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秦未央轉身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淡漠:"我們不是相忘於江湖了嘛,路彥昭,現在,這又算是什麼?"

路彥昭的神色掙扎了幾秒,最終,沉聲道:"就算是當不成戀人,做朋友也不行嗎?畢竟,我們認識那麼久了!"

秦未央大抵明白路彥昭的意思,她淡淡的點了點頭:"恩,你放心吧,既然你現在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跟你,也不會太客氣,如果我真的需要幫助的話,我會跟你說!"

"那你還沒有告訴我,你轉移資金,到底想做什麼?"路彥昭的神色格外的認真,要知道,秦未央賬戶里的資金,也不少,她突然動用大筆資金,肯定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事。

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冒著被查到的風險,這樣轉移賬戶資金。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路彥昭,你為什麼要對這些事情,這麼感興趣呢?"

路彥昭將車子,停在於慧敏家門口,開口道:"因為這件事情,跟你有關係,所以,我才感興趣!"

對於路彥昭這種態度,秦未央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沉默了幾秒,這才開口:"我也不想瞞著你,畢竟,有些事情,你如果調查的話,很容易就能查到,秦峰要跟我媽離婚,他揚言,我打了秦芸芸,不給我繼承股份,其實,我對他的錢,一點都不感興趣,可是,我媽很擔心啊,她那麼擔心我,而且,為了我,一直跟秦峰爭執到底,我不忍心看著秦峰欺負我媽,所以,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把眾城集團弄到手裡,我倒是要看看,秦峰到底有什麼資格再跟我媽抗衡!"

路彥昭聽到她這樣說,倒是分外詫異:"你轉移資金,只是為了對付秦峰?可是,他也是秦夭夭的親生父親啊!"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冷笑了一聲:"是啊,他只是秦夭夭的父親,可是,他並不是我的父親!"

秦未央說著,轉身認真的看著路彥昭,神色有些複雜:"路彥昭,你應該清楚的,不是什麼人,都能跟我攀上關係的,對於秦峰這種沒有責任心的男人,我對他不會客氣的!"

路彥昭怔了怔,像是明白了什麼。

他看著秦未央,點了點頭:"我支持你!"

說完,他還是沒忍住,開口道:"未央,我還是覺得,自己喊你夭夭,現在覺得特別奇怪!"

秦未央給他一個無語的眼神:"你之前不是都這樣喊我的嗎?"

路彥昭搖頭:"那不一樣,之前,我一直以為你是秦夭夭,現在,我知道你的身份了,再讓我這樣喊,我真的覺得格外的彆扭,像是在看著你,喊別人的名字一樣!"

秦未央的態度,格外的強勢:"既然不習慣,那就自己慢慢習慣,好了,沒事的話,我先下車了!"

秦未央說著,剛要打開車門,車門就從外面,被敲響了。

秦未央猛地轉過身,就看見於慧敏站在外面,敲車窗。

秦未央瞪了一眼路彥昭,開口道:"我先走了!"

說完,她趕緊打開車門,下了車。

于慧敏的目光,還在往車子里看。

因為她站在副駕駛這邊的緣故,所以,並沒有看清楚駕駛座上的路彥昭。

倒是秦未央下了車,拉著她,就要往回走。

于慧敏一走三回頭:"你這丫頭,媽媽還沒有看清楚,是誰送你回來的,可靠嗎?你剛才就是跟著他出去的嗎?他跟你什麼關係啊?"

秦未央見於慧敏問的這麼多,頭都大了。

她一邊拉著于慧敏往回走,一邊無奈的開口解釋:"他就是一普通朋友,以後有機會的話,介紹你們認識啊,我們趕緊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

秦未央很快拉著于慧敏,消失在路彥昭的視線中,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搖了搖頭,發動車子。

秦未央拉著于慧敏回到家裡,這才鬆口氣,她是真的害怕,現在讓路彥昭跟于慧敏見面的。

不是她不相信路彥昭,只是她覺得,路彥昭現在的腦子,不夠清醒,會露餡。

秦未央正想著,就聽見於慧敏還在問路彥昭的身份:"夭夭啊,你跟剛才的人,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嗎?為什麼媽媽看著他的車,貌似還不錯的樣子,他在南希市,應該也不算是一般人吧,你說出他的名字,媽媽說不定還見過呢!"

