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秦朗黑眸一眯,「藍夢,你一再的咄咄逼人,難道真的不把我三哥放在眼裡?你真以為,和我三哥作對,宋涼生或者是季寒保得住你?」

藍夢的心顫了一下,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她不可能再退步。

一旦退步的話,她就要承擔殺人的罪名!

藍夢咬牙道:「你少在那裡嚇唬我,殺人償命,蘇子同不能走!」

「你他媽別逼我打女人!」秦朗怒吼了一聲,上前一步提起了藍夢的領子。

「呵呵,你心虛了?你今天要是在這裡打我,就是你心虛!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讓你帶走蘇子同!」藍夢一張俏臉上全都是瘋狂。

弄不死蘇晚,她也要弄得蘇晚家破人亡!

「媽的,你這個瘋女人!你給我等著!」秦朗憤怒地甩開她。

這時候,有幾名穿著制服的警察走了進來。

「我們接到報案,說這裡發生了命案。

藍夢看到警察來了,馬上大聲指著蘇子同說道:「就是他!是他殺了人!」

秦朗目光凌厲地看著她,「這個女人在胡說八道,她沒有任何證據!」

「誰說沒證據?」藍夢冷笑著,眼底閃爍著瘋狂的光芒,「我走進休息室的時候,就看到李雅躺在地上死了,休息室里只有蘇子同一個人。不是他殺的,還能是誰?」

聞言,警察看向了蘇子同。

見他衣服上有血跡,警察開口說道:「我們要馬上封鎖現場,相關人員全部帶回警察局做調查!」

蘇子同看到戴在自己手腕上冰冷的手銬,情緒失控地看向秦朗,大聲求救:「大哥,救我!我沒有殺人!我真的沒有殺人啊!!」

「警察同志,我是蒼龍大隊偵察連連長秦朗,這是我的證件,我可以證明蘇子同和這起命案無關。」秦朗出示了自己證件。

蒼龍大隊是華國最頂尖的特種部隊,一直都很神秘。

謀天毒妃 現在秦朗拿出了蒼龍大隊的證件,帶隊的警察看了,立刻給秦朗敬了個禮,秦朗回了個軍禮。

警察道:「既然你是蒼龍大隊的人,我們警方無權帶你走,但是其他人必須都要帶回警察局調查。要是蘇子同和這個案子無關,肯定會放了他的。」

秦朗咬牙,看著蘇子同說:「子同你放心,我現在馬上就去找人把你給救出來!」

「大哥,救我啊!」蘇子同嚇得眼淚汪汪,跟條可憐的小狗一樣。

「全部帶走!」警察隊長一揮手,一群人一哄而上,二話不說直接粗魯的把人抓走。

藍夢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異世邪君 哼!

蘇子同一旦進了拘留所,明天就別想活著出來!

季寒已經收買了拘留所的人,會給蘇子同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蘇晚守在電視機前面,看了今天的節目,她發自內心的為弟弟感到驕傲!

長姐如母,她這麼多年,含辛茹苦的把弟弟給養大。

現在看著他不僅身體好了,病全好了,還當了大明星,她是發自內心的感到自豪! 電視台的直播節目播完之後,蘇晚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隱隱有了一種不踏實的感覺。

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讓她覺得心裡很慌亂,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一樣,她的左眼皮一直在跳。

這時候,房門口傳來敲門聲,蘇晚朝著門口看過去,抬高了聲量,「請進。」

房門口打開,看到是舒文君站在外面。

「媽。」蘇晚急忙起身。

舒文君端著一碗燕窩粥進來,說:「我看你晚上沒吃多少,叫楊媽給你煮了點燕窩粥,你趁熱吃一點。」

「謝謝媽。」蘇晚急忙說道。

「你現在要多注意身體,肚子里有了小寶寶,可不能大意。」

自從蘇晚和顧朝夕度蜜月回來,顧朝夕被總統一張緊急軍令給調走,蘇晚就搬到了顧家老宅來住了。

舒文君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她現在已經完全接受了蘇晚,對蘇晚的態度也好了很多。

