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站在通往萬寶樓四層的入口處,秦毅面露難色。

第一次覺得錢是這麼的重要。

看來光靠那五萬塊錢的死工資是沒辦法滿足他的需求了,還得找個掙錢的法子才行,或者是搞一筆大錢,滿足近期階段的需求。

不過秦毅還是決定上去看看,看看這些主葯是什麼價格,他好心中有個數。

「落雨?」

就在他準備踏上通往四層的電梯之時,又看到了落雨跟那個俊朗青年。

不過這次他們身邊跟著一名頭髮花白,年齡大概已經有七八十歲的老者,老者精神很好,手中握著一根深紅色的拐杖。

落雨跟那青年一左一右扶著老者走上電梯。

「韓家也懂中醫么?」

秦毅並不知道韓家是什麼家族,只是看著落雨跟落落兩個女孩子修養極好,而且出行又是豪車,想來應該也不會差。

但是出行這種萬寶樓的,基本都是想要來買中藥的,或者是家中有人患病,需要中藥調養,亦或者就是精通中醫之術,才會對這些老中藥感興趣。

只是他這個想法剛剛在腦子中誕生出來,忽然「咔」的一聲,緊著轟隆隆一陣抖動,人群響起驚呼。

秦毅應聲望去,發現三層通往四層的電梯直接卡死了,就在這一瞬間所有人幾乎都重心不穩,朝著正前方俯去,由於電梯上人實在太多,根本不可能每個人都抓住旁邊的扶手。

你推我擠之下一大片人直接朝著後方倒了下去。

落雨在那一瞬間就失去了重心,那個俊朗的青年同樣慌張的四處亂抓,找不到可以扶著的地方。

「砰砰砰~」

驚叫過後就是一陣激烈的碰撞聲,一大堆人直接從電梯上面滾到了下面,受傷不輕。

實際上商場之中的電梯很少會出故障,當然這種事情也說不準,這萬寶樓電梯估計長時間沒有排修,加上負載過重,才誘發了這種危險的緊急事故。

秦毅皺眉看著這一幕,索性沒有人受到致命傷。

「都讓開!」

從地上站起來的落雨神色慌亂的朝著下面跑了過去。

同時還有那名青年,兩人同時面色大變。

秦毅順著他們的目光,發現那個跟著他們一起的老者躺在地上,深紅色的拐杖落在一邊,渾身痙攣,雙眼翻白,情況非常危險。

「爺爺?爺爺?」

落雨急的快哭了,他蹲坐在一邊,兩隻手拉著老者的胳膊,可是無論怎麼晃動老者都沒有動靜。

「落雨你別急,爺爺肯定是老毛病又發作了,現在應該趕緊把他送到醫院去。」那名俊朗青年也跑了過來,連忙說道。

此刻旁邊已經多了很多圍觀者,不乏一些見識淵博的老中醫,或者是一些對中醫比較感興趣的學者、西醫。

「現在送已經來不及了,這明顯是外傷癲癇,需要進行緊急手術。」

「這裡距離最近的金衡第一人民醫院都有十數分鐘的路程,送到了人也沒氣了。」

一名中年的老者扶了扶金絲邊鏡框,侃侃而談。

「是啊,得了這種病的老人就不應該帶出來亂逛,隨便小碰小磕都會引發致命危險,你們這些做小輩的,真是……」又有一人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抹漠然之色。

這裡站著的百分之五十以上都是醫生,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出手救人。

第一可能是不想惹上麻煩,第二則是這種情況確實比較嚴重,很少人有把握能夠控制住病情。

落雨急的都快哭了,特別是聽到周圍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言,將過錯全都推到了她作為小輩的身上,更加自責了起來,淚眼婆娑,覺得是她害了爺爺。

要是爺爺因此出了事情,她肯定會自責到死。

這個時候萬寶樓的保安也趕到了。

出了這種事情,他們萬寶樓肯定要負百分之九十的責任,要是死了人更是麻煩,他們這些保安全都不用幹了。

當下最緊急的就是把傷者送到醫院,之後的事情再憑藉萬寶樓的背景力量壓制,盡量讓輿論不要擴大,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小姑娘,把你爺爺送到醫院吧,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放在這裡的話馬上估計就沒救了。」一名保安上前來說道,他的幾個手下靠近來,就要去抬人。

「聽天由命?」

這可是爺爺的命啊,怎麼能聽天由命?落雨抬起頭,眼睛通紅,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望向俊朗青年的時候發現後者面色焦急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們根本不懂醫術,在場的有不少醫生,可是也沒有人願意出手,所謂人性漠涼不過如此。

不過也能理解,沒有誰願意沾上這種麻煩,萬一對方是個不講道理的無賴……把人治死了以後那就好玩了。

思想劇烈掙扎之中,落雨不知道被誰給推了開,兩邊四名保安伸手就要去抬那名老者。

「住手!」

秦毅直接撥開人群,快步走了過來,這種情況送去醫院必死無疑,也幸虧今天秦毅在這裡。 被人追問著年齡是什麼感覺?