秦未央無奈的癟癟嘴,她要是說出路彥昭的名字,那于慧敏可不是見過了,于慧敏也在商場上打拚,她是鐵定知道的。

秦未央看著于慧敏,沒好氣的開口:"媽,他真的就是一普通朋友,咱就別那麼關心他了,好嗎?我剛才跟他出去,就是說了點工作上的事情,僅此而已了!" 「是要見面,但不是現在,紀家的情況有些複雜,不比外面,在紀家,誰都可以違背老夫人的意思,唯獨你不行,就算老夫人是錯的,你也不能當眾駁她面子。」見梁淺對自己這句話有所懷疑,駱知秋面色無奈解釋一句,「我看出來,則深並不喜歡你,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我能做的,只有儘可能的保住你們的婚姻,等你在紀家生活久了,你就知道,我的用意。」

駱知秋捅破她跟紀澤深關係的話,讓梁淺不得不小心對待這件事,「我知道了,秋姨,我會再找機會跟我媽解釋清楚,不會再讓她來紀家鬧。」

駱知秋攬著梁淺往旁邊走了幾步,才繼續說道,「老夫人讓你住進來,就是沒有反對你們的婚事,有些事情,不能急於一時,你母親的要求並不過分,也合規矩和禮數,只是現在紀家這個情況,不適合也沒法答應你母親的要求,你找個機會給她打個電話,請她諒解一下我們。」

駱知秋果然跟木兮說的一樣,和藹可親,對人體貼又照顧,「秋姨,謝謝你,我現在就給我媽打電話。」

「嗯,去吧。」

目送梁淺離去后,駱知秋接過一早就讓人備下準備好送過來的蛋糕,接過東西駱知秋,正想著要怎麼安撫老夫人的情緒,門口的保鏢就送了東西進來,有這份東西,還愁老夫人不開心?

書房裡沒人伺候,自己倒茶的老夫人聞到蛋糕的香味,眯著眼睛盯著駱知秋,「在門口說什麼呢?」

「帶著咱們紀家的大少奶奶在學規矩。」

「是該好好學規矩,你看看她母親那氣勢,是欺我紀家無人了?」接過蛋糕的老夫人,瞟了眼聶曉雲之前離去的方向。「還嫌我虧待她女兒,要跟木兮一個標準,有這種處處爭一口氣的母親,要是受到影響,恐怕日後咱們紀家沒有安寧之日。」

「媽,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跟梁淺說清楚,保證她這個孫媳婦讓你滿意。」這確實是讓人頭痛的事情,她得重視在一些方面對梁淺的提醒,絕對不能因為聶曉雲的話而影響了家裡的和諧。

「別,不是我滿意。」這她可不敢當,紀家什麼時候輪到她當家了,「是讓紀澌鈞高興,他不是能耐上天,說禁足就禁足嗎,他才是我們紀家的老大。」提起這事,她就不明白了,「則深那麼聽話的一個孩子,怎麼遇到紀澌鈞就沒轍了,你瞧瞧他說的話,我家鈞子只是擔心奶奶你的身體才這麼做,請你對他多多包涵和諒解。敢情最愛紀澌鈞的不是木兮,是他紀澤深是不是?」

