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繼而,彷彿想到什麼的林牧,馬上跳下變異龍鱗馬,然後跳上一處房頂上。

往目的地一看,林牧驚呼一聲:「果然!」

目的地,就是早前林牧隨意把還未燒盡的血魂香插下去的地方。

此時,那曾經插著血魂香的地方,一個身形龐大,獸貌崢嶸的青晶血猊獸在踞卧著。

而在林牧望向這裡的時候,那盤踞的青晶血猊獸若有所感,竟然緩緩抬起頭顱,一雙殷紅的銅鈴獸目,帶著一抹煞氣,望向林牧。

看到林牧后,這頭青晶血猊獸血目閃過一抹驚異之色。

這個人類,好特別!他好像……好像特別好吃!

而林牧,在那頭青晶血猊獸望向他時,一股奇異的感覺,彷彿從靈魂中升騰而起。

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晚了,還有一更!) 而就在林牧體會這股奇異感覺之時,耳邊驀然傳來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由於特殊因素影響,你的紫微命格出現悸動。」

什麼??紫微命格出現悸動?這是什麼信息?

鬼瞳萌寶:妖孽老公萌萌噠 林牧臉上疑惑之色更甚。

「難道那頭青晶血猊獸,對我的命格成長有幫助,竟然嫩引起這神秘無比的紫微命格震動?!」林牧細細體驗一番那股奇異感覺后,又結合系統提示,下結論道。

那股奇異的感覺,就像是肚子餓了看到美味食物的感覺!

然而,想到此處,林牧渾身寒毛倒豎起來,一股危險油然而生。

竟然自己有這樣的感覺,那領頭之獸,不也說如此!

沒有猶豫,林牧陡然轉身,跳下房頂,騎上小騏,落荒而逃頭也不回。

林牧的動作,一氣呵成。

而就在林牧乾淨利落逃跑后,那頭血獸猛然蹬起粗壯如柱的四肢,嘶吼咆哮一聲:「吼~~~!」

沉悶而有節奏的咆哮聲回蕩在空曠的殘城內。隨著這咆哮聲,那些彷彿漫無目的遊盪的血獸開始有紀律地集合起來,往林牧這個方向狂奔而來。

原來,這頭青晶血猊獸,就是這群血獸的王!

青晶血猊獸王!

這頭青晶血猊獸王,在其右眼之上,還有一道深長的猙獰傷疤,彷彿受到過什麼無法痊癒的創傷。

這道傷疤,讓這頭血獸顯得更猙獰兇殘。

……

聽到血獸的咆哮聲后,不用回頭看的林牧苦澀呼道:「青晶血猊獸王!」

此時此刻,經驗豐富的他知道,這頭領頭之獸,是獸王!!

而且還是一頭非常奇異的獸王!

一頭牽扯到命格之謎,血獸之謎的獸王!

早前它們追逐血魂香的時候,為什麼沒有這頭獸王在前頭追趕呢?

難道它也像人類領主那樣,躲在安全的地方,沒有上前線?

若當時他經歷過此幕,肯定不會把血獸群引來這邊。

這頭氣息雄渾無比的血獸王,其實力,明顯達到地階!!

並且,他有預感,這頭血獸王即便是遇到天階的于禁,彷彿都不懼。

與當初在白龍澗中遇到的霸主黑蛟龍相比,雖然實力比不上,可它卻顯得更強橫,更凶暴!

彷彿那頭黑蛟龍只是一頭在溫室長大的花朵一般。

林牧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強橫雄渾的殺機在凝聚著。

這頭血獸王,讓林牧想起了他自己。 旺夫命:拐個夫君熱炕頭 他早前在高級武將的時候,就能擊殺玄階武將,而這頭血獸王也是如此,能越階而戰!

他的天階高段傀儡人肯定不能戰勝這頭獸王的。這是身為一個戰士的直覺。

……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那些血獸怎麼成群跑了啊?」在血獸群聽從血獸王命令開始追趕林牧的時候,城牆上本來躍躍欲試,摩拳擦掌的玩家都驚呼不已。

成為高富帥的機會跑了!

「兄弟們,不要管時機成不成熟了,給我追!殺一頭血獸,官升三級!」一些還在猶豫的領主看到血獸群發生驚變后,高聲喝道。

旋即,一大群玩家跟在血獸群後面跑。

……

「額,林牧他是不是偷了人家血獸群的所有珍寶了,怎麼一看到林牧,就要追殺他啊!」城牆上的婉兒本來還想跑下去找林牧的。不過當她看到林牧落荒而逃,騎著龍鱗馬繞路往城牆上跑時,一臉無奈的表情道。

「雪影姐,我們接下來如何?」婉兒看到林牧被血獸群追殺,美眸流露出一抹擔憂之色。

這群血獸被引來這裡的前因後果,林牧早已經給她們交代清楚,只是省略了關於血魂香的細節。

故而姜承龍雪影等人都以為林牧是盜取了血獸群的珍寶方才引起血獸群的仇恨值。

一見面就追殺,想必是必死之局啊!

