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突然她的腳下一空,整個人都掉了下去,不由得一陣緊張,但是她再緊張也沒有用,於是只得閉了眼任憑一直往下掉落。

時間一分分地過去,一直過兩個時辰後,突然感覺腳下傳來一陣柔軟的感覺。

葉靈隨即睜開眼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發現這裏就是一個巨大的空間,而且還是黑暗無邊際。

過了好大一會,葉靈才適應這樣的黑暗,接着又向前走了幾步,感覺腳下還是很柔軟,突然又聽到前面傳來一陣咔咔作響的聲音,似乎有人正在打開一扇門。

葉靈隨即心裏一陣激動,隨即想到開門的人很可能就是楚凡,於是連忙向前面奔跑了過去。

葉靈又向前奔跑了兩個多時辰,累得氣喘吁吁的,突然眼前傳來一片光明,隨即就看到一排排的宮殿,這些宮殿看起來都很古老,但又非常的氣派。

葉靈看到這麼多的宮殿也是十分的震驚,隨即走向第一座宮殿。

這座宮殿的大門敞開着,地下還有一把砸壞的大鎖,葉靈隨即衝進了宮殿中。

這裏面就是一尊大佛,還有一個葡臺,葉靈在裏面轉了一圈,雖然沒有看到楚凡,但卻感受到了楚凡的氣息,不由得又是一陣激動,看來尋找的方向並沒有錯。

而正當她準備走出這個宮殿的時候,突然看到大佛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

……

……

楚凡走進寶塔的第一層後,發現這裏竟然又是一番天地,入眼之處是一座又一座連綿不絕的大山,還有一陣陣陰風吹來,還聽到一陣陣的鬼叫聲。

楚凡正驚疑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面的大山傳來一陣打鬥的聲音,而且還有一聲聲吶喊,好象有人在爭奪什麼寶貝一樣。

楚凡不由得心裏一動,難道這裏面還有人不成?

於是楚凡當即向前面的大山奔跑了過去,他的速度現在已經大勝從前,現在一步跨出就是幾十米遠。

因此,楚凡只是向前跨出十多步就到了大山腳下,隨即爬向山峯,突然看到好多的鬼。

這些鬼各種形狀,有的披頭散髮,有的伸出長長的舌頭,有的穿着大紅的花衣,有的全身雪白。

這些鬼看到楚凡到來後,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爭吵,繼續搶奪一樣東西。

這些鬼搶奪的東西,楚凡一眼就認了出來,隨即心裏一陣激動。 楚凡看到這個東西,隨即心裏一動,這可是一個好寶貝。

沒錯,這些鬼正在爭奪的東西就是一個寶貝,這個東西只有兩三寸長,看起來黑不溜秋的,而且有時軟有時硬。

這樣的東西,一般人看不出它的珍貴之處,但楚凡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件只有兩三寸長的有時軟有時硬的東西是一段靈木,這靈木太重要,太稀罕了。

靈木本是千萬年前的產物,可以用它製作靈儲器,這樣的靈儲器可不簡單,裏面有一個很大的空間,就象儲物戒指一樣可以裝很多東西,但比儲物戒指更爲珍貴,不僅可以裝飛機大炮,可以裝任何東西,還可以裝鬼,甚至都可以裝活人,這就厲害了。