注意到蘇晚晚上飯吃得少,還會叫人給她準備宵夜,親自端上來,可見得她對蘇晚的用心。

蘇晚心裡也是真心尊敬和喜歡舒文君這個婆婆。

舒文君畢竟是文工團團長,比起從前的沈蘭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朝夕是個軍人,這一次總統給叫走,也不知道要忙多久才會回家,你要有思想準備。」舒文君開口說道。

「媽,朝夕會有危險嗎?」蘇晚忍不住問道。

她其實也不想問這樣的問題,但是她突然就覺得心慌意亂,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一樣,讓她覺得很不安。

她很怕,是不是顧朝夕在外面出了什麼事……

「別亂想,朝夕以前也經常出任務,他總是會平安歸來的。」

舒文君等到蘇晚把燕窩粥喝完就離開了。

蘇晚心中始終覺得不踏實,她忍不住給顧朝夕打了個電話。

不過,卻是無法接通。

她心想,顧朝夕既然在出任務,肯定是機密的,電話打不通也是很正常的,她這樣安慰自己。

她剛剛要把電話給放下,忽然屏幕就亮起來,有電話進來。

刺耳的鈴聲,在安靜的夜晚,讓人覺得心裡不踏實。

蘇晚急忙接起來,電話里傳來了秦朗著急的聲音:「小晚晚,不好了,子同出事了!」

「你說什麼??」蘇晚一下子就急了,「你不是和子同在電視台錄節目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重生之墨華灼灼 「是藍夢誣陷子同殺人!」

聞言,蘇晚的腦子一下子就懵了。

殺人??

蘇子同怎麼可能殺人?

他絕對不可能殺人啊!

「我現在過來接你,我已經約好了律師,我們一起去警察局把子同先保釋出來。」秦朗說。

「好!」

蘇晚急匆匆就往外面跑,剛好在樓下遇到舒文君。

舒文君急忙喊住她,「小晚,你去哪裡?」

「媽,我弟弟出事了,我要去救他!」蘇晚急得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她就這麼一個弟弟,是她當年從火海里背出來的,含辛茹苦這麼多年,把弟弟給拉扯大。

現在好不容易弟弟的病也好了,也出息了,眼看著一切都朝著好的反向發展,居然又出了這樣的事情。

藍夢!

蘇晚咬牙切齒。

她已經嫁給顧朝夕了,和宋涼生再沒有半點關係了。

卻沒想到,藍夢還是不肯放過她!

既然這樣,那她也不會讓藍夢好過!

弟弟就是她的軟肋,藍夢要是敢動她弟弟,那就別想討到好處!

「我跟你一起去。」舒文君放心不下,畢竟蘇晚現在肚子里還懷著孩子。

兩人一起出門,秦朗的車已經在大院門口等著了。

「剛剛律師給我通了電話,說警方說這起案件在電視台發生,現在網上輿論太大,沒法把子同給保釋出來。」秦朗沉聲說道。

他心裡覺得很對不起蘇晚。

他還是蘇子同的經紀人呢,口口聲聲說要把蘇子同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明星,結果轉眼就出了事。

三哥現在人又不在,他都不知道三哥回來該怎麼交代!

蘇晚一聽,直接暴走!

三人開車到了警察局,那些警察看到舒文君一身軍裝,軍銜不低,都不敢攔人。

蘇晚老遠就看到藍夢剛剛做了筆錄出來。

她風風火火地衝過去,突然伸手拽住藍夢的領子。

藍夢被突然冒出來的蘇晚給嚇了一跳,特別是她那個瘋狂的眼神。

養獸成妻:腹黑上神的萌寵 此刻,蘇晚的眼底蓄滿了冰冷的殺意,彷彿下一秒就會直接把她的脖子給扭斷。

「你幹嘛?你有病啊!」藍夢瘋狂的掙扎,但是卻怎麼也掙脫不開。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誣陷我弟弟殺人?」蘇晚一手抓著藍夢的領子,一手拽住她的長發,把她整個人摔在地上。

徹底制服藍夢,讓她半分都不敢動彈。

「你放開我,你這個賤人!」藍夢嘴巴還在硬。

蘇晚一用力,疼得藍夢的五官都扭在了一起。

「藍夢,我告訴你,過去我一直都在忍著你,但是不代表我沒有底線!要是我弟弟有什麼事情,我一定會讓你償命!」

蘇晚膝蓋一頂,直接頂到藍夢的胸腔,疼得她瓷牙咧嘴,說不出話來。

有警察看到蘇晚在打人,想要上前。

舒文君往前一步,擋在前面,冷聲道:「我是A軍軍長夫人,我要見你們局長。」

警察嚇了一跳,也顧不上去看蘇晚那邊的動靜了,急忙去找局長了。

「說,你為什麼要誣陷我弟弟!」

藍夢的臉上又挨了好幾下,雖然她被打得火辣辣的疼,但是看到蘇晚都要急瘋了,她的心裡卻是無比暢快。

哈哈哈!

