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紫薇大帝輕聲笑道:「莫里將軍、帕丁森將軍,5000艘星艦折損,對哪個家族來說都不是小數目,除去後防,我想也沒多少救兵可般。況且遠水解不了近渴,敵人都打上門來了,先打回去再說。如果這戰勝利了,兩位將軍是不是也能回去交差了。」

紫薇大帝如此說了,莫里和帕丁森也只能連忙點頭同意。

「廖妃,把你的建議給我。」紫薇大帝沖著大屏幕說道。一陣光影之後,廖妃拉開帘子走出來:「大帝眼裡還有臣妾?我準備了三套方案,請過目。」

紫薇大帝哈哈一笑:「廖妃的計策一定是絕妙天下,就算是排景布陣,模擬實戰,我都不是你的對手。」

紫薇大帝說的是實話,從公元3000年,人工智慧全面超越人類。模擬的戰爭從來都是輸多勝少,但模擬又不是實際戰場,紫薇大帝這麼說著,卻將目光投向三套方案。

紫薇大帝眼光掃向哪套方案,方案就自動演繹出影響來,派兵布陣的情形一目了然。其實廖妃的幾乎儲存了所有戰爭的片段,這是億萬次篩選之後,最有把握的三套方案。

廖妃作戰方案的詳細程度,比起星艦上的智腦來說,明顯要高出好幾個檔次,難怪電子集成化發展到今天,紫薇大帝的廖妃卻依然體積如此龐大。

莫里、帕丁森、富康隆那都是軍事方面的行家,看到這三套方案也都忍不住拍案叫絕,有許多地方思慮比人都要周祥。

紫薇大帝看完了說道:「廖妃技藝又長進了。 青春不韶華 三套方案,一套突襲,兩套防禦。都是以弱勝強的經典啊,我想問問你,這次戰鬥我們勝算有多少?」

這話同時也是問莫里和帕丁森等人的,一場戰爭對勝負都應該有個判斷。8000星艦對抗12000艘星艦,勝算來說,勝面太少了。眾人也想聽聽廖妃的判斷。

廖妃笑了笑,拈了個蘭花指:「這勝率原本為43.62%,不過因為兩艘泰坦級星艦的加入可增加2個百分點,然後因為大帝的緣故,可以再加2個百分點,總共達到47.62%。」

紫薇大帝也笑了起來:「這麼說,我一個人頂得上2艘泰坦級星艦,你真是抬舉我了。」

廖妃說道:「大帝本來就是這樣的能力,臣妾也只是保守的估計。」

紫薇大帝捋了捋嘴巴下的鬍鬚:「但最終結果也還是輸。所以你的第三套方案,是給我設計了一條逃跑道路,捨棄紫薇家族,進退自如,卻不是站則必勝的法寶。」

莫里和帕丁森都變了臉色,以自己在軍事方面的專長,如果不是紫薇大帝點破,他們竟然沒看出廖妃的設計方案裡面有這麼隱藏的考慮。廖妃這台超級光子計算機竟然為了某個人改變了程序推理,太可怕了。

廖妃沉沒了片刻,收起一直笑嘻嘻的臉,反倒露出一絲絲擔憂,小聲說道:「可還是被大帝看穿了。還是大帝了解我。」這又是一記重炮,紫薇大帝竟然也開始琢磨機器人的性格。

紫薇大帝臉色一沉,旋即說道:「廖妃也太妄自菲薄了,讓你看樣東西。」紫薇大帝說完,連通了傑克圖的通訊,「傑克圖,天威神艦從隕鐵基地出發了么?」

傑克圖:「父皇,一切準備就緒,已經開始啟動,現在我正在天威神艦上。」

「好。」紫薇大帝點了點頭,「現在切個全景上來,讓廖妃看看我們的傑作。」

「好的,父皇。」傑克圖將畫面切到了外面,一艘巨大無比的星艦從秘密基地起飛,龐大的氣流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這一切呈現廖妃的眼前。