「好了媽,別生氣了,我這有驚喜給你。」

「別是驚嚇就好。」

駱知秋笑著把手裡的信封遞給老夫人。

「要不是托紀澌鈞的福,這年頭,誰還會給我老太婆寫信。」眼神嫌棄的老夫人,接過信封袋后,看到信封袋上貼著一個可愛的頭像。

這麼可愛的風格,一定是她家寶貝小曾孫的信。

激動的老夫人連蛋糕都不吃了,趕緊拆信。

拿出對摺的信紙后,看到有她跟木小寶一起合影做成的貼紙貼在信上,眉開眼笑的老夫人用手捂著心房,「哎呦,我們家小寶,怎麼就那麼聰明呢,還知道把照片做成貼紙。」

駱知秋故意湊了個腦袋過去,老夫人馬上轉身擋住,「你去忙吧,別打擾我跟我家寶貝小曾孫通信。」

「是,媽。」

【全世界最美麗的小依依老祖母,我是你最愛的小孫孫小寶啊,我爹地說,因為再過不久,我們都要回老宅了,考慮到要坐很久很久的大灰機,為了你的身體著想,從現在起你要在紀公館休養身體,讓我不要給你打電話打擾你,他讓我從今天起,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給你寫一封信跟你問候,我不會寫很多的字,這封信的每一個字,都是我讓家裡的保鏢叔叔幫我寫下來,我再抄寫一遍寫給你的……】

看著信的老夫人,感動到眼珠子紅紅,嘴上卻不屑的說道,「這個紀澌鈞,還知道通過兒子來討好我,以為我看不出來,雕蟲小技。」

桃源小神農 ……

景城簡家。

收到明天課外活動的通知書,上面的陪同人員一欄,寫的還是司機的名字,他知道簡言之不會陪自己去,可他還是想讓簡言之知道有這回事。

拿著通知書的簡渙之快步走向書房。

書房門半掩,裡面傳出簡言之跟助理說話的聲音,知道現在不能進去打擾,簡渙之就拿著東西背靠著牆壁在門口等機會。

在他低頭想著待會要怎麼跟簡言之說第一句話,才能化解白天的尷尬時,裡面的談話內容好像提到了他的名字,好奇的簡渙之盯著門縫。

「簡董,咱們今天見了那幾位客戶,雖然爭取回來了,但是在利潤上降低了幾個點,難保會引起一些股東的不滿,另外據我收集到的信息來看,現在集團內部已經有些股東開始在私下見面。對您最不利的消息就是小少爺身份的傳聞,如果不解決這件事,恐怕董事會……」

「明天,幫我約一家媒體到晟星做採訪,一來澄清這件事,二來也算是為酒店做做廣告,刺激集團的業績。」

大概是知道什麼,所以對於澄清二字,助理格外重視,「是不是不要澄清比較好,萬一……」

心虛的簡言之立即反駁一句,「他不是我的兒子,有什麼萬一?」

「是。」簡言之說不是,可是那天晚上,他卻聽到電話那頭還有另外一個呼吸聲,大晚上人又在簡家,簡言之不可能把人帶回簡家,除了蘇青還能有誰,有些事情,不會空穴來風,他就怕對方丟出一份親自鑒定書揭穿簡言之的謊言,到時簡言之沒有翻身的餘地。

可是看簡言之如此肯定的眼神,還有那不容置疑的態度,他知道自己說多也沒用,還是見步行步,但是為了安全考慮著想,「是不是要把小少爺送回去比較安全?」

送回去,不在身邊看著,萬一有人派卧底潛入簡家,采了血液樣本還是頭髮去做鑒定,他豈不是完了,「就讓他呆在這裡。」

「是。」公司的事情談完了,也該談談其他的事情,「我看了費亦行剛剛的採訪視頻,他哭的很是委屈,看來是被南家耍了,沒法跟紀澌鈞交差。」

如果不知道山海湖發生的事情,那就真的以為是這麼回事,結合山海湖一事來看,那就不是「受害者」,而是紀澌鈞借那三千萬一事,洗清了在山海湖特意設計陷害南家不好聽的名聲,徹底把自己演變成受害者,反倒是南家成了不仁不義之徒。