雖然麥子洋明裡暗裡阻得幾乎要翻臉。

葉靈還是了無波瀾的回答:「27了。」

「哈?要三十了?!」

女生集體表示震驚。

雖然其中有25歲的友人。

「嗯。」葉靈抬眸看了一眼,其中最年輕的也就十六七歲,二十來歲的居多。

所以27是個頂?

「我也27!」一旁的麥子洋語氣都冷了。

「你比我小半年。」葉靈喝完一口湯,淡淡回道。

這回換她被瞪了。

葉靈眨眼,對他抿唇一笑:這有什麼好計較的。

「呃,呵,今天的這個蓮藕炒得不錯~~」一個女生想打破尷尬。

「嗯,還好。」葉靈又夾了一塊來吃。

「韓韓姐好像很喜歡吃這個藕呢?」她旁邊的女生開口。

「嗯。」葉靈也不避諱。

「呵嗯,姐,這還有菜,你多吃點吧。」

女生們幾乎都停下來不吃了,只有幾個男生和她還在動筷子。

「謝謝。」葉靈專心吃飯。

「姐,你平時要吃幾碗飯呀?」看著葉靈已經是第二碗,旁邊的女生忍不住問道。

此話一出,又收到了眼刀子。

女生有點委屈,說好溫暖帥氣的洋洋呢?

「一大碗就可以,這個碗有點小,需要兩碗。」葉靈沒有隱瞞。

「啊?一餐嗎?我一天都吃不到這麼多……」

幾個女生同時點頭。

連男生都忍不住落在她的體形上。

麥子洋下意識為她擋了擋。

但是葉靈自己直起來:「成年人每天需要2000左右的能量,一碗100克的飯是110的熱量,也就是二兩飯,所以吃下去並不會影響什麼。」

「不會……長胖嗎?」像你一樣……女生的目光是一致的。

「看人吧,能量過多累積會變為脂肪,但是如果低於一千卡,身體的各種細胞就會長期處於低能量化,也會不健康的。」

「那也比胖好呀。」一個女生不服氣的反駁。

「嗯。各人自己選擇呀。人類很多的疾病都是身體細胞出現問題引起的。」葉靈並不想說更多嚇人的話,但是普及點知識應該能行的吧?

「你又不是醫生,你知道什麼?!」一個女生嘟嘴,「你自己那麼胖,還好意思講~」

後面的話小聲說的,但是耳尖的麥子洋還是聽到了,其實很多人也聽到了。

葉靈按住想發脾氣的麥子洋,微笑的說:「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健康就好。」

至於別人是什麼眼光,她阻止不了。

「可是,真的有點多吧?」女生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其實也想吃的。

「我早上吃了一杯牛奶,一個雞蛋,兩個包子。」

「哈?我一個雞蛋就夠了。」

「對呀,有時候我就吃個蘋果」

「吃這麼多呀,怪不得……」

凈往她身上瞟,葉靈無奈,她這是有多胖?她的問題是胖嗎?

好吧,她們不懂,不計較。

「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都聊些什麼鬼?」麥子洋一抱怨,幾個女生就不追著葉靈說了。

麥子洋說完,往葉靈碗里夾了排骨:「別管她們,吃飽最重要!」

有個跟麥子洋好點的男生也識趣的附和:「就是,健康,吃飽為上策,太弱的話,哎,我跟你們講件事~~」

男生似乎想到了什麼,自己先笑了起來:「有天我逛街,遇到一個女人,走路都扶著心口的那種,前段時間不是已經降溫了嗎?還穿著短褲,沒有絲襪那種,裡面就一件露背衫,外面套了個風衣,小包背在外面,然後有個不長眼的,路過的時候故意撞了她一下,她就真的倒了,那個人也是狠,不單沒去扶她,還把她的包給搶了……」