天威神艦,作為軍事重大機密,一隻隱藏在隕星上,所謂秘密,自然不會讓廖妃知道。

紫薇得意的看著廖妃:「怎麼樣,看看它能增加幾成勝算啊。」

廖妃面露喜色,急促地說道:「大帝,還是把參數趕緊報給我吧。難怪你如此自信,真是把臣妾害苦了,白白擔心。」

紫薇大帝點點頭:「既然天威神艦出了秘密基地,自然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天威神艦的武力參數數據馬上傳進你的加密庫。」

廖妃的畫面消失,屏幕上出現了文件傳輸的圖樣。大約過了5分鐘,廖妃的影像重新出現在屏幕里,計算完成。

「廖妃,現在你的預測結果是什麼,方案需要改么?」這不僅是紫薇大帝的疑問,也是所有人的疑問。 紫薇大帝:「如此,那我就取第一套方案。」

廖妃驕笑道:「第一套方案,攻守兼備,只要能抵擋住對方的強力攻擊。就可以反守為攻,取得勝利,這倒不符合大帝的性格了啊。」

「哦,那我的性格是怎麼樣的?」紫薇大帝反問道。

「呵呵,霸道、蠻橫,你說我說的對么?」說完廖妃羞澀的笑了笑,那眼神十分的勾魂。

紫薇大帝:「還是你了解我啊!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廖妃。」紫薇大帝起身,對莫里等人說道;「走吧,我們登上天威神艦,去督戰吧。」

時間一分一分的流失,23顆衛星的旋轉各不相同,雷諾他們在等待衛星最為稀疏陣型的出現。這時,強力轟擊可以穿透空港之間的鏈接,甚至擊中保護在中央的拜占庭星。

時間在不停的流失,智腦上的星球動態運行軌跡正在接近最佳位置,紅色的出發點正在報警,所有的星艦都能收到這一指示。

率先發起攻擊的是哈特的重炮星艦,200多艘勇士級星艦一字排開,跨越光速闖進防衛去,對準阻礙最小的一點發動攻擊,他們要打通一條通道,在這條通道上無論是空港軌道,還是環球衛星,都將遭受到摧毀和打擊。

相對於哈特的擊中定點攻擊而言,紅魔艦隊和愛德華艦隊的一部分配合四艘虛空戰艦,在高速運轉的軌道間穿梭,他們要切斷所有星球和星球之間的空港。

第一輪攻擊,雷諾總共發動了6000餘艘精良戰艦的主動攻擊,一時間縱橫交錯的飛彈,和煙花燦爛的激光武器,在紫薇星繫上方綻放。

傑克圖命令啟動天網系統,天網反攔截監控防衛系統由360顆能源衛星,提供環星體防禦監控網,並具有智慧防禦能力,會隨著地方攻擊能力的導向,對防禦關鍵點進行加強防禦。

在紫薇星系各星自己的能量罩之外,又有一輪巨大的球形光罩,將整個星系籠罩起來,整個漆黑的星空突然明亮起來,閃耀這柔和而神秘的光芒,將爆炸的光芒也一併掩蓋。

雷諾等人大開眼界,這就是傳聞中的天網系統。儘管已經做了充分的預估,但是有怎麼能預料人類會建造籠罩星系的龐大系統。

各種武器如同尖錐刺向圓形的球體,而當矛與盾接觸的時候,那層泡沫一樣的防護罩,竟然根據炮彈的強度,不同程度的彈性收縮,將爆炸衝擊的破壞性降到最低。

哈特的大眼炯炯盯著眼前的狀況,「天網天網,既然能防住攻擊,必然裡面的人也出並不出來。那所有艦隊,給我發動第二次攻擊,對準第一位置點,全部使用激光定時制導。」激光定時制導,是一种放棄防守的導彈攻擊方法,它唯一的作用是,調整導彈在空中的姿態,從而實現所有炮彈同一時間攻擊同一點。

正因為哈特看到了天網系統的弱點,所以才敢毫不防守,反而全力攻擊。

雷諾對哈特的做法十分滿意,一定要突破一點。雷諾轉過頭問病毒:「天網系統能不能入侵。」

病毒雙手十指頭不停地敲打著鍵盤,額頭上微微滲透出汗水:「真是怪了,就算天網系統再厲害,再龐大,也不會比聯邦政府還要複雜。但問題是我感覺好像控制天網的不是一個機器一樣,好像具有人的感情,最關鍵的核心區域,總是被躲開。」