她才不會承認是在誣陷。

蘇晚越是著急,她就是越是開心。

最好蘇子同被判了死刑才好,那樣的話,蘇晚肯定也會被氣死!

蘇晚看到藍夢那張美麗的臉上,露出了陰險的表情,心裡更是明白,藍夢就是為了報復她,才會誣陷蘇子同。

她一時怒火攻心,又沖著藍夢的臉上打了個好幾個耳光。

「蘇晚,你敢跑到警察局來打人,還有沒有王法了?這裡這麼多警察看著,我要告你故意傷害罪!」藍夢瘋狂的大喊著。 警察倒是想上來幫忙,但是舒文君這身份太嚇人了。

她本身就是上校軍銜,而且還是A軍的軍長夫人!

他們根本惹不起啊!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乖乖,真看不出來小晚晚居然這麼厲害。」秦朗忍不住咋舌道。

他平常看著蘇晚,覺得她樣子挺柔弱的。

沒想到發起火來,居然這麼彪悍。

敢直接在警察局裡就動手打藍夢。

不過,打得好!

秦朗早就氣得想暴揍藍夢一頓了,可惜藍夢是個女人,他不好動手。

現在看到蘇晚打藍夢,覺得心裡無比解氣。

「我也沒想到。」舒文君滿眼都是驚訝。

她雖然已經接受了蘇晚這個兒媳婦,但是心裡總是覺得,蘇晚當不了一個合格的軍屬,魄力不夠。

可此刻的蘇晚,簡直讓她刮目相看啊!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匆匆趕來的季寒,看到藍夢被打了,立刻暴喝了一聲。

他剛想衝過去,就被秦朗給擋住了。

「秦朗你什麼意思?」

秦朗還是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斜著眼看他,淡淡道:「沒什麼意思。」

藍夢看到季寒來了,立刻大聲求救:「季寒你快點救我!我要被打死了!」

「閉嘴!」蘇晚反手又是一個耳光。

藍夢半張臉都腫了起來,火辣辣的疼,疼得她眼淚都掉下來了。

她簡直不敢相信,蘇晚居然敢這麼囂張,公然在警察局裡打人。

就連季寒來了,也沒辦法救她。

「蘇晚,你這個賤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藍夢五官扭曲,瘋狂地叫囂。

「正好,這也正是我要說的話。你為什麼要誣陷我弟弟,你說!」

「我沒有誣陷他,我就是看到他殺人了!」

「你還不肯說是吧?」

蘇晚快速從懷裡掏出一把水果刀,沖著藍夢的肚子,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直接刺了上去!

旁邊圍觀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珠子,誰都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蘇晚出門前,就打定了主意,必須要救出蘇子同。

現在她眼睛一片赤紅,就跟個兔子一樣,誰上來都會被咬一口。

舒文君相當震驚,心裡卻暗暗對蘇晚有了一種憐惜。

蘇子同她也見過,是個好孩子,顧奶奶還特別喜歡他。

「蘇晚你瘋了!」季寒睚眥欲裂,怒吼道:「你好大的膽子,你是在找死嗎?」

秦朗冷聲道:「你在威脅我們?」

「你們才在威脅人!你們顧家簡直是欺人太甚了,居然在警察局公然傷人!」

「藍夢口口聲聲說看到蘇子同殺人,蘇晚心裡著急,肯定是要問清楚。」

「這種事情要問也輪不到蘇晚來問,也該是讓警察來問,難道你們顧家還想私設刑堂嗎?」

秦朗輕描淡寫地說:「只是隨便問兩句,你著什麼急啊?」

「秦朗,你別欺人太甚!」

「怎麼?想打架啊?」

秦朗冷笑著,他早就看季寒不順眼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