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秦琛說著,還故意又在嬈嬈身上蹭了蹭。

屏幕那頭,玉祁的臉都綠了!

雖然他對結婚神馬的不感興趣,但是也不想隔空吃狗糧好嗎!

還是自家外甥女的!

「阿琛……那個,你先去睡覺,我一會再和你說。」

嬈嬈尷尬的不行,好想把眼前作妖的男人給直接丟回床上去,奈何自家女兒還在呢,她要溫柔,做一個溫柔的好媽媽。

「不要嘛,哇塞。」

「媳婦你原來喜歡這口啊!你早說啊,我們龍魂別的東西沒有,這種密室和審訊室倒是很多,要不我們改天?」

秦琛眯著眼睛,聲音越發的妖嬈起來。

嬈嬈的眼鏡是特製的,不戴眼鏡的話,根本就看不到玉祁那邊的加密圖像。

因此呈現在秦琛面前的,便是嬈嬈隨意打開的一個網頁遊戲,上面異常黃暴的廣告是一個女人四肢被掛在一個鐵架子上,然後有人在拿鞭子抽。

也幸得嬈嬈把網頁聲音給關了,不然這整個屋裡的氣氛都不對勁了~

「秦琛!你是不是太閑了!我不介意給你找點事做!」

對面被玉祁要被秦琛妖嬈的動作給氣死了。

一把年紀吃自家人的狗糧也就算了,這尼瑪的還是加辣吧的!

就連他身邊的大神經的阿笙都受不了捂著臉出門了。

如果玉祁有鬍子,那麼這會一定是群魔亂舞的狀態。

「我……我和忙啊。」

「不對,誰在和我說話?」

秦琛臉上的妖嬈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冷冽的眼神像是要把嬈嬈的屏幕看穿一般。

嬈嬈被他那渾身散發出來的強大氣質震懾的一怔。

飛快的將攝像頭往旁邊的方向上挪了挪。

秦琛自然是沒錯過嬈嬈的小動作,攝像頭上面的燈光微微一閃。

「你在和人視頻?」秦琛蹙眉,語氣有些不善。

他倒不是懷疑嬈嬈背叛他,只是覺得自己被隱瞞了。

這心裡就像是有個疙瘩似的。

嬈嬈點點頭,她要是再看不出來秦琛在想些什麼,那就白瞎了這一身的特殊體質和絕對敏感了。

在鍵盤上飛快的敲了幾行字。

嬈嬈將自己的眼鏡和耳機都遞給了秦琛。

秦琛錯愕的看著她,嘴唇上下運動著,聲音變得有些含糊:「這個……不太好吧?」

關於我愛你這件事 秦琛說著話,還將自己的睡袍給扯進了。

話雖是如此,迎著嬈嬈的動作,他卻是十分配合的彎下了腰,任由嬈嬈將耳機套在了自己頭上!

呸,小兔崽子裝什麼!

玉祁忍不住在電腦那端鄙視著。

見秦琛坐了下來,他立刻收起了那副雲淡風輕的表情。

也不說話,直接開始打字。

「秦琛,看起來你很閑嘛……」

秦琛:……

「怎麼?你還想對我外甥女。干點什麼?我要是剛才沒聽錯的話,你在說什麼密室?什麼工具?」

秦琛:……冷汗

「你要是很閑的話,沒事啊,我這裡項目多的很,還有本來屬於嬈嬈的一堆工作,我正擔心鐵牛一個人忙不過來怎麼辦,不過看你很閑的話,我不介意給你增加點業務量啊。」

秦琛:……SR業績挺好的。

秦琛婉轉的說道。

「那也可以再更近一層不是?你口口聲聲說你愛嬈嬈,願意為他做一切,怎麼現在讓你幫忙管個生意,你都不願意?」

秦琛:我……

秦琛回頭,幽怨的看了自家媳婦一眼。

嬈嬈笑得很曖昧,讓秦琛心裡一陣發毛。

屏幕里,玉祁像是開了掛一般,比唐僧還要絮叨,把秦琛說的異常想死,那話說的他要是不答應,就成了這時而不舍的罪人了!

無奈,秦琛又給自己接了一堆活。

當然他也不是吃素的,在和玉祁成功扯皮中,秦琛也要到一套自己的想要的東西,這種眼睛和電腦的加密技術。

雖然他主管特別行動隊也見過不少超出現在市面上科技一大截的東西,但是加密能做到這種地步的,也是少見。

一老一少在達成了各自的目的之後,盡然生出了一絲惺惺相惜的感覺。

兩人心照不宣的相視一眼,秦琛起身將位置從新讓給了嬈嬈。

玉祁也將和秦琛聊天時談判的態度收了起來,一臉溫柔的看著坐在對面的嬈嬈。

越看,就越有種我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

只可惜,還沒在手裡焐熱,就被人給擄走了。

還好不是被豬拱了!

玉祁借著嬈嬈攝像頭又掃了一眼坐在床上陪女兒講話的秦琛,看起來,這父親還算是合格的嘛。

「舅舅,我和秦琛……」

嬈嬈見滿屏幕的聊天記錄都被消除了,錯愕之餘又覺得十分無奈。

這倆人,竟然還背著自己!

真是太不友好了!