入侵受阻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得想其他辦法。事實上病毒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不知道廖妃是誰,而廖妃的核心區域,沒有紫薇大帝的感情是進不去,這是廖妃自己加密的程序,比人工智慧更為有效。

入侵受阻,攻擊受阻,雷諾高速運轉著大腦,他在想一個問題:倘若一直這樣下去他,天網系統的能量能夠支撐多久。

在前方哈特已經展開了第三輪攻擊,使用的是穿透力極強的尖錐炮,防護罩顫抖了幾次,但依然沒有攻破。

雷諾踱著腳步,突然嗓子發出一聲亮音:「斯奈德,給我接通愛德華。」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愛德華慵懶的聲音:「我就猜到你會找我,你這真是要我命的節奏啊。上次的元氣還沒回復呢。」

「愛德華,你可別忘了,你這異能從哪裡來的,不想要還給我。現在局勢緊張我可沒心情和你開玩笑。」雷諾說道。

「好吧,好吧。不過我可真沒本事,把所有星艦給你轉移進去。」愛德華愁眉苦臉的說道。

「知道了,誰用你玩命,為現在帶著病毒要登上最大的那艘虛空戰艦,你聽我的消息,將它轉移到天網裡面,然後就不用你管了。」雷諾說道。

「好的,沒問題。」

與愛德華溝通完畢雷諾對病毒說:「收拾起必要的設備,我們要進入天網內部。但是記住不要帶無線通訊。」

「明白。」病毒拉出隔離輻射箱子,將黑客入侵的工具放入其中,準備就緒。

「慢!」斯奈德攔截道,「頭兒,你們這樣去太危險了。」

雷諾笑了笑:「如果有更好的辦法我當然不會做,現在問題是哈特一旦停止進攻,我們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打擊。他們有8000艘星艦,但是陸基天基攻擊的武器增加數倍不止。」

「但是我們對紫薇家族並沒有深入了解,正如你所說的所以我們寧可放棄這次攻擊,也不願意讓你去冒險。」斯奈德大聲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們不了解他們,他們也一定不知道我們擁有空間轉移這樣的能力,加上虛空戰艦的隔離性。我們有把握,聽我的命令,指揮好整體布局。如果有意外,組織撤退。」說完雷諾從他面前走過,「病毒,我們走。」

在斯奈德無力的眼神中,雷諾和病毒,瞧瞧進入已經生長過的虛空戰艦里,賽維揚在駕駛這艘星艦,由於防護罩使他們遲遲無法進入,後來接到雷諾的命令回到安全距離接他們。

「雷諾,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們必須破掉天網。」賽維揚說道。

雷諾沒直接回答,而是做到座位上:「賽維揚現在放棄對星艦的控制,還有病毒,務必保證沒有任何電子產品在啟動。」

「是!」兩人齊聲說道,「準備完畢。」

「等會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不得作出反抗。」雷諾一邊囑咐著,發出兩道風鎖將三人固定在座位上。穿越空間的恐怖雷諾已經經歷過了,上次就是柯娜阿基操控的虛空戰艦,在空間隧道里破裂。

當然,愛德華的傳送,比起柯娜阿基的傳送來,距離短,跨度小,危險性也大大減少,星艦是不會解體的。雷諾這麼做只是預防萬一,外加有點後遺症。

愛德華根據雷諾的指令,用意念劃歸出一條空間通道,將那艘虛空戰艦傳輸了過去。進入天網裡面后,雷諾重新開始踩空飛船。由於虛空戰艦沒有任何電子系統所以,人類常用的檢測信號只能成像,卻無法確認,這就給了雷諾以可乘之計。

「我們必須在被系統捕捉到之前,找到控制天網的電腦所在,然後再想辦法解決掉他。」雷諾一邊說著,一邊在軌道空間緩緩向拜占庭星前行。相對於星艦來講空間雖然不大,但體積也小,而且不容易發現。

