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等一下,考官大人!”

就在這時候,激動的我忍不住開口了。

“請問跟地府求奇珍藥物,地府也會給麼?”

“只要不是先天靈藥,都會給!”

聽到這話,我簡直樂瘋了!

並蒂雙珠彼岸花,是後天培育而成的,並不算先天靈藥,也就是說,只要我成功的完成了測試,我就能夠爲蘇小魅的病掙得第一分希望了!

“接下來,我們開始宣佈最後一項測試的具體內容!”

(本章完) “陰間很大,就算是我們地府,也是處於不斷探索之中的,在陰間的某一處,我們發現了上古神獸饕餮的居住空間,我們稱之爲饕餮神域。”

說到這裏,考官頓了頓,我們十二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然後就多開始炸窩了。

“饕餮?”

“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啊!”

就連我聽到了,也是一陣的震驚。

我以前一直以爲《山海經》中的傳說是假的,自從見到了山膏還有一些別的奇獸之後,我纔開始慢慢相信這個事實,可驟然跟我說有一隻饕餮,我的心裏還是猛地顫了一下。

“真的有饕餮麼?”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這一問,蘇小魅也沉默了。

“我也沒見過饕餮,但八成是有的吧,我曾經見到過窮奇的內丹。”

聽到這裏,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您跟我們說這個,是什麼意思?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想死太難了 不會是讓我們去抓饕餮吧?”

身邊一個不認識的無常,有些畏畏縮縮的對着考官問道。

“抓饕餮?恐怕你還沒這個本事吧,就算是閻王大人們,也不敢說能抓到饕餮!”

考官的這句話一說完,那位考生就是一陣的臉紅。

“讓你們去,是因爲這片空間,只允許鬼將以下級別的進入,每一屆的黑無常選拔測試,也就是這個原因,選擇出最強的黑無常來探索饕餮神域。”

“饕餮呆過的地方,那也太危險了吧!”

“就是,這不是讓我們去送死麼?”

我自己沉默着,也沒讓莫鎮鐵他們說話,齊鵬飛是老油條了,自然也是不會說話的,就是剩下的那幫傢伙,在那邊吵吵着。

“每一屆測試,都會選出一批黑無常進去,從來沒有全軍覆沒過,再說了,也不是就你們一批人,你們將會和四方鬼帝的屬下還有人類四大宗門的來人,一起探索這片區域。”

聽到四方鬼帝的屬下,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但是聽到四大宗門的時候,我的心裏卻是感覺有些奇怪起來。

不是說人鬼殊途麼?人類的四大宗門,怎麼和搞到一起去了?

這種事情並不是我這個程度能夠考慮的,我所能做的,就是好好完成任務,等待地府的獎勵,然後幫蘇小魅要到並蒂雙珠彼岸花。

這個念頭一閃即末,我第二個想到的,就是太皇宗了,太皇宗也是四大宗門之一,肯定會派人來的,要是我能夠僥倖遇到太皇宗來人的話,說不定我還能打聽一下雪蓮玉蟾丸的下落呢。

絕寵嬌妻:陸少的寵妻 當然這種事情並不是我這個程度能夠考慮的,我所

能做的,就是好好完成任務,等待地府的獎勵,然後幫蘇小魅要到並蒂雙珠彼岸花。

我開始變得有些興奮,這樣一來了,三大主藥,兩個我都有下落了,蘇小魅的傷勢不再是一籌莫展了。

就在這個時候,考官又發話了。

“我就說道這裏了,後續會發給你們人物簡報的,十分鐘之後,你們將會乘坐冥龜出發,現在要是有不想去的,可以跟我說,還來得及。”

“饕餮神域太危險,我不想去!”

說完,最右邊的一個黑無常站了出來。

“還有誰麼?”

“考官大人,我…我也不想去!”

一個猥瑣的胖子無常,站了出來。

“好,兩個了,還有麼?”

