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秦咚咚很是無語的打開了窗戶,那鄭陽喝了一杯水,又是將那請柬遞給了那秦咚咚,說道:「這是張金枝的請柬,邀請我去參加的他的賭石活動。」

「張金枝,不是巧門的門主嗎?」秦咚咚說道,「這個人平時在江湖之上十分的低調,如今怎麼冒出頭來了。」

鄭陽看著那秦咚咚,說道:「小妹也是摻和在這件事情裡面。」

秦咚咚看著那鄭陽,很是不解的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小妹要跟我們搶綠石羊鼎?」

鄭陽點了點頭,長舒了一口氣,說道:「這是痞子王的意思。」

「奇怪了,痞子王一向和我們的關係不錯,怎麼這次選擇與我們交惡了。」秦咚咚很是詫異的說道。

鄭陽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這個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誰知道他腦袋裡面究竟都在想著些什麼。」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是夜,鄭陽和秦咚咚都是換了一身的裝束,坐著計程車,去到了張金枝的都市俱樂部。

待到來到那裡,只見得這俱樂部門口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車子,都是高級轎車。

一個胖乎乎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很是恭敬的和每個進入俱樂部的人打著招呼,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了那鄭陽和秦咚咚,也是顧不得眼前的客人,急急忙忙的便是走了上去。

「鄭先生,秦先生,兩位能夠賞光前來,我這裡可是蓬蓽生輝呀。」張金枝說道。

鄭陽看著那張金枝,淡淡的笑道:「你們盟主親自下的帖子,我們不敢不來呀。」

張金枝聽到這鄭陽火藥味十足的話,不禁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說道:「鄭先生,別怪我多言,盟主是絕對不會做對不住您的事情,這件事情,您最好站在我們這一邊。」

聽得這張金枝的話,鄭陽微微一愣,自己猜的沒錯,痞子王絕對不會只是對那綠石羊鼎感興趣,若是他真的對於那九個小鼎的秘密感興趣,自己手中已然得到三個,他不會不上門討要。

想著,那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今天不聊這些煩心的事情了,不知道張老闆這裡的原石怎麼樣呀。」

「都是上好的老坑貨色,常年來這裡玩的,都是一些回頭客,貨真價實,很難出現虧大發了的主。」張金枝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那今天我可是要試一試手氣了。」

張金枝笑了笑,說道:「自然,自然。」

鄭陽看了一眼秦咚咚,隨即兩人便是走進了這俱樂部裡面,這裡面裝飾十分的豪華,像是五星級酒店一般,大廳裡面擺放著各色的翡翠玉石,活活像是一個翡翠博物館。

穿著華麗的人們在大廳裡面,拿著香檳,品鑒著精美的翡翠,有的則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像是在聊著什麼。

鄭陽和秦咚咚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兩人找了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很是自在的吃喝起來,對於已經擁有一座私人博物館,而且手中的資產以億為單位計算的他們,這些精美的翡翠不過是一堆石頭罷了,也是沒有什麼好欣賞的地方。

「你說你妹妹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葯?」秦咚咚很是不解的問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若是沒錯,這個傢伙想要把咱們兩個也一起拉下水,陪她一起下墓。」

「他身邊那麼多的葬門高手,拉扯著咱們兩個下去做什麼?」秦咚咚很是不解的問道。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說道:「農家九個小鼎,各個詭異異常,上一次在日本的秋田鎮,廢了好大的勁頭才是將那東西拿出來,這小妮子扯上我,不過是因為我對這東西了解的多,不至於她送掉自己手下人過多的性命。」

秦咚咚聽得這鄭陽的話,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可能事情還沒有那麼的簡單。」

鄭陽下意識的朝著門口看去,但見得一張精美絕倫的臉蛋出現在鄭陽的視線之中,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莫家的莫寒。

見得這個女人出現,鄭陽心中一陣的詫異,她為什麼會來這裡?

