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第二天早上,秦未央起來的時候,他已經下樓了。

他坐在沙發上,眼睛布滿紅血絲,看見秦未央過來,他抬起頭,神情有些狼狽:"未央,昨晚我們都不冷靜,可能情緒比較失控,我今天想跟你好好談談,可以嗎?"

秦未央這會也的確冷靜下來了,她看著路彥昭這個樣子,心裡也心疼的不得了。

可是,想到他們目前的處境,她的心裡卻更加難受了。

他們這個樣子下去,什麼時候才是一個頭。

以前,她總覺得,只要把路彥昭留在身邊就好。

她自私的讓他失憶,賠了自己一年,或許,真的夠了。

她平靜的看著路彥昭,開口道:"我問你一句,如果我們情緒不失控,你想跟我談什麼?"

路彥昭聽到她的話愣住了,他看著秦未央,神情複雜:"我……我不想跟你吵架,我想說,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是我們不冷靜造成的,昨晚吵架,大部分責任在我,是我半夜去騷擾你,讓你不開心了,我跟你道歉,我們收回分手的話,好嗎?"

路彥昭第一次這麼低聲下氣的跟親未央說話。

可是,秦未央的心卻比針扎還疼。

她死死地咬著牙,難過的看著路彥昭:"阿昭,你難道不知道,有些話說出去,就收不回來了嗎?"

路彥昭的眼眶,也跟著紅了起來:"未央,你非要這樣嗎?"

秦未央緩緩搖頭:"不,不是我要這樣,阿昭,難道你沒有感覺到嗎?我們已經回不去了,我們現在已經山窮水盡了,你不可能放棄追尋以前的事情,追尋你的記憶,可在我這裡,你想要找回你的過去,就必須放棄我,你懂嗎? 霸愛絕戀:殿下,請放手 這兩者你只能選擇一個!"

秦未央說的很絕對。

路彥昭的神情一下子就淡下來:"未央,我是真的不明白,我想起以前的事情,跟我和你在一起,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可矛盾的,你為什麼要這樣逼著我做選擇,我真的不懂!"

秦未央苦澀的笑著,看著路彥昭:"或許,你這輩子都不用懂,或許下一秒,你就會懂了,真的!"

秦未央在心裡默默的說,只要想起以前的事情,不用我說,有些事情,你肯定都懂了。

只是我不想再活在這樣的心驚膽戰中,不想面對你每一次對過去的提問,都選擇逃避。

我以前以為自己可以堅持,但是現在,我才發現,我太高估自己了,我根本堅持不了。

秦未央死死的咬著牙,不讓自己失態。

她害怕路彥昭發現自己的異常,害怕路彥昭的一再追問。

路彥昭看秦未央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要分手一般,他的眉宇間閃過一抹痛苦的神色:"未央,你這是一點機會都不打算給我了?"

秦未央搖搖頭:"不是不給你機會了,這也是不給我機會了,阿昭,我們之間真的走不下去了,認了吧,我以前就是不願意認命,一個勁的折騰,我現在才明白,有些東西,真的難以承受,我們……就這樣吧,你走吧!"

秦未央的語氣太過於絕情,路彥昭一下子就生氣了。

他紅著眼睛,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秦未央,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當真一點都不念及舊情嗎?我們在一起這麼久,難道就抵不過這段時間發生的一些矛盾,你跟我在一起,具體多久了,你不願意告訴我,我也不為難你,可是,我知道的也至少一年了,這一年的感情,我都放不下,你為什麼非要這麼推開我呢,是不愛了嗎?還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

秦未央背對著路彥昭,生怕自己哭出來:"路彥昭,你別說了,好嗎?是我不愛了,行了吧,你別再執迷不悟了,我們都放不下過去,你堅持要想起以前的事情,一再的追問,我卻一味地逃避過去,這樣的我們,根本沒有可能了,你何必再勉強呢,我知道,以前是我強求你,非要跟你在一起,現在我知道錯了,我們分手吧,別再糾纏了,對對方都好!"

