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羅刀非常清楚,殺死他的幾率,可以說等於零,即便是他運用掠風步,也不可能殺死鳳尾龍獅,而通過剛才的觀察,這鳳尾龍獅的防禦力強大,同時攻擊力更甚,一下就把他的防禦破了,即便是訊風狼妖,剛才都沒有攻破的防禦,居然讓它破了。

……

「咔嚓」「咔嚓」。

只見鳳尾龍獅,接連的撞斷了兩棵大樹,這兩棵大樹同一時間,朝著羅刀砸了過去,他見狀身體迅速動了,突然跳得高高的,然後踩在其中一棵大樹上,就順利的躲避了這顆大樹的攻擊,然後他繼續朝著前方跑去。

而此時鳳尾龍獅,追了怎麼長時間,居然還是沒有一點要放棄的意思,這不得不讓羅刀很驚訝,都怎麼長時間了,這鳳尾龍獅居然還追著他,這怎麼不讓他無語,他真的太無語了,心裡在暗自祈禱。

讓這個鳳尾龍獅趕快離開吧,兩人的拉鋸戰,在這裡不停的展開,幸虧鳳尾龍獅不會飛行,一時間它才無法對羅刀,有任何的攻擊行為,只能利用撞到的大樹,暫時阻止羅刀的行動,但是這也只是暫時的阻止,對羅刀的行為,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

「什麼!都怎麼長時間了。」羅刀大吼道:「這鳳尾龍獅還追著我,草,都不能讓我休息休息,我是不是欠你錢,可惡,就算欠你錢,你也該讓我休息一下,你,你這是幹什麼,沒命的追我。」

羅刀現在是真的生氣了,突然被鳳尾龍獅,不要命的追著自己,這怎麼能不讓他氣憤,但是這鳳尾龍獅,看著羅刀陰狠的目光,表露無疑,讓他看了心裡有點膽怯,大家可都知道,這鳳尾龍獅,可是最兇狠的一個,可以說真的非常兇狠,你如果見到這種妖獸,不能有絲毫猶豫,趕快離開才可以。

鳳尾龍獅看著羅刀,顯然也非常生氣,它現在暫時還無法飛行,如果它能夠飛行,保准讓這個人類死無葬身之地,他追了怎麼長的時間,居然還沒有追到他,這不得不讓它生氣,真的是太生氣了。

「吼。」

鳳尾龍獅暴怒的聲音,在這一刻響起,滔天巨聲,震得所有的樹,都一陣震顫,就連絕望之深樹林上,依稀的小鳥,聽到這巨聲,也被嚇得,扇著翅膀,飛離了這個是非之地,真的是太可怕了,這聲音真的太嚇人了。

「可惡,這頭鳳尾龍獅,是不是精神病。」羅刀咒罵道:「怎麼長時間,它也不知道累,是不是也該休息了,什麼,還在追著我,可惡,這鳳尾龍獅是不是傻了,明知道追不上我,居然還在這裡追著我,可惡,可惡。」

的確鳳尾龍獅,依然在後面追著他,而此時羅刀被氣得直跺腳,被追了怎麼長時間,即便是好脾氣的,現在也有點生氣了,如果他有實力,早就下去,一刀宰了這鳳尾龍獅了,但是關鍵他沒有實力。

不管他現在再怎麼生氣,也只能在這裡默默忍受著,並沒有一點別的辦法,誰讓這鳳尾龍獅實力高呢,他能有什麼辦法,即便是同境界的人,都沒有辦法破防,而唯一的要害,也等於沒有,他還能有什麼辦法。

一人一獸。

就在這裡展開了拉鋸戰,鳳尾龍獅在下面追著羅刀,而羅刀則在這裡,拚命地逃命,雙方誰都奈何不了誰。。 他不說則矣,他這一提起上次的事,楊安安立刻就炸毛了,「報歉也沒用,我不想看到你,你給我滾。」

管他是不是孟寒州,管他是不是什麼大佬,反正她現在就是看他不順眼,就是要趕他走。

「你喝了水,我就離開。」她吐完了,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這樣的她,讓他不想再氣她了。

所以,為今之計,先離開就是放過她了。

不過,他要親自看着她把水喝下才走,不然,他不放心。

楊安安看了一眼孟寒州遞過來的水,斐濟兩個字其實並不大,可就是突兀的鑽到了她的眼睛裏。

那是純天然的礦泉水。

國內沒有。

只有進口。

很貴的。

而孟寒州此時就拿着這樣一瓶很貴的進口的礦泉水遞到了她的面前。

神態看起來並沒有瞧不起她的樣子,相反的,還有點恭敬的樣子。

他對……對她恭敬?

