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科林一臉深沉,轉向他,看着他的眼睛道:「還記得六年前的山火嗎?你們一家人,是唯一倖存的四個人。

「我知道。」

「那場火,是第一天大魔王造成的,死了一萬三千人,包括救援隊。」科林又轉向別處,嘆了一口氣。

這是那塊碑文上的數字。雖然他總是看見艾瑞卡看着那塊碑文流淚,但是對於他來說,並沒有那麼有感觸吧。

「你唯一指定的的後台,只能是龍鬚公的內務府,他們會幫你討回公道,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完成現在的比賽。」

「為什麼?」

「你是,英雄的家屬啊……你父親,包括參與了那場救援的倖存者都是溫緹郡的英雄。所以龍鬚公是不會讓你出事的。」

「我不是說這個。」

「那是什麼……」

「算了……沒什麼……」

手抖動的厲害,已經是無法控制了。

「現在去叫醫生還來得及。」科林看着長羽楓的手,不再說話了:「哎……說到底,是我的問題。」

「你的?什麼問題?」

「我啊,不應該告訴你這些,不然,你就可以無聲無息的死去了。不至於心裏帶着怨恨。不過,死的明明白白,也算是一種幸福吧?對吧?」

科林將自己的新手劍拿來,並且挪了挪位置,坐開去了,原來是有人來了。也是另外一個參賽選手。

科林在長羽楓的眼裏,就像是一個很神秘,但是又那麼想要對自己吐露自己些什麼,帶着一點對自己憐憫的同齡人。

或許真是憐憫嗎?

自己被洛克陰,但是卻是因為霍爾。

這讓他想不通,即使科林已經解釋過了。

「喂,馬洛夫,你打贏了霍爾嗎?」科林大聲的與另外一個男孩搭話,長羽楓看了科林一眼,科林瞬間就回應了他的眼神,也看了他一眼,再是轉向馬洛夫。

馬洛夫嘆了一口氣。

很明顯沒有。

「你知道的,他太強了,我根本打不贏他,所以,在中場的時候,我故意露出了大破綻,輸了。」

馬洛夫看了一眼長羽楓,繼續看向科林,雖有不甘心,但也看得開。

「我在這裏休息一會,等下就和老爸老媽離開了。」馬洛夫躺在了長椅上,將新手劍往下一丟:「啊……科林,你要是抽到了霍爾,記得小心一點,他已經會使用幻獸了,台下的人都呆住了,包括我。」

「嗯,我想也是,他這麼強。」科林又看了一眼長羽楓,好像是在告訴他,霍爾現在的實力在同齡人里非同一般。

「你打算怎麼回去?要不我等你吧,我們一起回去,我老爸老媽也不會說什麼的。」馬洛夫看着休息室的天花板,皺了一下眉頭。

「你還是不要讓你爸媽操心比較好,我會叫我管家帶我回去的。」科林回答著,看着另外一個男孩子端正的走了進來,緩緩的坐在了椅子上。

科林一直看着他,而長羽楓則盯着自己的手臂。

來的正是霍爾。

霍爾看了一眼休息室的三個人,坐到了長羽楓的對面,很認真的,慢慢的擦拭著新手劍。

科林一句話也不說了,抱着自己的劍。

而長羽楓抬頭看了一眼穿着一身鎧甲的霍爾,再次低頭按著自己的手臂。

長羽楓在想,這手臂何時可以停住?

僅僅是麻痹狀態,或許是需要很久的……接下來就要抽籤打半決賽,科林應該是晉級了,加上自己,霍爾,還有一位沒有到來。

「沒事吧。」

霍爾的聲音很輕,沒有足夠的中性,比起科林爽朗的聲音來,更加輕快,不至於沉悶。

長羽楓看着自己的右手,即使抖動不止,他還是搖了搖頭:「沒事。」

霍爾沒說話,倒是科林說話了。

科林抱着自己新手劍的劍鞘,直對着霍爾說話:「也就是被洛克陰了一下,不打緊~對吧?」

「他已經被內務府抓了。不必擔心。」霍爾沒有看他,而是閉上了眼睛,頗有休息的意思。

「擔心肯定不擔心,只是,辛苦霍爾少爺了,還需要,和我們玩一場。」科林毫不客氣,讓長羽楓皺着眉頭看他。

雖然不知道他們有什麼恩怨,但是起碼科林還算是對自己好的。

起碼告訴了自己,洛克的事情可能和霍爾有關,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出龍大會只能勝出,一個。

「你們同樣很強,不必氣餒。」霍爾休息,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一語都很快,不像是經歷了與馬洛夫的戰鬥。