「然後呢?」同桌的男生感興趣的問。

「然後能怎樣,女生爬起來追,沒兩步就氣喘吁吁,那人早跑遠了,周圍的人都還來不及反應……」

「嗯,太弱了!」麥子洋頷首點評。

「嘿嘿,就是,要是遇上韓韓姐,坐都把他坐趴,哈哈哈~~」

男生一時嘴快,然後才發現就他一個人在笑……

對面的眼神能把他凌遲:「不是,洋哥,我的意思是,韓韓姐……」

「行,以後你的段位自己打。」

「別呀,哥,不要放棄我!哥!親哥!洋哥……」

那邊嚎著,麥子洋卻只關心葉靈的表情。

發現她已經吃飽放下了碗筷,在擦著嘴。

菜飽飯足,加上包廂里的人多空氣熱,她的臉像擦了胭脂一樣,帶了些桃紅,連那些小班點都變得可愛起來……

麥子洋發現自己想的是什麼,連忙撇開臉去,覺得自己耳根發熱,這個時候胡思亂想什麼呢?!

葉靈沒發現他的異樣,旁邊桌的又來舉杯共賀,她只好跟著站起來,聽著他們的熱情豪語,果然酒容易上頭,那個昊哥好像是喝多了。

一群年輕人,一慫恿,昊哥又答應了去K歌。

群眾歡呼,昊哥笑意日盛,大概對於大家的擁護很開心吧。

可她看在座的人,歡呼是因為有吃有喝有玩有樂吧?

即使不是昊哥,只要有人出錢,就是她這個拎包的,他們也會誇幾句好聽的。

葉靈想不去了。

「你回去幹嘛?!」

「呃……」總有事情可以做呀。

「回去也是一個人,現在有我陪你還不樂意么?再說了,你什麼時候有機會出來玩呀?每天就是忙忙忙,上班上班上班,有陪過我嗎?現在就半天你就說要走,你有沒有良心呀你?」

這半嗔半怒的話,不應該是女孩子說的嗎?

可是麥子洋說得那麼習慣……

什麼鬼。

「總之,今天不能走!要敢走就跟你翻臉!」麥子洋撇開臉不看她!

葉靈歪了頭,她想說,跟這些人真的不熟啊,說話也沒什麼共同話題,跟著……其實挺無聊的。

可是麥子洋似乎不顧這些,就是要她跟上。

還特意跑去跟昊哥打招呼,昊哥往她這看了看,大手一揮,應該是表示允了。

麥子洋一臉喜悅的回來:「我跟昊哥都說好了,今天你哪都不能去,跟著我們!你放心,哥罩著你,哥帶你吃香喝辣去~~」

「吃香喝辣?不好意思,香的調料太多,辣的味道太濃,我可不要。」葉靈笑笑,表示「嫌棄」。 「你想要的,管夠!」

葉靈本以為麥子洋又要搭她的肩,她正想要不要順從,卻發現他一手搭著她,另一手把她拉入懷裡按著,然後還拍了拍才放開:「可以了吧?」

葉靈被他的操作嚇了一跳。

但是人家只是一連串的動作,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含義?

而且放得那麼快,應該沒什麼吧?

葉靈有些狐疑的盯了他一下,但是他轉過去跟人說話了。

大概是在安慰挽留她?

結果沒那麼大的K房,昊哥大手一揮,直接要了兩間。

她們包廂只有七個人,其他的都圍在昊哥周圍。

葉靈感受到對面三人的目光,有點不明所以。

是要自己跟她們坐在一起嗎?可是她們沙發已經坐不下了,她又不想坐在C位,兩個男生中間是蠻寬的。

葉靈看了看,人家三個人的位,她跟一個麥子洋就坐滿了。

是看這個嗎?

好像有絲絲尷尬。

葉靈挑眉,等麥子洋起身去選歌的時候,直接坐在椅子中間。

麥子洋回頭看去的時候,無聲無息的坐在了男生一排。

自自在在的一個人坐,葉靈作為一個懂音律的人,不管位置再自在,也真的坐不下去了……

只能出去透透氣,然後上了個洗手間,發現為了省空間,洗手間的門都差不多跟她一樣寬,還是公用的。

她轉身出來時差點撞門,就聽見噗哧一聲,有人笑了出來。

「韓韓姐,你沒事吧?」

葉靈抬頭,微笑:「沒事。」

「嗯,這家的環境一般,上次我們去的那家哪裡會有這樣的情況?不過韓韓姐也別怪他們,畢竟這裡寸土寸金,生意不是特別好的話都維持不下去,衛生間窄一點是正常的……」

女生自顧自的說了一堆,葉靈洗完手就想離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