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穿心蓮乾燥如草梗,她只能用力咀嚼,綜合唾液總能吸收點葯汁,能咽的咽,不能咽的就吐掉。

蘇馳風找到了桌上的火摺子,點亮了蠟燭,看清了周圍環境,也看到了向月的所為,這時才明白所謂的救命希望僅是這些藥材,根本沒有現存的解藥。

他的心一陣陣生疼,暗暗自責不已,是自己不好,不該威脅她,要是在她求自己救她的時候,就應該當機立斷,事情不會發展到這地步。

不及自責,蘇馳風一目五格五格的找起剛剛向月報出的藥材,每格抽屜上都標有藥名,倒是很方便,只是藥材太多了,不下三四百種。

「焦尾蘭!」

一看到這三字,蘇馳風大喜,快速拉開抽屜,抓起一把焦毛蘭交給向月後,趕緊再去找下一味藥材。

升仙散的藥力實在是霸道之極,向月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萎縮,意識也開始潰散,嚼著焦尾蘭,人就縮在了地上。

等蘇馳風找來魚腥草,她唯一的意識是動了一下眼睛,瞟向她心臟的位置,意思很明顯,讓他就用玉杖插進她的心窩,為蘇馳星報仇吧。

「不,阿星不會是你殺的,你把升仙散的葯毒解了,清清楚楚告訴我怎麼回事,我這就把葯嚼碎了喂你。」

蘇馳風把魚腥草塞進自己嘴裡,一陣猛嚼,什麼味道都無心察覺,將枯草根般的魚腥草嚼碎了,馬上捧起她的臉,嘴對嘴的喂進她嘴裡。

現在他能想到的只有這個辦法了,要他親手殺了她,真的下不了手。

向月睜大了眼睛,要是能說話,這時的她肯定也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吃別人的口水,換成任何時候都會讓她絕對的反胃噁心,但此時不僅感覺不到反胃噁心,反而有一種甘甜的味道,溫暖人心。

很快,她失去了意識,不知後來。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一陣咚咚的聲響不絕於耳,向月醒了過來,只覺得全身酸麻得厲害,好像被拆骨傷筋過了一般,眼前的光線很亮,是大白天,她躺在床上,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被褥,長發均勻的散著,應該是被人整理過。

望向咚咚聲響處,只見小碧扭動著它長而粗壯的軀體,在開著的門口處一個勁的擊打著空氣,突破不進來似的,她剛剛蘇醒的腦袋有點反應不過來。

小碧這是在幹什麼?

「還在闖呢?這是想吵醒你家主人,小東西,真是沒腦袋!」

小碧突然就發狂起來,張開血盆大嘴兇猛地撲向那說話之人。

青影一閃,門口處多了一個人,已經閃開小碧的猛撲,一腳壓在了它尾巴尖上,說道:「小東西,再鬧騰,我就把你燉湯給你主人補身體。」

小碧粗大的身軀扭轉過來,大嘴仍向那人吞噬而去,那人腳下一用力,小碧尾巴吃痛,長軀「嘶溜」一下伸直了往外竄逃。

就在此刻那人突然放腳,小碧就像橡皮筋似的,反被它自己使的力氣給彈了出去。

那人一聲輕笑,轉過身過來,正是蘇馳風,卻見向月支撐著手臂要起身,連忙叫道:「別起來……」

不過還是慢了,薄被從向月的頸部滑落。露出粉嫩雪白的肩膀,蘇馳風慌忙別過頭去,解釋道:「你衣服全濕了,我閉著眼睛幫你脫的,以免弄濕被子,你蓋著著涼。你的衣服已經洗過晾乾,就放在枕頭旁。」

向月意識到自己身上一絲不掛,趕緊拉住薄被,鑽了回去,幸好他提醒得及時。被褥也拉得及時。沒有暴露得更多。

她一陣腹誹:你閉著眼睛看不到,脫衣服的時候,手指終歸會觸碰到的吧。唉,看到就看到。嘴都親過了。還怕看到嗎?