「雖然不能棄權,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讓着我點,對吧。我不想輸的很難看。」科林無所謂的向後倒,靠在牆上去看長羽楓:「如果可以打敗你的話,那肯定就是冠軍咯,可惜,我沒有這個實力。」

霍爾聽了並沒有說話。

以至於長羽楓很無辜的看着科林,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鬼。一個人鬼精鬼精的,自己在他的面前,非常遲鈍。

「科林,你會去拉斯塔爾嗎?」馬洛夫轉了個身,看起來很失落。

「會吧,大概。」科林看着馬洛夫,很高興的看着他說道:「開心點,馬洛夫,輸給最強,不丟人。」

「呵,如果你要去,叫一下我,我也去,我不想要去其他地方了。」馬洛夫輕聲的回答,或許是覺得尷尬,看了一眼閉眼的霍爾,坐了起來:「我走了……記得來叫我。」

「好。」

馬洛夫離開,科林向其揮手道別。

相比之下,只有長羽楓表現的極為不成熟,他這才感覺到了和其他小孩子的差距。

心智的成熟,和思考問題的方向,他都不如他們。

不過,如此說來,他也只能認真的想想,自己的手何時能好。

艾瑞卡也提醒過自己,需要小心。

只是他還是中招了。

當然,他沒有辦法真的避免。

還有一個四強的人沒有到休息室,但是抽籤也快了。

「怎麼說呢,我們幾個能夠當對手,也是一種緣分吧,要不要,認識一下?」科林突然來了興緻似的坐端正,示意其他兩個人自我介紹:「怎麼樣?」

他自己先行介紹了自己:「我叫科林·科里奇,來自科里奇家族。現在,是科里奇的家主。六歲。」

聽到科林介紹自己,霍爾睜開眼睛,看了科林一眼,又將眼睛閉上用很低的聲音說道:「霍爾·特亞圖斯。」

「你呢?」科林將腦袋轉向長羽楓,想要他介紹自己。

長羽楓不明所以的看向科林,這很莫名其妙,不過無傷大雅。

他也沉沉的張嘴,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傑克·尼曼。」

「啊,我們都是來拿第一的,但是很顯然,我們今天的冠軍已經坐在這裏了,等另外一個人來,我們就可以抽籤準備開始啦,我先在這裏恭喜一下霍爾少爺了。去了芙蘭還記得給我寄一些芙蘭的特產。」

科林首先行了個肩禮,對着霍爾,很是尊敬的露著誠摯的微笑。而長羽楓完全不明白科林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只是默默的看着。

誠然,霍爾幾輪戰鬥下來,都沒用受傷,甚至是大氣都沒有喘過,自己拖着幾乎是無法戰鬥的右手,就算是抽籤抽到了他,也沒有一戰之力。

說是冠軍內定,也無可厚非了。

自己想着,無論怎樣,能夠和所有遇到的人通過實力大戰一場,才不至於讓艾瑞卡和自己小魚師傅的教導和心血付之東流,也算是對得起自己,但是,現在,很明顯,做不到。

但是他又沒有很生氣,因為自己已經被告知了要小心一點,如果還是中招了,他要怪的,大概率是自己。

手的麻痹效果延長到了手臂,以至於整隻手都毫無知覺。或者說,是酥酥麻麻的像是被輕微的電擊的感覺,一用力,就會顫抖。

這樣子握劍都做不到。

更別說上擂台對決這裏的其他人了。

霍爾沒有說話,只是沉默,而科林也發現天聊不下去,也沉默了一會兒。

直到幾秒鐘后,一個女孩拿着新手劍走了進來,坐在了馬洛夫剛剛的位置,很認真的拍了拍自己的鎧甲。

此女孩金色的短髮,還扎了一個非常簡便的馬尾。穿着鎧甲,給人很厚重的感覺。實際上她和自己的髮型一樣幹練,整潔,簡簡單單,乍一看非常男人,但是實際上五官端正,也算生的漂亮。

