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突然,江峰的身邊出現了很多隻蠱蟲。

這些蠱蟲一出現,王陽身上的戰鬥蠱蟲就衝出來了,連帶著柳豐源人蠱,那都是虎視眈眈的盯著江峰的蠱蟲。

不用別人說,就連不懂蠱術的王陽都看明白了。

江峰的這些蠱蟲那都是寶貝了。

「這些交給你,你想怎麼處置都不會有人干涉,我希望你能夠保住天樞村!」江峰顫顫巍巍的說道,說話間還示意歐明將他給扶起來。

王陽瞬間就傻逼了,他知道這些可都是好東西,江峰的條件卻太苛刻了。

他這一時之間也陷入了遲疑之中,畢竟這事情牽扯太大,王陽一旦捲入的話,那尋找苗心花的又要被拖延下來。

王陽他們都有時間,何雨欣還有這個時間嗎?

就在這個時候,江峰突然不停的吐血,整個人似乎瞬間老了幾十歲,彷彿下一秒就會死掉一樣。

雲貢山驚呼道:「本命蠱蟲,你怎麼把本命蠱蟲取出了!」

「我知道,只有你們能保住天樞村了,王陽,答應我保住天樞村!」江峰一邊說著話呼吸也跟著變得急促起來,隨即哇的一口鮮血噴在了地上。

保住天樞村,談何容易啊?

「好,我答應你!」 保住天樞村,在這個情況之下,絕對是一個非常難以做到的事情。

天樞村不是一件東西,上上下下還有近千口人,江峰將這個重任交給王陽這個外人,對於王陽他們來說,那二宮是一番挑戰了。

梅酒周等人都認為王陽不會答應,卻沒想到,這一次王陽竟然直接答應下來了。

雲貢山都是提醒道:「王陽,你別胡來。」

江峰似乎並沒有被王陽的決定驚到,似乎早就預感到王陽會答應一般。

「好,太好了。你們都聽好了,這些蠱蟲是我送給他們的,他們怎麼處置跟你們沒有關係,誰要是因為這件事情為難他們,那就是欺師滅祖!」

江峰對著身邊幾個隱士高手說道,後來王陽才知道,這些隱士高手那大部分都是江峰的弟子。

王陽答應之後,江峰命人將蠱蟲全都裝進盒子裡面,他親自封存起來,一一交到了王陽的手上。

末了,江峰拉著王陽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天樞村我就交給你們了,一定要保住天樞村啊!」

「好,我必定儘力而為。」王陽回應道。

隨即江峰看著其餘村子的人,喃喃道:「孟家父子造的孽我們會認下,以後就由歐明來償還。九個村子本是同根生,理應同氣連枝才對,希望你們不要為難他們。」

梅酒周和何不往率先開口,保證不會為難天樞村這邊的,領佔山和發冷醒也是紛紛表態,,孟家父子是孟家父子,天樞村是天樞村。

在所有人都或真或假答應之後,江峰拉著身旁一個人說起話來。

這個人也是天樞村的隱世高手,更是江峰的關門大弟子,由於他是個撿來的孤兒,所以乾脆就跟了江峰姓江。

這名義上兩人是師徒關係,實際上就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父子了,也算得上是江峰最為信任的人了。

「江蟄,以後的路,走好了,一失足成千古恨,你不要讓我失望。」

江峰說著話,拿出象徵著大統領的一枚令牌,直接塞進了江蟄的手上。

江蟄,也是一個六七十歲的人了,如今卻是眼淚刷刷的往下落,似乎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你要輔佐好歐明,他還年輕,就算是歐明有些事情做得不對,你也要多擔待一些。」江峰拍了拍江蟄的手,很是不放心的叮囑道。

江蟄點點頭,他知道恩師現在的情況也不能繼續做大統領了,天樞村又是需要有人打理,這個時候江峰傳位是最好的選擇。

可他這心裏面還是不是滋味,相比之下,他還是希望恩師繼續做這個大統領。

「那邊柜子裡面有個暗格,裡面的東西都是給你的。」江峰指著某個方向開口說道。

江蟄也沒有多想,因為大統領傳位的時候確實要交代一些事情,所以他就直接走過去了。

而其餘人為了避嫌,那都是退到了門口的位置,也算是對天樞村的尊重了。

誰知,就在眾人都退避開來的時候,一道寒芒驟現。

「保住天樞村!」

江峰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一把匕首刺進了他自己的心臟。

「恩師!」

「大統領!」

「江峰前輩!」

一時之間眾人都亂了手腳,誰也沒有想到江峰竟然會自殺。

「讓開!」

人群之中突然傳來顧天全的咆哮聲,看起來文文弱弱的顧天全一把推開了好幾個人,直接衝到了江峰的面前。

顧天全沒敢碰那把匕首,而是用王陽的匕首快速將江峰胸口的衣服給弄開,結果這衣服剛一弄開,顧天全就愣住了。

「顧醫生你倒是救人啊?」歐明抓著顧天全催促道。

顧天全一把甩開了歐明,隨即一言不發,撥開人群轉身就離開了。

救?他還怎麼救?