她想要幫助林牧。

「先等等,城牆上林牧的千名綠火神弓手不是已經在準備了嗎?!」雪影秀美微微一蹙道。

「哦,好!」雖然有些擔憂,但她知道林牧一定會沒事的。

……

「山鞏,快!組織火弓手,對準前面那頭血獸!」擁有速度優勢的林牧,採用迂迴戰術,把血獸群又引回了城牆,對整裝齊備的山鞏喊道。

林牧的迂迴戰術,讓西1要塞出現了搞笑的一幕:林牧逃跑,一群血獸齜牙咧嘴在後面追趕,而血獸後面,卻跟著一群同樣嗷嗷叫的玩家!

林牧只對自己勢力的戰士下命令,沒有讓其他玩家領主出手,這頭地階獸王,他必須收入囊中,即便與他們鬧矛盾,也在所不辭。

這一次血色荒原戰役,他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異變出現。

站在城牆上的山鞏,聽到林牧的命令后,猛地一頭手,沉喝一聲:「準備!」

見狀,數量還剩931的火弓手猛地一拉滿月,箭矢全部對準林牧身後較遠處的獸王。

山鞏在獸王進入射程之後,沒有猶豫,厲喝一聲:「給我射,無需節省箭矢!」

法醫夫人有點冷 綠火箭矢可是有數量限制的,這次不節省箭矢,是因為主公林牧急迫想要擊殺這頭血獸。

這次如此急迫,想必有其用意,身為屬下的他們,必須要為主公排憂解難。

為了啃下這快硬骨頭,若不付出一點血本,恐怕也是難以達成。

「嗡嗡嗡嗡!!」近千道箭矢破空而去,如同一股綠色洪流。

上千道交織在一起的蜂鳴之聲,非常刺耳。

然而,這些建立過奇功的綠火箭矢,竟然沒有一點效果,沒有預想中的綠火燒身的狀況出現。

「鏗鏗鏗鏗!!」無數如同暴雨般的箭矢轟擊在獸王堅韌的獸甲上,只是發出一連串刺耳的金屬碰撞聲。

泛著冷冽金屬光澤的堅韌血紅獸甲上,被一波箭雨轟擊后,竟然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怎麼回事,綠火神弓手的攻擊竟然被免疫了?」 總裁的替罪情人 婉兒見狀,驚呼喊道。

令人驚恐的綠火神弓手,面對這些血獸,竟然沒有一點效果。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剋一物?!

很多玩家看到此幕後,把早前對綠火神弓手的深深忌憚印象驅散了一些。

他們並不是無敵的! 見到出產於燭血之林的【燭樹之液】並沒有如預料中那般對獸王起作用,林牧也沒有著急,一招不成,還有下招!

【燭樹之液】是一種不可再生資源,屬於【燭樹】的生命之液。

在火弓手小隊去那唯一一片燭血之林收集完畢后,就沒有了。

而被收集過【燭樹之液】的【燭樹】,都已經如暮年之人那般,漸漸消失了。

火弓手小隊本來還想著移植一番的,可惜都不行。

特產於血色荒原的它,彷彿有著它的驕傲。

林牧一臉沉穩地牽著龍鱗馬小騏,往一處城道直奔上城牆。

而在奔上城牆后,林牧不著痕迹從背包中拿出了一樣東西。

看到林牧不慌不忙來到頗為殘破的城牆后,婉兒、雪影、季北欽、姜承龍、趙七胤,再加上其他領主玩家都迎了過來。

「林牧,你究竟幹了啥事,竟然直接引起血獸群的巨大騷動啊!是不是偷了人家的寶貝?難道是青晶血猊獸的幼崽?」季北欽臉上瀰漫著調侃之色,呵呵一笑問道。

其他人也是如此模樣,彷彿林牧真的偷了東西。

至於之前一直抱怨林牧的婉兒,看到林牧后,臉上早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岔色,反而笑眯眯,彷彿早前的陰天沒有存在過。

林牧見狀,輕輕跳下變異龍鱗馬,繼而輕輕一招,它就不見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眾人見怪不怪。

「沒有偷血獸的寶貝,只是我身上有一樣東西吸引它們而已。」林牧一臉淡然,模糊解釋道。

沒等其他人回應,他輕輕扭過頭,望向快要衝上來的血獸群道:「等一下血獸就開始攻城牆了,藉此機會,我們和它們打一場攻防戰,順便把它們都留下來。」

林牧為了獸王,決定拼一波,以對待龍且的底牌來應付它!

說完這些,一抹奇異的血色陡然瀰漫在林牧的眼眸中。

旋即,一股磅礴的殺氣從林牧體內蔓延而出。

而在這抹奇異的血色出現的剎那,林牧眼眸就一陣血紅。

身體一直在運轉的太龍造化典並沒有把這股駭人的血紅消除,反而有一種增強在其中,感覺如助紂為虐!

血紅的眼眸中,林牧彷彿看到了無數驚天動地的血戰,漫天血色的戰場,讓人精神沉淪!