楚凡隨即看向這些鬼,發現還有兩個鬼王,看來想要搶到這件寶貝也不容易。

現在,這件只有兩三寸長的有時軟有時硬的靈木已經被一個鬼王搶到了。

然而這個鬼王雖然搶到了手,但卻被另外一個鬼王和其他的大鬼小鬼包圍了,怎麼也衝不出去。

楚凡見狀,不由得笑了笑,他也沒有馬上參與搶奪,就讓這些鬼先搶一陣,到時候他再出手也不遲。

另外一個鬼王看到那截散發着一陣陣靈光的靈木,兩隻鬼眼直冒綠光,隨即就撲上去和那個搶到靈木的鬼王扭打在一起。

其餘的鬼也是發出一陣陣的鬼叫聲,而且將兩個鬼王包圍得嚴嚴實實的。

這兩個鬼王的功力都差不多,現在正摟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滾。

婚然心動:總裁的億萬寵兒 很快地,這兩個鬼王就滾到了楚凡的身邊,楚凡隨即就出手了。

楚凡突然向那件寶貝靈木撲了過去,隨即一把就抓住了靈木,然後撒腿就跑。

兩個鬼王當即跳了起來,然後相互對望了一眼,接着向楚凡追去,其他的大鬼小鬼也是一陣吶喊着追了上來。

楚凡搶到靈木後,心裏十分的激動,隨即一步跨出,幾步就跨出很遠的距離。

但是,楚凡雖然跑得快,那些鬼的速度更快,因爲鬼們都是飛的。

尤其是那兩個鬼王飛得更快。

很快地,鬼王就飛到了楚凡的頭上,接着向他撲了過來。

楚凡並沒有理會兩個鬼王,他現在是無論如何也要搶到這件寶貝的。

楚凡還是向前飛奔,而且還拿出了丘處機道長的小瓶子,兩個鬼王剛剛撲到楚凡的身上,隨即感到一陣麻木,趕緊後退了一步。

鬼王這才知道了楚凡的厲害,不敢逼得過近,但他們對靈木的渴望並亞於楚凡,因爲這樣的靈木在鬼的手中可以讓他們的鬼魂更加的凝實,還能增加鬼的靈力,甚至都可以變成厲害的魔王。

因此,兩個鬼王怎能輕易捨棄靈木呢?就是那些大鬼小鬼也是對靈木渴望得很,雖然搶不到手,但是能夠靠近靈木,沾上一點靈氣也是好的。

楚凡可不管這些,他搶到靈木後,繼續向前飛奔,而且還是跑得那麼快。

兩個鬼王還是緊追不捨,很快就追了上來,接着兩個鬼王突然飛到楚凡的前面,然後各自從鬼眼中噴出一團綠色的火苗,直取楚凡的雙目。

楚凡看到鬼王射出如此強勁的鬼火,也是不由得大吃一驚。

不過,他並沒有躲避,隨即舉起小瓶子迎了上去,隨即將兩個鬼王射出的鬼火收進了瓶子。

但是鬼王並沒有罷休,還是不停地射出鬼火,兩個鬼王爲了靈木,也是拼了。

而楚凡也是一樣,他爲了寶貝靈木,也是拼了。

楚凡隨即將小瓶子舉得高高的,將鬼火一併收了起來,只是兩個鬼王的鬼火太過霸道,過了一刻鐘後,小瓶子也有些吃不消了。

現在就有一點鬼火從小瓶子逸出,而且越來越多的鬼火射向楚凡的雙目。

楚凡見狀,隨即掉頭就跑,但是他雖然跑得很快,卻很快就被鬼王飛過來堵在前面,兩個鬼王又繼續射出鬼火。

於是,楚凡又立即掉轉頭奔跑,鬼王又很快飛過來堵住了他的去路,而且還是射出鬼火,還是直取他的雙目。

楚凡見始終擺脫不了兩個鬼王的追擊,不由得一陣莽逼,情急之下馬上念起驅鬼咒來。

楚凡現在的靈異功法已到第二重的境界,念出的咒語比在第一重的時候要強大了不少。

如此一來,鬼王當即被驅退了幾米,楚凡立馬抓住機會向前狂奔,想要甩開兩個鬼王。

然而,兩個鬼王並沒有罷休,還是繼續飛過來擋住楚凡的去路,還是射出鬼火,還是直取他的雙目。

楚凡又念動驅鬼咒,又逼退了鬼王。

就這樣,楚凡才跑出了這一大片樹林,隨即看到前面有一條大河。

矽谷情 楚凡想也沒想就跳進了大河,河水很冷,冰冷刺骨,楚凡隨即運轉靈異功法抵抗寒冷。

兩個鬼王追到河邊並沒有再追,因爲這裏並不是他們的地盤,雖然靈木很重要,但兩個鬼王也不能越界。

楚凡隨即奮力向前遊了過去,河水越來越冷,隨即開始結起冰來。

而且冰塊越來越厚,很快就將整個河面完全凍住了。

楚凡被冰塊包圍之下,再也無法向前遊動,只好從河裏跳了出來,隨即跳上了冰面。

楚凡跳出冰面後,感覺全身一陣輕鬆,隨即向前跑去,只是冰面太滑,稍不留神就摔了一跤。

而且這一下摔得極重,一下子將冰層打破了,又掉進了水中。

而河水還是這麼冰冷,很快又凍結成冰,楚凡只好再次跳出水面,隨即向對岸跑去。

這一次楚凡早就防備腳下,並沒有摔倒,只是他還沒有跑到對岸,冰層突然一下子消失了,隨即從水裏鑽出一個鬼來。

這個鬼看到楚凡後,又發出一陣鬼叫聲,既象笑又象哭,好難聽的樣子。

楚凡隨即一愣,而且又是一陣吃驚,這個水鬼可不是一般的鬼,也是一個鬼王。

水鬼突然攔住楚凡的去路,然後一聲怪叫,突然從河裏鑽出很多的鬼,成百上千的,密密麻麻的。

楚凡突然看到這麼多的水鬼,也是吃驚不小,趕緊念起驅鬼咒來。 楚凡一念驅鬼咒,那些水鬼就紛紛後退,而且退得極快,想不退都不行,慢一點就化成了一灘水,頃刻間消失在天地之間。

