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結界盾在收到妙俊風的指令後,快速旋轉起來。

原本還保持前進之勢的十字斬,在結界盾旋轉起來後,立馬顯得有些後繼乏力。最終,在旋轉成圓球的結界盾下,十字斬一口氣消失不見了。

“大人,我要出劍了,你可要當心。”愛德華的戰意被妙俊風點燃,他甚至都已經忘記上一次出劍是什麼時候了。

“來吧!拿起劍的聖騎士才能將聖騎士的實力徹底發揮。我也會用我的實力來回敬你的出劍。”妙俊風對愛德華很欣賞,對他自己可以適當點撥一下。 “嚶”的一聲,一把散發着銀色光芒的騎士劍被愛德華召喚而出。

這把劍有他三分之二的身高,自劍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輝,不像大多數兵器那樣,蘊含森寒的殺氣。它的光輝充滿了柔和的淨化之力。

“這把劍叫銀輝,通體用銀晶鑄造而成。自從教皇把他賜予我後,勝利的光輝就一直伴隨着它。

今天我要用這把劍向您致敬,還請您用您的方式讓它感受到您的誠意。”

妙俊風點了一下頭,擡手一招,將明王劍握在了掌心裏。

“這把劍是我給自己煉製的符器,名爲明王劍。此劍蘊含光明之力,屬於成長型符器。自伴隨我以來,屢戰屢勝,更是黑暗勢力的剋星。

今天,我就用它來領教一下銀輝的力量。這也是它第一次和騎士劍進行較量。”

演武場外,朗斯有點不耐煩的說道:“他們倆怎麼婆婆媽媽的?爲什麼還要站在那囉裏囉嗦的說一大堆,直接動手不就行了嗎?”

羅嬌欲言又止,但站在他身旁的羅乾坤看不過去了。他咳嗽一聲後說道:“這是雙方對彼此的尊重,也是雙方準備以最快的方式決出勝負。

他們二位認同了彼此,覺得對方是一位可敬可佩的對手。越是介紹的詳細,越代表他們接下來的攻擊不會有任何的留手。”

“原來是這樣,今天我算是長見識了。”朗斯謙虛的接下了羅乾坤的解釋。對他來說不管羅乾坤說什麼,自己都會虛心接下,誰讓他是自己認定的未來岳父呢?

銀輝在手,愛德華整個人的氣勢從之前的明鏡止水,一下子蛻變成了山洪巨浪。

強悍的劍勢從他身上爆發而出,驚天的劍氣在他的控制之下,收縮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不然,整座演武場恐將會被他的劍氣給毀於一旦。

妙俊風與他相反,整個人進入一種返璞歸真,天人合一的狀態。他站在那,卻又讓人感覺不到他站在那。

他和周圍的環境融爲了一體,更是將必勝的信念注入到明王劍中。

“身爲主的僕人,我定當以我的言行來執行主的意志。身爲聖騎士的我,定當以手中的聖劍,將黑暗驅逐到地獄,驅逐到囚禁懲罰他們的地方。

仁慈的主啊!請您見證我的這一劍,讓主的光輝降臨這裏,讓您的仁慈感化這裏的世人!”

此時的愛德華,看起來很神聖。在劍勢的包裹下,虔誠的詠唱着。

從他口中發出的詠唱,和從朗斯口中發出的詠唱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

伴隨着愛德華的詠唱,從天空中降下了大股祥和的信仰之力。這些信仰之力從遙遠的西人國破空而來,轉瞬即至,爲愛德華的劍勢加持了這股神聖的力量。

“神的裁決,銀輝閃耀!”

