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符陽就襲到了他的面前,一劍刺出。

咻!

符陽的寶劍朝顧銘面門刺出。

顧銘迅速抬起寶刀,將符陽震飛。

鏘!

見到擂台上那兩道交手的身影,觀戰台上的弟子都是屏住了呼吸。

符陽的實力很強,也十分的難纏,一旦被他近身,那簡直就是噩夢。

甚至有一些二品武王境的弟子,都覺得和符陽對上的話,未必能夠討到好處。

「顧銘真的擁有和符陽一戰的實力!」

「之前符陽所說的,該不會是真的吧?他曾經敗在顧銘手下?」

「符陽進入冰武學院的時,就是新生第一,同級之中無敵手,現在卻跟一個新生出手,如果再輸一場,那冰武學院的臉,就全部丟光了!」

「符陽能夠接下這麼多招,已經不丟臉了!」

有人開始嘲笑了起來。

此時,擂台上的兩人,已經是交手了十餘招。

「顧銘的刀法很是詫異,防禦能力十分的強悍。如果我將他手中的兵器斬斷,那麼就能分出勝負……」

符陽一邊進攻,一邊在心中想道。

可是有那麼容易嗎?

在猛虎寨時,他和顧銘二人使用的是普通兵器,後來他的兵器被顧銘震斷,從而敗在了顧銘的手中。

今天,他使用的是詭異的寶劍,但顧銘手中那把刀也不簡單。

照這樣打下去,他的武者之力肯定會先耗空,畢竟顧銘看起來似乎沒有在使用武者之力。

「你走神了!」

豪孕來襲 這時,顧銘的聲音忽然響起,符陽聽到后,雙眸大睜。

鏘!

一道清脆的聲響傳開。

顧銘在符陽走神的那一刻,忽然抬手攻擊,生生地將符陽給震退。

這一幕,又激起了觀戰台上那群弟子們的驚呼。

顧銘一步不動,符陽連寶劍都使出了,竟然還被顧銘震退了!

「你很強,值得我佩服。不過我符陽是不會輕易服輸的,再來!」

符陽說完,便是再度衝上去。

儘管他使出渾身解數,可依舊是破不了顧銘的刀法,這讓他有些焦躁。

符陽決定消耗大量的武者之力施展身法,想要在速度方面勝過顧銘。

只要他的速度夠快,那麼事情就有轉機!

只可惜,他想錯了,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他永立不敗之地。

而他的對手是顧銘,顧銘的作戰經驗無比豐富,別說是他就算是武神來了,只要顧銘的實力允許,也不會是顧銘的對手。

「你這樣一直防禦,我們是分不出勝負的!」

符陽後退,拉開了距離。

「哦,你說的也對?」

顧銘的嘴角微微翹起。

這話說的不錯,倘若他一直防禦的話,是贏不了這一場比賽的。

接下來,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麼?」

烈愛新婚:總裁你認輸吧 鸞鳳長吟 符陽一驚。

只見顧銘的已對出現在他的面前,手中的寶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不僅他震驚,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這是什麼情況!

就這麼敗了嗎?

丟臉!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哈哈哈,單導師,看來勝負已定了!」

單導師旁邊的古星辰忽然大笑了起來。

「哼,沒到最後,可別妄下定論!」單導師忽然用之前古星辰的話回了一句。

只可惜,這一場戰鬥已經成定局了!

此時,符陽已經被顧銘制服。

「我敗了!」

符陽看著顧銘,苦笑地低下頭!

他敗了,而且敗的非常徹底,他連顧銘是怎麼出手的都沒有看清。

如果這是在戰場上,那麼此時的他已經成了一具死屍。

全場,鴉雀無聲。

足足半晌之後,才有人站出來,吼道:「顧銘,第一!」

喊出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顧銘的堂哥顧超。

緊接著,顧華和古依楠也迅速起身,齊聲大喊。

「顧銘,第一!」

「顧銘,第一!」

「顧銘,第一!」

全場被顧超給煽動了起來,吼聲整齊嘹亮,震得冰武學院的弟子臉色發白。

一品武王境的符陽,竟然顧銘給擊敗了,簡直就是恥辱啊。

而此時的顧銘,境界再次回到六品武師境。

見到這一幕後,冰武學院的人更加感覺到恥辱,顧銘竟然只是六品武師。

他們想不明白顧銘為什麼會如此之強。

古星辰也不急著站出來宣布顧銘的名次,就這麼聽著。

那單導師和其他導師對視了一眼之後,便是抱拳道:「古導師,恭喜了!」

「承讓承讓!」

古星辰滿臉笑意地回了一句。

「肅靜!」

這時,古星辰忽然喊了一句,下一刻,整個練武場便是安靜了下來。

「我宣布,顧銘為本次外門大賽第一名!」

古星辰大聲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又是一陣沸騰。

那紀蘆雪、紀蘆林以及于軍聽到這話后,也都全部懵住了。

顧銘剛入學一個月就擊敗了武王境強者,而他們也是新生,差距怎麼會這麼大?