拜占庭星的指揮宮殿里,廖妃突然向四處張望:「我感到有人在跟蹤我。」

紫薇大帝正在觀看天網外對敵人檢測的畫面,突然出現了廖妃的大臉,把他嚇了一跳:「誰會跟蹤你,他們都還被擋在天網外面。」

「不,你的天網系統擅長觀察外面。馬上讓他們把監控向星系網內轉移,我要所欲的數據。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廖妃果真露出不安的表情。

「廖妃,你多慮了,我就鎮守在你這裡。我這幾十年也沒活動身體了,要是能讓我碰上剛好可以活動一下筋骨。」紫薇大帝說著,轉動了一下渾身各處關節,發出嘎巴的響聲。

廖妃撅了撅嘴:「你還別說,真有可能沖這裡來的。他們也太目中無人了,竟然無視天網闖了進來怎麼做到的。」廖妃正在對異常數據進行分析,但由於傑克圖的軍隊調動,座標異常變化的星艦有很多。廖妃正在抓取數據,進行逐一的分析。

天網系統是紫薇大帝的驕傲,對於廖妃敏感的感覺,他並不以為然,有什麼人能夠繞過天網直接進來,除非他是神仙。

紫薇大帝站起身來,伸了伸懶腰:「莫里、帕丁森,你們也去主持兩艘泰坦級星艦吧。這裡由我守著就夠了。等他們的能量耗盡,我就打開天網,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

「好的,我們聽從大帝的統一指揮,隨時準備出擊。」毫無疑問,兩艘泰坦級星艦和一艘半神級星艦,將是紫薇家族最大的依仗,從某種意義上說有了准神級星艦之後,兩艘泰坦級星艦,更加適合突襲。 於是偌大的天璇宮殿里就只剩下紫薇大帝和廖妃。既然雷諾他們攻不破天網系統,紫薇大帝就沒什麼可擔心的,耗損他們的實力,然後傑克圖趁機發動攻擊,雷諾他們也就大勢已去了。

但是廖妃卻一副認真的樣子,不停地在眾多移動數據中捕捉信息。「陛下,我們是不是有什麼遺漏的信息並不知道?」廖妃抬起頭問道。

紫薇大帝:「該問的也都問了,遺漏是肯定的,只要不是關鍵性的問題,就無關大局。」

「你這般自信。」廖妃嘆了口氣又問道:「那麼現在有沒有一種技術,可以躲避電子搜索,可以任意變換方向的飛行器?」

「哦?」紫薇大帝皺了皺眉頭,「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據我所知,並沒有什麼成功的隱形技術,要知道星艦的體形足夠巨大,面積之大,比拼的已經不是隱形技術了。至於你說的任意變換方向的飛行器,似乎更不可能。」

「好。」廖妃的眼睛一亮,「那就是它了額,一個有問題的傢伙,正在朝我們的方向趕過來。」隨著廖妃的說話,屏幕上出現了一個黑點並被越來越放大,那是一個像蝙蝠一樣的黑色外表的星艦。

紫薇大帝認得:「虛空戰艦!!神靈族的虛空戰艦,應該是聖光系列的。他們為什麼要突然參與進來。」紫薇大帝曾經與神靈族交過手,自然見過他們的虛空戰艦,也知道他們的厲害。

屏幕上的黑點不時做著S彎的旋轉,時而逡巡,這種靈活機動性,讓他在空港軌道與星體、星艦之間不斷穿梭,但大的方向是拜占庭星,更準確的說他們已經進入了拜占庭星。

此時的虛空戰艦已經換做賽維揚操控,雷諾和病毒,兩人來到一張圓桌的面前,將各種儀器的電源插上。

雷諾說道:「病毒,準備好了么?」病毒活動了一下手指,點頭說好了。

「記住,他們的超級電腦反應速度很快,你每次只有不到10秒的時間來進行檢測和入侵,然後就得斷電,否則我們就會被鎖定。」進入到拜占庭星,相信想不被發現也很難,現在能做到的就是盡量不被鎖定。