愛德華揮劍了,沒有劍光,沒有破風聲,只聽到一陣陣像是風鈴般的聲音。

微風浮動,妙俊風感覺到了這一劍的玄妙。這不是普通的物理攻擊,而是以物理攻擊爲輔,精神攻擊爲主,更注重對人靈魂的打擊。

“不動明王!”妙俊風雙眼一瞪,氣勢一增。周身金光外放,猶如一尊明王降臨。

嫋嫋的虛空火焰在他身旁燃起,一道道禪音在衆人耳邊響起。金色的的光芒自九天之外遁空而來,爲他加持了光明之力。

同樣是正義光明的力量,現在比拼的就是誰的底蘊深厚,誰對自身的光明之道悟得更深。

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一擊也是雙方精神力之劍的比拼。誰若是先弱下勢頭,那這一戰將會提前落幕,沒有懸念可言。

點點星光不斷匯聚,圍繞着妙俊風形成了一條小型的星河。在這星河之內,似乎有萬千衆生,在那誠心的禱告。

“當”“當”“當”的鐘聲響起,每一次星河對金光的撞擊,都會想起一道鐘聲。

每一次的鐘聲,都是明王力量與信仰之力的較量。不管是在廟宇中還是在教堂裏,鐘聲都代表着集合,醒悟與祈求。

“明王焰矢!”妙俊風不想打持久戰,他想速戰速決。

一支金色的火焰箭矢,突破星河的阻撓,向愛德華激射而去。

“不愧是大人!”愛德華將手中的銀輝一個橫檔,攔住了向自己射來的箭矢。

明王箭矢在附着到銀輝上後,立刻演化成金色的液體炎流,順着銀輝向愛德華的手臂上蔓延而去。

“神聖守護!”

“嗡”的一聲,神聖的光罩在愛德華身上冒出。金色的液體炎流被神聖光罩一下子彈飛了數十米。

“神聖之翼!”

一扇巨大的銀色羽翼從虛空中一閃而現,它帶起一尾聖潔的光焰,向妙俊風發起了光焰衝鋒。

“麒麟印!”

“昂哞”一聲獸吼,一隻散發着七彩祥瑞的麒麟自妙俊風眉心處遁出。

它踩着五色祥雲,攜帶神獸之威,迎向了衝鋒中的銀色羽翼。

一別十年,麒麟印再度重現世間。

“咔擦”一聲,銀色羽翼被麒麟印給撞飛而出,在飛出的同時,身體上也是出現了一處處的裂紋。

“去!”

妙俊風心念一動,麒麟印攻勢不減,攜勝利之威,向愛德華髮起了第二波衝擊。

愛德華屏氣凝神,將銀色羽翼召回,同時,將神聖守護之力悉數注入銀色羽翼中。

“斬!”

愛德華對這一擊很有信心,但他沒想到,就在銀色羽翼向麒麟印發起進攻的時候。妙俊風的明王劍已經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無論是愛德華還是在場外圍觀的人,都沒有看清妙俊風是如何突破銀河封鎖的。

“還要繼續戰下去嗎?”妙俊風向他輕聲問了一句。

“不用了,我甘拜下風。沒想到銀輝的第一次失利是發生在您的身上。不過這樣也好,總是勝利會助長它的驕傲之心,敗在您的手上我想它也會像我一樣心服口服的。”

愛德華收起身上的劍勢,即便他還有再戰之力,但面對深不可測的妙俊風,他覺得還是適可而止的好。輸人不輸陣,能夠坦然面對失敗,也是對自己內心的歷練。

“這是怎麼回事?愛德華爲什麼要認輸?他明明還可以繼續戰鬥的!”朗斯忍不住的喊了一聲。

羅乾坤瞥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用平淡的語氣說道:“再繼續戰下去沒有任何意義。愛德華聖騎士有手段未使出,妙俊風又何嘗不是呢?

有時候,主動認輸也是一種大勇氣,大智慧。” 結界收起,妙俊風和愛德華同時走下擂臺。

“愛德華騎士,我對你今天的表現感到很不滿意。即便你所謂的認輸是一種勇氣和智慧,但教廷的顏面,還有聖騎士的光輝被你給丟盡了。

這件事等回去後,我會向老師稟報的。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也許你手中的銀輝將會是最後一次與你並肩作戰。”

愛德華沒有想到,他這邊剛走下演武場,那邊就受到了朗斯劈頭蓋臉的指責,甚至還揚言要收回他手中的銀輝。

“朗斯閣下,請注意你的言辭。在教皇陛下沒有下達解除我職務的命令前,我仍然是教廷的次席聖騎士。

當然,在你的眼中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沒有你的老師有本事。但我有一句話,不管你愛不愛聽,都要鄭重的告訴你。