江峰是抱著必死之心的,這一刀直接戳進了心臟,整個心臟都被江峰給搗爛了。

別說是顧天全了,就算是他們顧家的老祖宗從棺材裡面給弄出來,那都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顧天全孤身一人離開了吊腳樓,有些鬱悶的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面,目光落在了遠處,正是京城的方向。

「如果剛才我早一點察覺到江峰的異常,或許就能救下他了?」

「不,不對,靈失劑的解藥,我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弄出來!」

顧天全原本有些晦暗的眼神逐漸堅定起來,他急忙起身,朝著居住地跑過去。

從書生實驗室裡面帶出來的大量資料,他還沒有來得及看呢。

比起顧天全的這種心情,歐明等人的情況就更加糟糕了。

誰都看得明白,江峰這就是只求一死。

一代英雄,因為不想被靈失劑控制,最終才選擇了自我了斷。

歐明很是失落的坐在一旁,江峰的屍體已經被帶走了,歐明卻是一直看著那病榻,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柳豐源見狀走過去寬慰道:「歐明,節哀,這事情誰都不想看到。」

豈料,還沒等柳豐源想明白怎麼安慰這個傢伙,歐明就是噌的一下站起來了,整個人雙目都是猩紅的,剛好就瞪著柳豐源。

「其餘人呢?」歐明瞪著柳豐源,突然開口問道。

柳豐源瞬間就傻逼了,他都被歐明那種殺氣騰騰的眼神給驚呆了,心中不由得暗道:「這小子是不是受刺激太大了,不會是瘋了吧?」

王陽在一旁開口回答道:「都回去了。」

「回去?不行,這個時候怎麼能回去呢,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們幾個過去找人,大統領的喪事起碼也要等到明天,現在先商議一下,怎麼對付那些蠱師。」歐明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

聽他這麼一說,王陽和柳豐源倒是驚呆了。

不得不說歐明這種反應實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過轉念一想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哥哥死了,孟家父子又跑了,現如今就連大統領都死了。

天樞村更是殘破不堪,過著這種寄人籬下的日子。

歐明哪裡還有什麼心情悲傷,或者說他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因為他有自己的使命,那就是重振天樞村! 九村的掌權者齊聚一堂,天樞村再也不是孟家父子的天下,掌權人換成了歐明。

在座的這些人都知道,一旦蠱師那邊的高手殺過來以後,他們這些人肯定不是對手。

這一次他們和對方斗蠱,邪苗這邊也沒有下殺手,蠱師也並沒有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那也是為了以後能夠有所緩和的餘地。

至於被柳豐源和王陽幹掉的那幾個傢伙,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碼事了,就算是計較起來,也不可能算在九個村子的頭上。

九個村子村長依次而坐,在他們的身旁分別是大長老和大統領。

這一次歐明這個後輩邀請了各個村子的所有人掌權者過來,為的就是一次性敲定一個計劃出來。

川周和羅密坐在梅酒周的旁邊,元村一些隱士高手都在附近等候。

每個村子都來了不少人,一時之間天璇村這邊好不熱鬧。

九個村子的村長心情卻是格外的沉重,今天他們做出的任何決定,那都不會是只根據他們的意願來完成的。

這裡的掌權者更是如此,他們的身後還跟著許多人呢,那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整個村子的生死存亡。

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會為了自己的快意恩仇而做出不顧大局的事情來。

「諸位,我這邊整合了一下村子的力量,我們元村遠遠不是蠱師的對手。即便是我親自動手,這個結果也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元村,最為年長的川周大統領率先開口說道,他的話代表著整個元村的情況。

梅酒周和羅密都是微微頷首,表示認可這一說法。

其餘的村子那更加糟糕了,要知道在這一戰之中,元村的損失還算是相對來說較少的了。

天樞村、天璣村、天璇村則是傷筋動骨,其中以天樞村為首,基本上沒有剩下多少戰鬥力了。

剩下的幾個也都是這樣的情況,誰都不是蠱師那邊的對手。

「即便如此,我們也不會低頭的!」

「對,要讓我們交出九蠱,那……那我們寧願戰死!」

「這九蠱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就算是同歸於盡,那也絕對不能交給蠱師!」

一時之間群情激憤,為了守護他們的信仰,這些邪苗是一步都不會退讓的。

川周微微頷首,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誰都知道他們這些人都不是蠱師的對手,就算是對抗了蠱師之後,只怕九個村子都會變成天樞村的情況。

即便是贏了,那還有什麼用處?

