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系統評價:惡有惡報的典型代表,因為內心的私慾,而導致活活被燒死,變成惡鬼又四處害人,該殺!

看著系統的提示,葉新華都愣住了,這是系統第一次這樣毫不掩飾的,赤裸裸的鼓勵葉新華幹掉一隻鬼,以前系統都是以可憐之類的詞語評價一隻鬼,從來也沒有像如今這樣赤裸裸的鼓勵葉新華殺掉這隻鬼。

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眼前這隻惡鬼保安絕對是個死有餘辜的角色。

葉新華想到這裡,眼睛微微眯縫起來,死死的盯著惡鬼保安,而惡鬼保安這時卻一臉憤怒的盯著葉新華道:「你是誰?為什麼跟老子過不去?」

葉新華聽了惡鬼保安的話呵呵笑道:「別誤會,老子絕對沒有跟你過不去,因為你連讓老子跟你過不去的資格都沒有,小渣渣!」

「你……你找死!」

惡鬼保安怒了,這也太瞧不起自己了,自己好歹也是一隻成名的惡鬼,被人如此鄙視還是第一次,這讓向來驕傲的惡鬼保安受不了了。

這時就見惡鬼保安怒喝一聲,下一刻就再也不顧及自己的形象了,全身一震,緊跟著惡鬼保安就徹底變了模樣,變成了一具渾身焦黑,被燒的面目全非的焦屍。

這才是惡鬼保安本來的面目,當時在那熊熊的烈火之下,惡鬼保安直接被燒成了這具焦屍,而剛才史小軍看到的惡鬼保安,其實只是惡鬼保安的一點障眼法,幻化成了他生前的模樣。

這時惡鬼保安憤怒了,準備拚命了,所以直接顯露出他的真身,下一刻腳尖一踩猛地沖向了葉新華,鬼爪向前一伸,直接準備一爪掏心,解決掉葉新華。

葉新華見惡鬼撲了上來,不敢怠慢,雖然葉新華的實力高於惡鬼保安,但是葉新華卻不敢大意,獅子捕兔尚需全力,更何況葉新華這時候要跟惡鬼保安搏命呢?

惡鬼保安揮爪抓向了葉新華,葉新華不敢怠慢,腳在地面一蹬,緊跟著渾身真氣匯聚於雙臂之上,陳氏擒拿手便使了出來,直接撲向了惡鬼保安。

二人相對而來,速度駭人,眨眼間便打在了一起,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惡鬼保安的利爪與葉新華的擒拿手猛地交在一起,呼的一聲,惡鬼保安的利爪之上竟然猛地燃燒起了熊熊烈火,烈火蒸騰,整個空氣的溫度都增加了許多,想來這就是惡鬼保安的技能烈焰爪了!

葉新華見惡鬼保安利爪冒火,整個人也嚇了一跳,連忙鼓動全身的真氣,猛地一推,直接把惡鬼保安推得倒退了四五步,同時葉新華揮手又是三根硃砂鋼釘狠狠的射向了惡鬼保安。

惡鬼保安被葉新華推了一步,整個人就是一個踉蹌,可是還沒等他站好,三枚硃砂鋼釘已經再次刺了過來,惡鬼保安一見自己躲是不可能了,只能鼓動全身鬼氣,剎那間那對鬼爪浮現的烈焰更加強大了,這時就見惡鬼猛地一擊烈焰爪狠狠的打在了鋼釘之上,緊跟著就聽見一陣陣,叮叮叮的聲音,三根被燒紅了的鋼釘就被惡鬼保安打飛出去。

惡鬼保安這才算穩住身形,可就在這時另一面葉新華揮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神行符,猛地貼在了身上,瞬間葉新華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輕鬆了無數倍,身輕如燕都不足以形容葉新華現在這個狀態。

神行符不愧是一級符文,其威力絕對不是開玩笑的,葉新華想著,腳尖輕輕一點地面,整個人呼的一聲就消失在原地,這時在原地甚至留下了一絲殘影。

快,太快了,貼了神行符的葉新華快的難以形容,這邊艾寶兒與史小軍都看呆了,這速度,完全已經超過了正常人應該有的速度了。

史小軍這時有些傻傻的看著艾寶兒道:「寶兒,你這位大哥太厲害了,比我遇到那個牛鼻子老道厲害多了!」

「去去,你別拿你遇到那個老騙子來跟我的新華哥哥比較,我的新華哥哥可是真正的高人,那是你遇到那個老騙子可以比擬的!」

艾寶兒聽了史小軍的話,傲嬌的說道,這一刻彷彿正在跟惡鬼戰鬥的是她一般。

史小軍聽了艾寶兒的話連連點頭道:「對對,是我失言,你新華哥哥,絕對不是那個老騙子能夠比擬的,對了,寶兒,你說我去拜你新華哥哥當老師怎麼樣,你新華哥哥會收下我嗎?」

