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祠堂安靜的有種奇怪的詭異感。

進去的大桌上擺了許多牌位,都是姓文的。

我看了一圈沒發現異常。

不過考慮到商璟煜,我還是仔細的轉了一圈,就在繞過擺放牌位的桌子時,我看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

「看什麼呢?」

一個聲音突然自背後響起,我一個哆嗦。慢慢回過了頭… 喊我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看樣子也就二十六七歲,皮膚有些黑,高高瘦瘦的,長得還算不錯,此時他正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我…」我想了下:「沒什麼!「

「沒什麼跑到祠堂做什麼?不知道這裡女人是不能進來的嗎?」小夥子嚴厲的說。

「我…」

我正要說什麼,就聽見外面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小夥子臉色一變,急忙跑過來,拉著我躲在桌子后,小聲說:「別出聲!」

我雖然不理解,可還是乖乖的聽他的話躲在桌子後面。

外面說話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很快說話的人已經到了祠堂。

「你說文家的事會不會和那個有關?」一個中年男人說。

另一個蒼老的聲音咳嗽了兩聲:「八九不離十!」

「那怎麼辦?文露已經死了,他還不滿意?」中年男人又說。

「那東西可貪得無厭!而且文老大既然把文露陪給那東西,現在又要給她配冥婚,可不是惹怒了他?」老人氣憤的說。

「族長,您小點聲,別讓他聽到了!」中年男人似乎十分忌憚。

老人氣的喘了幾口氣:「什麼時候我們要看那東西的臉色了?」

「族長…」中年男人的聲音透著幾分恐懼。

「丟人…丟人啊…」

兩個人說了幾句,上了香就出去了。

我和小夥子從桌子底下鑽出來,他看了看我:「你不是我們村子的!」

我乾笑了一聲:「我…我是文家的親戚!」

小夥子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你知道在這個村子女人進祠堂會有什麼後果嗎?」

「什麼?」我不解,總不能打死我吧,現在可是法治社會。

小夥子忽然沖我笑了一下,露出幾分狡猾:「要被獻給黃大仙的!「

我一怔!

小夥子摸了摸鼻子,狡猾的一笑:「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說完他朝門口走去:「我們先出去,要是被人看到了,你就要倒霉了!」

我跟著他從後門跑出去,因為是秋收的季節,好多人都在地里,村子里靜悄悄的,加上我們所在的地方有點偏,我不由警惕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夥子問。

「凌安!」

「哦…」

他想了想說:「是個好名字,我叫志安!」

「文志安,到是個好名字!」我說。

這個村子的人都姓文,我下意識以為他也姓文。

志安複雜的看了我一眼,沒接話,只是說:「你很漂亮!」

我有些大跌眼鏡,現在農村的小夥子都這麼奔放了嗎?

「謝謝!」我只能這麼說。

「我說的是真的!」志安重複,然後又補充:「我很喜歡!「

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得回去了,遲了,他們會擔心的!」我不想和他單獨待在一起,就急匆匆的想往大路上走。

志安看著我笑了一下:「這麼著急?你和文露關係很好嗎?聽說她的屍體都丟了!」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是啊,不知道是什麼人搞得鬼!」

其實早上出於職業的原因,就懷疑是有人偷了文露的屍體,拿去賣了,畢竟陰婚盛行,一具女屍可以賣不少錢。

但我當時沒說,不確定的事不好亂說,再說文家實在奇怪的很,說不定是怎麼了。

志安卻突然靠近我,身體幾乎貼著我了,溫熱的氣息吐在我臉上,我趕緊後退,卻被他一把抓住胳膊,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你身上好香啊!」

我一怔!

忽然想起商璟煜曾經說過同樣的話,而且不止一次。

就在我發獃的時候,志安放開我:「快回去吧,遲了大家該著急了!」

我這才回過神來,匆忙往大路上走,到了文家,我才舒了一口氣。

而此時已經是下午了,蔡文忠一看到我就跑過來,一臉的愁容:「這可怎麼辦?文露的屍體都沒了,還配什麼冥婚?」

我點點頭。

「還沒找到嗎?」

「沒有!」蔡文忠說完指了指文家的院子:「這文家人不知道怎麼了,跟中邪了似的!」

說完他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說起來還真像中邪了!」

「怎麼說?」我問

蔡文忠把我拉到一邊小聲說:「一開始是文老太太,古古怪怪的,不愛出門,還總是說些奇怪的話,後來就是他們家的兒子文強了。

放了暑假后就回了家裡,很健康的小夥子,不知道怎麼了,就忽然病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再後來就是文露的事了…」

蔡文忠嘆了口氣:「我看就是中邪了!」

說完他看了看我:「我和你奶奶是好朋友,就不誑你了,要是文露屍體找不到了,我們的買賣也算是黃了,這裡很古怪,還是儘早離開的好!」

聽了蔡文忠的話我也實在不想在這呆了。

「我們一會兒就走!」我說。

蔡文忠點頭。

就在他要走的時候,我忽然問:「蔡叔,你認識志安嗎?」

蔡文忠腳步一頓:「誰?」

「志安,大概姓文吧,高高瘦瘦,有點黑…」

我還沒說完,蔡文忠臉色已經大變,他走到我面前:「你從哪聽說他的?」

我留了個心眼,就沒說志安的事,只說是剛剛聽村民說的。

蔡文忠把我拉到牆角:「這個名字不要再提了!」

「怎麼?」

「總之不要再提,回去收拾收拾東西趕緊走!」蔡文忠說完就匆匆走了。

我直覺這個志安不簡單,可是具體怎麼我也說不清楚,加上蔡文忠剛剛的忠告,我感覺還是趕緊閃人的好。

可我剛剛回到文老太太的院子,打算和司機還有保鏢張遠說一聲走的時候,一大幫的村民卻圍住了我們的院子。

我嚇了一跳。

「你…你們幹什麼?」我問。

一個老人從人群中走出來,他一開口我就知道他是剛剛祠堂說話的那個老人。

「你擅自進了祠堂,是要獻給黃大仙的!」族長說。

「我沒有!」我急忙否認,那個時候除了志安,沒人看見我,只要我不承認,我想他們應該拿我沒辦法。

「還狡辯!」祠堂說話的中年男人跳出來說道:「黃大仙都說了,你進了祠堂!」

我一怔:「黃皮子說話了?」

中年男人拿著一張黃紙說:「你看看這個!」

我拿起黃紙,看到上面寫著我的名字!