她一進來,科林就快速的坐好,很驚訝的看了一眼那個女孩子:「溫蒂!好久不見!」

「所以,你是把所有參賽選手都研究了一遍嗎?」溫蒂周圍小眉毛,將新手劍放在了自己的旁邊:「和以前一樣,你還真是對每一件事都出奇的認真。」

「不然呢……我又不強……不就只能找別人的弱點了?對吧?」科林好像認識溫蒂,也認識自己,更認識霍爾,他出奇的開朗活潑,沒有任何生疏的感覺。

自來熟,熟到天上去了,這估計是長羽楓永遠也做不到的。這裏,估計只有自己一個鄉下孩子。

長羽楓覺得自己確實和城裏的小孩子差距非常大,起碼在事情的處理上,就有些很靦腆,或者是不那麼願意開口去想問題的樣子。

反正,沒有其他人來的聰明的感覺,感覺自己笨笨的。又或者說,格格不入。

這很糟糕。

要說他努力吧,他也只努力了半年多的時間,雖說基礎練習也得到了艾瑞卡的肯定,每天都要挨艾瑞卡的「毒打」來保持訓練的效果,再是精進自己的實戰。

本來覺得這樣子就夠了,實力說話,對吧……明明想着這樣子公平公正沒有什麼不好啊……所有人以實力說話,都不會有任何怨言的呀。

輸了就是輸了,實力不濟,就死實力不濟。但沒有想到,自己脫節的這麼嚴重。

如果不是科林提醒,自己絕對不會想到所有的事情原來那麼複雜……

不然的話,他只會覺得洛克想要贏,所以對自己進行了侮辱,再是耍了小聰明。讓他得逞了,但是只要是打敗了他,也算是破了他的想法吧。

還有內務府幫助自己,懲罰了洛克。

但是自己的手臂完全使不上勁,在下一輪的抽籤賽里,必定會被淘汰。

再是看着科林,自己還沒有想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對手。

他應該去想着如何分析自己的對手,這樣子才能拿一個好的名次,或者是拿到冠軍,而不是在這裏只想着如何控制住自己的手不再顫抖,並且還失敗了。

他完全像是沒頭蒼蠅一樣,絲毫不知道這裏的三位的攻擊模式是什麼,或者說觀看過他們的哪怕一場比賽。就硬著頭皮和他們打。

自己確實,差的太多太多,太遠太遠。

再是分析能力,自己只能想到洛克想要贏,卻從來沒有想過洛克背後,誰想要他贏,或者是誰想要他作弊。

真的是他自己嗎?

他不知道,所以他無能。

科林侃侃而談,霍爾公認的強大,而那個溫蒂的女劍士也無法一眼看出來有多麼厲害。

換句話說,既不善於交流,又不一定擁有強大實力的自己,在這群城裏孩子面前,遜色的多的多的多如果單純的是做好自己,或許每一個人都可以嘗試做到,那還要競爭做什麼呢?

他的心有些沉重,也沒有聽到他們在聊什麼,這樣子又著了剛剛所說的自己沒有太關心自己的對手們。這樣子又很不妥,所以他便認真去聽他們的對話。

哪知道,他們已經聊完了,只見抽籤的裁判拿了個盒子進來。

他們也隨即抽了簽,決定了對陣的順序。

長羽楓並沒有抽到霍爾,而是科林。

長羽楓有些心累,因為自己好像雖然有人幫助,有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卻總是做的不是很好。

經常出現他想的不夠周全,或者是做不好的情況。

他還沒有失敗,卻已經覺得自己失敗了很多。

在他們面前,自己幾乎是從獨立的性格也好,接下來的戰鬥也好,都有輸掉的預兆。以至於這種輸,讓他覺得很合理,他或許……

輸的很?應該?。 克倫威爾點頭道,「那麼,他們現在都在哪裡?」

庫奇說道,「燕北已經於今日早上九點離開了這裡,現在恐怕已經到了不老谷外,宋振川當時逃跑的方向也是不老谷,恐怕現在也在那裡了,他一定事先設下了埋伏,就等著燕北往裡面鑽。」

「何以見得?燕北當時把他打的直接跑了,那麼狼狽,他明顯是實力不如燕北的,你為何覺得他還敢設下埋伏?」克倫威爾問道。

庫奇笑道,「大人您有所不知,阿拉瑪的出現,其實純屬意外,我已經從趙老七那群盜墓賊那裡問清楚了,當時是他們其中的一個人被阿拉瑪拽下去吃了,這才使得趙老七他們發現古墓中有活物,大叫了起來,燕北他們才能得以發生後續的一系列事情,這也就是意味著,阿拉瑪的出現,其實是完全不在燕北、宋振川等人的計劃中的。」

「因此,我們可以斷定,宋振川早就在不老谷設下了埋伏,這埋伏絕對是提前設好的,畢竟他不知道阿拉瑪會出現,更不知道自己借阿拉瑪之手暗害燕北的計劃會失敗,宋振川不是那麼輕易就放棄的人,既然早就設下了埋伏,那麼自然也不會輕易撤走。」

克倫威爾微微點頭,「很不錯,分析的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他抬頭望向不老谷的方向,對身後的眾人說道,「全體進發,不老谷!注意隱蔽!」

他們所騎的馬,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馬腳掌上還釘著特製的馬蹄鐵,走路的聲音非常微小。

況且,這些人對自己的實力極為自負,並不覺得有人會是他們的對手。

……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