神級大明星 不過,回想起某些事情,南家能有這個下場,他心裡並沒有什麼替南家打抱不平的感想,反倒是也覺得痛快,這一切都是報應,可是……

從山海湖出來后,他心裡不知為何,愈發的不安,總感覺這場風雨沒有停止,下一個有可能就是……

不,他不能這麼想,他並沒有任何致命的把柄在紀澌鈞手上,南家出事,是因為南清和那盒糕點。反覆在心裡找借口安撫自己的情緒,效果卻適得其反,焦慮的簡言之用手捂著額頭。

助理端起桌上的茶杯遞給簡言之,「簡董,喝點水吧。」

簡言之抬起手,想要接過杯子時,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居然沒有力氣。

茶柄從指間脫落,茶杯掉在桌上,「咚——」茶水灑了一桌子。

簡言之一動不動,望著助理慌張拯救桌上被水浸泡的文件,神經一度緊繃到眼皮直跳的簡言之看著桌上那灘沒來得及擦拭的水,「南家那邊,有什麼消息?」

「南家亮著燈,有人進出,一切正常,白天南清和離開公司是去跟客戶見面,而南昌榮從山海湖離開回了南家后就沒有出過來,聽說晚飯的時候,還有醫生進出南家,看來南昌榮是被嚇病了。」

他總感覺沒有那麼簡單,不可能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南家還能平安無事,「你親自去南家確認消息,在門外看,不要進去,我不想讓人看見我們還有來往。」

看來,他不親自去跑一趟,簡言之是不放心,「是。」

聽到腳步聲往這邊來,簡渙之立刻掉頭離開。

……

擔心梁帥情況,給梁帥打電話,那邊沒人接聽,傅存就輪流給梁帥身邊的人打電話,接通了,但都不是本人,說是在開會不方便接電話。

怎麼會那麼巧都在開會,項立升開會,很正常,可楊鵬怎麼可能不方便接電話,擔心是不是跟自己預想的一樣出了什麼事,傅存馬上趕往梁帥居住的地方。

從門口出來,去停車場的路上,傅存就感覺到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好像有人盯著他。

大概是成長的環境,給了他對「危險」有敏銳的直覺,傅存保持原速去停車場,到了車門后,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車門,再用力將車門甩上,彎腰沿著車身繞到車尾蹲下。

過了不到幾秒,傅存就聽見旁邊的植物傳來響聲,往後退的傅存,手扶著地面,退到植物後面空曠的地方,目光謹慎盯著傳來聲音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個人影蹲在植物後面。

單膝跪地的男人,手扒著植物,怎麼那麼久車子還沒啟動?

覺得有些奇怪的男人,準備往旁邊挪動位置換個方向,膝蓋剛離地,一隻手就從後面掐住他的脖子,只是短短一秒中的時間,人就被人摁倒在地。

後背被膝蓋抵住,脖子被掐著,男人不敢反抗,連忙舉起投降。

「為什麼跟在我後面!」

「我只是路——」

壓在他背上的膝蓋一用力,男人就感覺自己痛到五臟六腑都快碎裂,「我說,是力總,力總讓我來跟蹤你的。」

覃力?「他想知道什麼?」

「他讓我留意你的行蹤,跟誰見面,做了什麼。」

這個覃力,董事會馬上要開始了,還有心思在他身上花時間,「回去告訴覃力,我不是他惹得起的,再派人跟蹤我,小心我讓他父親做不成這個董事長!」

「是,是,傅總,我一定如實轉告,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他不會對這個人怎麼樣,但是覃力,他不會就此作罷。傅存鬆開手,從地上起身。

男子知道傅存的身手又聽到傅存那麼大的口氣,不敢再停留生怕傅存找自己算賬,爬起身就跑了。

男子走後,傅存馬上給覃老五發信息,讓覃老五替他解決這件事。 「不,他不可能有那麼多仙晶財富,我不相信!」曹坤大吼道,難以接受。

仙府這位地仙境負責人掃了他一眼,而後目光看向崔慶林楠明軒仙人三人,明顯是詢問的意思。

「大人放心,我們可不是白吃,他想當白痴我們不管!」崔慶笑道,很是高興,信心十足。

五千多塊仙晶的天價美食,雖然耗費超乎想象,在其他人看來完全是糟蹋,浪費。

但崔慶樂意!