「這不能證明我進了祠堂!」我說。

中年男人冷笑:「那我就不管了!」他沖旁邊人招了招手:「來人,給我綁了!「 保鏢和司機兩個人衝過來保護我,可惜雙拳難敵四手,饒是他們兩個厲害也不是這麼多村民的對手。

很快他們就被圍了起來。

我往後退了幾步,看著一步步朝我靠近的村民:「你們幹什麼?」

中年男人道:「我們說過了,女人不能進祠堂,你壞了規矩,惹怒了黃大仙,就得把你獻給他!」

我別無選擇,只能先答應他們的要求。

蔡文忠一直在邊上求情,可惜這些村民不知怎麼,油米不進。

到了傍晚,他們還給準備了衣服,紅的,綢緞面的,很奇怪,看起來像是結婚穿的,但是又不完全是。

我沒穿,總覺得那衣服穿起來即古怪又不吉利。

給我送飯的是個年輕的女人,放下飯就要走。

「等等!」我叫了一聲。

可那個女人就跟沒聽見一樣還是出去了。

我簡直無語,喊了商璟煜無數次,他都沒動靜,心裡忍不住把商家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隔了一會兒,我感覺天已經完全黑了,看樣子有八九點了,那個送飯的年輕女人又進來了。

「你怎麼還不換衣服?」她問,語氣嚴厲。

「我不喜歡這個衣服!」我說完又問:「你們要幹什麼?」

年輕女人猶豫了下說:「你還是先把衣服換了,免得黃大仙不高興!「

我一愣!

還真要把我獻給什麼黃皮子嗎?他們是瘋了吧?

年輕女人又說:「快點,時間不多了,你自己不換,就得我們幫你換了!」

鄉野仙農 「好,我換!」我知道現在不是耍橫的時候,磨磨蹭蹭的換了衣服,這衣服穿在我身上,跟紙紮店的紙人似的,要多怪有多怪。

年輕女人滿意的點點頭:「現在跟我來吧!

我跟著她出門,才發現,門口停了一頂紅轎子,我咽了咽口水,心裡害怕極了。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快上去!」年輕女人推了我一把,我上了轎子,只感覺轎子被人抬起來了,我悄悄的撩開轎子簾,才發現抬轎子的四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而且居然長得都一模一樣…

我一個哆嗦!

再看他們的腳,居然都沒有著地…

我渾身發冷。

鬼抬轎!

我緊緊的攥著手指,捏了捏葫蘆玉。

「商璟煜,我要完了,快來救我!」我說了無數遍,可玉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絕望又害怕。

在這種詭異的氛圍中不知道過了多久,轎子終於停了。

轎帘子被揭開。

「下轎子嘍!」一個細聲細語的聲音響起。

我正愣神,就見一隻乾癟的手伸了過來。

我一抬頭,就看見一個白臉蛋的媒婆沖我笑了一下:「下轎了!「

我只好下了轎,入眼的是一處很豪華的宅子,看起來很像古代的建築。

我詫異的看了眼那個媒婆,因為我知道她是個實實在在的人,雖然打扮怪了點。

「婆婆,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問。

媒婆看著我古怪的笑了一下:「黃大仙的宅子!」

我忍著內心的恐懼,堆了個很難看的笑:「婆婆,我也是干這行的,這不合規矩吧,我根本沒同意…」

媒婆搖搖頭:「是不合規矩,在這一帶黃先生就是規矩!」

我還想問什麼,媒婆擺擺手:「跟我套近乎沒用,黃先生看上你了,我也沒有辦法!」

我簡直無語,渾身緊張害怕充斥著,而且因為剛剛太害怕,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時被風一吹,渾身冰冷。

又問候了商璟煜祖宗十八代,要不是他,我也不會去那個該死的祠堂,可是現在我有麻煩了,他在哪?

我被媒婆推進了屋子,一進門就看到金碧輝煌的屋子裡有很多人…或許說很多漂亮的女人。

屋子的正中央,還坐著個穿著紅色衣服的男人,雖然他比白天白了許多,不多我還是認出他了。

「志安?」我下意識的說。

志安笑了一下,推開身邊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是我!不過我不姓文,我姓黃!」

我再傻也明白了,這個志安有問題…

「你…你是黃皮子!」我問。

黃志安笑了笑:「算是吧,不過他們一般叫我黃大仙。」

他說完站起來朝我這邊走過來,一直走到我跟前,又跟白天一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香,好香!」

我後退一步,警惕的看著他。

「真的好香!」黃志安貪婪的嗅了一下。

「你…你抓我來幹什麼?」

黃志安笑道:「我喜歡你,自然是要娶你了!」

我看了一眼他身後眾多妖艷的女人們:「你還真是有誠意!」

黃志安也看了看身後的女人。

我是一把魔劍 「別這麼計較,你們可以一起伺候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