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穆慧妍依然在喊,「錦成,親愛的,你來了沒有?我衣服都沒穿,好冷啊,你快過來!」

徐錦成跟蘇晴解釋了幾句把電話掛了,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走回床邊,「你好好睡,我該回去了,剛剛是老闆打來的電話,他已經在生氣了,說我出來這麼長時間還不回去,找我有事呢。」

穆慧妍不依不饒的,「我不讓你走,我就不讓你走!」

「好了,聽話,嗯?我有空再來陪你。」徐錦成在她身上輕輕拍了拍起身便走,到客廳跟保姆交代了幾句,讓她們多留意下穆慧妍。

回到車上時給喬安夏打了個電話,「她確實精神出了問題,今天更嚴重了,把自己當成了二十來歲的小姑娘,我想送她去醫院看看,但又怕她不肯去,對了龍太太,孩子不能留在她這兒了,你看要不要帶回龍家去?或者我把孩子帶徐家去。」

喬安夏確實不太想養那孩子,不只是因為她又懷孕了,還因為,那是徐健和凌若冰的孩子,可也正因為這樣,這孩子如果不好好的教育,將來很可能會走極端,「我考慮一下吧,跟家裡人商量商量。」

「也好,孩子如果能去龍家的話是最好的,我們家其實也不怎麼方便,蘇晴不一定會樂意,孩子需要愛才能成長的更好,龍太太,你考慮好了就告訴我。」

徐錦成掛斷電話回了徐家,穆慧妍一路上都在給他打電話,問他到哪了,為什麼要匆匆趕回去,什麼時候他們才能見面。

徐錦成開了車窗,慢慢冷靜下來,穆慧妍會有今天都是他害的,他責無旁貸,他不能放任不管,必須擔負起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不管是把穆慧妍送療養院還是送醫院,他都得陪著。

回到家就被徐美欣給罵了幾句,「你太過分了,居然跟那女人這麼親密!你明知道我和媽媽就在不遠處看著,你還跟她像對小情侶般,你是不是送她回去了?然後跟她做過什麼?」

徐錦成有點疲憊,「我沒跟她做過什麼,美欣,不管你能不能理解,我可以保證,我沒做對不起你和你媽媽的事,以後也不會做。」

蘇晴嘆了口氣,「好了,美欣,相信你爸爸吧,他有分寸的。」

徐錦成不由得感嘆,「這輩子能有你這樣的妻子,我此生無憾了。」

不管是真話還是假話,蘇晴聽著都很受用,自己受點委屈也就沒什麼了,「別說好話了,趕緊洗澡睡覺吧。」

徐美欣湊到他身上,「好重的香水味!是那個女人身上的吧?還說你跟她沒什麼。」

「好了美欣,別鬧了,那女人靠在你爸爸身上,多少會沾點香水味,」蘇晴也聞到了,雖然不舒服,但也沒辦法,「你打算怎麼做?」

徐錦成說道,「明天我送她去療養院,把她的病治好。」

「好,你能這麼想就好。」蘇晴放心了點。

早上,喬安夏跟老爺子還有龍夜擎、龍夜斐商量凌若冰那孩子的事,是不是要帶回龍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阿樂道:「我修鍊的乃是殺生劍術和《九轉生死決》,註定要踏上一條九死一生的殺戮之路。現在,我的修為達到玄極境,我決定去黑市闖一闖。」

張若塵道:「黑市對別人來說,決對是一條不歸路,可是對你來說,或許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黑市的勢力也相當龐大,遍布天下,擁有和武市錢莊、銘紋公會、拜月魔教,抗衡的實力,乃是邪道中人和亡命之徒的聚集之地。

「九王子殿下!林辰裕和林濘姍讓一位宮女傳話給你,說是一個月之期已到,邀請你前去王族練武場觀戰。」雲兒有些沖忙的趕過來,對著張若塵微微行禮。

「哦!一個月之期這麼快就到了?好吧!我立刻就去王族練武場。」張若塵的臉上露出幾分笑意,向著阿樂看了一眼,發現阿樂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顯得十分平靜。

