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確認了正是死去的趙客方后,蘇風逍臉上的神色有些複雜,好一會兒才徹底回過神來,對著離央感激地開口道謝。

「言重了!這也是為了我自己!」

離央搖頭,誠如他所言,雖然莫名其妙地跟這趙客方打起來,但既然已結下死仇,雙方自然是不死不休。

「既然趙客方已死,就先不說這個了,蘇道友可知這是什麼地方?」

離央話鋒一轉,目光掃過一圈密閉空間開口道。

「這裡是……」

經離央的話一提,蘇風逍才注意到了此時身處之地,竟然從山野中轉換到一個密閉的空間中:

「離央道友,我們究竟是怎麼到這裡的?在我昏迷期間,又發生了什麼事?」

從離央的話中,蘇風逍聽出了來到這個密閉空間,似乎是與自己有關。

「你先看看你手臂上的葫蘆印記在沒在?」

離央示意蘇風逍先看看他的手臂。

「消失了!離央道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莫非我們來到這裡,跟我消失的葫蘆印記有關?」

蘇風逍聞言,將手臂抬起,目光看過去時,發現自己的葫蘆印記的確不見了,再聯想到離央先前的話,立即就猜測到了什麼。

「的確是跟葫蘆印記有關,當時……」

離央點頭,徐徐將當時葫蘆印記的變化,以及怎麼傳送到這裡的過程說出。

ps:年底了,工作實在太折騰人,一直忙到較晚才下班,也沒多少精神碼字,明天暫不更新,請大家諒解! 「不瞞道友,上次就跟你說過,我當時被追殺,危及時刻所使用的一法寶葫蘆爆開,將我傳送到南荒中,而這葫蘆印記正是在之後我清醒過來時,才出現在我的手臂上的,而這葫蘆法寶,是我父親生前交予我的!」

仔細聽完離央的話后,蘇風逍也沒想到在自己失去意識期間,不甚在意的葫蘆印記居然會發生這樣的變化,沉吟了片刻后,說出了他手臂上葫蘆印記的來歷。

離央聽完眉頭一皺,如果照蘇風逍所說的,即便知道這葫蘆印記的來歷也並沒有多大用處,況且,離央也感覺到蘇風逍並沒有盡言,不過這也是他人的隱私,他不說,離央自然也不可能逼迫。

「或許,當時這葫蘆爆開,展開的傳送應該是這裡,但卻不知為什麼只傳送了一半便終止,剩餘的傳送之力則化作印記烙印在我的手臂上!」

看著離央的神色變化,蘇風逍目中有猶豫之色閃過,想了想后,有些遲疑地開口說道。

蘇風逍沒說的部分,其實是他的修鍊之法來源於這葫蘆,而修鍊功法則是屬於修士的禁忌,自然不可能說出來。

而他也知道自己得到的修鍊功法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他之前的確不知道後續的功法在哪裡,甚至葫蘆爆開將他傳送到南荒時也沒想到這一層上,但如今再次被傳送到這空間,他就隱隱有些猜測了。

「那麼蘇道友是否知道這葫蘆印記為何要將我們傳送到這裡,不可能就為了將我們困在這裡吧?」

離央這次也聽出了他話中的遲疑,沉默了片刻,開口問道。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也只是一個中轉站而已,還請道友看腳下,這應該是一個傳送陣圖,激活它,就會將我們傳送到最終之地!」

說到這裡,蘇風逍的面色一凝,目光直視著離央道:

「若是激活這傳送陣法,到達未知的地方,道友會如何?」

來到這空間,再看到腳下的陣法,再結合關於葫蘆的一些隱秘,蘇風逍推測出這陣法的另一邊極大的可能有著自己修鍊功法的後續,可如今離央一起被傳送進這裡,則意味著若激活陣法,離央也可能接觸到後續功法,所以想先弄清離央的態度!

