有隔絕氣息的妙用,雖然不能與他的迷天印相提並論,但要瞞過古仙禁制,還是輕而易舉的。

想必兩人就是憑藉著這件金袍,方才能以真仙境的修為,自由出入古仙秘府。

「你是羅天宗的金蝠!?」

就在萬東對著二人的金袍細細研究的時候,藍道子突然指著那個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蝙蝠的傢伙,驚聲喝道。

「你知道我?」金蝠轉頭看向藍道子,面色陰狠。

「哈哈哈……長成你這個樣子,認得你又有什麼好奇怪的?」金蝠身旁的那個五十來歲模樣的傢伙,放聲大笑著道。

…… 「老小子,你是因為本座的傲人容貌,所以才認出本座來的嗎?」面對五十來歲老者的譏諷,金蝠不但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反倒是有些自得,好像他對自己的醜陋容貌頗為滿意。

藍道子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冷笑,傳聞還真是不虛。換做旁人長了金蝠這樣一副模樣,早就找個地縫兒躲起來,羞於見人了,但金蝠卻是特立獨行,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更還四處張揚顯擺,弄得自己像個大明星似的。不過,這廝一口一個老小子,這是喊誰呢?

「金蝠,你是想死吧?」面對一個境界遠不如自己的人的挑釁,藍道子也不是個好脾氣的。此時面色一陰,殺氣涌動。

「哈!唐老,您聽見了嗎,一個小小的人仙竟敢向我叫板,您說,我該怎麼收拾他?」

「你不是最喜歡吸血的嗎?將他吸成人干就是!」一旁的唐老望著藍道子,陰測測的說道。

「好!就如唐老所說!嘿嘿……老小子,你是自己束手就縛呢,還是勞煩本座出手?你若是肯自己就縛呢,本座或許可以賞你個痛快,你若是非得本座勞神費力,嘿嘿……那本座就讓你嘗盡本座的諸多手段!」

「人仙?哈哈哈……藍兄,人家這是要把你當軟柿子捏了!」眼看著金蝠一個二品真仙,那般大咧咧的向一個三品真仙挑釁叫板,佛笑在一旁看的有趣,直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

藍道子摸了摸鼻子,這才想起,自己的真仙氣息,被萬東的迷天印給封了住,金蝠看不出自己的境界,誤以為自己是區區人仙,這才會那般張狂放肆。

「金蝠啊金蝠,早就聽聞你的種種惡行,今日落在老夫的手上,總算天道不爽!」藍道子的神情冷冽起來,眼神中寒光閃爍。

「就憑你也想要替天行道?真是好大的口氣!孩兒們,誰願出手,替本座擒了這老小子,本座要生飲其血!」

「桀桀……弟子願意!」

金蝠話語一落,其身後便躍出一人,身形魁梧高大,面目卻是如金蝠一樣的醜陋可憎,再加上其笑聲陰鷙,猶如鬼梟夜啼,頗有幾分瘮人。手裡持著一柄碧綠長槍,邪氣昭昭,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路數。

羅天宗收徒,一不問過往,二不問德行,只看資質與手段,故而宗中弟子,品行不堪者為數甚重。在仙庭中,是有名的藏污納垢之宗!只可惜仙庭各宗,素來都是各掃門前雪,竟是讓羅天宗這樣的邪宗逐漸做大,直接釀成了今日的惡果。

「好好好,你小子與本座一樣的英武不凡,本座就知道你是個有出息的!記住,生擒這老小子,本座要讓他生受世間諸苦!」對這位羅天宗弟子,金蝠看來是十分滿意,眉宇之間,滿是讚賞。

「金蝠,還是你親自出手吧!派出這麼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你這不是純粹噁心老夫嗎?」藍道子拂袖喝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