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糾結了好一會,石愛妍最終決定放棄。

「怎麼不行?你就當在解一塊普通的石頭。」

葉宇寬慰道:「反正這墨玉出來之後,我還要把它們給切割了,做成玉塊,壞一點也沒有關係,你就當練手了。」

「額!」

石愛妍一陣無語,那墨玉練手,這代價未免也太大了吧。

雖然這不是自己的墨玉,可她還是下不去手啊。

「還是你來吧。」

把水磨機推到葉宇的面前,石愛妍退後兩步,艱難的說道。

「給你練手的機會都不知道珍惜,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解了。」

葉宇說完,直接把石頭放在水磨機上,把切片壓在線條上,固定好石頭,按動了開關。

隨著刺耳的切割聲,石頭的邊角已經被切割了下來,然後葉宇和石愛妍便看到那被切割的層面滿滿的都是黑色。

漆黑如墨!

果真是墨玉! 「賭漲了,小宇,我們賭漲了。」

看到墨玉,石愛妍激動的摟著葉宇,就差在他的臉上親吻了。

葉宇感覺到胳膊上傳來的柔軟,忍不住臉色一紅,悄悄的抽出手臂,笑著說道:「賭漲是肯定的,如果不漲,我也不會把它給買回來了。」

「你先淡定一下,等我把這墨玉完全解出來你再興奮吧。」

石愛妍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可誰讓她也沒有親眼見過解出墨玉的場景呢,又如何能夠控制住內心的興奮。

葉宇沒有再去理會她,而是按照他畫出的線條,一點點的把石料周邊給切掉,然後又用鐵刷,把上面殘留的一些雜質給清掃掉,這才把墨玉給取出來。

那是一塊有四五公斤重的墨玉,漆黑如墨,細如羊脂。

「極品,真正的極品啊。」

看清楚這墨玉之後,石愛妍震驚的說道:「完全就是純色的黑漆,沒有任何雜質顏色,太漂亮了。」

「漂亮吧?」

葉宇笑著問,石愛妍不斷的點頭,就跟小雞啄米一般。

「可惜不是你的。」

葉宇一句話,直接戳中石愛妍的痛點,讓她忍不住綉眉一瞪,狠狠的剮了葉宇一眼。

知道不是我的,可你也沒有必要如此堂而皇之的給說出來吧?不是讓我心痛嗎?

看到這麼極品的翡翠,竟然無法得到,也太殘忍了點吧!

「不過等我把它切割之後,如果還有剩餘,倒是可以分你一些。」

葉宇跟著又說道。

「去吧,去吧,別讓我再看見,煩死了。」

石愛妍一把把葉宇給推開,無語的說道。

葉宇也沒有介意,他需要把這塊墨玉給切割成塊狀,去實驗一下自己的聚靈符咒在這上面會不會呈現更強的聚力,所以就借勢進了卧室,關上房門。

雖然這墨玉非常堅硬,但好在葉宇的力量也不小,再加上他有靈力夾持,不一會就把那塊幾公斤重的墨玉給分解的七七八八了。

別看這墨玉有幾公斤,真正能被他使用的玉塊,也不過才幾十塊而已,用了有一半的墨玉量。

剩餘那些碎玉,葉宇也不捨得丟掉,把它們收拾起來,裝好,等空閑時間,他打算雕刻一些小物件,給自己的紅顏佩戴,絕對能增加他們的顏值。

如果再在上面刻畫一些陣法,還能夠讓她們保命,多好的事情。

把這一切都收拾妥當,葉宇才開始往墨玉上面刻畫陣法。

現在的葉宇已經進入到四級陣法師的水平,對符咒的理解也跟著深入了很多,刻畫聚靈符更加的熟練。

只是轉瞬間,一塊聚靈符已經被他刻畫了出來。

葉宇握在手中,感受了一下聚靈符內部的靈氣,然後便忍不住皺起眉頭,暗自嘀咕起來,「這用墨玉刻畫出來的聚靈符也不過如此啊?僅僅比用普通的玉石刻畫出來的強了那麼一絲,造價還這麼昂貴,太奢侈了。」

「要不研究一下符咒,讓自己進入到四級符咒師的境界,然後在墨玉上刻畫出來四級的聚靈符?」

說干就干,葉宇沒有遲疑,再次拿出來一塊墨玉,然後嘗試著在上面刻畫四級的聚靈符。

雖然陣法和符咒基本是想通的,可葉宇並沒有刻畫四級符咒的經驗,對四級符咒的刻畫還是特別的生疏。

尤其是聚靈符,這個東西能夠凝聚天地之靈氣為自身所用,馬虎不得。

而且聚靈符需要用到生機,葉宇體內存留的生機已經不多了,所以他必須謹慎再謹慎,以免浪費。

只可惜符咒並非一蹴而就,必須要經過不斷的練習,才能夠真正領悟都符咒的真諦,刻畫出來為自己所用的聚靈符。

一塊墨玉碎裂,葉宇沒有絲毫的心疼,繼續去嘗試第二塊,第三塊……

直到墨玉破碎了十多塊,葉宇的雙眼當中才漸漸的露出一絲明悟。

「是了,我不能只想著符咒,還可以把陣法融入進去,陣法和符咒竟然都依靠陣,如果把陣法也融入到符咒裡面,或許能夠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麼一想,葉宇的眉頭總算是舒展開來。