神祕老公不放手 向月畢竟不是古代女子。沒她們那般嬌作,經歷過升仙散藥效發作一系列事情后,她相信並且十分敬重蘇馳風的為人。

不知不覺間。其實對他已經不一樣了。

她拿過枕頭邊的衣服,忍著全身的酸麻和手臂上傷口的疼痛,在被窩裡摸索著穿起衣服。她手臂上的傷綁著布條,顯然是蘇馳風為她包紮的,

「你進來吧。」

她下床套上靴子,站起來時,但覺頭暈腳軟,就往地上栽去。

蘇馳風眼明手快,將她扶住。

此時兩人近距離面面相對,眼底都不經意流露出一絲異樣,不管是天星膳樓一觸即分的吻,還是喂葯對嘴的接觸,對彼此的感覺無疑有別於之前了。

那絲異樣就像一顆種子,在心田裡發了芽,種了根,情竇萌動。

「你惹上我,你會很麻煩的,別忘了我是桃花寨人,而且我有病,我真有病。」

向月畢竟有二十九歲成人的心智,雖然這種初戀般美妙的感覺,讓她心動,但立刻被她屏棄掉了。

古代女子滿十五歲就可以嫁人,是不是比後世之人早熟呢?這是這具身體的生理反應,並不是她真實的心理需求,她才不要。

「我聽說過散魂滅魄咒這種詭異的巫術一般都是無解的,中者必死,你能活下來,這就是奇迹,為什麼我們不能有奇迹呢?」

蘇馳風挑了挑眉,他不怕麻煩,一開始他就表明自己的心意,是有心接近她,想了解她,經歷了這些事後,他相信她是善良的人。

歷來正邪不兩立,桃花寨更是正義名門的公敵,想要與她有結果,必定是千難萬難的。他不是衝動,因為他是真的發覺自己對她動了感情。

「之前我誤以為你是殺阿星的兇手,是我做得過份了,請你原諒,我願意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你可願意給我彌補的機會?」

「你對我的羞辱,我這輩都不會忘記,你覺得我們有可能嗎?」

向月口中說是記恨,心中卻只有尷尬,姐姐在弱智的時候是個花痴,你又不是第一被親的人,誰要你負責了?免得日後糾纏不清,當斷則斷。

「他喜歡我,撲倒他,嫁給他。」

腦海里突然就響起另一半魂魄歡快而又急不可待的聲音。

又來!

向月衝動得想要去撞牆,你要不要臉啊,清天白日的想這種事,丟的是誰的臉?哦,真的沒有料錯,剛才的反應定是你這半魂魄引起的。

蘇馳風似乎料到這個結果,微微一笑道:「你身體雖然虛弱,體質不錯,沒染風寒,別起來,多休息。」

「你見過哪個白痴傻瓜身體不好的。」

向月不是罵自己白痴傻瓜,是罵另一半魂魄,惱恨著它犯花痴。

蘇馳風嘴角弧度一揚,有點發笑,哪有人說自己白痴傻瓜的,這個時候她真是太可愛了。

但讓他好奇又看不透的是,她明明年紀還小,有時散發出來的氣場,卻強大得令他覺得自己的渺小,他佩服她的堅韌,敬畏她的自持力,這是他認識的女人當中誰也比不上,恐怕以她這個年齡段沒有人比得上。