「我和他聊過了,他說等你任務完了,就舉辦婚禮!」玉祁打斷了嬈嬈的話。

「當然,求婚是不能少的,我還得狠狠收他一筆彩禮呢!」

嬈嬈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吐槽:「那我怕是一輩子都嫁不出去了!咱們家的彩禮……」

玉祁被嬈嬈噎的一愣,轉念一想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只是說出去的話,怎麼能收回呢。

玉祁裝模作樣的咳嗽了幾聲,話鋒一轉:「嬈嬈,我知道你媽媽的事情了。」

嬈嬈的心頃刻間便提了起來。

見她緊張,玉祁連忙溫聲安撫道。

「你放心,你媽媽沒事的。她已經和她表哥聯繫上了,我看她那樣子是打算去報復冷家,原本我是很生氣她為什麼這麼多年不聯繫家裡,還要拋下你,但是現在查到了一些東西,你媽媽其實也是受害者。」

「只能說命運捉弄人,嬈嬈,不要怪她好嗎?」

玉祁悠悠的說著,那張不老容顏上,難得露出了幾分疲憊和無奈。 「我明白的舅舅。」嬈嬈輕聲說道,微垂的眼瞼將眼底的那抹憂傷藏的很好。

隔著遙遠的距離,玉祁無法去揣測嬈嬈此時此刻的心路。

默默地在心底嘆息著,切斷了通話。

嬈嬈看了一眼電腦下面的時間,準備熬夜把工作做完。

在她身後,秦琛見嬈嬈還要忙,便主動把哄女兒的任務自動接手了,講著童話故事,他自個竟然也生出了困意。

等嬈嬈忙完一切關電腦時,一回頭,一大一小睡的十分香甜。

嬈嬈啞然失笑,一股暖意席捲心頭。

她俯下身子,輕輕的蹲在了兩人面前,輕吻著他們的額頭,然後拉開被子躺在了小蘿莉的另一邊。

樓上的一家三口無比溫馨。

樓下的龍衍同學煩悶不已。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怎麼就嘴欠答應了要教當別人師父,這二半夜還不得清閑。

看著微信上一條接一條飛快彈出來的信息。

龍衍覺得自己的強迫症更加嚴重了,原本是不想理的,可是看著微信上消息旁邊的紅點,如果不點,就會覺得十分不爽。

終於,在聽到客廳里掛鐘敲響12下時,龍衍忍不住了。

拿起手機直接發起了視頻通話,打算直接開懟。

可沒想到的是,回應他的竟然是一連串的對方忙!

這是直接給他掛了!

「可以可以!秦漪瀾你還真是長出息了,竟然敢掛我語音!」

龍衍咬牙切齒的說道,這還是他除了嬈嬈以外,第一次主動卻是被對方給拒絕了!

按照龍衍過去的性格。

對於這種情況他的第一反應是直接拉黑遠走不送的。

可不知是不是最近幾天吃嬈嬈和秦的狗糧吃多了,他第一反應竟然不是拉黑,而是不發語音,直接打電話了!

可是……

「您好,你撥打的電話正忙,請稍後再撥。」

機械化的自動語音不知疲倦的回復著他,龍衍的臉都要綠了。

恰逢鐵牛口渴出來倒水,看到他一個人在客廳里燈也不開陰沉著臉,險些的嚇得魂飛魄散。

「龍少族長?」鐵牛彎了彎眉。

帝尊嗜寵:廢材逆天狂妃 這次的歷練很難嗎?怎麼這一個個好像都改了性格似的。

「我沒事,小牛你快睡吧,我也要休息了。」

龍衍聲音悶悶的,氣憤的將手機丟在了沙發上,重重的將門關上。

鐵牛見他去睡了,又覺得肚子有點餓,索性便又叫了份外賣,自己坐在客廳里等著。

吃著吃著,沙發上的手機震了起來。

鐵牛順著聲音瞧去,便瞥見手機屏幕上那個一堆豬頭的名字。

「這人,還真是惡趣味啊。」

他拿起手機,站在房間門口敲著。

「有事?」龍衍的聲音懶洋洋的從裡面響了起來。

「你手機響了。」

伴隨著鐵牛的話音,房間里響起一陣雞飛狗跳的嘈雜。

「龍族長?你屋裡有什麼情況嗎?」鐵牛耐人尋味的勾著唇角,暗自將屏幕上的電話號碼給背了下來。

他倒不是想要去挖牆角之類。

只是能讓龍衍這麼反常的人,還真的不多見呢。

萬一,這某天就能派上用場了呢?

「沒事,你把手機從門縫裡給我扔進來就行,我現在不方便開門。」陰測測的聲音從門裡擠了出來。

鐵牛唇角的笑意又擴大了一分。

拿到手機,龍衍的臉上猙獰的表情略微舒展了些。

然後,他便按下了關機鍵,揚起了惡魔一般的笑容。

「現在知道找我了?我還就不接你電話了!急死你!」

看著手機終於不再亮了,龍衍美滋滋的又躺會了床上。

只是笑容沒持續多久,便被尷尬取代。

他剛激動的接電話,太過用力把屋子裡的搞的一團糟,本就不怎麼結實的桌子,更是很不湊巧的碎成了渣。

龍衍皺著眉,情不自禁的摸著下巴。

明天,得找個什麼理由讓嬈嬈幫自己買桌子呢?

或者,直接黑秦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