不過,那個鬼王也是厲害得很,雖然他也有些麻木的感覺,但並沒有化成水,也沒有化成虛無。

而且這個鬼王比剛纔那兩個鬼王還要厲害,他在水裏一陣撲騰,接着就掀起了巨浪。

這些巨浪一個比一個高,一個比一個大,又高又大。

楚凡隨即被巨浪淹沒,好在他的水性還不錯,並沒有危險。

不過,鬼王並沒有罷休,只要楚凡從水裏露出頭,他就掀起巨浪,而且濁浪滔天,氣勢很大。

如此一來,楚凡始終都被巨浪包圍,而且都有些無法呼吸的感覺。

怪秘之旅 於是,楚凡只得運轉靈異功法,隨即進入內呼吸狀態,如此一來,呼吸也不再困難。

只是這個鬼王還在興風作浪,還在攪動一河清水。

楚凡幾次想要衝出巨浪都沒有成功,每一次都被巨浪淹沒,而鬼王卻發出一陣陣的笑聲。

這笑聲聽起來咯咯作響,既象老鼠吃大米的聲音,也有些象麻雀吃豆子的聲音,沙沙作響,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不過,鬼王可不管好不好聽,他一直都在笑,尤其是看到楚凡連頭都擡不起來的時候,更是笑得瘋狂,更是笑得很放肆。

楚凡見始終都衝不出巨浪,不由得一陣緊張,他好不容易搶到那件只有兩三寸長,又時軟時硬的寶貝靈木,要是再被這個水鬼王搶走的話,那就虧大了。

白衣天使俏冤家 因此,楚凡一邊運轉靈異功法抵擋鬼王的進攻,一邊快速思量着辦法。

不過,楚凡想了好一陣也沒有想出好主意來,於是索性不再去想它。

如此一來,楚凡的心情竟一下子平靜了下來,隨即靈機一動。

既然衝不出巨浪的包圍,既然始終都無法衝出水面,那麼就不要從水面衝出,那就從水下鑽出也好,說不定還真能衝出這個水鬼王佈下的天羅地網。

於是,楚凡當即一個猛子扎到水下,接着一直往下潛,這條河的河水也是深得很。

楚凡一直往下潛了十幾分鍾才潛到水底。

只是他來到水底後,又聽到鬼王發出一陣陣的笑聲,而且還是笑得那麼放肆,笑得那麼瘋狂。

楚凡潛下水底後,趕緊往前遊,一直游到岸邊,隨即快速游出水面。

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水鬼王竟然在這裏等着他,楚凡剛一露面,水鬼王就攪起滔天巨浪向他當頭壓下。