想著,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女孩從二樓急急忙忙的跑了下來,鄭陽見過這個女孩,正是那張金枝的女兒,張曉露。

「莫姐姐,可是想死我了!」那張曉露也是不顧周圍人的眼光,一把上去便是抱住那莫寒,那莫寒抿嘴淡淡的笑著。

「你還是一點都是沒變呀。」莫寒說道。

話音剛落,又是一個女孩走了進來,見得這個女孩,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這個女孩他也是認識,在西安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名字叫宋欣,是莫寒的表妹。

「曉露,給你介紹一個人,我表妹,宋欣,跟我一起過來看看,漲漲見識。」莫寒說道。

那張曉露笑著和那宋欣握了握手,說道:「歡迎,歡迎,既然來了這裡,喜歡什麼樣的石頭,告訴我,隨便選,隨便拿。」

聽得張曉露的話,那宋欣微微一愣,這裡的原石價格最低的也在幾十萬,高的上百萬,上千萬,眼前這位大小姐可真是闊氣呀。

莫寒看著自己表妹愣神的樣子,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她就是一個大土豪,不用跟她客氣。」

宋欣笑了笑,點了點頭,她很是隨意的一瞥,隨即便是看到了坐在角落裡面喝酒的鄭陽和秦咚咚,兩人像是在聊著什麼。

見得這有過一面之緣的鄭陽,那宋欣臉頰微微的紅了起來,不禁想起了自己當時醉酒時候的窘態,她扯了扯自己表姐的衣服,那莫寒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也是看到了鄭陽。

那張曉露很是好奇的朝身後看去,見得那鄭陽坐在那裡,微微一愣,心中思量著這個傢伙怎麼也是來了。 這三個女人無疑是大廳裡面最亮麗的風景了,不少的富一代和富二代不禁都是看直了眼,待到三人都是同時朝著一個方向看去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是朝著那邊聚集而去。

但見得那鄭陽的穿著也不算是富貴,倒也算是中規中矩,實在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怎麼吸引住了三位美女的目光。

那莫寒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走上前去,那宋欣和張曉露也是跟在她後面,走了過去。

「鄭陽,好久不見呀。」莫寒淡淡的笑道。

鄭陽舉了舉手中的香檳酒,笑道:「是呀,好久不見了。」

說著,那鄭陽便是看向那張曉露和宋欣,笑道:「兩位今天穿的可真是漂亮。」

聽得這鄭陽的誇獎,那宋欣的臉頰不禁微微的紅了起來,一副羞澀的樣子。

那張曉露卻是向前邁出一步,看著那鄭陽,說道:「你怎麼會到這裡來!」

「你父親邀請我來的呀。」鄭陽淡淡的笑道。

張曉露冷哼了一聲,說道:「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見得這張曉露如此沖的脾氣,鄭陽心下不禁一陣的詫異,上次見面的時候,這個小妮子也是沒有這樣呀,那張金枝可是忙忙乎乎的想要將他女兒嫁給自己,這次怎麼又是變成這副樣態了。

正當鄭陽十分不解的時候,一聲呵斥聲傳來,「曉露,幹什麼呢!鄭先生可是客人!」

「客人?」張曉露冷哼了一聲,很是漠然的看著那鄭陽。

鄭陽更是摸不著頭腦了,那張金枝一臉的抱歉表情,隨即便是瞪了一眼那張曉露,那張曉露氣急敗壞,隨即便是牽著那莫寒和宋欣的手,離開了這個地方。

張金枝看著那詫異的鄭陽,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我家女兒最忌我摻和江湖的事情,當她知道盟主大人是您的妹妹的時候,便是對您產生了一些憎恨之心,年紀小,不懂事,您多包涵。」

聽得這張金枝的話,那鄭陽算是明了了,看來自己小妹的鍋,倒是讓自己給她背上了。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無礙。」

話音剛落,鄭陽便是看到兩個人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一個十分的精幹,一個一身土豪金的胖子,見得這兩人出現在這裡,鄭陽皺了皺眉頭,這兩個人正是香港青幫的肖政和台/灣三合會會長萬金胖。

這兩個黑幫大佬為何會出現在雲南瑞麗這樣的小地方,這著實讓鄭陽有些摸不著頭腦。

鄭陽看了一眼那秦咚咚,那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這些年白狼會一直在北方發展,很少摻和南方的事情,跟這兩位打交道的次數也是極少,我跟他們不熟。」