若是沒有上帝的賜福,千萬不要和妙俊風爲敵。這一句話我希望你謹記,以免日後丟了性命。”

愛德華脾氣雖好,但不代表他是一個沒個性,唯唯諾諾的人。此時的他,壓根就不給朗斯面子,把他說的臉頰再一次滾燙起來。

“乾坤叔,我這邊的事解決好了。那件事您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妙俊風對那邊發生的事置若罔聞,現在他只關心此次來的目的。

“朕答應了,但需要一點時間來準備。最慢一週,朕肯定把他們派到妙城去。”羅乾坤回答得很乾脆,身在這個位子,有些事必須得看的通透。

“好!那我就告辭了,歡迎您到妙城來做客。”妙俊風向羅乾坤微微欠身後,邁步走出了人羣。

正在這時,一道黑芒一閃即逝,轉眼間就刺入了妙俊風的眉心。

注意到這一幕的羅乾坤,立刻大吼一聲:“抓刺客!”然後,他一個跨越,來到了妙俊風的身旁。

妙俊風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眉心處留有一個針眼般細小的微孔。沒有鮮血流淌,他也沒有倒下,場面上的氣氛在此刻變得詭異起來。

“唰唰唰”的一道道身影騰空而起,他們張開神識,開始掃視這片地域的每一個角落。

“父皇,他沒事吧!”羅嬌面帶憂慮的跑了過來,忘記了剛纔朗斯還牽着她的手。

“不清楚,他的生命特徵還存在,沒有流失的跡象。”在羅乾坤強大神識的籠罩下,妙俊風的身體狀況他一目瞭然。

“在那!”妙俊風忽然開口,緊接着,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感覺到妙俊風的殺氣,隱藏在人羣中的刺客,黑霧一起,瞬間籠罩半徑百米的區域。他想借此魚目混珠,給自己製造逃跑的機會。

看到那個方向出現問題,羅乾坤的心裏出現了不安的預兆。那裏站着的可都是皇室子弟,在他們當中怎麼可能會有人想害妙俊風呢?

倘若真有人要害妙俊風或者是其它勢力的人混入了皇室子弟親近的人羣,這個結果也不是自己可以接受的。

重生辣妻超大牌 掌握了死亡之道的妙俊風,現在最不懼怕的就是死亡。只要元神不滅,他就永遠不會真正的死亡。即便是到了黃泉,那也是自己的第二個家。

“還想跑?界禁!”妙俊風使出了結界的升級版,這是師父創立的界禁術。

自成一界,鎖定乾坤。在這個小世界裏,自己就是主宰,天道意志也無法干預。

被鎖定住的刺客不再逃跑,也不做掙扎。他憤恨的看了一眼妙俊風,隨後,從衣袖裏取出一枚丹丸,送入了口中。

一個呼吸過後,他瞪大了雙眼,六竅流血而亡。

“你以爲死亡是一種解脫嗎?人真的可以一死了之嗎?你想的太簡單了!”妙俊風的語氣很冷,他動作迅速的對着他的屍體就是一拘。

“呼啦”一下,朦朧的身影被妙俊風從屍體中分離而出。這是刺客的靈魂,也可以說是即將步入黃泉的鬼魂。

“不!這怎麼可能!”刺客發出了驚吼。他沒有想到在妙俊風的面前,連死的機會都不給自己。

“在我面前,你想死沒有我的允許,你想死也死不了。反之,在我的面前,你想活我若想讓你死,你不死也得死。

說!是誰派你來的!不要以爲我不懂酷刑之術,靈魂上的酷刑可比肉身上的酷刑要有趣得多,我想你是不會想嘗試的。

說吧!說完後,我給你一個痛快的。否則,我會讓你知道死亡纔是最快樂的一件事。”

刺客猶豫了一下,隨後張口說道:“你很強大,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活着的我沒有背叛主人,更何況現在的我已經死了。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你休想從我的口中得到一絲有用的消息。”

“好!我也不想再跟你多費脣舌。就讓你品嚐一下地獄煉火的滋味吧!介時就算你想說我也不想聽。”