隨即就將楚凡淹沒在巨浪之中,而且還將他衝出去多遠。

水鬼王又放聲大笑了起來,聲音還是那麼難聽,聽得人心裏直想嘔吐。

楚凡被一陣大浪掀翻後,又被衝出幾十米遠,這還不算,在他的頭頂還是壓着巨浪,還是巨浪滔天。

水鬼王又發出一陣放肆的笑聲,很快就撲向楚凡,正準備搶奪他的寶貝。

楚凡看見鬼王到來,趕緊念動驅鬼咒,鬼王不得已後退了兩步。

就在此時,突然一陣狂風吹來,吹得水波一陣盪漾。

楚凡立馬祭出風術,頃刻間乘風而去。

很快地,楚凡就乘風飄到了一個平臺下面。

這個平臺就是寶塔第二層的入口,同樣有三級階梯。

楚凡隨即一腳踏上了一個階梯,水鬼王遠遠地望見,二話不說就鑽進了水底,再也沒有露出鬼頭。

楚凡上了一級階梯後,馬上感到一股壓力向他的全身壓了過來。

不過,楚凡也是早有準備,隨即運轉靈異功法壓了回去。

那股壓力很快就消退了,楚凡馬上踏上了第二道階梯,這道階梯的壓力比剛纔還要大些。

但依然沒有阻擋住楚凡前進的步伐,還是一步跨了上去,接着又踏出一步,上了第三個階梯。

這最後一道階梯只是一陣狂風,對楚凡的壓力並不大,他只是施展了一下風術,就乘風上去了。

到了寶塔第二層後,這裏又是一番天地,而且和第一層絕不相同。

放眼望去盡是一片原野,原野上長滿了小草,長滿了嫩草,這些草綠油油的,嫩得出水。

楚凡隨即感到心情一陣開朗,而且這裏的空氣很是清新,還有一股小草的芬芳氣息。

楚凡隨即向這片開闊的青草地跑了過去,突然看到幾隻水牛正在吃嫩草。

其中有一隻水牛很老很老了,連牙齒都掉了好幾個,不過這頭水牛吃起嫩草來絲毫不落後那些小牛犢。

楚凡見狀,隨即笑了笑,沒想到這個寶塔的第二層竟然這麼清爽,頗有些生活氣息。

只是他剛剛露出笑容,隨即又聽到前面傳來一聲巨響,這響聲很大,比打雷還要響。

那條正在吃嫩草的老牛聽到如此巨響,突然嚇得趴在地上,半天都起不來。

不過,楚凡聽到這聲響後,馬上激動了起來,根據他前世的經驗,象這樣的巨響一般是有巨寶出世了。

楚凡隨即向那聲音的來源飛奔而去,速度極快,幾步跨出就是十多裏地。

很快地,楚凡就看到了一個大洞。

這個洞看起來很深很深。

楚凡隨即向洞裏瞅了一眼,裏面黑黑的,雖然他現在可以在黑暗中視物,但還是看不到什麼,只看到無邊的黑暗。

wωω● TTKΛN● ℃O

就在這時候,洞裏又傳出一聲響,隨即從裏面飛出一樣東西來。

這東西一飛出洞口就向天空竄了上去,速度極快,頃刻間向東南方向飛走了。

楚凡隨即追了上去,心裏也是激動萬分,雖然他沒有看清剛纔飛出的是什麼東西,但卻看到這東西全身放着金光,肯定是一件寶貝無疑了。

然而這個全身放金光的東西卻是飛得極快,楚凡的速度雖然很快,但還是追不上,始終都落後了一百多米的樣子。

不過,楚凡也不着急,就這樣一直在後面追趕,漸漸地那件全身放光的寶物也放慢了速度。

如此一來,楚凡很快又追上了。

那件全身放光的寶物突然飛向了一條河,隨即掉入水中。

楚凡見狀,立馬跳進水裏,突然向裏一抓,隨即抓到了,而且入手又柔又軟,手感極好。 葉靈看到大佛突然露出笑容,而且笑得那麼開心,不由得愣了一下。

就在這時,大佛突然全身散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很快就籠罩在她的身上。

葉靈隨即感到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這種感覺好極了。

本來修煉靈異功法就需要陰氣,需要陽氣,而大佛全身散發的金光就是至純至剛的陽氣。

葉靈之所以修煉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打通大周天,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沒有陽氣,或者說缺少陽氣。

她和楚凡畢竟不同,楚凡前世就是靈異大師,而且他重生後的靈魂還有靈力種子,因此楚凡很快就突破到了第一重的境界,後來又吸收了大佛的金光,馬上就突破到了第二重境界。

而葉靈卻一直沒有陽氣,也沒有靈力,因此修煉的進度就慢了,這還是她相當的勤奮,而且機緣巧合,一再遇到純陰的氣流,這纔打通了小週天。

而現在,葉靈被大佛的金光包圍,頃刻間心裏就一陣跳動,葉靈感受到這種美妙的感覺後,隨即福至心靈地坐在地上開始修煉靈功。

大佛的笑容依舊,還是笑得那麼開心,身上的金光也一陣陣的散發出來,接着向葉靈的身上全覆蓋。

葉靈運轉靈異功法後,丹田中隨即就有一股氣流產生,這股氣流就是她通了小週天後存儲在丹田中的。

現在葉靈又開始運行小週天,幾個周天過去,很快溝通了身外的金光。

隨即就有一股至純的陽氣進入經脈之中,這股陽氣一進入經脈馬上遇到了一股至純的陰氣。

很快地,陰氣與陽氣就交合了起來,很快組成一股純粹的靈力。

這就是靈力種子了,有了種子的出現,葉靈才感覺到一股真正強大的力量。

葉靈還是繼續運轉小週天,一遍又一遍的運行,身外的金光也很快化作陽氣進入經脈,不斷地和她體內的陰氣交合,從而壯大靈力。

時間就這麼悄悄地過去,過去了一天,又過去了一夜,一天天,一夜夜地過去,正是修煉無甲子,歲月不知年。

直到過去了一個星期後,大佛的笑容消失,連一點微笑都沒有露出,看起來十分的莊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