他再次拿起一塊墨玉,依照著三—級聚靈符的路子往上面刻畫。

不過在他感覺符咒快要報廢的時候,葉宇猛的改變自己的路子,在裡面融入了一個四級的加固陣法。

這個陣法是他從苗家護族大陣裡面推演領悟出來的,已經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腦海中,刻畫出來非常的輕鬆。

把陣法融入之後,把符咒給禁錮起來,葉宇又急忙接著把那未完成的符咒個刻畫完畢。

這樣一來,原本容易爆裂的符咒,就不會那麼輕易的爆裂了。

只是在葉宇要收手的時候,猛的感覺墨玉像是承受不住一般,發出了嗡鳴的抵抗聲。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那塊墨玉再次爆裂,化成一堆碎屑。

雖然這一次仍舊沒有成功,但葉宇已經掌握到這種四級聚靈符的精髓,之所以會不斷的爆裂有兩個原因。

一個是這墨玉的材質不行,硬度不夠,無法承載四級聚靈符的威力。

這也就造成了他刻畫一半就會爆裂,而在中間融入一個四級的加固陣法,便能夠撐到盡頭。

如果他在快要到盡頭的時候,再融入一個四級的加固陣法,或許就能夠把這一切給解決掉。

想到這裡,葉宇急忙又拿出來一塊墨玉,快速的往上面刻畫聚靈符。

因為有了之前失敗的經驗,這一次葉宇才剛剛刻畫出來一個邊角,便離開往裡面融入一個四級的加固陣法,然後才跟著去刻畫聚靈符。

他的速度非常快,加固陣法刻畫完,便立刻進行符咒的刻畫。

如此三番,在快要到達盡頭的時候,葉宇再次融入進去一個加固陣法,然後他就看到那快要爆裂的墨玉被漸漸的穩固了下來。

葉宇沒有猶豫,緊接著就把剩下的符咒給刻畫完畢。

等他停手的時候,發現墨玉還完好無損,這才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成功了!

就在葉宇感嘆的時候,猛的發現四周的天氣變化了。

原本只是黑壓壓的夜空,在這個時候,竟然出現了一層層的烏雲,壓的非常低,把整個雲省都給籠罩了起來,讓人們都顯得特別的沉悶。

「怎麼回事?天氣預報顯示的這兩天雲省都是晴天,怎麼還會出現這麼濃重的烏雲呢?難道要變天了?」

在隔壁的卧室內,石愛妍翻來覆去都睡不著。

她太激動了,葉宇一來,就幫她淘來了一塊十公斤重的玻璃種翡翠,甚至還讓她親眼見證到墨玉的解石全程。

這一切對於石愛妍來說,都是奇迹,一輩子恐怕都無法碰到一次的奇迹。

而且因為翡翠的緣故,她跟葉宇還遭到了匪徒的打劫。

這尼瑪,想想就刺激的不行,讓她根本無法入睡。

哪怕明知道明天就是公盤開啟的時候,需要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可石愛妍完全剋制不住自己,想睡都睡不下去。

然後便看到外面天氣的變化。

跟她同樣發現這個變化的也大有人在,尤其是那些懸挂在酒店外面穿著夜行衣的那群人。

他們內心已經在連連叫苦了。

接到了上面分配的任務,讓他們來這裡偷盜翡翠。

這種事情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幹了,而且每一次都非常成功,基本一次性便能夠搞定。

可這一次,他們把目標的房間翻了好幾遍,愣是沒有找到翡翠所在。

而且還聽聞,在途中堵截他們的那些人,盡數被警察抓走了。

想想,就是一陣的后怕,莫非這次的目標身份比較特殊?