秦未央說完,直接快速的向著樓上走去。

她的腳步很快,路彥昭沒有看到,此刻的她,已經淚流滿面。

面對路彥昭一再追問過去,面對他想著種種辦法,想要恢復記憶。

秦未央是真的夠了,看到他為過去的記憶,吃的這些苦頭,她真的不能再當縮頭烏龜了。

所以,她決定了,她放路彥昭離開,他們之間,就這樣吧。

秦未央哭著上樓了,留下路彥昭一個人在客廳里。

這一年的時間,在這個古堡里,他來過,住過,一直像個主人一樣出現在這裡。

可是,這一次,他突然覺得,自己在這裡格格不入,特別像個外人。

秦未央說我們放過彼此,我們就這樣吧。

他不甘心,他不想放棄秦未央。

那個每天陪著他,跟他親密的秦未央,他們就像是彼此身體的靈魂,只要缺了靈魂,整個人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可是,他的秦未央,以前總是沒有安全感的秦未央,這次是真的放棄自己了。

路彥昭突然笑出聲,然後,笑著笑著,眼淚就留下來了。

他就像個傻子,連自己的情緒都控制不了了一般。

他從未覺得自己這麼懦弱過,明明秦未央就在樓上,可是,她的拒絕,卻讓他沒有勇氣跨出這一步,上樓再去詢問她。

他等了一晚上,最後等來的結果,還是分手。

甘心嗎?

路彥昭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心臟此刻痛的要命。

可是,他也不傻,他們分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秦未央一直在顧忌過去的事情。

可過去的事情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一無所知。

所以,他茫然的,像個傻子一樣,承受著沒有原因的分手。

他不知道秦未央是怎麼想的,可是,這一刻,他更堅定了要想起往事的決心。

只有他心裡清楚了以前的糾纏和過往,他才能明白秦未央各種情緒的原因。

或許,只有這樣,他還有機會挽留這份感情。

路彥昭什麼都沒有拿,他抬頭看了一眼樓上,最終轉身,孑然一身離開。

看著路彥昭離開。

沉風有些慌了,他看著站在二樓走廊里的秦未央。

她明明就站在這裡,看著路彥昭。

可是,她卻不願意去阻止路彥昭離開。

沉風急了,他生氣的盯著秦未央:"姐,你為什麼不攔著路彥昭啊,你明明那麼愛他,可是你為什麼要這麼放他走啊,我是真的不明白!"

秦未央紅著眼睛,伸手擦了擦眼淚。

她笑的有些蒼白:"沉風,或許以前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愛到對一個人放手,當然了,一年前的我也不明白,不然,我也不會把他強留在身邊了,可是,這段時間,我真的懂了,因為我們在一起,現在就是彼此折磨,我們只會讓對方變得越來越痛苦,這樣的感情,真的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能再讓阿昭跟著我一起痛苦了,不論他以後過得如何,我都會祝福他!"

沉風的一張俊臉陰沉的要命:"可是,他明明是喜歡你的,姐!"

秦未央笑的有些無力,她的嘴唇動了動,最終開口:"是啊,他現在是喜歡我的,但是,如果他知道一年前的事情,知道因為我,那麼多人因為他而死,他還能這麼心安理得的喜歡我嗎?沉風,你真的不了解他,他要是想起那些事情,肯定會放棄我的,橫隔在我們之間的東西,不是一句喜歡就能化解的,他如果想起那些事情,他肯定會恨我,我想啊,與其讓他恨我,與其讓他主動說不喜歡我了,主動跟我分手,還不如我早早的主動提出來,給彼此留下最後一點餘地,等到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來,或許會恨我,但是,也至於讓我們之間最純粹的這一年,也變得不堪!你懂嗎?沉風!"

沉風深深地凝視著秦未央,搖了搖頭:"說實話,姐,我不懂你的感情,我真的不懂,如果葉一朵也喜歡我的話,我無論是用什麼辦法,都要讓她留在我身邊的,可惜的是,她並不喜歡我,所以,我也無能為力,只能看著她跟路彥琛在一起,感情這東西,勉強不了的,我自己心裡也清楚,所以,我不過去的強求自己,可是,路彥昭他喜歡你啊,你為什麼還要放棄,他剛才挽留你了,你難道沒有看到嗎?"

秦未央死死地攥著拳頭:"我正是因為看見了,所以才更要跟他分手,如果我們現在不分手,最後還是情侶關係的時候,鬧得反目,你覺得那樣好看嗎?我們這份感情最終的結局,就是以仇恨畫上句話,你覺得我這輩子能安心嗎?現在這樣平淡的分了手,我尚且還能接受,沉風,你別再管我了,好嗎?"