此時,紀蘆雪在心中想,倘若在南陽城的時候,她沒有表現出厭惡的樣子,而是同意了那一門婚約,那麼事情應該都會變得不一樣了吧?

忽然間,她有了一種想要嫁給顧銘的衝動,只不過之前的她看不上顧銘,而現在,則是顧銘看不上她了。

以顧銘現在的戰績,別說寒門了,就算是豪族都沒準會上門招婿。

她這寒門之女,根本不夠看!

與此同時,顧銘掃了冰武學院那群弟子一眼后,最終目光落在了符陽身上。

「沒想到,我又敗給了你!」

符陽站在擂台上,對著顧銘說道。

「習慣就好了!」顧銘回答道。

符陽鄭重說道:「放心吧,我絕對會習慣的,但是你記住,我還會來找你的!」

說完,他轉身離開。

而顧銘也轉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現在的他,已經是萬眾矚目,他這名字將會在天武學院和冰武學院中傳開。

古依楠看著顧銘歸來,心中暗暗說道:「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真的贏了,我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和顧銘對賭了。

顧銘擊敗了符陽,那麼她就得兌現賭約,帶顧銘上修鍊塔第三層修鍊十天。

「師姐,你沒事吧?」

就在古依楠沉思之時,忽然一個聲音落入她的耳中,她抬起頭來一看,發現顧銘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她的身邊。

「哼!」

古依楠一臉不快。

「師姐,你要賴賬?」顧銘眉頭一挑。

「我是那種人嗎?我只是感覺被你坑了。」

古依楠輕哼道。

「什麼叫被我坑了,賭約可是師姐你主動提出來的。」顧銘急忙道。

「我就是被你坑了,總之就是你坑我!」古依楠一臉凝重地說。

顧銘聳了聳肩,很是無奈地說道:「好吧,師姐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哼,這還差不多。等你什麼時候想修鍊了,我會帶你上去。」古依楠道。

「多謝師姐!」顧銘微微一笑,感謝道。

現在他已經拿下了第一名,而符陽則是第二名。

不過,第三名還沒有決出,所以紀蘆林和那富華還需要再打一場。

經歷了前一戰之後,這一戰沒有多少人關注,都是在私下討論著。

最後,紀蘆林獲得了第三名!

如此一來,外門大賽就是結束了。

「單導師,那些獎勵,我會儘快準備好,然後送過去的!」

古星辰對著單導師說道。

「多謝古導師!」

單導師說完,就是領著弟子們離開了。

這一次外門大賽,是冰武學院發起的,在天武學院舉辦。

如果冰武學院包攬前三,天武學院不僅丟了面子,還得給對方獎勵。

好在顧銘拿了第一名,面子保住了。

下一次,冰武學院將舉辦內門大賽,到時候天武學院也將帶領弟子過去參加。

到時候,顧銘沒準還能再去參加一次。

外門大賽結束了,那麼接下來,就是結算獎勵的時候。

待得顧銘回到住處之後,古星辰導師便是找了過來。

「顧銘,這是外門大賽第一名的獎勵。」

古星辰交給顧銘一張積分卡,一個玉瓶。

「你可以去武學閣里選一門中品武學,這門武學,你可以抄錄帶回家族。」古星辰又道。

外門大賽第一的獎勵,還有一個中品武學。

由於顧銘是真傳弟子,所以古星辰給了他特權,允許顧銘抄錄回家族。

只可惜,顧銘根本不需要!

他腦海里的武學就算是整個洪荒大陸的武學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有他的多。

「古導師,這門中品武學,我能改成其他獎勵嗎,比如積分?」顧銘忽然說道。

此話一出,身旁的古依楠忍不住道:「你不要?為什麼要改?」

顧超三人也感覺詫異,為什麼顧銘要放棄這一個機會,要知道,這可是能帶回家族的啊。

古星辰看了古依楠一眼,問道:「你說說你想改成什麼獎勵?」

「我要這種材質的寶劍或者是資源。」

顧銘將紀蘆林的那把劍拿了出來。

「這種材質嗎?天武學院的寶庫中倒是有一些,你需要多少?」古星辰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有一些?

顧銘一下子愣住了,隨即激動地說道:「可不可以全給我,我需要煉製一把更好的寶劍!」 「沒問題,反正留在那裡也沒有人用!」古星辰直接說道。

「多謝古導師!」

顧銘感謝地說道。

顧銘沒想到,天武學院里竟然有混沌鼎的碎片。如果天武學院有的話,那麼冰武學院也一定有。

想到這裡,顧銘也聯想到了洪荒大陸上的其他學院,以及所有家族。

接著,古星辰離開了,留下顧銘等人。

「顧銘,你想什麼時候進修鍊塔?」

待古星辰離去之後,古依楠便是問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