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秘寶,有資格稱得上秘寶的,一般都是千萬宇宙晶起的!

一個出生才八千年的小傢伙懂什麼秘寶?火烈侯當時就惱怒,他覺得可能有膽大的看上了應山雪鷹擁有的宇宙晶,所以設局欺騙。

不過知道是天陰家族子弟『天陰流玉』的店鋪,火烈侯沒急著發作,而是命人仔細探查清楚。

女子恭敬道:「那兵器乃是一桿長槍,是十五年前,一些合一境在外探尋遺迹發現的,還曾自相殘殺。他們後來回城將那一桿長槍賣給了天陰流玉的店鋪,賣價三百萬宇宙晶。當時他們在店鋪還遭到僥倖活下來的其他同伴的刺殺,當時我們侯府的火烈軍還曾出兵捉拿審問。」

火烈侯一聽,眉頭便鬆開。

寶器坊市店鋪都非常小氣的,願意出三百萬宇宙晶去收購,應山雪鷹花了一千萬宇宙晶在店鋪買,也虧不了多少。

只要不是設局欺騙,火烈侯並不會插手。

「長槍的槍桿非同一般,可惜原先槍頭缺失,是後補的槍頭。」女子說道,「所以才是這個價,雪鷹公子應該不吃虧。」

「嗯。」火烈侯點頭。

「還有,和雪鷹公子在街道上發生些衝突的淳御風樓主的客人,也調查了。」女子說道,「叫『乾干澩』,沒什麼名氣,只是在做一些見的人的生意。」

火烈侯輕輕點頭。

煙雲樓作為最大銷金窟,自然有一些遊走在律法之外的交易。

「繼續盯著。」火烈侯冷漠吩咐,火烈城最高掌權者,一些特殊來歷的強者都是會派人盯著的。

「是。」女子恭敬應命。

火烈侯端著酒杯,又飲了一杯,忽然臉色一變。

「主人,應山雪鷹公子突破,達到合一境。」一則聲音直接在他耳邊響起。

呼!

火烈侯霍然站起,令旁邊的女子都吃了一驚看著自家侯爺。

「合一境?跨入合一境了?」火烈侯又驚又喜,激動的喃喃自語,「這才八千年而已,出生僅僅八千年就達到合一境。」

這速度太恐怖了。

正常情況,那些出生就是初生境的,耗費千萬年達到合一境才叫正常。

「老祖宗說的沒錯。」火烈侯雙眸放光,激動無比,「雪鷹這小子被迫提前出生,可潛力依舊極大,是有望能挖掘出來的。賜予的那些孕養血脈的寶物真是賜予對了!就算是正常孕育,雪鷹這小子估計也是在胎里數百年或者上千年吧,出生應該就是合一境。現在多花了點時間,可也僅僅多花費十倍時間而已,八千年就成了合一境。」

火烈侯很滿意。

南雲國歷史上出生就是合一境的屈指可數,個個都輕易成為混沌境!更有兩位封了王!

提前出生,八千年成合一境……

比在胎里千年成合一境,長個十倍而已。

「畢竟提前出生,還是有了些影響。」火烈侯不由笑容滿面,「不過影響不是太大,哈哈哈,看來我火烈侯府也得多一位混沌境。」

雖然到時候東伯雪鷹肯定封侯,建城開侯府,可和他火烈侯的關係卻是改變不了的。

畢竟,東伯雪鷹算是火烈侯一脈!嚴格算,火烈侯還是他爺爺呢!

「得立即告訴老祖宗。」火烈侯連傳消息給應山老母。

**(未完待續。) 東伯雪鷹還在陪母親戎星蘭、姐姐,邊吃邊聊著天。

戎星蘭也很開心,因為自己兒子之前閉關可是六千多年,好久沒見兒子了。她如今地位尊貴,自然一聲令下,侍女們接連將各種美食奉上。

「修行雖重要,可我兒也別太辛苦。」戎星蘭笑道,「母親雖然懂的不多,可這些年也看過很多書籍,知道修心也很是重要,要有大前途,也得修心。我兒終究經歷少了些。」

「兒明白。」東伯雪鷹乖乖說道。

戎星蘭笑的更燦爛,她喜歡自己兒子,卻也不敢太打擾,唯恐影響了兒子的前途。只能在一旁看著。不過如今她身份不一樣,各種珍寶也多,靠血脈修行體系輕易就成了真神。沒了壽命大限,自然更加淡然平和。

「雪鷹。」一道聲音響徹周圍。

戎星蘭、應山溪月一愣,誰敢直接闖應山雪鷹的府邸?