「這裡應該住過人吧,有許多食材還是新鮮的,我就燉了一隻雞,我去盛湯給你喝。」說完他便出了門去。

向月嘴角抽了抽,這男人會洗衣,會燉湯,真是個居家好男人啊。古人不是有「君子遠庖廚」的說法嗎?他倒是毫不顧忌啊。

「看到了吧,你不嫁他,你會後悔的!」另一魂魄適時的說。

向月沒生好氣道:「三魂七魄分離時,是不是七情六慾全分給了你,你這十五年不僅是弱智,還是個花痴。」

另一半魂魄不服地申辯起來:「七情六慾若是全在我這裡的話,你還會愛上前世那個負心漢?在我這裡最多三情四欲。」

向月好不著惱,竟敢揭她以前的傷疤:「你個花痴魂魄,老實交代大小兩個表哥是不是你勾引的?」

「是姨母說要大表哥或者小表哥等我長大娶我的。」另一魂魄又在申辯,不過這次口氣明顯底氣不足。

「還敢騙我,你既然知道我的過去,我也能知道你的過去。」

向月也搞不清楚為什麼這另一半魂魄不肯好好的與自己融合,所以這十五年的記憶始終模糊不清,想些東西還老是頭漲發疼。

以前一直以為是弱智的原因,在魂魄回歸后其實早就恢復了正常,現在明白是另一魂魄抗拒之故。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大表哥、小表哥你都看到了,不覺得他們好美嗎?他們小時候長得可美了,我好喜歡他們喲。有一次我趁大表哥睡著的時候,偷偷地親了他的臉,正好被姨母看見。」

另一魂魄終於老實交代了,還抱怨起乾達婆:

「唉,都是師父了,非把我帶到深山老林里修行,不然怎麼會跟兩個表哥這麼多年沒見呢。」

蒼天啊,大地啊!這是自己另一半魂魄嗎?

向月真的很想撞牆死了算了,要不是與它是一體的,恨不得吞食了它,永遠讓它消失。還好師父把她關在深山老林里,這要是在外面,不知道怎麼個丟臉了。

對師父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這要怎麼個辛苦法,才能把這個弱智的花痴給養大。

「你是要嫁阿風呢?還是大表哥或者小表哥呢?」

另一魂魄馬上回答,語氣歡快極了:「當然阿風了。」

「那你還偷吻大表哥,抱著親小表哥,你不知道你們這是肌膚相親,是要成親的。」

古代男女授受不親的大防,偷吻那可真的是肌膚相親這麼嚴重的,向月故意恐嚇花痴魂魄。

「那時不是還小嘛,當不了真。我怎麼突然想起來大表哥在說要娶我的時候,臉色很不好。小表哥好像想殺人似的。」

「哈,你終算不傻了。」

聽花痴魂魄這麼一說,向月長吁了口氣。

在她魂魄回歸的時候,分為兩半的魂魄得到了彼此的滋養,縱是另一魂魄抗拒,一直不肯融合,但共處一個身體,早就一個不傻,一個不一根筋了。

「你才傻呢?阿風多好啊,你不知道阿星和阿風是雙胞胎。兩人其實長得像一個人。等阿風恢復了身體,你就知道他長得可好看了,等他回來,你就答應他。嫁給他。即可得好歸宿。又可讓他為阿星報仇。」

「你個白痴,若不是真心相愛,草草將自己嫁了。會長久嗎?好看,好看能當個屁用啊。他是阿星的弟弟,會不幫自己的哥哥報仇嗎?你現在要做的是與我徹底融合,師父教你背了那麼多書,肯定也親授了你不少東西,你得讓我領悟貫通,我只要有師父一半的本領,也夠給阿星報仇了吧。」