真要是到了那個地步,他們就更加沒有能力保護九蠱了。

「不管怎麼說,這九蠱肯定是不能交出去的。咱們的祖先當初就是為了守護九蠱,才到了這邊來隱居,九蠱一出,苗疆易主。這話聽起來很是誇張,易主不易主暫且不提,可苗疆勢必會大亂,那我們就是罪人了。」何不往語重心長的提醒道。

這個時候他還是有些擔心,擔心有些人會怕了,會提議交出九蠱。

所以何不往直接即將路給堵死了,就算某些人有想法退卻,這個時候他也不敢退卻了。

果然,蘇過眼很是慫蛋的嘟囔道:「可要是不交出去的話,那咱們有什麼辦法抵抗蠱師?最後不還是一個結果嗎?」

「蘇過眼!你這老小子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真的想要欺師滅祖,將咱們祖祖輩輩守護的東西交給蠱師?」何不往頓時氣不打一出來,一拍桌子吹鬍子瞪眼怒道。

何不往的暴脾氣在九個村子之中都是出了名的,蘇過眼擺擺手,頓時就不敢吭聲了。

他不是怕了何不往,而是看其餘人都沒有這個意思,他要是敢說出心裏面的話,今天能不能活著走出這裡那都是一個問題了。

川周一眾老傢伙,剛從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殺意了。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歐明卻是突然提議道:「九村合一怎麼樣?」

此言一出,屋內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歐明這種想法實在是太瘋狂了,九個村子變成一個,這雖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這合一之後麻煩就大了。

畢竟之前是九個村長,九個勢力,如今想要變成一個,那麼以後誰當老大?

況且這些傢伙怎麼會輕易就捨棄手上的權利?

實際上包括梅酒周在內,聽到歐明這個想法之後,那都很是抵觸的。

他們已經習慣了一個村子就是一個勢力,關起門來那他們就是老大,真要是合在了一起,恐怕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了。

不過川周卻是有些欣賞的看了一眼歐明。

江峰選擇扶持的這個年輕人果然沒有錯,歐明今天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那就代表那些權利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麼。

歐明是真心希望九個村子能夠強大起來,不然他絕對不會在天樞村最為慘烈的時候,提出九個村子合一的法子,因為誰都知道,這個時候合一的話,那麼天樞村肯定是不會做老大的。

「各位前輩,或許我剛剛接手天樞村,你們覺得我年紀輕辦事不夠牢靠。可眼下這種局面我們想要自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有九村合一變成一把利劍,這樣一來不僅能夠自保,還能讓九個村子的未來更加美好。難道……難道那麼多人的生命還比不過虛妄的權利嗎?」

歐明突然站起身,目光無比真誠望著眾人,這才開口說道。

梅酒周心中一動,他不由得想到了元村的一位隱世高手,不過梅酒周還是有些猶豫,畢竟他不能代表元村整體的想法。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豈料,這個時候川周幽幽說道:「歐明這話沒有錯,這一路走過來我們已經白白犧牲太多人了,我看好這個事情,九村合一才是最好的辦法。羅密、酒周你們的想法呢?」

羅密微微頷首,當即表示支持九村合一,梅酒周自然也是點頭同意了。

隨即何不往等幾個村子也都是同意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怎麼說他們現在的實力都不怎麼樣,元村還有王陽這些外人的幫襯,那就連元村都低頭了,他們這喜人還跟著耗什麼啊?

要是這個時候不團結的話,到時候別說一個村子了,就連半個村子都剩不下,全都會被人給吞掉的。

與其如此,那還不如九九歸一,說不定還能保住一線生機。 這好幾個村子都是接連表態,很是看好歐明的提議。

歐明顯得格外激動,或許是因為到底還是年輕的緣故,歐明還是將這個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一點。

他可以大公無私的只求九個村子的前途,可不代表這裡所有人都是這樣想法的了。

就在眾人熱火朝天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發冷醒陰陽怪氣的提醒道:「九村合併不合併暫且不提,就說現在咱們九個村子之中,那我們八個村子都有蠱蟲,但是你們天樞村的蠱蟲呢?」

歐明頓時就傻了,因為他們天樞村的蠱蟲只有孟建家知道,至於孟建家離開的時候帶沒帶走,那就誰也不清楚了。

想到這裡,歐明頓時蔫了不少。

他們天樞村如今連蠱蟲都丟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