時間停頓了十幾秒,沒有人再說話。

“都不說話我就默認沒有了啊,在你們的腦子裏面接受任務簡報吧!”

考官說完,又對着旁邊的鬼將說道。

“把這兩個沒用的東西,封印記憶,打回原籍!”

說完,他擺擺手就走了!

我的腦子裏面收到了一份關於饕餮神域的地圖,還有地府需要的物品清單,每個物品對應着多少積分,寫的相當的明白,從幾十個幾分,到幾百個,上千個積分,我繼續往上看,看到最上面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排名第一的,正是我日思夜想的九轉還魂草,積分數量沒寫,後面加了一個括號。

獲得此草上交地府的,地府包升到鬼王級別的所有修煉物資,賜封地一塊!

九轉還魂草居然如此值錢?好吧,這都不是重點,最重點的地方在於,這裏居然有九轉還魂草,這真的是讓我太興奮了,三大主藥的下落,我現在都有了,距離蘇小魅的康復越來越近,我感覺我的心跳都開始加速,九轉還魂草,我志在必得。

蘇小魅知道了這個消息,也是相當興奮的,不過我又發現了一個問題。

“小魅啊,地府那邊說,饕餮神域只允許鬼將以下的級別進去,那你?”

“我自然是不能跟着你一起進去的,我先回屬地去等你吧,你回來了以後,用傳訊石給我發消息就好了!”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和蘇小魅分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對於一個即將踏入陌生征途的我來說,沒有蘇小魅的陪伴,總是讓我覺得少了幾分底氣,心裏也開始變得有些空空的。

蘇小魅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這種情緒,對着我安慰道。

“可別喪氣哦,師傅都說了,我還等着你來救呢,你看你現在不是都找到了三種主藥的

消息了麼?”

說着,她又開始有些絮絮叨叨的。

“一個人出門在外要小心,不要上別人的當,尤其是四大鬼帝那邊的人,他們在某些程度上,對地府都是有仇視的,還有要記住你的身份,雖然你是人類,可你是以地府鬼差的身份進去的,不要和人類走的太近,被發現了會有大麻煩!”

蘇小魅絮絮叨叨的說了半天,我這個平常最不喜歡嘮叨的人,居然一直都在認認真真的聽着,而且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耐煩。

因爲我知道,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我恐怕是聽不到蘇小魅的聲音了,現在既然有機會聽,那我就要認認真真的,把她的聲音,深深的印入我的腦海裏。

出發之前,蘇小魅說在我的鬼袋裏面又放了些東西,讓我危險的時候記得拿出來用。

專屬婚期:前夫來襲 十分鐘的時間很快就到了,上了冥龜之後,我感覺到丹田裏面一股冷氣抽出,整個丹田瞬間就溫暖了出來,一股淡淡的黑氣猶如流星一般,從冥龜身上衝了下去,大家都各有心思,誰也沒有注意,只有我淡淡的看着,就在那黑氣快要消散在我眼前的時候,突然停頓了一下,我知道,這是蘇小魅在跟我說再見。

大家都坐在冥龜背上的房間裏面休息,氣氛有些詭異,我和莫鎮鐵我們五個算是一個圈子,而齊鵬飛這廝不知打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居然和對面五個人打成一片。

突然,整個冥龜的背上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晃動,再一眨眼的功夫,我們被冥龜從背上甩了下來,到達了一塊平地上面。

玄幻之葬天神帝 “都站好了,歪歪扭扭的,像什麼樣子!”

一股強大的威壓,朝着我們的身上聚集過來,我強行盯着不適感站起來,這種威壓太熟悉了,是鬼王!我轉頭一看,一位四十多歲樣子的中年男人,站在我們的面前。

突然,一個陰沉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朵裏。

“輪轉王,你們地府果然是大牌啊,每次都是最後一個來!”

