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等我們車,開到了那霸區,胡七七讓我停車,指着那霸區的“海洋物語”歌舞廳說道:青眼狐狸,進去了。

“確定?”

花落,花開 “確定。”胡七七說。

我問胡七七:青眼狐狸能夠幻化人形嗎?

“能!”胡七七說:青眼狐狸是狐狸裏的異種,幻化人形,比我們要快,他絕對能夠幻化人形的。

“他幻化人形後,是什麼模樣?”我問胡七七。

胡七七搖了搖頭,說青眼狐狸從來沒出過胡門,一直都是以狐狸模樣示人,從來沒有在她的面前,幻化成人形。

不過,胡七七又說:青眼狐狸骨骼寬大,眼睛是青色的,化形成人,模樣也肯定很有特徵。

我想了想,說:虎背熊腰的大漢,兩隻眼睛是青色的?

“差不多。”胡七七說。

我點點頭,就找那個人了。

我帶着兄弟們進了歌舞廳,歌舞廳內,我掃視了坐在歌舞廳門口的小姐們。

一直找,一直找,終於找到了那天晚上,給我看“秦朝土瓷”圖片的小姐。

我走到他面前,問他:你認識我嗎?

“你是李善水,是讓沖繩島海神震怒的人。”小姐驚慌失措的說道。

我點點頭,看來那天晚上,多智先生找來的“孽心小鬼”演的那臺戲,讓我出了很大的名嘛。

我點點頭,對小姐說:是我……我找你問個事。

“這……這?”小姐有些不情願,說:我雖然是給小姐,可也有原則的,你害了沖繩島,我是不會幫你的……

她話還沒說完,我直接開了一個價錢:五十萬日元。

“不是錢的事情。”小姐搖搖頭,說:李先生,請你離開這裏,你要是不離開,我就……我就喊人了。

都說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這小姐,人品還是不錯的。

我正準備繼續說話,突然,我的面前,伸過來了一張臉,是那個火神節,誘導喬拉殺人的“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對我說:李神,歌舞廳的第四號包間,是我包下來的位置,請李神過去,我待會,會帶着這個女人,去找你的。

花心祭祀在沖繩島上,權力很大,想不到在歌舞廳內,碰見他了。

我對花心祭祀點了點頭後,帶着胡七七、弟子規和龍三,上了包間。

胡七七問我花心祭祀是什麼人。

我說是花心祭祀逼得喬拉水遁大海,到現在,喬拉都不見蹤影。

“哦!那你爲什麼不找她麻煩?”胡七七問我。

我說這事其實很複雜,因爲那花心祭祀,其實是喬拉的信衆。

進了包間之後,我們四個,坐在了沙發上面,等着那個小姐過來。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

花心祭祀領着那小姐進來了,指着我說:這位可不是禍害沖繩島的人,他是水神的朋友,水神的朋友都是神靈,喊,李神。

“李神。”小姐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後,跪在了我的面前,親吻着我的腳面。

我有點不適應,想站起來,花心祭祀輕輕按住我的肩膀,說這是“海洋部落”尊敬神靈的一種方式。

好吧,入鄉隨俗,我如坐鍼氈的坐着。

那小姐,親吻了我的腳面三下後,站了起來,說道:李神,你有什麼想問的,請問吧。

我問你,你今天可見到了一個“寬背厚胸,兩隻眼睛是青色的人”?

那小姐想了想,說:沒見過。

“真沒見過?”我問小姐。

“沒!”小姐說完,又說:不過,有怪事發生。

“什麼怪事?”我問小姐。

花心祭祀立即插嘴說:李神,的確是有怪事,我也是因爲這件事,纔來的——這歌舞廳,丟失了三個小姐。

“丟失了?”我看向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點頭,說三個小姐本來要上班的,可是找不到人,直到……

“直到什麼?”我問。

“直到有客人反映,說女廁所的隔間,一直打不開,工作人員砸門,發現廁所三個隔間裏,躺着三具屍體,渾身沒有一滴血液,膚色蒼白如紙。”花心祭祀如此說。

我開頭還以爲是青眼狐狸他們,殺了這三個女人,現在想……不是青眼狐狸,而是……石銀?