張若塵微微點頭,道:「你要不要也一起過去看看?」

「也好。」阿樂道。

張若塵、阿樂、雲兒來到王族練武場的時候,各位王子和郡主早就已經等在練武場中。

林家,除了林辰裕和林濘姍之外,還帶著四個護衛來到王族練武場。

見到阿樂和張若塵一起走進練武場,包括林濘姍在內,所有林家武者都是微微一愣。

「那不是二小姐的奴隸,他居然沒有死,真是命大。」四個護衛中的其中一個冷笑道。

「就算沒有死又怎樣?他的經脈都已經斷了,只是一個廢人。」另一個護衛不屑的道。

跟在林濘姍身後的四個護衛,就是在武市斗場外將阿樂的雙手雙腳打斷的那四人。

本來他們都以為已經將阿樂給打死,此刻,看見阿樂跟在張若塵的身後,自然十分詫異。

其中,一個長著鷹鉤鼻的護衛,手持百斤鐵棍從林濘姍的身後走出,呵斥道:「阿樂,你乃是二小姐的奴隸,見到二小姐還不立即下跪?」

阿樂的眼神一寒,向著那一個護衛瞪了過去。

那一個護衛只是黃極境後期的修為,看到阿樂的眼神,心頭頓時一涼。

他的經脈都斷了,我怕他幹什麼?

那一個護衛繼續道:「怎麼了?一個奴隸還要翻天了不成?今天,我林卓四便要替二小姐,好好的教訓你這個低賤的奴隸。」

那一個護衛雙手捏著鐵棍,一棍橫掃出去,擊向大樂的腰部。

「嘩!」

劍光一閃。

那一個護衛的頭顱從脖子上飛了出去,頸部衝起三尺高的血柱。

無頭屍重重的倒在地上。

跟在林濘姍身後的三個護衛全部都驚呆,沒有想到阿樂居然敢出手殺死林卓四。

而且,他出手的速度也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他是如何出劍。

別說是那三個林家的護衛,就算是林濘姍也沒有看清阿樂的劍招。

唯獨只有林辰裕看清楚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阿樂,你不愧是我們林家的奪命劍客,修為比以前更強了,劍比以前更快了。你達到玄極境了吧?」

阿樂道:「林少爺,以前的阿樂是林家的奴隸,現在的阿樂,只是阿樂,與林家沒有半點關係。」

「阿樂!你太天真了!一日為奴,終生為奴。若是敢背叛主人,就是違背了郡國的法規,會被凌遲處死。」林濘姍淡淡的道:「既然你已經突破玄極境,便重新回到林家,只要忠心於林家,今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阿樂的眼神十分鋒銳,道:「林小姐,我之所以答應做你的奴僕,那是因為你曾對我有救命之恩。但是,在武市斗場外,你已經將過去的阿樂打死。你的救命之恩,自然也就一筆勾銷。現在的阿樂,不會做任何人的奴僕。你若逼我,你便必死。」

林濘姍氣得五指顫抖,道:「反了你,來人……」

「表妹,這個奴隸我買了!」張若塵向著林濘姍走過去,指著阿樂說道。

林濘姍雖然傲嬌,但是,有一點她沒有說錯,在雲武郡國,若是奴僕背叛主人,屬於重罪,的確會遭到凌遲的刑罰。

林濘姍看到張若塵之後,眼眸中露出一絲笑意,道:「表哥,我可以當作是你在求我嗎?」

張若塵道:「你若是一定那樣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好!既然表哥你親自求我,做為表妹,怎能不給你面子。只要你給我一百萬枚銀幣,我便立即將這個奴隸賣給你。」林濘姍的下巴上翹,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一個玄極境初期的奴隸,最多也就值一萬枚銀幣。沒有任何人會花費一百萬枚銀幣,去購買一個玄極境初期的奴隸。林濘姍自然也是這樣認為。

九郡主立即道:「林濘姍,你怎麼不去搶?一百萬枚銀幣購買一百個玄極境初期的奴隸都夠了!」

林濘姍笑道:「若是出不起銀幣,就不要假裝好人。做好人,是要付出代價……」

張若塵打斷了林濘姍的話,道:「一百萬枚銀幣,的確是很划算的價格,就這麼定了。一個月之內,我會將一百萬銀幣送到林府。」

包括林濘姍在內,在場所有人都愣住。

花費一百萬銀幣,購買一個低賤的奴隸?