沉風看著秦未央的情緒,也到了崩潰的邊緣。

他想說的話,統統都咽下去。

也是,他不能再逼她了,他是她最後一個親人,是她最後的依靠。

如果連他都強迫她的話,她是真的會難過的。 東海異境口,數萬人聚集,全部荷槍實彈,哪怕是吃飯,都是分批次的,絲毫不敢大意。

從進入這座異境到此刻,幾乎所有人都沒有休息,也就這些人都是內功修鍊者,乃至大修士以上高手,否則早就堅持不住了。

此刻,數十名尊者境高手守護四方,一眾化靈境強者也都歸來,總算是讓一群人能夠暫時休息片刻。

債遇逃婚妻 大量的靈丹妙藥拿了出來,林楠在此,各種好東西更是沒有吝嗇。

尤其是一眾化靈境強者,林楠給與的療傷之物是最頂級的。

半日後,所有人基本上都恢復的差不多了,林楠渾身的傷勢也好的七七八八。

此刻,林楠和大群尊者境高手,十大化靈境強者聚集在一起,一副建議的異境地圖繪製出來,擺在眾人眼前。

兩天的廝殺,搜尋,這座異境的秘密也早已展露在眾人之前。

論規模比前三座都要,也更強。

哪怕是這三日斬殺四階異獸高達兩百頭,三階異獸不計其數,其他低階異獸更是不知多少,但眼下的異境之中,異獸數量依舊極多。

不下五十萬頭!

即便是四階異獸,也還有這過百頭至少!

「各位,留下兩位化靈境高手坐鎮此地,我和其他八位化靈境分成四隊,一定要將那兩頭異獸王者找到,碰到其中的四階異獸,能殺則順手直接殺掉,每個隊伍跟隨三十名尊者境高手。」林楠吩咐道。

兩大異獸王者,最為危險。

其中的四階異獸同樣都是大危險。

這次八大化靈境高手親自帶隊,一方面搜尋,一方面獵殺四階異獸。

眾人聞言各自點頭,對此都沒有異議,兩大異獸王者的實力他們都看到了,太強大了,他們任何一個單打獨鬥都不是對手,這種強者不剷除,勢必是大威脅。

「好,事不宜遲,現在出發,一旦發現,第一時間傳訊,各方迅速趕往,斬殺兩大異獸王,這座異境便可完全掌控平定,我林楠自然少不了諸位的報酬!」

對此眾人更沒有意見,一群化靈境高手之中只有三位是林楠的僕從,一位是神庭的強者,另外幾人全部是邀請過來的強者,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而且為此甚至隕落一位,這都是莫大的損失,賠償那是肯定的。

不給好處,誰給你拚命,誰給你賣命?

他們,可不是土生土長的華夏人,高手其實更惜命。

很快,一道道氣息騰空而起,分成四個方向進行地毯式搜尋,林楠也在其中一支隊伍中,腦海中不斷和通天店鋪溝通著,搜尋兩大異獸王者的下落。

只可惜,林楠無法精準搜索,始終無法尋到兩大異獸王者的蹤跡。

與此同時,距離異境口約莫數百里之外,一座萬丈懸崖底部,兩道身影隱藏在一座普通池底,臉色陰沉似水。

二人早已化成人形,完全收斂氣息。

「鵬王,現在怎麼辦?」

剩下這兩位,一位是猛禽鵬王,一位是名為滕王,都是最強者,否則也無法在林楠等人的追捕下逃掉。

但眼下,兩大異獸王者只能躲藏在此,這是一處異境密地,和深處的源地有些關聯,能夠隔絕氣息,阻攔人類高手的探查。

滕王此刻臉色陰沉,原本還算是英俊的臉龐早已變得扭曲,渾身血跡。

關鍵時刻,兩大王者使用禁術逃命,但也為此傷勢不輕。

「等,本王就不相信他們一直會守在這裡!」滕王沉聲。

此刻外面一大群化靈境強者,更是無數道虛影,尊者境宗師境成群,他們兩大王者一旦被發現,必死無疑。

此刻能做的,就是等待!

異境內,接連兩天,四支隊伍,近百名高手速度極快,幾乎將整個異境都翻了過來,林楠更是一直讓通天店鋪搜尋。

方圓一兩千里的異境,大大小小的山林都搜索了一遍,甚至就連兩大異獸王者所在的懸崖也搜尋了一遍,但愣是沒有找到。

而順帶的,被屠戮的四階異獸多大上百頭,三階異獸更是上千頭,也算是一種收穫。

兩大異獸王者,如同在異境內蒸發了一般。

若非異境口無人妄動,林楠確認絕對不可能被它們順道溜出去,只怕真要擔心了。

此刻,他確認無比,兩頭異獸王者隱藏在此,但就是找不到!