史小軍看著艾寶兒說道,艾寶兒聽了這話不屑的看了史小軍一眼道:「救你,夠嗆!」

「別啊,好不容易遇到個高人,我可不能放過,我不管,一會兒新華大哥打完了,我就去拜師,到時候你可要幫我說句話,不然,不然以後探險組織隊員的事情,就你來干,我才不幫你了!」

「哎哎,史小軍你敢威脅我!」

「就威脅了,咋地,幫不幫吧,你說!」

「你……好吧,一會兒我試試吧!」

……

史小軍與艾寶兒說著話,這邊葉新華已經再次跟惡鬼保安交上手了,這回一上手,惡鬼保安就吃足了苦頭。

葉新華腳下有神行符相助,其速度驚人,惡鬼保安跟不上葉新華的速度,瞬間被動了,只能被葉新華壓制著一頓暴揍。

惡鬼保安,本來戰鬥力就不如葉新華,鬼氣也沒有葉新華的真氣充足,現在速度也跟不上葉新華了,眼看就要敗下陣來。

霸寵狂妃 可是惡鬼保安如何能夠甘心,而且作為一隻鬼,他的戾氣很足,也不缺乏敢跟葉新華拚命的勇氣,這時就見惡鬼保安一怒,全身鬼氣升騰,大喝一聲:「啊,老子跟你拼了,看我的,烈焰爪!」 呼……

惡鬼保安怒喝一聲,下一刻只見惡鬼保安的雙手頓時燃燒起一陣恐怖的火焰,下一刻惡鬼保安瘋了一般的揮舞著鬼爪,沒有方向,沒有目標,就是胡亂的揮舞著。

烈焰爪到處揮舞,直接把整個空間都佔滿了,根本不給葉新華任何空隙,也不讓葉新華有任何可乘之機,惡鬼保安直接用燃燒著熊熊烈火的鬼爪封住了葉新華所有的進攻路線,這時葉新華如果想要打到他,那就必須冒著被火焰燒到一下的危險。

一時間這惡鬼保安竟然成了一隻冒火的刺蝟,吃不得,放不得,當真討厭。

而就在葉新華糾結的時候,惡鬼保安突然傳來了一陣呵呵怪笑的聲音:「呵呵……小子,我承認你很厲害,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現在我使出了這招烈焰爪,渾身上下基本沒有任何破綻,你想快速拿下我,根本不可能,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來救進入商場這五個孩子的吧,不妨跟你透露一下,五樓那個娘們可是個狠角色,最喜歡的就是吃人,你要是去晚了,樓上那兩個娃娃,恐怕已經成了那女人的口糧了!呵呵呵……」

惡鬼保安怪笑連連,葉新華皺眉思索,惡鬼保安看了葉新華一眼,緊跟著呵呵笑道:「小子,你不用猶豫了,我知道你在猶豫什麼,你肯定是看出我這招消耗極大,雖然是全身防禦,但是消耗也是平時幾倍,其實你想的沒錯,我現在的消耗確實很大,這個狀態也不能持久,但是再堅持二十分鐘還是有把握的,而二十分鐘,已經足夠樓上那個娘們把那兩個孩子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呵呵呵……拿我一個惡鬼的命,去換兩個孩子的命,你覺得值嗎?」

惡鬼看著葉新華笑的更加開心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已經萬無一失,自己是打不過你,但是你也跟我耗不起,這就是惡鬼保安的依仗。

而惡鬼保安想的不錯,他確實給葉新華帶來了一個巨大的難題,是除鬼還是救人,這是一個問題啊!