向月氣得連粗話都暴了出來,罵它白痴也等於罵自己白痴,真是好無奈啊,總覺得這樣下去,非得精神分裂症不可。

其實她對花痴魂魄的惱恨還是挺大的,明知她以為它是定魂珠,卻從來不曾主動澄清。在她身中升仙散,意志最混沌的時候,它竟然趁機引誘蘇馳風玩親親。

要不是蘇馳風為人正派,而向月始終堅守著一分清醒,沒有令這個花痴魂魄如願以償,恐怕它還一直躲著不肯顯露出來。

這樣一來,魂魄不融合,以前師父所教的東西,她就沒辦法學以致用,耽誤的不僅僅是自身實力,還有師父的囑託和母仇。

她真的是不理解這花痴魂魄是怎麼想的。

不過事情已經過去,對於知道這個花痴魂魄極其花痴的思想,所以她也不想去追究了,省得被它氣得去撞牆。

驚世帝妃:神醫七小姐 花痴魂魄沒有再吭聲,像是在思考,又像是默認了。

募地,向月只覺靈光一閃,腦海一陣充實,好像腦袋裡多了好多東西,不禁心頭一喜,當即閉目靜坐。

「咦?這是哪裡?」

當她將心神投入腦海時,沒有如預料的那樣得到許多記憶,而是突然置身在一片迷霧當中,周圍白霧茫茫,什麼也看不見。

她感覺自己整個人輕飄飄的,低頭一看,整個身體似幻似虛,也如同淡霧一般,朦朦朧朧,不著衣裳,沒有皮膚,也看不到骨骼內臟,只要手一碰就會散去的狀態,怪異之極。

面前雖然沒有鏡子,但從身體顯現的狀態,可猜想得知,臉部必也難辯五官。

不過她馬上想到了一個可能,這是自己的魂魄。

怪異的事,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沒什麼大驚小怪,當下舉步向前走,每走一步,白霧就會淡去,走過之處的空間不再有白霧,清晰可見。

走了三步,面前出現一扇白色的門,有點透明,卻看不清裡面有什麼,她伸手輕輕推去,在她手指觸及門時,門自動消失了,暢通無阻地為她呈現門后的一切。

門后的空間感覺不到大,也感覺不到小,只有「太宇道磁陣」五個大字清晰地映入了眼帘。

她意識一動,共十三卷的《太宇道磁陣》,一卷不差的在她眼前翻過,只要她意識停留在哪一頁上,那一頁的內容也是一字不差的出現在她眼前,所有含義竟然也跟著明了。

因為此時空間閃爍,猶如電影一般放映出一段情景……

……

向月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白玉般的臉雖然稚嫩秀美,卻給人一種獃滯的視感,雙眸如死水,木訥而無神,很明顯是弱智時期的她。

她手裡捧著一本陳舊不堪的書,正是《太宇道磁陣》,正在一字一句的死記硬背,明明已經讀過幾遍了,還是讀錯字,背不住,一句話起碼要讀上個五十來遍,背上個一百多次,才能死記硬背下來。

旁邊站著乾達婆,一直耐心的教導,並且反覆多次解釋給她聽字句的意思。

這是大約二年前的記憶,師父循循善誘聲音清晰地迴響在她耳邊……

……

「師父……」

向月眼睛濕了,心中哀悼了許久。

她已經知道這裡是她的腦海空間,或者確切的說是那花痴魂魄的腦海空間,裡面存載著十五年來許多記憶,因花痴魂魄的主動融合,她不再犯頭脹頭疼的毛病。

記得前世,她隨手翻閱過一本有關於大腦記憶的譯文,作者是一名研究大腦的外國科學家,他說人的大腦就像一座宮殿,宮殿里是一間間的房間,裡面存放的都是記憶。

隨著時間的變化,這些房間有嶄新的,有陳舊的,也有塵封的。

不管有沒有被想起,很多記憶都會歸檔於一間間房間,保存下來。

有些記憶也許永遠不會想起,但有些記憶,即便塵封已久,也會有被打開的一天,塵封的房門一開,往事如新,歷歷在目……

她那時覺得這位作者所說的純屬是天方夜潭,隨手翻了幾頁,就不再看了,想不到事實真是如此。

向月收拾了一下心情,退出了這個空間,在她轉身之際,那扇白色的門自動關了上。

再次跨前一步,白霧散去,仍然是一扇白色的門,門后一方空間顯現的是《無極乾坤醫藥典籍》。

她打開了一扇扇門,一本本書籍顯現,有毒經、河圖洛書、四象二十八宿、奇門遁甲……許許多多,令她目不暇接。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在她看到一本《秘解錄》時,停留了下來,意識一動,翻開來看,還真讓她找到升仙散解藥配方。

讓她吃驚的是,解藥只需一味飛燕草,但必須未婚男子的唾液為藥引,缺之不解。

飛燕草本身就有毒,理論上應該是以毒攻毒的配方,她不記得自己有嚼過飛燕草,料來是蘇馳風在她失去意識的時候,仍不忘把她報過的藥材給找來,嚼碎了喂她吃。

而未婚男子的唾液……

讓她嘴角直抽,要不是蘇馳風嚼葯喂她,誤打誤撞給中了,她吃什麼也不管用,肯定是淪落畜生道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