「同在一個國家,又是干同一個行當的,你怎麼不去跟他們交流一下呀。」鄭陽淡淡的笑道。

秦咚咚很是無語的笑了笑,說道:「別拿我的白狼會跟他們相提並論,這些傢伙販毒、倒賣人口、販賣軍火,什麼事情不幹,我的白狼會最多就是干一些灰色地帶的買賣,他們乾的那些事情,我們可都是不沾。」

聽得這秦咚咚的話,那張金枝抹了抹自己頭上的冷汗,他看了一眼那鄭陽,這時候也是不敢擅自走開。

肖政和萬金胖的出現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少有意攀交的人都是靠上前去,與他們攀談起來,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個人的目光也是都投向了那坐在角落裡面的鄭陽,見得這鄭陽也是在這裡,兩人都是微微一愣。

又是見得那張金枝站在他身旁,不斷的擦著額頭的冷汗,他們兩個對於眼前這個少年更加的好奇了,畢竟當年在澳門的時候,他們也是沒有查出點什麼,只是知道這個少年跟諸葛驊老爺子的關係極其的密切。

想著,那肖政便是看了一眼那萬金胖,那萬金胖笑呵呵的便是朝著那鄭陽身邊走來,那鄭陽站起身來,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萬叔叔,別來無恙呀。」

萬金胖淡淡的笑道:「當年蔣先生的賭輪一別,已經快有四年的光景了吧。」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是啊,四年過去,萬叔叔還是意氣風發,一點都是不顯老呀。」

聽得這鄭陽的話,那萬金胖頓覺的渾身一陣的舒爽,眼前這個小子還真是會說話。

那站在一邊的秦咚咚聽得早就有些倒胃了,平時也是沒有見到這鄭陽有這麼一手呀。

「秦小兄弟,恭喜你呀,聽說你現在是神農集團的股東,發大財了吧。」萬金胖說道。

“萬叔叔,您的消息可真是靈通呀。”秦咚咚淡淡的笑道。

萬金胖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可是比你父親厲害,年紀輕輕,大有作為呀!」

聽得這萬金胖話里話,那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現在很多黑道上的人都在猜測關於白狼會的身份,畢竟這個組織最初崛起於東山省,所有人都是不自覺的便是聯想到秦家,以及秦家小子秦咚咚。

畢竟秦家當年受了重創,這幾年突然的又是重新的崛起,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也是不多說什麼,那肖政/見得那萬金胖在那裡聊得開心,便也是找了一個借口,脫身走了過去。

眾人的視線不禁又都是朝著那鄭陽聚集而去,那兩個青年究竟什麼來頭,竟然能讓兩位黑幫大佬親自上前攀談。

鄭陽見得那肖政也是走了過來,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肖叔叔,好久不見。」

「鄭陽,好久不見呀。」肖政淡淡的笑道,「秦咚咚,不錯,這些年混的比你父親可是強太多了。」

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也是不多說什麼,關於白狼會,雖然猜測都是在,可是誰都是無法證實,秦咚咚也是不想讓它證實。。

張金枝在一邊用手帕擦著自己額頭的冷汗,那肖政/見得這張金枝的樣子,心中也是詫異異常。。

「張老闆,我們可是老客戶了,一會的東西可是別讓我們失望呀。」萬金胖淡淡的笑道。

那張金枝看著那萬金胖,淡淡的笑道:「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話音剛落,隨即又是有兩個人走了進來,見得這一男一女,見得這兩人,那張金枝咽了一口唾沫,不自覺的便是看向那鄭陽,但見得那鄭陽的臉已經徹底的陰冷了下來。

「那個,鄭先生,您聽我解釋。」張金枝說道。

鄭陽擺了擺手,漠然的說道:「一會讓她自己跟我解釋吧。」

那萬金胖和肖政/見得這張金枝的樣態,心中十分的詫異,這張金枝可是巧門的門主,自己兩人對他都是要恭敬一些,畢竟巧門的情報網路還十分強大的。

但是眼前這個鄭陽似乎完全不將這張金枝放在眼中,而且看著張金枝的樣子,似乎很害怕一些什麼事情似得,不斷的擦著自己額頭的冷汗。

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林熙,而那男人正是她的表弟,林琅。

見得這一男一女,眾人都是投去了羨慕的眼光,男的帥氣,女的美麗,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肖政回頭看了一眼,淡淡的笑了笑,走了上去,說道:「兩位,你們的車子可是有些慢呀。」