不對,應該是尊重的感覺吧。

總之,他現在這樣對她,讓她有些受寵若驚了。

還是覺得這男人是在無事獻殷勤,「你到底為什麼?」

「沒什麼,你喝口水。」

楊安安一把就接了過來,隨即打開了瓶蓋。

這可是斐濟的礦泉水,喝一口都象是喝人民幣一樣,太貴了。

楊安安先是低頭嗅了嗅,無色無味的水,什麼也嗅不出來。

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嗅完了,她把瓶子一翻,把瓶口朝下,瓶子裏的水就流了出來。

卻不是喝下,而是『咕咚咕咚』的灑在台階上,轉眼就見了底。

也濕了一地。

楊安安卻一點也不心疼的瀟灑的一鬆手,瓶子就掉在了腳邊,然後骨碌骨碌的就滾到了孟寒州的腳邊,彷彿知道孟寒州才是它真正的主人似的。

孟寒州眼看着瓶子滾到自己的腳邊,微微俯身,大掌拾起,然後放到了身邊的位置上,「東西不能亂丟,一會我替你丟到垃圾箱裏。」

楊安安白了他一眼,懶理的起身就要離開。

結果,她才站起來,小手就被一隻乾燥的大掌捉住了,「安安,你嘴裏苦,吃塊糖再走。」

不是詢問的口氣,而是命令的口氣。

然後,一塊剝下了糖紙的糖就送到了楊安安的唇邊。

居然是她最喜歡的奶香奶香的大白兔奶糖。

於是,沒禁住誘惑的楊安安咬住了大白兔奶糖喂入口中。

好甜。

她喜歡大白兔奶糖奶香的味道。

吃了糖,嘴裏果然不苦了。

不過,她還是看孟寒州不順眼,用力的一甩他的手,「你滾開,我不想再看到你,一眼都不想看到。」

說完,她咬牙切齒的就要離開。

「安安。」

結果,楊安安才走一步,就被喻色叫住了。

剛剛身旁楊安安和孟寒州這麼大的陣仗,她還真是忽略不了。

其實她已經醒了有一會了,不過還是沒睡飽,還有點疲憊。

疲憊的不想醒來,就眯着眼睛一直靠在墨靖堯的懷裏。

但是聽到楊安安真的要走了,她就只好『醒』了過來。

「喻色你醒了?有沒有哪裏不舒服?」楊安安驚喜的停下來,又回到了喻色的面前。

「沒事了,比賽結束了嗎?」喻色懶洋洋的越過楊安安掃向比賽場地那邊,操場的看台上,人還很多,主席台上的人也就少了她現在身邊的這兩個人,一個墨靖堯一個孟寒州,所以,這是還沒結束呢。

「沒呢,不過快了,小色,已經表演結束的所有的方隊的成績,我們方隊最高,嘿嘿。」楊安安喜滋滋的告訴了喻色這個好消息。

看着她微翹的唇角,滿面都是開心的表情,孟寒州唇角輕勾,原來這個女孩的快樂這麼容易就有了。

只是個比賽名次都能讓她高興成這個樣子。

那以後,他可以天天讓她開心了。

「還剩幾組沒有比賽了?」喻色關心的是還有多少個方隊還有可能趕超自己方隊的成績。

「兩組,不過我覺得咱們方隊第一沒問題,墨主席,你說呢?」楊安安興奮的問墨靖堯。

墨靖堯卻是搖搖頭,「我早就過來這裏,不知道主席台那邊的情況,他知道。」說着,朝着孟寒州努了努嘴。

孟寒州現在對外的名字是周寒,他叫不習慣。

他還是習慣叫孟寒州,所以索性不叫名字了,就努嘴示意他說的『他知道』中的他是指孟寒州。

楊安安卻不想理會孟寒州,「誰要他告知了,小色,你要是好了,那我們回方隊吧,一起等結果,馮教官說了,要是咱們方隊第一,晚上他請客,去哆萊咪KTV唱哥刷串。」

「哇哇,我想唱歌,我還想吃串。」不過一說到吃串,喻色就想起了墨靖堯他家廚子的手藝了,伸手扯了扯墨靖堯的袖口,「送點食材給我們,好不好?」

「萬一不是第一呢?萬一我送過來,馮教官不請客沒有慶祝了呢?」墨靖堯好笑的看着喻色,從前在她高三的時候,他第一次帶她燒烤她就說要請同學們一起吃了,不過後來聽說了他那些燒烤食材的價格后,再也沒敢提及了。