最終,一群高手彙集到異境深處,來到異境源地前。

這裡和西南異境倒是一樣,是一座漆黑深淵,密密麻麻的異獸從其中爬出,然後聚集到祭壇上,經過特殊『加工』變成強大的異獸。

有普通的一二階異獸,更有強大的三階,四階異獸。

這一幕,林楠等人還好,一些不曾見過的此刻當真是臉色精彩之極,根本無法想象。

「異獸就是這麼出來的?」來自兩大神庭的高手一個個臉色很精彩,為首的阿薩德神庭化靈境強者開口。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根本想象不到。

「不錯,這就是異境的源地,也是這座異境的能量之源,只有破掉此地,這座異境才會枯萎,無法誕生更多的異獸。」林楠解釋了一句。

頓時一群人才恍然大悟,頗為感嘆。

「那就毀掉好了,這裡終究是一大隱患!」一些人紛紛開口。

而說實話林楠還真有些不舍。

這座異境比江南異境要大一些,各種天材地寶更多,若非遠在東海之上,林楠還真不捨得直接毀掉,細水長流才是最正確的方式,但眼下這裡沒有那麼多精力。

毀掉是最好的選擇。

到時候只要守住入口位置即可,根本不用擔心太多。

源地毀掉,這裡的異獸也將變得如同無根之草,隨時可能覆滅。

「毀掉此地暫且不急,我擔心一旦源地毀掉,這個異境會徹底覆滅,所以在此之前我們需要儘可能的收集這裡的資源,不能浪費!」林楠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眼中不由一亮。

幾天的時間,很多人對這裡早已摸清了一些,甚至也順手收集了一些寶物。

但普通尊者境誰有須彌戒指?即便是化靈境也不是都有,而且也沒有那個時間收取。

此地對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座巨大的寶地! 沉風走上前,伸手抱著秦未央,輕聲道:"姐,我不勸你了,也比逼你了,我尊重你的任何想法,只是……路彥昭恢復記憶的葯,我們這邊是有的,我們還要看他繼續找人給他治療嗎?"

秦未央聽到沉風的話,死死的咬著唇。

最終,她沉痛的閉上眼睛,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

她開口道:"沉風,等我們從葉一朵的生日聚會回來之後,你就把恢復記憶的葯給他吧,我不想再看著他這樣自己折磨自己了!"

沉風聽到秦未央的話,手一下子緊了起來。

他捏著秦未央的胳膊,皺眉看著她:"你跟路彥昭都弄成這樣了,你還要去葉一朵的生日聚會嗎?"

秦未央嘴角掛著一抹自嘲的笑容:"去啊,為什麼不去,葉一朵邀請我了,我有不去的理由嗎?更何況,你不是要去砸場子嗎,我不得攔著你啊!"

沉風的眸子閃了閃,表情有些難看:"姐,你承認吧,你不是什麼想去看著我,也不是因為葉一朵邀請了你,你只是還想找個借口,再去看看路彥昭,我說的對嗎?你既然這麼喜歡他,為什麼還要逼著自己放棄他呢,你就跟一年前一樣,自私點不好嗎?"

秦未央看著沉風的情緒有些激動。

她無奈的嘆口氣:"沉風,這次的事情,我是真的已經決定了,你也別勸我了,還有,這次的事情,還真跟你想的不一樣,我去葉一朵的生日聚會,還有一件跟重要的事情!"

說到這裡,秦未央的情緒已經認真起來。

沉風也察覺不對,他瞬間皺眉:"什麼事?"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眼神變得迷離,似乎在追憶很遙遠的事情。

她平靜的開口道:"最近,葉一朵新交了一個朋友,名叫玉玲瓏!"

沉風聽到葉一朵的名字,眉頭一下子皺的厲害:"這件事跟葉一朵有什麼關係?"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輕輕搖頭:"你看,提到葉一朵,你的情緒就不穩定了,葉一朵現在加入暗夜組織了,你知道嗎?"

沉風有點不自然,但他還是點了點頭:"這件事情,我知道一點,可是,這跟她交朋友有什麼關係嗎?"

秦未央緩緩開口:"她交的朋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暗夜組織這次的新人,可是,玉玲瓏這個名字,卻讓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記憶!"

"什麼記憶?"沉風現在急切的想知道,葉一朵跟這些事情,到底有什麼關係。

葉一朵有一點危險,他都受不了。

秦未央扯了扯嘴角,無奈的看著沉風,開口道:"當年,我還在修羅門的時候,招過一個代號叫玲瓏的特工,但是,那個時候,我剛把她招進來,本來是我自己調教的,可當時我就被派到暗夜組織去做卧底了,所以,我跟那個玲瓏根本沒有見過面,只不過,她雖然未曾見過我,我卻知道她的一切,這次葉一朵生日,打算邀請這個玉玲瓏,我想去看看在,這個玉玲瓏到底是何方神聖,會不會是修羅門派過來的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