東伯雪鷹也轉頭看去。

只見半空中兩道身影並肩飛下來,一位自然是火烈侯,他卻乖乖站在另一位老太婆身後,那位老太婆正笑看著東伯雪鷹,火烈侯則是喝道:「還不快來拜見老祖宗。」

「雪鷹拜見老祖宗。」東伯雪鷹連起身行禮。

旁邊戎星蘭、應山溪月聽的大驚,整個應山氏只有一位有資格被稱作是老祖宗,那就是在整個南雲國都名聲赫赫的應山老母!她們倆連從椅子上起來,都跪到一旁。

「起來吧。」應山老母一揮手,戎星蘭和應山溪月都起來了。

應山老母則是走到了一旁的凳子上坐下,火烈侯站在她身旁,應山老母就仔細觀察著東伯雪鷹。

這個少年模樣的小傢伙……

還年輕的很,卻已經是合一境了。

「火烈管一座侯府都沒管好,令你當初被迫提前出生。」應山老母笑道,「還好,你八千年就成了合一境。提前出生雖然有些影響,但是影響不是太大。」

「幸好有老祖宗和侯爺賜予的那些寶物。」東伯雪鷹說道。

「那些只是些外物,終究是你自身潛力非凡。」應山老母一揮手,一手環飛了過來,「好好修行,以你的天資成混沌境不是難事。我希望有一天國主能夠親自給你封王。想要封王,單單靠血脈可不夠,還需要修心,需要多多磨練自身好好積累。」

火烈侯聽的感慨。

封王?

必須闖過元神宮九層,才有資格封王。

應山老母點頭,她也只是提個高要求而已。她覺得成為混沌境應該沒問題,最多多耗費點時間而已。至於『封王』就真的很難了,對心境要求也極高,出生血脈再尊貴,和修心也並無關係。還是要自身去磨練的。

東伯雪鷹前世達到我心為天心的心境層次,可不容易。

「雪鷹自當努力。」東伯雪鷹點頭,接過手環,瞬間煉化一查探,不由心頭一跳!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堆成一座小山的宇宙晶,他意念一掃便確定,足足五千萬宇宙晶!好大的手筆。

「好好修行,還有,宇宙晶珍貴,以後購買寶物可得慎重。」火烈侯也扔來了一儲物手環,東伯雪鷹自然也接過,一查看,內部則是八百萬宇宙晶。算起來,火烈侯前後給自己的也有一千五百萬宇宙晶了,對火烈侯而言,算是負擔很大了。

東伯雪鷹自然也收下,此生為應山氏子弟,他願意受這好處,將來也會擔起該有的責任。這也是應山老母、火烈侯都期待的。

……

「什麼?」

「應山老母有這等氣運?她的後裔中,有出生八千年就成合一境的?」

「師傅,聽說那個叫應山雪鷹的僅僅在胎里十五年就被迫提前出生,應山氏又立即大量孕養血脈寶物讓那小傢伙使用,這才八千年就成了合一境。」

……

「應山氏,以後得多一位侯了。」

……

「應山氏那老太婆,怕是笑的嘴巴都要歪了。」

……

整個南雲國各大勢力都迅速知道了這一消息,也都記下了應山雪鷹這個名字。因為這個名字,註定會名列王侯。

而火烈城內,一直躲在兒子安排府邸內的『禪玉雁真』得到消息更是發矇:「什麼?那個賤婢的兒子,八千年就成了合一境?以後幾乎肯定能封侯?怎麼辦,怎麼辦,他會不會記仇,封侯后直接殺了我?」