“呼呼呼”的猩紅色火焰在界禁中燃起,刺客傳出了殺豬似的嚎叫。這種想死不能死,痛徹靈魂的感覺果然不是好受的。

“我說,我說,求求你放過我!”刺客在地獄煉火中掙扎着,渴望妙俊風能升起一抹憐憫之情。

“來!”妙俊風伸手一抓,一道光芒從刺客的靈魂中騰飛而出,向妙俊風急速飛來。

妙俊風在讀取了這道光芒中的內容後,他轉首看了朗斯一眼,但什麼話也沒多說。

“去吧!到地獄中繼續品嚐酷刑的滋味吧!”妙俊風對敵人絕不心慈手軟。他大手一揮,連同界禁一起,把刺客送入了黃泉界。

“愛德華,請你回去後,替我轉告教皇一句話。請他備好上好的茶葉,等我有空時,我會去教廷走一趟的。”

“好!我想教皇陛下是很樂意見到您的。您若能來,是我們教廷莫大的榮幸。”愛德華向妙俊風點頭一笑,他也很希望妙俊風能來教廷做客。

“乾坤叔,讓您受驚了,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我走了,您不用送我。讓他們也下來吧!一把年紀了,動一下也不容易。”

“等一下,能否請你移下步,我有話想跟你談。”羅嬌鼓起勇氣,追上前去,攔住了妙俊風。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嗎?”妙俊風想回絕羅嬌,但在看到她的眼睛後,又補充了一句,“好吧!我們就到妙老以前居住的地方談一談吧!” “親愛的嬌嬌,我能和你一起去嗎?”朗斯跑到羅嬌身旁,懷着敵意的目光看向妙俊風。

“不,你先回去吧!等我和他談完了,再來找你。”羅嬌拒絕了他的提議。

“好,我在老地方等你,你可要快一點。”朗斯僵硬的笑了一下。

與羅嬌一起並行在走廊上,他們倆誰也沒有開口,就那樣靜靜的走着。

直到來到妙老曾經居住的院落前,羅嬌纔開口問道:“你爲什麼要到這裏來跟我談話,難道你跟妙老的關係真的很熟嗎?”

“我和他的關係豈止是很熟!好了,我們來這不是來談論他的,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趕緊說吧!”妙俊風看了一眼曾經居住的地方後,把目光轉向了羅嬌。

“你就那麼不想跟我說話嗎?你可知在你消失的一段時間內,我的心有多痛!我多麼希望能在那時陪伴在你身邊。

你一走就是十年,十年間音訊全無,好似人間蒸發了一樣。我每天都在期盼能再見你一面。也許是上天聽到了我的聲音,被我每天的祈禱感動了。今天終於讓我見到了你。

我知道,今天我若是不把你留下來,以後你我再相見之時,就會成爲真正的陌生人。我不想和你成爲陌生人,我想成爲你的知己,像許琪那樣。”

“羅嬌,你的話我信,但我們倆的關係不會發展到我與許琪的地步。你對我的感情我知道,至少在妙老存在的那段時間內,你對我的感情是真的。

在羣英會上你說的話我已經知道了,你爲我在當時的付出,我很感動。可今非昔比,你已經有了一個英俊的戀人,爲何還要揪住以前的不放呢?

你就當我死了吧!新的感情對你來說不也挺好嗎?我看得出來,朗斯對你的感情是真的,他爲人雖然自負傲氣了點,但在對你感情的這件事上,我知道他是認真的。

往事如煙如雲,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你對我的感情已經成爲了你心中的執念,這份執念讓你的理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分不清這是真的感情還是爲了挽回失去的什麼。

假如你現在對我的感情是真感情,還如之前那麼熾烈。那麼,在你見到我的第一眼就不會反應那麼平淡,就不會仍讓朗斯牽着你的手不放。

你之所以沒有動作,沒有開口。那是因爲在看到我的瞬間,一時有點蒙,隨後,一股埋藏在心底的執念油然而生,開始與現在的感情作鬥爭。

這場鬥爭很激烈,激烈到你難以取捨,激烈到連你都分不清,你對誰的感情深一點。

現在,我們能站在這裏談話,那是因爲我在演武場上打敗了朗斯,而朗斯在被我打敗後,也暴露了一點他未曾展現在你面前的缺點。

兩個人在熱戀時,優點比缺點多。當感情進入平穩期後,身上的缺點會一點點的表現出來,但還會掩飾或者改正。只有當兩個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後,每個人身上的優缺點纔會清晰的展現給彼此。