輪轉王,面前這個男人,居然是傳說中十殿閻王之中的輪轉王。

“寂鬼王,我們地府做事一向有自己的準則和標準,怎麼,我看你是皮癢了,想讓我給你鬆鬆骨頭?”

輪轉王的話異常的硬,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對面那位寂鬼王,也是鬼王巔峯的存在,可一聽到輪轉王這話,馬上就退了回去,顯然是對輪轉王相當的忌憚。

兩大鬼王爭鋒,真的是相當少見啊,輪轉王殺雞儆猴,大家都安靜了下來,我朝着四處看了看,當我看到人類陣營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驚呆了,一個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裏的人,俏生生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本章完) 沈夢瑤,她怎麼會在這裏?

面前這位佳人,和沈夢瑤長得簡直一模一樣。

當我看到她的那一瞬間,她也看到了我,這一刻我可以確定她是沈夢瑤無疑了,因爲她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先是充滿了驚詫,染後居然又帶着點調皮。

淡定,要淡定,我深深的調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後讓我的目光從沈夢瑤那邊移開!

在場的,可都是鬼王級別的強者啊,萬一要是我一時衝動,露出了什麼破綻的話,我們大家都會完蛋。

看到我在躲避她的目光,沈夢瑤微微有些不悅,不過她也算是明白事理的,也開始裝作不認識我。

“各位鬼王,都準備好了麼?”

“我們沒問題!”

一個清麗脫俗的女尼姑站出來,朝着輪轉王一鞠躬。

很明顯,這位應該是淨月庵的真人級別的強者了。

“我們也沒問題!”

人類四大宗門皆表態了,四大鬼帝這邊的來人,也表示沒問題。

“各位應該都給門下交代清楚了,我們這就開啓通道,送他們進去吧!”

說着,輪轉王首當其衝,朝着前方的虛空處,射出一道鬼氣,其他各方的鬼王和真人們,也開始行動,鬼氣和真氣在虛空中交匯,居然猶如黑洞一般,產生了一個大洞!

這一刻,整個形勢開始發生了變化。

而且這種變化,讓我有些匪夷所思。

四方鬼帝那邊的人逐漸靠近,似乎在形成一個陣營,而我們地府和人類這邊,居然也在慢慢靠近,形成一個陣營。

就在我還沒有搞懂是什麼意思的時候,突然一道劇烈而耀眼的光芒傳遞過來,我整個人全身就是一陣的搖晃。

感覺渾身上下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我努力的調動身上可以運行的所有的力量,就在我快要撐不住的時候,所有的壓力又是一輕,就像是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那種感覺相當的難受,我覺得整個身體的氣血都要倒過來。

一件令我想到驚恐的事情發生了,當我的眼睛再度睜開的時候,我發現我整個人在天上,並且開始下落。

這不是要人命的節奏呢!

不過還好,距離不是特別的高。

用請神咒肯定是來不及了,我深吸一口氣,忙中不亂,趕緊使用了鬼霧,然後將用鬼霧承載着身體,減輕下落的速度,再用真元遍佈全身,撕開了一張保身符!

翻滾了幾個圈以後,我平穩的落地。

朝着四周看了看,饕餮神域的環境,讓我有些驚奇。

本來我以

爲,這裏會像外星球一樣窮山惡水的,但卻沒想到這裏居然猶如一個世外桃源一般鳥語花香。

我是降落在一片樹林的旁邊。

看了看地圖,我並沒有找到相對應的標識點,我感到一陣的蛋疼,這應該是我遇到的最操蛋的情況了,因爲我很有可能是被傳送到了未探索,也就是地圖上沒有畫出來的區域。

我小心翼翼的朝着四周轉了一下,並沒有發現周圍有其他的人,很顯然傳送進來的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雖然進來之前,大家都儘量的站在一起了,但並沒有被分到同一個區域。

我們早就已經想到過這個情況了,在冥龜上面,我們就已經說好了,先不管別的,大家都到地圖上指定的位置,一處被稱爲彭和的山坡聚集。

可是問題又來了,我現在並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啊,就在我一陣惆悵的時候,突然旁邊的森林裏面,傳來了“啊”的叫聲!