******

在浩瀚的滾滾黑雲中,隱約有一座古老宮殿。

宮殿內。

一位有著黑色彎角的魁梧身影盤膝坐在那,體表周圍盡皆是冰冷的黑色氣流。

「你說的那個叫應山雪鷹的小傢伙,是應山氏火烈侯府子弟?」黑色彎角魁梧身影低沉道,一雙血色眸子俯瞰下方。

「師傅,弟子不會弄錯,嚴格說起,應山雪鷹是火烈侯第二子『應山烈扈』的兒子。」下方一紅袍男子恭敬道。

「火烈侯?」

黑色彎角魁梧身影低沉道,「沒想到他這麼走運!」

紅袍男子乖乖不敢吭聲。

他清楚,自己師傅和火烈侯的仇恨是何等之濃,他更是長期負責搜集火烈侯的一切情報。

……

在火烈城內,煙雲樓。

煙雲樓連綿浩瀚,有雲霧繚繞,彷彿夢幻之地。在其中一座較為隱秘的府邸內。

「沒想到那個雪鷹公子竟然八千年就成了合一境。」肥胖男子坐在那,任由旁邊美人們伺候,喂他吃著水果,他臉上卻很是陰沉。

他一直沒放棄。

一直想要將那叫『顏瑜』的女子給搶到手,那是他夢寐以求的藥引。

「淳御風那廢物。」肥胖男子咬牙切齒。

淳御風之前還答應想辦法,可跟著東伯雪鷹成為合一境后,淳御風就立即拒絕了,表示不敢摻和。畢竟得罪一個將來幾乎鐵定能封侯的存在?淳御風可沒這麼傻。

「嗯?」肥胖大漢忽然一怔。

「都退下。」肥胖大漢起身。

「是。」周圍美人們個個乖巧退下。

肥胖大漢卻是迅速進入了這座府邸的靜室內,靜室很是安全,隔絕外界探查,肥胖大漢自身更是攜帶寶物影響探查。

「嗡。」

頓時一道虛影出現在了肥胖大漢的身旁,正是一籠罩在黑霧中的黑色彎角魁梧身影。

「乾干澩拜見主人。」肥胖大漢連跪趴下來,五體投地,恭敬萬分。

「你可知道應山雪鷹?那個出生八千年就成合一境的應山氏子弟?」黑色彎角魁梧身影開口道,聲音冰冷。

「知道。」肥胖大漢立即回答。

「我准你調動周圍十二城的人手,你手上的宇宙晶盡皆可動用,給我以最快速度,殺了那應山雪鷹。」黑色彎角魁梧身影冷漠道。

「殺應山雪鷹?」肥胖大漢略微一愣。

黑色彎角魁梧身影俯瞰著他。

肥胖大漢連道:「是,是,主人放心,我一定傾盡全力做到。」

「別讓我失望,否則,你知道後果的。」黑色彎角魁梧身影聲音很平靜,卻讓肥胖大漢忍不住瑟瑟發抖,那是恐懼,發自心底的恐懼。

「是是,我一定殺了他。」肥胖大漢連道。

「火烈侯……」黑色彎角魁梧身影的血色雙眸殺機濃郁,「殺不了你,你侯府未來的混沌境,先除掉。你一定會氣的發瘋吧,哈哈……」

那虛影漸漸消散。

肥胖大漢這才起身,咽了咽喉嚨,心中的焦急壓下來,急速思考起來。他知道不可能違背主人的,違背的結果,想想就不寒而慄。

西西里島的風 「還好,那應山雪鷹才剛剛成合一境,現在估計也就元神宮一兩層的實力。他不值一提。唯一麻煩的是,火烈侯府一定全力保護他。」肥胖大漢咬牙,「主人允許我調動周圍十二城人手,連這一批所有貨款我都能調用?嗯,得想個萬無一失的法子,不動則已,一動,定不能給他機會。那個雪鷹公子不死,我就得死。」

**(未完待續。) 為了活命,肥胖大漢『乾干澩』開始準備刺殺計劃,甚至不惜代價花費宇宙晶做各種準備,購買毒液,甚至邀請到『黑魔大澤』中的殺手……他準備的越來越充分,連刺殺計劃都準備了好幾種,可是讓他傻眼的是……

火烈侯府那位雪鷹小公子,自從購買了那一桿秘寶兵器長槍回到侯府後,竟然不出來了!

「我就不信了!」

「他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傢伙,心性未定,怎麼可能靜得下心修行?肯定會再出來的。」乾干澩望眼欲穿的等著。

十年,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

乾干澩蒙了。

他背後的『主人』同樣驚愕,因為在他們看來,出生血脈再尊貴,可心性還是需要經過諸多磨練才會漸漸越加不凡,才能靜下心閉關數十萬年百萬年。哪有這麼年輕小傢伙就閉關那麼久的?

「主人,他,他不出來,怎麼辦?」乾干澩惶恐不安上稟主人。

「等!難道你的耐心還不及一個小傢伙?」

「是。」

乾干澩也鬆口氣。

主人也算明智,沒有逼迫他進入侯府刺殺。畢竟侯府內法陣重重戒備森嚴,就是自家主人要進去刺殺怕也會失敗。

******

火烈侯、母親戎星蘭也都勸說過東伯雪鷹,修心也很重要,無需一直埋頭修鍊。東伯雪鷹嘴上應著,實際上卻是一幅『修行狂魔』的模樣,一次閉關便是數十萬年百萬年,剛出來些時日,就又進去閉關修鍊了。

沒辦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