葉新華想著,直撓頭,不過在撓頭的過程中,葉新華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緊跟著用眼睛向不遠處更衣室方向瞄了一眼,而從那裡卻伸出一根細長的舌頭,正上下揮舞。

葉新華見狀嘴角微微一翹,把手放下,惡鬼保安見葉新華竟然有心思笑,不由心中一緊,感覺事情有些詭異了,同時不知道為何一股若有若無的危機感,時刻圍繞這惡鬼保安,嚇得惡鬼保安把雙爪舞的更加密不透風。

「小子,怎麼樣,你倒是回個話啊,是來殺我,還是去救人,你要如何選擇?」

惡鬼保安瞪著葉新華惡狠狠的吼道,言語中掩飾不住的焦急與心虛,葉新華這時卻笑得很開心,看著惡鬼保安道:「選擇?呵呵……小孩子才做選擇呢,而作為一個成年人,我全要!」

葉新華笑了一聲,還不等惡鬼保安做出反應,葉新華一揮手道:「長舌動手!」

咻,啪~

葉新華這話一說完,就見隱藏在更衣室後面的長舌鬼的舌頭猛地飛了出來,啪的一聲直接纏住惡鬼保安的一隻胳膊,猛地一拉,惡鬼保安這隻胳膊就被長舌鬼拉住!

惡鬼保安大驚失色,揮動另一隻燃燒著重重烈火的鬼爪就準備去攻擊長舌鬼的舌頭,可就在這時葉新華一個箭步沖了上來,緊跟著左手死死按住惡鬼保安的左手,右手順手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三枚硃砂釘,對著惡鬼保安的胸口就是一陣連續的刺擊。

噗噗噗~

幾聲刺擊之下,惡鬼保安的胸口直接被刺穿,一陣陣黑煙從惡鬼保安的胸口冒出來,惡鬼保安整個人彷彿撒了氣的氣球一般,噗~的一聲就憋了下去,眼看就不活了。

而就在這時長舌鬼舌頭一動,刷的一聲,直接把這個傢伙拉了起來,緊跟著張開血盆大口就準備吞了這個惡鬼保安。

惡鬼保安這時也恢復了一定的理智,一見長舌鬼要吞了自己,當時就嚇尿了,連聲呼喊:「饒命,饒命啊,小子,不,大哥,不爺爺,饒命,饒命,我還有用,我可以幫你對付五樓的娘們,娘們很厲害的……」

長舌鬼本來是準備直接吞了這個惡鬼保安的,可是聽見惡鬼保安說他對葉新華有用,就看向了葉新華,等待葉新華的命令。

葉新華聽了惡鬼保安的話呵呵笑道:「哦,你想幫我對付五樓的惡鬼?」

「嗯嗯!」

惡鬼保安拚命的點頭,葉新華看著惡鬼保安這個樣子,突然展顏一笑道:「謝謝你啊,不夠我葉新華抓鬼不用人幫,長舌鬼開飯吧!」

「啊~不要啊!!」

惡鬼保安聽了葉新華的話嚇壞了,玩命的大叫著,長舌鬼一聽自己可以開飯了,瞬間樂壞了,張著大嘴吸溜一聲,惡鬼保安就跟果凍一般直接被長舌鬼吃驚了肚子里。

「嗝~~呼~」

長舌鬼吞了惡鬼保安,緊跟著打了個飽嗝,與此同時不知道為何呼的一聲,長舌鬼的嘴裡竟然吐出了一大串火焰。

葉新華見狀愣了一下,緊跟著使用數據天眼符查看長舌鬼的數據,這一看,葉新華就發現長舌鬼的戰鬥力已經從16點升到了18點,而且長舌鬼的技能舌鞭,也發生了改變,或者叫做進化,這時長舌鬼的舌鞭變成了一個叫做火舌鞭的技能。

葉新華想著抬頭看向長舌鬼,長舌鬼跟葉新華心意相通,秒懂葉新華的意思,下一刻噗的一聲吐出了自己的長舌,緊跟著呼的一聲,長舌鬼的長舌竟然燃燒起了熊熊烈火,直接變成一條火舌!

看著這驚人的一幕,葉新華都驚呆了,火舌,我去,厲害了,長舌鬼這是把惡鬼保安身上的火焰屬性也給吞了嗎?厲害,厲害!

看著長舌鬼的進化,葉新華很開心,而就在葉新華準備轉身說話的時候,突然就看見史小軍咣當一聲跪在地上,二話不說就咣咣磕頭:「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嗯?師父?什麼鬼?葉新華看著跪在地上的史小軍懵逼了! 「師父?你叫我師父?」

葉新華看著跪在地上一個勁的磕頭的史小軍,滿臉的懵逼,咱們是第一次見面好吧,我怎麼就成你的師父了?