「蘇道友放心,我只是想出去而已,不管這傳送陣的另一邊如何!」

離央聽出了蘇風逍話中的意思,也知道自己一起被傳送進這裡,怕事觸及到了對方的一些隱秘,換做是自己,自然也不可能和外人分享自己的隱秘,而離央也對探索別人的隱秘沒有興趣,直接作出了承諾。

「好!剛才觀察過這傳送陣法,已看出些眉目,等我們恢復傷勢后,我便將它激活!」

得到離央的承諾,蘇風逍神色一緩,他同樣不想被困死在這裡,更渴望得到後續修鍊功法,但一激活陣法,勢必會將離央一起傳送過去。

與其隱瞞不說,不如直接跟離央說明,當然,這也並不是他完全信任離央,而是迫於如今的情況不得已。

「這傷勢確實要處理一番,不過在這之前,蘇道友打算怎麼處理這趙客方?」

離央點頭,目光掃過地上趙客方的屍身,話鋒一轉問道。

「離央道友有心了!」

蘇風逍聞言,對著離央頷首,接著低下了身,將趙客方腰間的一個灰色布袋取下,接著指間一朵火焰燃起,屈指一彈,落在趙客方的身上,眨眼間化作熊熊火焰,不到一刻鐘,就將趙客方化為灰燼。

「不愧是趙家的族老,身家倒是挺豐厚的!」

做完這一切后,只見蘇風逍將手中的灰色布袋一抖,光芒一閃下,地上瞬間多出了一小堆東西,引得青鳥也湊過來好奇地看著。

「這是……」

離央目光看了看灰色布袋,又將看向地上多出的一小堆東西,這堆東西中最多的是一種半透明的晶石,還有一些玉瓶以及一些零散的雜物。

「這些晶石便是靈石了,離央道友拿一枚看看就知道了!」

看著這數量不算少的靈石,蘇風逍臉上也露出了一縷笑意,對著離央開口道。

「這就是靈石?」

聽蘇風逍說到眼前的這些晶石就是靈石,離央目中閃過驚奇之色,伸手一攝,一枚靈石便落入他的手中,稍一感應,就發現了裡面蘊含著精純靈氣。

同時體內靈力運轉,立時便有精純的靈氣從靈石中湧出,被自己吸收,成為體內靈力的一部分,第一次從靈石中吸收靈氣,相比於辛苦煉化天地間遊離的靈氣,離央一時停不下來,不知覺間加大吸收力度。

但是很快的,離央就感到湧入體內的靈氣驟然一停,目光再看向手中靈石時,發現此刻的靈石變成了灰白之色,同時再也感應不到裡面有絲毫的靈氣,不禁有些鄂然道:

「這就沒了!」

至於蘇風逍,看著離央不到一刻鐘,竟然就將一枚下品靈石給吸干,不由得愣住了,直到聽到離央鄂然出聲,才回過了神。

「一枚下品靈石足以提供練氣修士修鍊半個時辰,而用靈石修鍊,可是一件奢侈的事,沒想到在離央道友手中,不過一刻鐘就被吸干!」

蘇風逍好一會兒,才有些感嘆地開口道,即便是他,一枚靈石也要用半柱香的時間才吸干,這和他修鍊的功法有關,由此蘇風逍也猜測離央的修鍊功法必然不簡單。

「足以支撐修鍊半個時辰?」

聽著蘇風逍的話,離央有些不信,他才只是稍稍運轉靈力快了點,靈石被被瞬間吸干,而且體內的靈力也沒有增加多少的樣子。

看著離央臉上的神色,蘇風逍出聲提醒道:

「修鍊功法的不同,體內靈力的精純度也不同,相對的所需靈氣的量也不一樣,大多修士的修鍊功法都是普通的,所以修鍊出來的靈力並不精純,往往還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精鍊,而越高級的修鍊功法,其修鍊出來的靈力質量遠不是普通功法能比的!」

「原來是這樣!」

離央聽完臉上露出恍然的神色,又問道:

「靈力的精純度對實力有影響吧?」

「靈力精純度越高,實力自然越強,甚至越階戰敗對手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修鍊功法對修士而言,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我明白了!」

離央聽言,目光看向蘇風逍,臉上閃過若有所思的神色。今晚等到快八點才下班,吃飯洗澡后折騰到九點半,到現在才碼了半章,實在頂不住了!好累!明晚再更新!抱歉! 「對了,離央道友,你應該還沒有儲物袋吧,剛好這個給你!」

蘇風逍看著離央面上閃過的若有所思神色,目光掃過離央腰際間時,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說話間將手中的布袋遞給離央。

離央之前也聽蘇風逍對儲物袋的介紹,知道這是一種神奇的袋子,外表看起來普通,但裡面卻有著一個獨立的空間,可以存放各種物品。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看著遞過來的布袋,離央眼中也滿是感興趣的神色,並沒有拒絕,伸手接過儲物袋。

「儲物袋是修士間最普遍的存儲寶物,所以使用它的方法也極為簡單,注入自己的一絲靈力便可!」

將儲物袋遞給離央后,蘇風逍將使用的方法告訴離央。

離央聞言,目光一閃,忽然想到了太儀鼎內也有一個不小的獨立空間,不過自己當時是以靈識進去的。

但如今太儀鼎沉寂了下去,離央也沒辦法進去,而離央的元良劍當時也放了進去,這才導致離央手上沒有任何兵刃。

腦中想著,離央將一絲靈力注入手中的儲物袋,不過這儲物袋卻是散發出淡淡的微光,竟是抗拒離央靈力的注入。

「忘了說了,趙客方是築基修士,識海開闢,修鍊出了靈識,所以他的儲物袋上面有他的靈識殘留,不過本體已隕,加大靈力的注入,就可以將他殘留的靈識抹掉!」

蘇風逍看著儲物袋的變化,似乎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

聽言,離央加大了靈力的注入,同時一縷靈識順著靈力一起進入,靈識感應下,離央發現了阻止自己靈力進入儲物袋的是一團極為微弱的黑芒。

這黑芒很是微弱,離央的靈識隨著靈力衝過,瞬間就將黑芒抹去,黑芒被抹去的瞬間,離央眼前出現了一個大約有一間房子大小的空間,正是儲物袋的內部空間。

儲物袋內的東西已經全被蘇風逍倒騰了出來,所以裡面空蕩蕩的,相比於太儀鼎內的空間,顯得過於單調,離央只是打量了片刻,便退了出來。

退出來之際,離央看到蘇風逍將地上的東西分成了兩份,而青鳥則是口中銜著一枚靈石,飛到了一邊吸收煉化。

「這是?」

看著蘇風逍將其中一份大的推到自己的面前,離央一時間有些不解。

「趙客方是道友斬殺的,所以這些東西自然有道友的一份!」

趙客方最後雖然是離央所斬,但若是沒有蘇風逍將他打落,並將其重創,離央未必能那麼簡單地將他斬殺,所以這戰利品二人自然都有份。

一聽,離央便明白了,既然這戰利品是屬於自己的,離央也沒有客氣,靈識將面前的東西籠罩,心念一動間,便被他直接收入儲物袋。

但下一刻,離央又想到了什麼,將數個玉瓶又取了出來,開口問道:

「這些玉瓶中裝的應該是丹藥吧!不知哪一種是療傷用的?」

關於玉瓶中裝的東西,離央靈識一掃,自然知道裡面都是一些丹藥,不過離央並不知道這些丹藥的具體。

旁邊,才將地上的戰利品收到一半的蘇風逍,看到離央如此簡單地就將所有東西收起,甚至又重新拿出,心中忽然浮現出一個猜測,驚疑不定地開口問道:

「離央道友,莫非你已經擁有靈識了?」

尚處在練氣境的修士開闢識海,並不是沒有,只是少之甚少,而看離央沒有動手,便輕易將物品收入儲物袋,所以蘇風逍便陡的想到了這個可能。

再加上離央能在南荒中生存到現在,令他越想越是覺得有這個可能,目光緊緊地盯著離央。

「不錯!機緣巧合之下,我已經成功開闢出識海!」

面對著蘇風逍的疑問,離央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想到後面會和他聯手闖出南荒,早晚會被他察覺自己已經開闢識海的事實,所以離央才不加掩飾地使用靈識。

「能在練氣境開闢出識海的修士,自古以來便非常稀少,但毫無意外的,只要沒有因故隕滅的,最終都能屹立絕巔,離央道友真是好機緣!」

聽到離央的親口承認,即便是心中已猜測到這個結果,但蘇風逍眼中還是露出一絲震驚的神色,最後,看著離央,有些羨慕地開口道。

「只是機緣巧合罷了!不說這個了,上次蘇道友提議的一起結伴闖出南荒,我考慮好了,決定和你聯手!」

關於已經開闢出識海的事,離央並沒有要多說的意思,而是提到了上次蘇風逍的提議,給出了蘇風逍一個答覆。

「好!和離央道友聯手,這南荒再兇險又如何!」

見離央沒有要多說他開闢識海的事,蘇風逍心中雖然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但也壓下了心中的好奇之意,而得到離央的答覆,蘇風逍臉上也露出了暢快的笑意,手一揮,頗有些豪情地大聲道。

「蘇道友現在是否能告訴我這些丹藥哪些是療傷的了?」

看著蘇風逍那副豪情壯志的樣子,離央的臉上也露出一縷笑意,同時再次出聲問他哪個玉瓶中裝的是療傷丹藥。

「倒是疏忽了,趙客方留下的這些丹藥只有兩種,一種名為碧羅丹,呈碧綠之色,乃是最普通的療傷丹藥,另一種喚回靈丹,戰鬥中能迅速補充消耗的靈力,呈青色,也是最常用的快速補充靈力的丹藥!」

蘇風逍一邊為離央解說,一邊還從玉瓶中各自倒了一顆出來,自己服下,重新盤坐在地上,開始治療身上的傷勢。

而離央知道了玉瓶中丹藥的名字與效用后,也倒出了一顆碧羅丹,仰頭吞下后,借著散開的藥力,運轉靈力,也開始治療自己的傷勢。

不得不說,得了靈丹的輔助,治療傷勢快了很多,約莫過了一天,離央便徹底恢復,至於蘇風逍傷得比較重,但在第三天也徹底恢復。

「啾啾……」

又吸收完一枚靈石,青鳥飛到了離央的面前,不斷對著他「啾啾」鳴叫著,離央受不了它的糾纏,便又給了它一枚靈石。

「離央道友,既然你我傷勢都已復原,就激活啟動這陣法吧!」

青鳥兀自用爪子抓了靈石飛到一旁時,蘇風逍已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從地上起身,對著離央開口道!

「那要怎麼激活?」

離央聞言,面色也是一肅,開口問道。

「用我的劍元靈力!」

蘇風逍說著,來到陣圖的最終央處,那裡有一個劍形凹痕,停住身形之際,身子半蹲在地上,右手按在凹痕上,向著裡邊注入靈力。

而在一旁看著的離央,很快就看到隨著蘇風逍靈力的注入,那個劍形凹痕驟然亮起,並以它為中心,向著外面蔓延開來。

當整個陣圖完全亮起之際,有耀眼的強光出現,將離央以及蘇風逍還有正吸收著靈石的青鳥覆蓋,同時整個空間開始崩潰……

ps:手殘,不過終於碼完這章了! 一間寂靜的石室,隨著一陣強烈的光芒閃現,兩道人影一隻飛鳥瞬間便出現在這石室中。

這兩道身影赫然是離央以及蘇風逍,而這飛鳥自然是青鳥了,此刻的青鳥明顯有些發懵,不明白自己怎麼就又忽然換了一個地方,不過它眼珠子看向離央二人時,發現他們神色正常,滴溜溜一轉后,便繼續安心地吸收著靈石中的靈氣。