傾家蕩產,但只要讓曹坤這混蛋跪地,那就夠了。

再說了,反正是請客吃美食,能讓自己兄弟和師傅吃爽了,其他的還在乎什麼?

一旦渡劫成功,以他和林楠的實力,很快就能去干一票大的,掙錢不難。

不心疼,這仙晶,他願意掏!!

爽!

天價萌寶:媽咪別想逃 見狀,林楠輕笑,也不阻攔,他相信崔慶,真若是不夠,還有他呢,傾其一切也能湊到。

明軒仙人之前很擔心,但見自己弟子如此信誓旦旦,也早就不管不問了,瘋就瘋一把吧。

至於以後會如何,到時候再說吧。

此刻三人舉杯慶祝,談笑風生。

唯獨曹坤氣急敗壞,若非在仙府內,早就大打出手了。

「你可還要增加,不過話說清楚,若無足夠財富支付,一樣是你輸!」仙府地仙境強者開口冷聲說道。

「不,大人他們肯定沒有那麼多仙晶的,我們傾其所有才這麼多,我不信他能有!」曹坤不死心。

此刻莫說是他,周圍很多吃瓜群眾心裡也不相信崔慶能拿的出來,但眼下崔慶他們太淡定了。

然後崔慶也不多收,直接甩出一枚須彌戒指朝仙府地仙境高手送了過去。

頓時,這位地仙境強者接過,而後神識微微一掃,微微點頭。

兩千多塊仙晶,幾件特殊寶物,價值足夠了。

剎那間,這位曹坤臉色難看了,這位地仙境強者的點頭,無疑說明了很多。

「不,這怎麼可能!!」曹坤不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們沒有其他寶物來支付了,傾家蕩產了。

然而這一刻這位地仙境強者卻沒有客氣。

鳳世傾天,邪王傾心 「麻煩支付費用,然後履行自己的賭約,仙府作為公證人,需要監督。」

頓時,曹坤面若死灰!

「不……」

他怕了,駭然了,一想到那一幕,他感覺自己要瘋了。

這是他決然無法接受的。

然而,一切都無用。

剎那間,地仙境強者的氣息籠罩在他身上,讓曹坤整個人都完全癱坐在地上,毫無半點抵抗之力。

人仙境初期,對上地仙境巔峰強者,哪怕他至高屬性規則也無用。

「願賭服輸,仙府作為公證人,自然不能破壞了規矩,吾輩之人當言而有信,這也是仙府的辦事準則。」這位地仙境強者話音一落,陡然間曹坤整個人被拋飛出去,直接如同死狗一般,被丟在仙府外的大街上。

「履行承諾,或者死亡!」

這一幕,這位地仙境強者顯得極為強勢,根本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帶著冷意。

本就對曹坤看不上眼,此刻正好藉助這個機會動手。

願賭服輸,凌雲仙宗也無話可說。

頓時,仙府外也跟著熱鬧了起來。

曹坤跪在地上,動彈不得,臉色發青發紫,要滲出血來。

一位地仙境巔峰強者的氣息壓在他身上,讓他無力反抗。

此刻跪在大街上,身著凌雲仙宗的長袍,身上仙光綻放,這麼人物想不讓人矚目都不行,尤其是當這件事的起因傳出來之後,無數人暗暗幸災樂禍。

對於曹坤而言,是一次真切的打臉。

凌雲仙宗之中,諸多仙人境高手都得到了消息,一道道神識探查而來,有人笑,有人臉色陰沉。

「道友,過了吧?」曹坤的師傅怒聲開口,直指仙府那位地仙境巔峰強者。

不過這人根本不在意。

他雖然也是地仙境,但身後的勢力凌雲仙宗也惹不起。

「此事只能怪他咎由自取,我仙府作為公證人,何過之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