石銀返祖,成了殭屍。

殭屍是要吸血的。

我突然捏緊了拳頭,我得把石銀給抓回來啊……這傢伙的,變了殭屍就胡亂咬人,千萬別……變成了殺人不見血的魔頭。

由於石銀返祖的事情,我沒跟別的弟兄說,胡七七還是覺得,殺人的就是青眼狐狸,他問花心祭祀:能不能把那三個人,帶過來讓我看看。

“敢問神靈尊姓?”花心祭祀問胡七七。

胡七七說他姓胡。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花心祭祀點頭,說:胡神,我現在就去。

說完了,花心祭祀吩咐了小姐幾句,不出五分鐘,三具包着白布的屍體,被擡了進來。

我一瞧那屍體,嚇了一跳,那屍體,真是可怕,渾身真的沒有一滴鮮血。

我再看一看那屍體的屍斑情況,看了一眼後,我估摸着這屍體,死了有七八個小時了。

七八個小時前,估計青眼狐狸他們,還在跟蹤我們上火山呢……不會是青眼狐狸做的。

看時間和手段,我感覺這三個女人,死在石銀的手上,可能性真的很大。

不過,胡七七嗅了嗅傷口,對我說道:是青眼狐狸乾的……他們三個,身上都有青眼狐狸的香味。

“你確定?”我有點懷疑胡七七的看法。

胡七七很篤定的點頭:絕對是青眼狐狸。

我撓了撓鼻尖,我感覺這三個人是石銀殺的,胡七七感覺這幾個人,是青眼狐狸殺的。

到底是誰幹的?

我有點拿不準了。

我搖搖頭,站了起來,走到了包間的窗戶處……這窗戶,能夠直接看到歌舞廳的座位席和歌舞廳的舞臺。

我本來只是感覺煩躁,想遠眺一下,可這一遠眺,我瞧見了一個人,那人,帶着一個碩大的連衣帽,同時,虎背熊腰,不過,個子非常矮小。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石銀。

石銀披着一身黑色的袍子,在歌舞廳裏面到處亂逛,時不時的還在找人。

我也不知道他在找什麼。

當然,石銀還用連衣帽子把頭給遮住了,我看不到石銀的長相,可是從身形和背影,還有肩寬,以及那個大喇喇的走路姿勢,我都能分清楚,那就是石銀。

雖然石銀身體脫水很厲害,可是,骨架不會變化的。

我趴在窗戶上,感覺心裏燃起了一團火,先是憤怒,憤怒石銀爲什麼殺這幾個小姐,接着我又有些悲傷,我最好的朋友,蛻變成了——殺人狂魔?

“你在看什麼?”胡七七問我。

我搖搖頭,說:看到了一個熟人……誰殺了這幾個小姐,我估計能夠找到人了。

“誰?”

“石銀。”

我對胡七七說。

“怎麼是他?他不是在火山家嗎?”胡七七問我。

我說:走吧,先下去,抓人,其餘的事情,我後面再跟你們解釋。

“行!”胡七七、帝子歸和龍三都跟着我出了門。

在下樓轉彎的時候,我進了廚房,直接在廚房裏面,抓了一把大蒜、蔥、姜、胡椒粉等等氣味辛濃的調味料,下了樓。

在歌舞廳內,我們四個人,開始接近石銀。

石銀此時,正在歌舞廳的出口處東張西望。

我們四個,偷偷潛行了過去,儘量做到不打草驚蛇。

在我們離石銀只有三四米的時候,我已經看到石銀那有些焦急的表情,他時不時的打着哈欠,稍稍露出嘴裏的獠牙。

這就是殭屍。

殭屍在吸食不到足夠鮮血的時候,就是這種表現。

再一次驗證了,石銀殺了那三個小姐嗎?

我們幾個繼續往前面潛行。

在只有兩三米的距離時候,突然,一個倒茶的服務生走到了我們面前,低頭問了一句日語,估計是問我們爲什麼蹲在地上。

就是這一下,結果,石銀立馬注意到了我們幾個,他猛的站到了一張桌子上,低頭看了我們一眼後,掉頭就跑。

“石銀,你別給我跑。”我見行蹤暴露了,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站了起來,指着石銀,喊了一句。

同時,我們幾個,也拔腿去追石銀。

石銀不停的跑,我們在後面不停的追,一直追到了一個小巷子裏面,石銀突然蹲在了地上,伸手,不停的挖着地,想要挖個盜洞,直接逃走,不過,胡七七壓根沒有給石銀時間,猛然一躍,一隻手,勾住了石銀的小腿,把他往盜洞外面迅速的拉。

石銀被胡七七抓住了,直接反手對着胡七七的臉,就是一拳砸了過去。

胡七七則一擋石銀的右手,罵道:這傢伙,實力變強了不少啊。

豈止是變強了不少,石銀一拳拳,虎虎生風,把胡七七給壓住了。

一向比較無敵的胡七七,此時竟然顯得有些弱勢了,竟然扛不住石銀的拳頭。

龍三也上去幫忙,幫助胡七七分擔石銀的進攻壓力。

我則控制金剛鐲,不停的去砸石銀。

咚咚咚咚!