只有傻子,才會做這種賠本的事。

「九弟……」

九郡主想要說什麼,卻被張若塵擋了回去。

張若塵盯向林濘姍,伸出一隻手,道:「表妹,現在可以將奴隸契書交給我了吧?」

「表哥,你真是財大氣粗,表妹佩服。一百萬枚銀幣,正好做我嫁給七王子殿下的嫁妝,多謝表哥慷慨資助。」林濘姍露出絢爛的笑容,將一張獸皮契書取出來,遞給了張若塵。

張若塵的臉上也帶著淡淡的笑容,接過獸皮契書,確認上面的名字是阿樂之後,便運轉體內的真氣,向著五指涌去。

「嘭!」

獸皮契書被真氣震碎,化為一塊塊指甲蓋大小的碎皮。

眾人再次愣住。

花費一百萬枚銀幣,購買了一個低賤的奴隸,居然又將奴隸契書損毀。九王子難道真的瘋了?

阿樂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今後,我會百倍還你!」

「嗤!」

林濘姍身後的一個護衛笑了起來,道:「百倍?吹牛吧!一百倍可就是一億枚銀幣,就算是天極境強者,積累一輩子財富,也不可能有一億枚銀幣。」

林濘姍自然也不相信,只當阿樂太幼稚。

就連九郡主都微微的搖頭,為張若塵感到不值。就算是那些大家族,也很難一次性拿出一百萬枚銀幣。

她的心頭暗嘆,既然現在九弟已經做出決定,就只能便宜林濘姍那個賤人了!

九郡主卓然的站在練武場的中央,窈窕動人,身姿優雅,手持戰劍,指向林濘姍,道:「林濘姍,你休要得意,一個月之期已到,現在我正式向你挑戰。」

林濘姍剛剛得到一百萬枚銀幣的財富,心頭說不出的得意,再加上她的修為大進,又怎麼會將九郡主放在眼裡?

「九郡主殿下果然是信心十足,就是不知道待會若是第三次敗在我的手中,還會不會像現在這麼冷傲?」林濘姍笑道。

九郡主信心十足,笑道:「若是你敗在本郡主的手中,本郡主可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你。」

林濘姍就像一株不染塵埃的百合,傾城美麗,白衣飄飄,向著練武場中走去,站在九郡主的對面。

她的眸光向張若塵看了一眼,道:「表哥,我想改變一下規則,若是我贏了九郡主。我不要你給我道歉,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張若塵道:「什麼事?」

林濘姍眼眸微微上翹,笑道:「我暫時還沒有想好,等我想好了,一定告訴你。你放心,你是我的表哥,我怎麼會害你呢?」

張若塵向著九郡主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我對九姐有信心,我答應你。」

聽到張若塵的話,九郡主感覺到壓力倍增,心中暗道,我必須要贏,絕對不能輸,不能再讓林濘姍那個小賤人得逞。以我現在的修為,加上《天河玉經》,要贏林濘姍應該不是難事。

九郡主自然明白這一戰的重要性,最近一個月,她可是將所有積蓄全部拿出來購買修鍊資源,修為突飛猛進。

「九弟,你放心,九姐絕對不會讓你失望。」九郡主的美眸中露出一絲笑意,向著張若塵遞過去一個神秘的眼神。

「這個眼神?難道她已經將《天河玉經》的第一重修鍊成功?」張若塵微微有些驚訝。

「廢話少說,九郡主,你今天註定會再次敗在我的手中。」

林濘姍冷哼一聲,唰的一聲,將星輝寶劍抽出,一劍向九郡主刺過去。

剛一出劍,便拖出一道半丈長得劍光,發出刺耳的劍鳴。

「黃極境大圓滿。」張若塵的眉頭微微一皺。林濘姍剛一出劍,張若塵便看出了她的武道境界。

她的修為提升得也太快了,才短短一個月,就從黃極境大極位突破到黃極境大圓滿,若是沒有服用丹藥,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修鍊速度。

三王子搖了搖頭,露出一絲笑意,道:「林濘姍的修為達到了黃極境大圓滿,這下完了,九妹必敗無疑。」

「九妹若是敗了,九弟豈不是就要給林濘姍做一件事?若是林濘姍讓他下跪,豈不是有損我們王族的顏面?」五王子的眼神有些發冷道。

三王子道:「九弟太年輕氣盛了,讓他受一些挫折,對他也是一件好事。」 「鄧少!忍這一時,方得長久啊!你仔細想想!你若是現在不聽醫生的,把那玩意弄壞了,你還年紀輕輕,以後的幾十年,你可怎麼過啊?」

麻三勸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