隨後,雷諾第一次接通了電源。病毒的開始搜索數字流交換信號。

「10,9,8……停。」10秒時間到,信號消失,雷諾問:「怎麼樣。」

病毒:「熱源搜集結果十分明顯,那個超級智腦在這裡。」天璇宮被紅字所顯示著。很快這張被截屏的圖像被列印出出來,雷諾交給了賽維揚:「這裡,儘快衝過去。」

「好的,明白。」賽維揚雙手在水晶球上緊握,將身體里的異能量注入進去,同時對駕駛倉里的信徒發出指令,虛空戰艦的動力頓時提升了上來。虛空戰艦在空中打了個滾,急速向著廖妃所在的位置飛了過去。

「糟糕,他們進入了近地區域,速度太快,無法捕捉。」廖妃的鎖定標記始終無法標定,「陛下,現在應該加強這裡的防禦,他們的目標肯定是這裡。」

「廖妃,你太多慮了。」既然是神靈族的人想來蹚渾水,我就看一看他們的意圖,倘若真想到這裡破壞天網系統,那麼我就會想當年一樣,將他們一分為二。紫薇大帝的眼睛里有著好戰的渴望。

廖妃有些著急,現在的情況是大軍壓境,如果有一點失誤,損失都是巨大的。不過廖妃沒有開口勸阻,因為她了解紫薇大帝了,此刻說了也是白說。廖妃甚至將應有的警報都強行解除了,她所能做的就是做好防禦。

天璇宮的外圍一個能量罩正在緩緩閉合。咫尺之遙,雷諾透過玻璃已經看到了,急忙喊道:「賽維揚,衝過去,加防禦的那裡一定是超級電腦所在的位置。」

虛空戰艦,最高速度也是光速的上千倍,賽維揚全力加速起來的時候,只是一瞬間就穿越了進去,天璇宮的能量罩閉合之前,虛空戰艦飛了進去。

病毒馬上開始嘗試電腦入侵,廖妃只覺得眼前一花,她剛要開口,入侵的黑客病毒,卻對她的中樞進行干擾。廖妃來不及成像說話,轉而開始抵禦病毒的入侵。

多次遠程接入失敗,病毒早就分析了原因,並不是自己的技術落後,而是廖妃是一個太特殊的機器人。病毒的失敗之處就在於完全把她當成了一個機器人,所以在緊急關頭病毒想到了一個新的解鎖嘗試。

在廖妃沒有詢問進入口令的時候,病毒率先發起了提問:「你是誰?」

廖妃一愣,按照程序問道:「給我進入的葯匙。」

病毒編寫的程序進行了偽裝,鑰匙是沒有問題。廖妃高速的運行,但是直覺告訴她這不是紫薇大帝,一股意識突然封閉通道。

病毒接著問道:「廖妃,機器人第一守則是什麼?」

病毒衝擊的不是程序代碼,是而那股潛在的意識,這完全震動了廖妃的運行大腦。各種電子元件甚至開始有些短路出現了發熱的現象。

廖妃自己的意識干擾程序和電路,還好控制。現在病毒的反衝擊,造成的電流的混亂。與此同時外圍的天網,也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

廖妃:「我是機器人,服從指令是我的第一天職。保衛紫薇大帝。」

病毒用嚴厲地語氣說道:「機器人必須無條件服從程序的指令。紫薇大帝是人不是你們機器人應該考慮的。」

廖妃感覺頭疼,用手捂住腦袋:「哦不,我愛紫薇大帝,他是我的陛下。」

這個回答完全超出了病毒的料想,並對對雷諾說道:「她愛上了紫薇大帝。」

雷諾並不知道代碼的內容,被病毒這麼一說,反倒愣了:「什麼?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誰愛上了紫薇大帝?」