「是的,師父,剛才見師父除鬼,驚為天人,所以下定決心一定要拜你為師,還請師父收下我吧!」

史小軍再次磕頭,葉新華聽了這話連忙攔住想要繼續磕頭的史小軍道:「我說這位小朋友,我連你叫啥都不知道,我咋收你當徒弟啊?」

「叫啥不重要,只要師父肯收下我,叫我啥都行!」

史小軍聽了葉新華的話絲毫不在意的說道,葉新華聽了這話拍了拍腦袋道:「我說,行,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先不追究,但是你知道我叫啥名字嗎,你就拜我為師?」

史小軍聽了葉新華的話再次搖了搖頭:「這個也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你是我師父就行了!」

史小軍瞪著眼睛看著葉新華,葉新華聽了史小軍的話無奈的拍了拍額頭道:「這咋啥都不重要了,我要是就這樣收你當徒弟,那也太草率了,你起來吧,我不收你當徒弟!」

「師父,不要啊!」

葉新華轉身要走,可是葉新華這邊剛想動,另一邊史小軍一下子抱住了葉新華的大腿,大聲吼道:「師父,你就收下我吧,求求你了!」

「這位小朋友,你就算抱我大腿,我也不能收你啊,你我沒有師徒之緣。來,放開我的大腿,別抱了,中不?」

「不中,師父你要是不收我,我就抱,就抱!」

「你這還賣上萌了呢,還有,你抱就抱能不能離我的大腿根部遠一點,那裡很敏感的好吧!」

「師父,你只要收下我,我可以讓你更敏感!」

「我草,你要幹啥,趕緊給我鬆開!」

「不松!」

「哎,我的小暴脾氣,你不松我可讓長舌鬼抽你了!」

「抽吧,師父你就是抽死我,我也不放手,死也不放!」

「我……艾寶兒,這是你的同學,你不管管他嗎?」

葉新華實在被這個死皮賴臉的史小軍纏的沒辦法了,最後把目光投向了艾寶兒,希望艾寶兒可以幫幫自己。

艾寶兒這時看著葉新華吃癟的樣子感到很好笑,不過卻知道自己不能笑出聲來,不然會被葉新華看見的,這時艾寶兒稍微清了清嗓子道:「其實吧,我覺得你還是收了他比較好!」

「為啥啊?就因為他長的丑?」

葉新華聽了艾寶兒的話炸鍋了,瞪了史小軍一眼說道。

丑?聽了這個詞史小軍懵逼了,丑,自己長得丑嗎?自己長得明明就不醜,你憑啥罵我……

史小軍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就給葉新華提供了一波負情緒能量值。

叮,來自史小軍負情緒能量值+66

艾寶兒也被葉新華的話噎到了,緩了半天道:「新華哥哥,我讓你收他為徒,可不是因為他丑,而是因為這小子太磨人了,記得我倆當年一起上的幼兒園,當時他為了搶我手中的一個變形金剛玩具,整整磨了我七天,我最後實在受不了,還是送給他了!」

「我敢說,新華哥哥,你若是不收他為徒,接下來一個月,甚至一年裡,你絕對不會有安生日子過,他會像一隻蒼蠅一般死死的盯著你!」

「我去,這麼煩人啊!」

葉新華聽了艾寶兒的話嚇了一跳,忍不住多看了史小軍一眼,史小軍這時卻一副鹹魚狀,不管你說啥,我就抱著你腿,你不收我為徒,我就抱著你腿,你說我長得丑,我還是抱你腿,就抱腿,就抱腿,抱到你答應收我為徒為止!

可以說史小軍是一個磨人的祖宗,大帝級人物,艾寶兒看著史小軍這個樣子,又勸葉新華道:「新華哥哥,其實你收史小軍為徒,也不是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嗯,我收這塊狗皮膏藥為徒還有好處?」

葉新華頭疼的看著史小軍,艾寶兒聽了這話立刻點頭道:「當然有好處了,那話咋說的,對了,垃圾只是放錯了位置的資源,他就是放錯資源的那個垃圾!」

「我,我怎麼感覺你在罵我?」

史小軍聽了艾寶兒的話,滿臉怨念的看向艾寶兒,艾寶兒瞪了史小軍一眼道:「閉嘴,別說話!」

艾寶兒說了一句,緊跟著回頭繼續笑呵呵的看著葉新華道:「新華哥哥,反正我要是你,我就收了他,別的不說,就沖一點,他爹可是咱們海城市的鋼鐵大王,你要是收了他,最起碼,他爹不得給你一筆很大的學費嗎?」