沒想到今天晚上楊安安一說要吃串,喻色又想起他的烤串了。

她卻不知道,他的烤串只給她一個人,不喜給其它人食用。

喻色立刻就去向孟寒州確認,「孟寒……」

「我是周寒。」孟寒州淡定的打斷了喻色的稱呼,他改名字了,他現在就叫周寒。

從前的那個孟寒州已經死在了蘆葦盪里,現在的周寒是一個全新的他。

也已經完全的甩掉了曾經的背景。

黑到與他再也沒有關係了。

他現在就是一個乾乾淨淨的生意人。

當然,冠達會所也還是他的。

孟寒州名下的所有能見得光的產業,全都轉給了周寒。

喻色看看他有些變化的容貌,瞬間秒懂,「周先生,請問,我們方隊是不是第一?」

孟寒州卻不答喻色而是看向了楊安安,語氣溫溫的問道:「安安,你想第一嗎?」

只要她說想,他就給她她想要的第一。

她想要什麼,他就給她什麼。

。 望着志得意滿的裴淵庭,黃捕頭心頭暗自慶幸道:看來我果然沒有猜錯,此人果然是溫兄弟的師兄。自古以來,投桃報李乃是人際交往的不二法則,剛才你欲出言相幫,此時我便大力舉薦。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仗,這乃是我黃某人的行事準則。倘若你因此飛黃騰達,想必你也不會忘了我今日之恩。

想至此處便面露得意之色,說道:「裴兄弟,那此間的事情就全仰仗你了。我與你溫師弟還要趕赴二十裏外的義莊去。」

說罷之後沖着秦可卿一抱拳,朗聲道:「秦大人,卑職還有要緊公務纏身,便先走一步了。」

秦可卿皺了皺眉,略有不悅地說道:「好的,我知道了,二十里的路程可不算近,你們快去吧。」

黃捕頭微微一愣,心中暗道:為何突然間這位秦大人也有了惱怒之色,一定是怪我將這個燙手山芋丟給她的緣故。但臉上依舊笑着說道:「那下官先行告退。」說罷便躬身一拜,帶着溫子琦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見二人離去,秦可卿一瞥裴淵庭笑着說道:「裴師兄,前邊帶路吧!」

裴淵庭整了整衣領,壓着嗓子說道:「秦姑娘,你就別在這裏調侃我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清楚的很,」秦可卿雙眸含光,淺笑着說道:「胃口好,能言善辯,關鍵還膽大心細!」

裴淵庭聞之一怔,不假思索地說道:「我可否把這些當作是誇讚我的話呢?」

「這本來就是誇讚你的,」南宮菲菲一改冰冷之態,笑嘻嘻地說道:「裴師兄。」

「受之有愧,受之有愧。」裴淵庭連忙打了個哈哈說道。

秦可卿嘴角微翹,溢出一絲笑意說道:「既然你覺得自己受之有愧,那要不帶我去看看老吳,順帶也勞您大駕,幫我們查驗一番,看看是否已經氣絕身亡?」

「那就沒必要了,因為我看着他死在我面前的。這個老傢伙…」話說到一半,頓覺有些不妥,便尷尬地笑了笑說道:「這個老吳,不知道咋想的,現在的天氣竟然去游泳,這冰涼刺骨的非凍死不可。不過有一點,我真心佩服老吳,竟然選擇逆流而上,而且還遊了二里來地。」

秦可卿聞言一怔,心中暗忖道:「他竟然選擇逆流而上,要知道渭河水急可是出了名的,何況其肋骨還斷了三四根,就連手臂都遭受了一記重拳,就這樣都能游二里之遠,可見其水性絕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