沉淪間,林牧感覺到腰間一涼,一股如山澗清泉般清涼的感覺從其升騰而起,把那股奇異的感覺壓制了下去。

來的快,去的也快。

「怎麼回事?」林牧知道他身上出現了某中問題,可是卻不知道所因何事。

那股奇異的感覺,是好是壞,目前他無法判斷出。

「難道是我修鍊的功法出現了問題?」輕輕摸了摸腰間已經修過過的七星鎮魂佩,林牧眼眸閃過一絲疑惑。

剛剛太龍造化典的異常,身為主人的他,一清二楚。

林牧心思急速轉動著。

林牧身體的異常情況,雖然描述是頗長,可從奇異感覺出現到七星鎮魂佩出現一股清涼,整個過程非常短,只是數個呼吸而已。

其他人沒有發現林牧的異常。

沉吟一會,林牧把心中的疑惑壓下去。

「這些血獸的價值,我早前發給你們的信息就已經有過詳細說明了,你們應該都對它們垂涎三尺吧!老規矩,在戰鬥過程中,誰擊殺血獸,就歸誰!事後收購的血獸,平分!」林牧臉色淡然,乾淨利落道。

然而,利落的語氣中,仍然流露有一股雄渾的煞氣,卻讓眾人一凜。

林牧此人,實力不凡,並且應該經歷過某些慘烈的搏鬥,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如同一柄無鋒重劍。

聞名不如一見。此刻,其他沒有見過林牧的領主玩家,能感受到一臉淡然沉穩的林牧,真的有身為世界第一領主的氣魄。

在萬獸追殺之下,竟然面不改色,從容鎮定,而談到血獸之生死時,卻又煞氣駭人,果然厲害。

而與眾位超級領地大咖相談之時,也是淡然無比,彷彿這是常事。

這還是一個傳聞中剛畢業的大學屌絲嗎?一個暴發戶嗎?

一個詞語驀然在很多玩家領主腦海中出現:梟雄!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親身看到林牧后,腦海中都冒出這麼一個詞語。

然而眾位領主玩家都沒有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只是直勾勾盯著這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領主。

五方聯盟的其他四位話事人,也感覺到林牧這一刻彷彿有不同,不過他們也沒有多說,只是以為林牧如他們那樣,看重著群血獸的價值!

「這群血獸的數量,大約是三千六百五十隻,應該夠分。」季北欽聽到林牧的話語后,虎目閃過一抹疑惑后,順勢道。

「因體型巨大,看起來才像是卷席一切的海嘯般洶湧而已。」

三千六百五十隻!

林牧聞言,點點頭。此時,他心中所想的不是血獸群的分配問題,而是獸王的問題。

「既然如此,大家開始指揮戰鬥吧!實力不夠的領主玩家,就不要上前線了,以免被擊殺,導致其他士兵被淘汰出血色荒原。」林牧一臉和熙輕聲道。

眾人見狀,也開始行動起來。

五方聯盟的老大都發話了,他們這些小的就可以做事了。

至於那頭直奔林牧而來的血獸,其他領主玩家並沒有多問。

然而,地位低的他們不問,不代表其他人不問。

「林牧小妹夫,那頭追趕你的血獸,彷彿有一些奇異啊!它身體內好像有一股雄渾洶湧的氣息,如火山爆發前那般!」早安排好一切而沒有離開的季北欽直搗黃龍道。

說話之時,他不著痕迹向林牧使了一個眼色。

林牧見狀,嘴角輕輕一抽。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啊!

「呵呵……這是一頭獸王!就是他盯上我的,為了引血獸群下山,我使用了某樣壓箱底的道具。」知曉原由的林牧一本正經道。

他直接把血魂香當做了自己壓箱底的寶貝。而獸王盯上他的原因,他也歸在了血魂香身上。

「它的真實戰鬥力,應該有我麾下之將,于禁的戰力!」林牧不等其他人回應,仍然一臉淡然道。

「什麼?!戰力相當于禁!!」眾人聞言,都驚呼一聲。

于禁的鼎鼎大名和實力,眾人可是有最直接的印象。

于禁般的戰力出現在這裡,讓他們一陣驚悚。

怪不得早前林牧不讓他們從山峰上衝鋒而下攻打要塞,反而去攻打厚重而高的城牆。

把這麼一頭擁有無敵戰力的獸王引出來,那就是他們的災難了。

那時候,前有守軍,後有血獸,前後夾擊,後果不堪設想。

「之前我不知道大家會這麼早攻上了城牆,所以為了第一要塞淪陷的獎勵,我就使用了底牌把它們引誘下來,攻破要塞!」林牧繼續忽悠道。

「至於這獸王,你們無需擔心,我有辦法解決,你們去圍剿其他血獸吧!」林牧不著痕迹地把責任拉到他的身上。

彷彿解決這頭獸王就是他的責任。

其他人聽到林牧的話語,雖心有疑惑,卻也點點頭,畢竟人家都這麼說了,你還想如何。

連有些刺頭的趙七胤聽到林牧順勢之語,也沒有借口去反駁。

只是晶瑩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凝重。這個林牧,真的不簡單,普通的商界精英都不如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