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突然,金光「嘩」的一聲瞬間破碎,在陳雲峰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那傾倒的天伴隨著紅雷和金光一齊向他襲來。

「噗——」

陳雲峰眼露厲色,卻自知自己已是沒有手段了。他拼盡全力,戒中乾坤涌動,一張金符被他抓在手中。

沒有使陰招,也沒有放狠話,陳雲峰在最快的時間內燃起了這張符紙,乾坤一動不知跑哪去了。

李易皺眉,本來今天影在身旁相助,可以算是留下陳雲峰的最好時機了。

可惜。

他嘆了口氣,轉頭探查自身狀態,有些驚訝,這短短几十秒內,真氣的消耗量竟達到了正常情況下的十倍。

這就有點頭疼了,按這消耗速度,就算真氣再多也怕是不夠用啊。

李易有些不解,就在他打算去收拾殘局的時候,卻莫名在體內感受到了一絲特殊的能量。

這能量不似靈氣,卻與真氣有些相像,仔細感受,李易在其中竟感受到了文書氣息,春秋之意。

這是……

突然,李易有些明悟,剛好這《俠客行》的一段還沒念完,他把劍收回鞘中,嘴上輕輕吐了句: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頓時,鋒銳之氣內斂,化作一縷縷尚未消耗的真氣迴流到李易體內。

嗯,很好,還不浪費。

隨著詩句的念出,李易清楚的感覺道了那特殊能量的減少,感覺都要見底的說。

而於此相對的,這番過後他的真氣幾乎沒被消耗,更甚者,那特殊能量還在隨著真氣的吐納而緩慢回升!

錯不了,這就是修儒道流所產生的能量!

李易想了一下,乾脆就命名它為儒氣,或者叫文氣了。

原先他其實還有些納悶,要說著儒道流算是劍道的分支,感覺有點說不過去。畢竟好像除了真氣消耗更多些之外,它就和正常的劍技沒什麼不同了。

可此時李易才明悟,這儒道流,修的是文氣!

而文氣生於真氣,卻又不同於真氣。

文氣由真氣轉化而來,可消耗大量真氣可施展儒道技法,文氣卻不能用來施展一些劍技。

你如果要修儒道,修文氣,那麼真氣的修鍊進展無疑會被拖累很多,從而耽誤傳統劍道的修鍊。

這才像是李易認知中的「流派」,若修這儒道不影響傳統劍道的修行的話,那它確實只能算個劍技。

嗯……比較厲害的劍技。

『桃李天下,春暉四方,你的學員開創了劍道新流派,獲得點數:100』

『達成成就「桃李滿園」,獲得點數:500』

『當前點數:948』

李易一喜,想不到這番戰役還能有額外收穫。

陳雲峰一走,聖母宮的法則施展便再無了阻礙,一時間,那些還沒掙脫鎖鏈的古仙紛紛消失,那戰場中的古仙也在一聲聲不甘中化作了飛灰。

戰場之上,眾修士一看陳雲峰逃了,再無古仙支援,連忙後撤。

伐天軍也本不想與這些同族對戰,既然這些修士愚笨,他們也不想和眾人計較。

雙方後撤,這次戰鬥終於落下了帷幕。就在這時,眾人心神一驚,便聽到一個聲音帶著怒意道:

「臨陣反戈!放在上古,這是重罪!」

有些不願再與這些修士說更多,那聲音直奔主題:

「除臨時千夫長李易與百夫長何璐外,所有試煉者,軍功清零!」

千夫長?!

眾人瞬間意識到了什麼,猛地抬頭看向李易,可影大手一揮,卻是將他們全送出了聖母宮。

「哼,要不是同為人族,又念在你們無知,非要將你們也鎮壓於此才可!」 「巧兒他爹,趕緊先讓你家人去請吳郎中?再耽擱下去,我看黃氏得吐血了!」

說話的,是墩子娘。

她擋在張大妮前面,隔開了黃氏的男人。

黃氏的婆婆,衝出人群,去請吳郎中。

張大妮搖搖晃晃站起來。

「你們這一家人,真有夠不要臉的!偷我家配方,奪我家買賣,還想訛我是嗎?」

「張大妮你找死是嗎?」黃氏的男人怒紅了眼。

墩子娘轉身過去,一把將張大妮護在懷裡。

「妮子,別再說了。有啥事,等你阿奶來了再說。」

張大妮倔強的仰起頭,眼裡儘是淚花。

「他們有臉做,還怕別人說嗎?」

「你再胡說,老子今天弄死你信不信?」

黃氏的男人作勢就要衝過來。

「老娘倒是要看看,你今天能弄死誰!」

眾人紛紛轉身。

只見張家林氏環手而立。

她身後三個牛高馬大的兒子,並立成排。

墩子娘忙把大妮抱到林桃身旁。

「快帶去看看,這小臉都腫成啥樣了。」

張大山心疼不已,大吼道:「你這丫頭,咋回事?」

隨後趕來的許氏和余氏,抱著哭成淚人的張大妮,往吳郎中家跑去。

林桃領著三個兒子,一步步逼近黃氏等人。

圍觀人群,連忙讓出路來。

眾人不覺的讓出地方。

「大妮的臉,你打的?」林桃問。

眾人看向黃氏的男人。

黃氏乾咳一陣,又是一陣乾嘔。

張巧不敢吭聲,直接躲回家去了。

「怎麼?剛才不還說,要弄死我孫女嗎?現在不敢承認了?」

「是、是你孫女,先傷我媳婦的!」

林桃點頭,打量著離自己三步之外的男人。

算輩份,張運成還是原主那短命男人的侄兒。

張運成心裡一陣發憷。

「看、看什麼看?你孫女把我媳婦傷成那樣,你們家得賠!」

「賠!當然得賠!」林桃點頭,走過去。

張家三兄弟,直楞楞的看著自家老娘。

這……他們都看不懂了。

林桃走過去,向地上的黃氏伸出手。

黃氏剛才還忐忑不安的心,這下落地了。

伸手搭在林桃手上,借著林桃的力道,慢慢站起身來。

就在眾人以為,林氏要賠償黃氏的時候。

林桃忽然開口:「看你剛才吐又吐不出來,咽又咽不下去,不如,我幫你一把。」

話音未落,林桃的膝蓋,重重的抵在黃氏腹部。

黃氏「嘔」的一聲,吐出一灘子食物殘渣。

「你看,現在吐出來,是不是舒服多了?」

林桃還是話音未落,又一拳擊中黃氏腹部。

再次「嘔」的一聲,吐出一口黃色液體。

那股子酸臭味,迎風飄十里。

下風方向的張大海,捏著鼻子直搖頭。

眨眼間,又一是拳打中黃氏腹部。

這次吐出的,是一灘紅色的液體。

張運成急了:「你、你憑什麼打人!」

只用看的,他都覺得肯定特疼。以至於,他沒勇氣上去。

「憑什麼?」林桃揪著黃氏的衣領,拖著往張運成那邊走。

「憑你們不識好歹!憑老娘高興!」

說著,一把將黃氏甩向張運成。

「你們仨,是來看老娘打架的是吧?」林桃這麼一問。

三個傻兒子,這才回過神來。

齊齊撲向被黃氏砸倒的張運成。

張運成的爹,急紅了眼。

在一旁直喊:「別打了!你們快別打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