「學費?」

葉新華聽了艾寶兒的話重複一句,史小軍一聽葉新華開口連忙達到:「師父放心,只要師父開口,學費多的不敢說,百八十萬的,絕對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史小軍為了學藝,也是下了血本了,上來就是百八十萬,葉新華聽了史小軍的話眼睛在眼眶中轉了幾圈,剛才艾寶兒確實有句話打動了葉新華,那就是史小軍的父親是海城市的鋼鐵大王,既然是鋼鐵大王,那鋼材,他那裡肯定有的是啊,而自己修鍊食金術,正好需要大量的鋼材,所以,嘿嘿……

葉新華想到這裡,清了清嗓子道:「行了,鬆開我吧,至於學費什麼的也不用提了,不過我最近在練習一門法術,需要不少鋼材,這個你若是能幫我解決了,我收你為徒也不是不可!」

葉新華看著史小軍說道,史小軍聽了這話一拍胸脯道:「嗨,師父,我當你要什麼呢,鋼鐵啊,那破玩意兒,不有的是嗎?說師父你要幾百噸,我回去跟我爸要去!」

葉新華一聽史小軍的話呵呵笑道:「哦,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你為徒,鬆開我,拜師吧!」

「啊,師父,你肯收我了,太棒了,師父在上,史小軍磕頭了!」

史小軍一聽葉新華答應收自己當徒弟了,頓時興奮的驚呼一聲,下一刻咣咣磕頭,連聲大叫師父,葉新華見狀輕輕頷首道:「恩,很好,從今以後,你就是我門下大弟子了。」

「是,師父!」 商場五樓,葉新華帶著史小軍,艾寶兒,以及被長舌鬼救出來的曲倩倩一起走到了五樓這一層。

五樓很大,但也很空曠,一半美食城,一半空閑做庫房,葉新華到了這裡,迎面就看見了一排排排列整齊的廢棄塑料模特。

這些塑料模特擺放整齊,每一個都面朝葉新華一行上來的方位。

「停!」

到了五樓,葉新華率先豎起了手掌,示意其餘三人停下,同時警惕的看向面前這些塑料模特,身後的三人也全都緊張的縮在了一起,一副怕怕的樣子。

葉新華沉默不語,悄悄的啟動數據天眼符,查看一下眼前這些塑料模特的屬性,可是葉新華數據天眼符剛打開,突然就聽到一聲陰冷且充滿了暴虐的女人聲響起。

「咯咯咯……你們來了,我等你們很久了!」

聲音響起,葉新華等人身子一頓,這時就看見前面這一排排塑料模特的眼睛突然都睜開了,猩紅的眼睛盯著眾人,彷彿那地獄的幽靈剛爬地獄,來到人間尋找食物一般。

塑料模特瞪著猩紅的眼睛打量著葉新華四人,與此同時模特們緩緩動了起來,把中間讓出一條道路,這時葉新華才發現,在這群模特後面是一張巨大的桌子,桌子後面放著一把椅子,上面坐著一個獨臂的女塑料模特,剛才出聲的應該是她。

而更令眾人驚訝的是那張桌子,因為那張桌子上這時正平放著兩個人,這個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葉新華四人此行要救的嚴小萌以及揚大業。

不過二位這時狀態可不是很好,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塑料模特扯開了,露出了裡面白皙的肉體,而且桌子一旁還放著各種蘸料,看樣子這些塑料模特是準備聚餐了,而嚴小萌與揚大業就是這群模特今天聚餐的主菜。

「小萌!」

「大業!!」

看見二人如此凄慘的躺在桌子上,艾寶兒,曲倩倩都忍不住放聲大叫,聲音中滿是焦急,史小軍這時也焦急的扯了扯葉新華的衣服道:「師父,救他們!」

說實話,不單這些孩子們剛才緊張了,就連葉新華也緊張了,葉新華系統頒布的任務是拯救五個孩子,要是這兩個孩子死了,那不用問,任務肯定要失敗,到時候自己的積分儲備不夠,可是要扣除五點屬性的!

不過葉新華又轉念一想,心中稍安,沒錯系統的任務是救出五個孩子,那麼如果眼前這兩個孩子死了,那麼系統會直接提示自己任務失敗,現在系統沒提醒,那豈不是代表著這兩個孩子還活著!

想到這裡葉新華凝神觀察這兩個平躺在桌子上的孩子,這一看,葉新華微微點頭,因為他看見這兩個孩子的胸口還在微微的起伏,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這二人心臟還在跳動,這二人還活著!

葉新華想到這裡輕輕頷首,這時葉新華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坐在椅子上的獨臂塑料模特,這一看,葉新華就微微一愣,這個女人很強大啊!

姓名:張月

種族:惡鬼

體魄:0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