「這就是陣法的另一端?」

蘇風逍一邊觀察著石室,一邊開口說道:

「看起來似乎只是一間普通的石室而已!」

「那邊有張石案,上面似乎放著什麼東西!」

離央同樣在打量著這間石室,石室看上去很是簡樸,看起來也不是很大,所以離央很快就發現了石室中有一張石案,只是明明距離感覺很近,卻看不清石案上擺放著的是什麼東西。

「我們過去看看!」

蘇風逍也發現了那石案,同樣能看到石案上有擺放著什麼,但也是模糊不清的樣子,當即走了過去。

離央目光一閃,同樣也走了過去,但卻是保持著該有的警惕性,誰知道這裡是否有著未知的危險。

「小心點!」

二人來到近前,才發現有一層朦朧的光幕籠罩著石案,難怪看不清石案上究竟具體擺放著什麼東西,看到蘇風逍就要直接穿過去,離央低聲提醒了一句。

蘇風逍聞言點了點頭,率先穿過光幕,料想中的意外並沒有出現,隨著蘇風逍的進入,朦朧光幕只是如水波般蕩漾了一下,便恢復了正常。

見此,離央也穿過了光幕,目光掃過前方時,終於看清了擺放在石案上的物品。

「這些是……」

離央上前,和蘇風逍並列,石案上擺放著三樣物品,一座僅有巴掌大小的迷你莊園,以及一個看上去枯黃的葫蘆,最後則是一個石盒。

兩人相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疑之色,兩人沉默了會,又同時再向前一步,各自對著面前的一樣物品抓去。

但,就在這時,變故驟生!

一股莫名的特殊能量不知從何處跌宕而出,將離央以及蘇風逍二人的身形瞬間定在了原地,就連處在朦朧光幕之外的青鳥也不例外。

「傳承試煉,開始!」

身形被定住的瞬間,同時有一道不含絲毫情緒在內的聲音回蕩在離央的腦海中,離央眼珠子轉動,剛好和同樣轉動眼珠子的蘇風逍斜對上了,彼此看到對方眼中的驚異之色。

下一刻,還不待他們回過神,石室中憑空有四團大小不一的白色光團出現,其中一道飄向蘇風逍,一道飄向青鳥,將他們包裹在內。

而另外的兩道,一道沒入離央的懷中后,再次飄出時包裹著還沉睡著的小缺,另一團則是將離央的身形包裹住……

「這裡是……哪裡……」

被白色光團包裹之後,離央就感到有一種恍惚眩暈之感,但下一刻,他恍惚間發覺自己又恢復了行動之力,抬眼望去,如今的自己根本不是在石室之中,而是身處一個血色空間之中。

「嗯?我怎麼被鎖住了!」

離央本能地想要向前走去,但腳步一動,便感到腳下一沉,詫異中低頭看去,他的雙腳竟然各自被血色鏈子鎖死著,再看自己的雙手,竟同樣也被血色鏈子鎖著,扭頭看向背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整個人被鎖在一根血色柱子上。

「我想起來了,剛才在石室中身形忽然被定住,后又被憑空出現的光團包裹住,只是怎麼又會被鎖在這裡!」

察覺到自己竟是被鎖著,離央瞬間一個激靈,回過了神,同時想起了先前被定住身形以及被白色光團包裹的事。

「我的靈力呢?怎麼會這樣,怎麼感應不到半點的靈力!」

被莫名鎖住,離央首先想到的便是要掙脫出來,但令他悚然一驚的是,此刻的他竟然感應不到體內有絲毫的靈力。

沒有靈力,離央便單純地要使用蠻力掙開血鏈,畢竟隨著他修為的精進,肉身之力自然也是隨之增長,徒手打碎一塊巨石都不成問題,只是這血色鏈子明顯就不是凡物,任他怎麼使力,都無法掙斷。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傳承試煉,難不成就是要把我鎖死在這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