金剛鐲,砸得石銀乒乓作響,渾身不停的乍起金石之音。

現在的石銀,簡直是銅皮鐵骨,渾身刀槍不入。

這也是殭屍的特性。

不過,我們幾個人,好歹快要將石銀給壓制住了,一直把他壓制在角落裏面,只有招架之力的時候,我猛的對胡七七和龍三喊道:七七姐,三爺,你們快上,把那石銀的手,給我抓住。

聽了我的話,胡七七和龍三突然往邊上一撤,兩人分別扭住了石銀的一隻手。

我則跳了起來,把右手一直抓住的那些“香辛”調料,全部灑在了石銀的臉上。

噗!

一陣極具辛辣的粉塵,猛的爆開了。

石銀頓時不停的在打噴嚏。

“抓住機會,制服他。”我又吼了一聲。

胡七七和龍三,瘋狂的對石銀進行攻擊。

轟轟轟!

兩人連續幾拳,全部打在了石銀的穴位上,把石銀給打得癱軟後,胡七七直接兩隻腳勾住了石銀的肩膀,坐在了石銀的脖子上,對着他的天靈蓋,再次來了一下。

石銀這次,徹底沒有還手的力量了,低着頭,發出一聲哀求:小李爺……你們何必對我下手這麼狠?啊欠,啊欠!

殭屍非常怕辛辣的東西,一些辛辣的氣體,進了殭屍的鼻子裏,他們會瞬間喪失戰鬥力。

不過,殭屍會通過大量的打噴嚏,來緩解這種辛辣症狀。

現在,石銀被我陰了一把,心裏肯定不服。

“石銀,你爲什麼變成殭屍?”我問石銀。

石銀搖頭,說:小李爺……我是殭屍王將臣後人,我要變成殭屍,這個沒什麼問題吧?也沒犯什麼規矩吧?

“你變殭屍,我不管你,可我問你……你爲什麼殺了那三個歌舞廳的小姐。”

“我沒殺人。”石銀倔強的說道。

“那三個沒有了鮮血的人,不是你殺的?”我又呵斥石銀。

“不是!”石銀說道:我不知道你們說的那三個人到底是誰,可是,跟我真的沒關係。

“你放屁。”我說那三個人都是被人吸乾淨了身體的血液,不是你是誰?

石銀搖搖頭,說他返祖以來,從來沒有殺過一個人,也沒有吸過一個人的血液,那三個歌舞廳的小姐,絕對不是他殺的。

“這樣好了。”帝子歸跟我出主意,說:小李爺,我聽說殭屍的牙形,其實是不一樣的,他們殭屍吸血用的獠牙,和我們的指紋一樣,都是獨一無二的,這樣好了,既然石銀不承認,咱們也不能冤枉人,不是他做的,不能硬栽給他,是他做的,那就是他做的。

我吸了一口涼氣,說:你意思是,讓石銀回到歌舞廳,再去咬那三具屍體一口?

“就是這個道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喊石銀過去,咬一口,事實真相,自然便可以知道了。”帝子歸說。

我也覺得這個辦法實在可行。

我說道:那咱們就過去試試?

“試試唄。”胡七七也說。

我問石銀願不願意跟我們去。

石銀說去,他要洗刷冤屈,因爲,人真的不是他殺的。

“好!”我讓胡七七暫時鬆開石銀,帶着石銀跟我們一起回歌舞廳。

此時,石銀的身體,也恢復如常了,我們曾經是並肩戰鬥過的戰友,所以,我願意相信石銀,也不會像押犯人一樣的壓着他!

在我們五個,快要出巷子口的時候,忽然,巷子口,站了一個男人。

那男人,接近兩米的高度,背對着我們,說道:留下石銀,你們可以走。

“你又是誰?”我指着那個兩米高的男人,說道。

“你不用知道,留下石銀,你們可以走,不然,你們都得把命交代在這裏。”男人又說。

這時候,胡七七已經站了出來,要和那男人交手。

我卻回過頭,想去問問石銀,認不認識這個兩米高的男人。

我剛剛轉頭,就發現……石銀,竟然一巴掌,拍向了胡七七的背心。

這可是偷襲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