「廖妃,這台超級電腦的名字。」病毒說道,「她現在開始出現紊亂。」

「那就別停下來,繼續擾亂她。」雷諾說道,病毒點了點頭,繼續開始發問。

「你是什麼類型的機器人,感情系統對你是禁止的,如果違背禁令,你會被銷毀的。」病毒繼續將一串串代碼輸入進去。

廖妃各種程序開始自己進行相互的攻擊,電子的平衡被打破,廖妃發現自己的感情已經不能完全讓程序有秩序的流暢進行。

廖妃的程序在混亂中運行,因此廖妃整個人都沉寂下來。就連天網的監控畫面也定格在幾分鐘以前。紫薇大帝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廖妃,你怎麼不說話了。難道還在擔心我應付不來。」

病毒同時感受到了廖妃聽到的話語,眼前一亮,如果紫薇大帝不參與進來,自己衝破關卡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而紫薇大帝的話明顯震動了廖妃的感情。

病毒在鍵盤上輸入新的代碼和指令。「廖妃,你這個機器人的叛徒。你根本不是機器人,退出電腦系統,去找你的紫薇大帝吧。」病毒的這條指令不僅僅發送向廖妃,還有諸多傳輸信息的子電腦,就算廖妃有感情,病毒不相信,下面的分電腦也有同樣的感情。

而根據機器人製造準則,產生感情是被禁止的。那麼廖妃就會遭到分電腦的地址,整個智腦就會失去控制,這就是病毒入侵的最佳時機。

病毒的代碼起到了作用,越來越多數據型電腦開始將數據傳輸過來,而廖妃的程序短路造成了擠壓。更有一些同樣智慧度高級的分電腦開始主動攻擊廖妃,來保障數據傳輸的順暢。

「廖妃,閃開道路。你這敗類,交出鑰匙,別阻礙我們傳輸信息,整個紫薇家族都會毀在你手上。」一台智腦攻擊道。

越來越多的智腦開始討伐廖妃,而病毒則做好偽裝,也試圖矇混過關。

「廖妃,廖妃,你在聽我說話么?」紫薇大帝看向大屏幕,廖妃從來沒這樣了冷落過自己,他感覺廖妃有點不正常。

果然大屏幕上依然是廖妃低頭沉思的樣子,眼睛微微閉著,如同睡美人一般。紫薇大帝竟然有一絲心軟:「廖妃你是累了,那就休息一會吧,這裡我看著呢。」

不過紫薇大帝終究是紫薇大帝,他打開胳膊內嵌的通訊系統:「傑克圖,前方可有什麼變化?」

通訊那頭傳來傑克圖急促的話語:「父親大人,我正要向您彙報,天網的防禦能力突然減弱。雷諾他們正在發起猛烈的進攻,再這樣下去都要守不住了。」

「天網防禦有問題,我這裡怎麼看得一切正常。你將大型星艦的防禦系統頂上去,我馬上處理。」紫薇大帝掛斷了通訊,突然意識到真的出現了問題。

「廖妃,廖妃,你怎麼了。」紫薇大帝高聲呼喚,並且在電腦上開始操控。超級電腦是不會死機的,因為他的備機是輪流關機的,來保證智腦的常年運轉。

「嘩啦啦。」正是由於紫薇大帝的一聲聲喚醒,讓廖妃的關卡徹底崩潰,大批量的程序進入通道,也包括病毒的偽裝。 廖妃也一下子從掙扎中蘇醒過來,恍如隔世般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紫薇大帝,喊了聲:「大帝,我對不起你。」

關卡失手,病毒一路殺向所有的控制中樞,各種代碼沿路開始修改指令。

廖妃用顫抖的聲音說:「大帝,我的程序被病毒攻破了,如今我只有靠自毀來保護你了。」隨著廖妃的話語,控制盤上的數萬個操控按鈕開始自動跳躍,全部進入危機報警狀態。一旦進入這個狀態,外圍所有的防禦和攻擊都將自動開啟,而智腦的命令中樞,也就是廖妃將會自我消亡。

「不不」紫薇大帝連連擺手,「你不能這樣做,我一定會有辦法的,快停下來。」紫薇大帝試圖通過鍵盤的操作來阻止這一切,但是任憑他怎麼按上面的按鈕,電腦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屏幕上廖妃的眼角滑落的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陛下來不及了,對方是個高手,臣妾已經被他徹底看了個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