皇帝大叔是帥哥 林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這裡的山路難走,安全第一。」

說著,那林熙便是朝著那鄭陽那邊看去,但見得他一臉的漠然,那林熙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和那林琅走到了鄭陽的面前。

林熙看著那鄭陽,說道:「沒想到,咱們這麼快又是見面了。」

鄭陽看著那林熙,說道:「是啊,這麼快有見面了。」

見得兩人認識,那肖政淡淡的笑道:「既然大家都是認識,也就不用多費口舌介紹了。」

秦咚咚看著那肖政,淡淡的笑道:「不知道肖先生怎麼和林小姐認識的呢?」

肖政聽得這秦咚咚有些咄咄逼人的語氣,心中一陣的詫異,隨即說道:「林小姐和我們青幫有一筆生意要做。」

「對,大生意,有沒有興趣也參一股?」萬金胖笑道。

秦咚咚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可不敢。」

聽得這秦咚咚的話,那萬金胖和肖政都是一臉的詫異,那鄭陽看著林熙,說道:「小妹邀請你們來的吧。」

「陽子,你可是有一個了不得的妹妹呀。」林熙淡淡的笑道。

那張金枝臉上的冷汗更加的密集了,隨即說道:「諸位,一會賭石活動就要開始了,咱們也不要在這裡杵著了。」

說完,那張金枝揮了揮手,示意自己手下趕緊開始展出石頭,讓賭石活動趕緊的開始。

林熙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和林琅一起走到一邊看石頭去了,那肖政和萬金胖相視默然,是個人都是能夠看出來事情可是有些不對勁。

「鄭陽,有沒有興趣再賭一把。」萬金胖淡淡的笑道。

鄭陽看著那萬金胖,說道:「怎麼賭?」

「開石頭,咱們誰的石頭價值高,誰就贏。」萬金胖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好呀,不知道要添些什麼彩頭。」

「你贏了,我的石頭全歸你。」萬金胖說道,「你輸了,今晚可是要請我喝酒。」

「也算上我一個。」肖政說道。

聽得這兩個人這麼說,那鄭陽淡淡的笑了笑,果然是兩個活成人精的傢伙。

隨即鄭陽俯在秦咚咚的耳邊說了幾句話,那秦咚咚點了點頭,隨即便是離開了這個地方。 「請。」鄭陽淡淡的笑了笑。

三人隨即便是朝著那原石那邊走去,不少成色好的原石已經都是被擺在柜子裡面了,有明標,有暗拍。

那肖政和萬金胖一看就是兩個老手,看好了的原石直接上手暗拍,給出的價格十分的高,鄭陽利用靈明雙瞳將這所有的一切收入了眼底,淡淡的笑了笑。

想要找到一塊好的翡翠,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只要用靈明雙瞳看一看這些原石哪一塊的寶光最為濃郁就可以了,像是文物一樣,這樣在地底之下沉浸了上千年的東西,擁有最為純質的寶光。

鄭陽掃了一眼那擺在柜子裡面的原石,有的寶光很是濃郁,有的十分的稀薄,倒是那肖政和萬金胖上手的幾塊原石之中,有幾塊的品色確實是不錯。

正是在那裡閑逛著,那莫寒拿著香檳來到了鄭陽的身邊,她輕輕的拍了拍鄭陽的肩膀,隨即那鄭陽轉身朝著那莫寒看去。

「怎麼樣?找到自己喜歡的原石了嗎?」莫寒淡淡的笑道。

鄭陽搖了搖頭,問道:「你找到了嗎?」

莫寒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我每個月的零花錢也就那麼多,可是買不起那些櫃檯裡面的原石,想著去次品區碰碰運氣,就算是開不出來,也不至於賠上一個血本無歸。」

聽得這莫寒這樣說,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跟你一起過去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