也許我說的很片面,但這是我內心真實所想。我戀愛的經歷雖然不多,但對待感情我確是高度認真負責的。

要麼不開始,要開始,就必須坦誠相對,負責到底。我不求愛的轟轟烈烈,只希望兩個人在一起能幸福甜蜜,少一點爭吵,多一點溫馨。”

“我承認你說得對,但你怎麼就知道我的心中沒有你呢?”羅嬌的眼睛紅了,只要情緒再激動一點,淚水就會順着眼角流下。

“羅嬌,請你看看我是誰。”在妙俊風的身上蕩起了一陣漣漪,之後,妙明的身影站在了羅嬌的眼前。

“其實,我一直在你身邊。你對我的感情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你知道嗎?時間不僅能治癒心靈的傷痛,更能考驗一個人的感情。

假如這個人沒死,精誠所至金石爲開的身體力行,會讓你收穫這份感情。

假如這個人死了,老天也不會讓你白白等待,白白浪費感情,總會有一個人在適當的時間出現在你面前。”

“你這個騙子!你爲什麼要騙我!”羅嬌一拳重重的砸到了妙俊風的肩膀上,淚水在此刻是止不住的流淌下來。

“我騙你是我不對,在此我向你說聲對不起。也許這便是上蒼對你我的考驗吧!

站在我的角度,對於現在的你我是不能接受的,因爲我感覺到了背叛。

站在你的角度,對於現在的我也是不能接受的,因爲你已經收穫了辛福的愛情。

往事隨風,一去不在。羅嬌,忘記我吧!好好和朗斯相處,我想你們的未來會很幸福的。

不過,爲了你們今後的幸福,今天我有一句話讓你帶給他。不要再與我爲敵了。不然,即便有你護着他,我也會殺了他。

當然,說不定到了那時,你們已經成爲了夫妻。那麼,我要殺的人就會變成兩個。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好狠!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就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你知道我能收穫一份美滿的愛情有多不容易嗎?

就是因爲你,讓我的愛情一次又一次的破碎。原本我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可你爲什麼要再一次出現在我的世界裏!

我恨你!妙俊風,我恨你一輩子!

好!你不是讓我跟朗斯在一起嗎?我這就去跟他在一起,這下你滿意了吧!”羅嬌被感性主宰了理智,她怨恨的瞪了妙俊風一眼,隨即,奪門而出,向朗斯那邊跑了過去。

“界禁!”妙俊風擡手一指,把羅嬌困在了界禁內。

“你先好好的冷靜下吧!衝動是魔鬼,不要因爲一時的衝動,而做出永遠也無法挽回的事! 左教授,吃藥啦 你本是個理智的女人,今天怎麼會變得如此糊塗!”

“要你管!你是我什麼人!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快放我出去!聽到沒!”羅嬌在界禁內大吼大叫,猶如瘋狂的小蠻牛。

“一天後,界禁會自動消散。你就呆在裏面好好的靜一靜吧!”妙俊風站在她的眼前,閉上眼呆了一會。之後,腳步連邁,快速地消失在她眼前。

當妙俊風離開後,羅乾坤出現在了羅嬌的眼前。他注視羅嬌片刻後,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嬌嬌啊!就算剛纔他不攔你,父皇也會出手把你攔下。你是該好好的冷靜下了。

女孩子對待感情一定要慎重,即便墜入愛河,也要時刻保持理智。人生很長,不是隻有戀愛中的一段時光。

誰都想從一而終,希望感情從開始走到結束,伴隨着人的一生。但現實又豈是願望可以左右的。

丫頭啊!千萬不要做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的事。一時的意氣用事會換來懊悔的一生,這樣做不值得。” 妙俊風離開皇宮後,直接去了制符師公會。有捷徑不走,除非自己真的是被氣暈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