這些都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他們想等目標休息之後,再次潛入酒店去尋找翡翠。

可左等右等,現在已經大半夜了,愣是不見裡面熄燈。

現在天氣又變了,馬上就有下雨的可能,讓這些人心中不斷的罵娘。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從那黑雲之中猛的穿出一條銀龍,伴隨著霹靂咔嚓的聲音,呼嘯而下,直奔酒店而來。

「卧槽,這尼瑪什麼情況?難道做壞事真的要遭雷劈嗎?」

那些守在外面的夜行人,立刻就驚呼起來,急忙轉移位置,去躲避那條銀龍。

銀龍好似沒有發現他們一般,直接擊中在窗戶之上。

只聽咔嚓的聲音,窗戶上的玻璃應聲而裂,那條銀龍找到了空隙,嗖的一下子就衝到了裡面。

這一切葉宇早已經被嚇呆住了,身形一閃,就躲在角落,看著那條銀龍奔著他剛剛刻畫出來的聚靈符狠狠的砸了過去。

噼里啪啦。

一陣刺耳的聲音過後,那塊他用墨玉刻畫出來的聚靈符竟然變的特別鮮亮,雖然全身漆黑,可經過雷電的洗刷,好似脫胎換骨了一般。

等雷電消散之後,葉宇急忙就衝過去查看聚靈符。

那幾公斤的墨玉就刻畫出來這麼一塊聚靈符,萬一再被雷電擊毀的話,那他就真的成為超級敗家子了。

幾個小時的時間,竟然浪費了近億的財富,哪怕再有錢的家底,也會被他敗光。

好在這塊聚靈符並沒有碎裂,反而還具備了一些獨特的能力,這才讓葉宇懸著的心放鬆了下來。 這塊用墨玉刻畫出來的聚靈符,不但凝聚靈氣的能力暴增,比他之前刻畫的那些聚靈符高出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其中還含帶著雷電的力量。

如果吸收到自己的身體內,或許有可能激發出雷電之力為自己所用。

「不錯,不錯,經過雷電的洗禮,這聚靈符的威力都能夠變強,太爽了。」

葉宇興奮的說道:「不對,為什麼會有雷電呢?」

興奮之餘,葉宇還沒有得意忘形,立刻就開始沉思起來。

「莫非這是四級聚靈符必須具備的?可也不應該啊,在苗家的時候,他們那裡也出現了好幾個四級的陣法,可並沒有發現雷電啊?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雲海省雲溪縣劉家村後山的種植基地。

有一個白眉白須的老者,此刻正盤膝坐在池塘周圍,凝神注視著池水裡面的聚靈陣。

「竟然把聚靈符如此隨意的仍在池塘裡面,他難道就不怕被修鍊者看到,把它們撿走嗎?」

老者皺著眉頭,無語的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目光一凜,猛的看向了南方,喃喃自語起來,「四級符咒引發的雷劫?我天,這才過去多長時間?他竟然又刻畫出來四級的符咒,這天賦,也太妖孽了吧?」

「南方?應該是雲省吧,我現在就趕過去,爭取早點見到那個神秘的妖孽,向他取取經,說不定還能夠在有生之年進入到練氣第四層。」

這麼一想,那個老者便站起身子,打算離開。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從地上撿起九個石頭,在池塘的周圍按照九宮的方位擺出一個圖案,然後那沉在池塘裡面的七塊聚靈符便消失不見。

「既然要找你幫忙,那就先結一個善緣吧,幫你把這裡的聚靈符給隱藏起來,免得引來那些心懷叵測之人的爭奪。」

做完這些,老者才搖搖頭,往上下飛奔而去。

「四級符咒的雷劫?莫非那人又刻畫出來四級的符咒了?」

與此同時,在華夏國很多隱蔽的地方,有一些不出世的老先生,一個個被從夢中驚醒,喃喃自語道:「不能再繼續悶頭修鍊了,必須要出去走走,尋找一下自己的奇遇。」

這一切葉宇並不知曉,他拿著那塊被雷電洗禮過的聚靈符,內心滿滿的都是激動。

既然這塊聚靈符能夠聚集更多的靈氣過來,那他進入下一個境界也指日可待了。

掃了一眼旁邊剩餘的三塊墨玉,葉宇就是一陣的肉疼。

這尼瑪,只是刻畫出來一塊這樣的聚靈符就耗去了好幾公斤的墨玉,想要湊齊七塊,豈不是說要耗掉好幾個億的錢財?

不過葉宇也只是肉疼一陣,跟著就目光堅定的說:「錢財都是身外之物,沒了可以再掙。但修鍊卻不能有一刻的耽擱,必須要儘快把修為提升上去,這樣才能夠在黑暗者到來的時候,維護好自己賴以生存的藍星。」

把那聚靈符給收起來,葉宇又繼續刻畫符咒。

因為剛剛的停頓,讓他的手法有些許的生疏,竟連著弄毀了兩塊墨玉。

在第三塊的時候,他才穩住自己的心神,專心致志的去刻畫。

不一會,又一塊聚靈符被他刻畫出來。

才剛剛刻畫完,天空中那些正準備散去的烏雲再次凝聚在一起,向著雲省狠狠的壓了下來。

尤其是維多利酒店這一帶,近乎完全沉浸在烏雲的包裹之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