有人?

我的心情瞬間開始變得激動起來。

剛纔我把周圍大概走了一下,唯獨這個樹林我沒有進去過,主要是因爲我一靠近,就感覺到一陣危險的氣息,還有就是,樹林裏面視野較差,到底有什麼,我也不知道。

可是現在聽到聲音了,不管是人是鬼,我覺得都應該進去看一下。

小心翼翼的朝着樹林裏面接近,我儘量不發出一點聲響,這片山林裏面,處處透露着詭異。

首先一個是安靜的可怕,再一個我走了這麼長的時間,居然連一個小動物都沒有看見,我總覺得,在某個地方,有一雙眼睛正在盯着我。

背脊上面有着陣陣涼意。

“啊!”的一聲響,又傳遞到了我的耳邊,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的整個心肝都是一陣的顫抖。

這聲音來自樹上,我擡頭一看,是一種不知名的鳥類。

貌似剛纔那種猶如針扎的感覺,也是來源於它,似乎是我一進入這個樹林,就已經被這隻鳥給盯上了。

“啊!”

它看見我發現了它,於是一連叫了好幾聲,我正想着要不要把這隻鳥給打下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

我旁邊的樹林裏面,出現了一陣劇烈的動靜。

一股強大的氣息,朝着我撲面而來,我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威脅,這種感覺,至少相當於是鬼將級別的強者。

我慢慢的一點點後退,生怕激怒了這個傢伙,我終於知道這裏爲什麼沒有其他的小動物了,感情這一片,就是這位被打擾的存在的領地啊,而上面那個奇怪的鳥,估計就是他的衛士之類的,專門提醒他有入侵者的

吧!

入侵者並沒有這麼容易得到原諒,我的後退也並沒有用。

下一刻,我看到了這個傢伙的樣子。

一隻提醒巨大的狗,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不,它應該不光是狗,還帶着點烏鴉的特徵,我的腦子開始飛速的轉動,一個非常貼合的名字,瞬間就蹦了出來。

天狗!

當然,這不是二郎神的那個天狗,天狗也是分等級的,眼前的這一隻,應該是最次的那種,外形似烏鴉的鴉天狗。

饒是鴉天狗也不併不是我這種層次可以抵擋的,我撒腿就開始跑,鴉天狗的體型巨大,也十分迅猛的朝着我追了過來。

這他媽是什麼鬼運氣啊,也太坑爹了,掉到未知地域也就算了,居然還碰到了一隻天狗。

鬼步大開,可是後面的天狗還是窮追不捨,他的樣子輕鬆寫意,似乎是在追逐一隻玩具,很顯然是沒有用全力,可饒是這樣,我們之間的距離,也開始一點一點的縮小。

“作死的節奏啊!”

我從兜裏掏出一張符咒,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

然後貼在了腿上!

這是我抽空自己畫的神行符,由於不是很正宗,效果應該不是特別好,但現在也顧不上這麼多了,瞬間就甩開了距離,但我發現這樣不行。

把天狗是甩開了不少,可那隻鳥還在天生跟着我,這樣下去,遲早會被追上,必須想辦法幹掉那隻鳥。

說敢就幹,一個計劃,立馬就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

我朝着一處較高的土坡衝過去,當我衝到制高點的時候,立即轉過身,對着那隻鳥看過去。

那隻鳥也看着我,突然,它又是“啊”的一聲叫!

可我卻無暇顧及這個了。

鬼術,攝魄!

這只是我的計劃,我並沒有實踐過,攝魄到底對動物有沒有用。

效果還是讓我比較欣慰的,那隻鳥的眼神裏面,吐露出了迷茫。

鬼術—鬼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