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美女學姐嬌聲道:「姐已經連續逛了好幾天了!買的東西能裝滿一輛小型貨車,再買的話,連明年過年的新衣服都有了,所以堅決不去。」

「呃!」他被雷的外焦里嫩,還以為總算是遇到一個思想正常的女孩子呢,沒想到是更過分的存在,買東西都論車的來。

她動作優雅的翹起一條長腿,搭在另一條腿上。

秦大少不由自主的咽下口水,這兩條美腿真是要人老命啊,用某些職業yin-賊的話來形容,這可是兩條品質絕佳的炮架子。

注意到他yd的目光和表情,美女學姐嘴巴一撅:「看什麼呢,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劉蘇不說威脅的話還好,說完之後,秦烽非但沒有半點兒收斂,反而更放肆了。一雙賊眼直勾勾的看著她高聳的胸部和大腿,而且還很配合的嘴唇。

美女學姐真想一巴掌甩過去,用對付其他色-狼的方式來對付他。

可轉念一想,自己根本不是對手,打起來吃虧的還是自己。

「喂喂,我說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兒?」美女學姐發表不滿:「身邊都有那麼多女朋友了,求求你放過我好不好?」

「嘿嘿,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哥這是情不自禁。」他開始歪理:「要怪只能怪你,誰讓學姐長的這麼漂亮,身材這麼好,而且這麼懂得穿衣打扮。再說了,你把自己弄的這麼漂漂亮亮,不就是給人看的嗎?我要是不看的話,太對不起你的一番苦心。」

美女學姐就快抓狂了,這個魂淡總是佔了便宜,還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

她哼道:「我來找你,是有正事,你坐好。」

「哦!」秦大少破天荒的點點頭,但下一個動作又讓美女學姐覺得抓狂,他直接坐在了美女的旁邊,而且是身體緊貼身體的那種。

美女學姐朝著旁邊挪了挪,秦大少馬上也跟著挪了挪,還信誓旦旦的說:「我做好準備了,洗耳恭聽。」

她只好接受這個事實,說:「經過前陣子的督導事件之後,教主對我的懷疑無減反增。 黑暗之淚 我聽總教的朋友說,她不止一次的表現出要親自來平原市的意思,看來她恨你恨到了極點。」

秦大少聳聳肩:「沒想到你姑姑還是個重情義的人,秦宇都死那麼久了,還惦記著給他報仇。你不是說她身邊的男人很多嗎,而且是個喜新厭舊的人,為毛對秦宇那小子如此的重視?」

劉蘇回答說:「也不光是因為秦宇,要知道雷爺、洪爺和戈子浩都死在你的手裡,生門被你搞的差點兒關門大吉,她能不恨你入骨嗎?再加上徐友高之前的那些讒言,讓她感覺到你是生門乃至整個天理教的大敵,天理教平靜了這麼多年,不少人都生出私心,她想借用這件事,達到殺雞給猴看的效果,震懾那些傢伙。」

秦大少心想那你姑姑可算是打錯了算盤,哥不是好欺負的,與我為敵的人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而且,是死無葬身之地。

「這件事。對你的影響大嗎?」他問道。

美女學姐笑著說:「算你小子有良心,還知道關心我。放心吧,畢竟我爸爸是上一任教主,她又是我姑姑,就算是有些許懷疑,也不敢做太過分的事情,怕寒了其他人的心。而且,她對我只是停留在懷疑階段,並沒有拿到實質性的證據。」

現在,她已經成功的將生門握在手中,上上下下都是自己的人,只要沒有人出賣,教主那邊是拿不到所謂鐵證的。

「那就好,要是你失去了手中的權利,我們可就沒有裡應外合的機會了。」秦大少動作很自然的摟住她的柳腰,說:「跟我講講天理教的其他七個門吧,既然過完年教主要殺過來,而且對你產生了懷疑,肯定會調動其他人過來,哥有必要做到知己知彼。」

劉蘇略微掙扎一下,也就聽之任之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吃豆腐,沒什麼大不了的。

天理教下轄八個分舵,以「真空家鄉、無生老母」八字真言進行冠名,就比如生門,在天理教中排名第六。

每個分舵都有自己的地盤和經營方式,他們之間平時很少產生聯繫,只需要對教主一個人負責,需要相互配合的時候,也是採取由總教同意調配的方式。

秦烽聽完她的講述,表示有些納悶兒:「真門、空門甚至是老門這樣奇怪的名字還好理解,可母門算什麼?這樣的名字,不會被大家恥笑嗎?」

美女學姐表情嫵媚的白了他一眼,說:「母門怎麼了?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很重要嗎?其實呢,母門早就不叫母門了,而是叫女門,或者叫紅門,是由一群女人組成。」

「女人?」秦大少眼睛一亮。

「想什麼呢?」劉蘇趁他不注意給他一個爆栗,哼道:「你最好不要打她們的主意,那群女人bt著呢!在八個分舵當中,女門對教主是最為忠心的,她們中的多數人從小接受訓練,懂得用身體換取想要的一切,下手殺人的時候,更是不會有一絲猶豫,乾淨利落。」

在天理教的初級發展階段,女門做出了巨大貢獻,不管是勾引官員為門派獲得利益,還是充當商業間諜套取對手的情報,她們都做得很好。

女門在八大分舵中排名最後,卻享受比其他分舵更好的待遇,女門的門主更是深得教主的信任。

「我擦擦,這麼說的話,所謂的女門豈不是一幫集殺手、特務、婊-子於一身的女人們?」秦大少瞪著眼睛說。

劉蘇不幹了:「別說的那麼難聽,其實也都是一群不容易的女人,你以為她們想過那樣的生活,還不都是被生活所迫嘛。」

秦大少舉起一隻拳頭,做發誓狀:「蘇蘇學姐你就放心吧,身為一名忠實厚道的好騷年,哥一定幫助她們脫離苦海。」

美女學姐白了他一眼:「你這傢伙,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我看你是想打她們的主意吧!女門因為要執行特殊任務,長相姣好是第一位的,其中不乏國際級別的美女,而且她們受過嚴格訓練,很會討男人的歡心。但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接近她們,一旦深陷其中,你就拔不出來了。」

秦大少心道哥怎麼可能拔不出來,只要夠硬,進得去就一定出的來,嘿嘿。

逆反心理作祟,劉蘇說的越多,他越想見識一下女門的厲害。

當然了,這種想法是不能表現出來的,他一臉正色的說:「放心,哥是個經得起考驗的人,區區美人計對我來說,根本起不到作用。」

美女學姐哼道:「那你摟著我不肯放手,姐還沒對你用美人計呢!」 秦烽笑了,很有深意的說:「蘇蘇,你不光對我用過美人計,還使用了媚術呢,結果如何?」

劉蘇馬上蔫兒了,嘆氣說:「好吧,算你強悍,行了吧?不過我還是想提醒你,凡事多留個心眼兒是沒壞處的,一旦教主親自出手,她的手段千變萬化,讓人防不勝防。」

這的確是該注意的一點,能當上天理教的教主,管著成千上萬人,那個女人的手段肯定不會太差。

「過年了,咱們是不是來個純潔之吻呢?」他這次沒有留給美女學姐反應的時間,一張大嘴直接壓了過去,將她兩片香軟的唇吻住。

「唔……」劉蘇猝不及防,下意識的開始掙扎。

但秦大少是有意為之,早就做好了準備,將她的掙扎動作一一扼殺在搖籃里。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吧,美女學姐主動閉上大眼睛,開始回應他的吻。

秦大少的一隻手伸進了她的衣服中,將一座山峰掌握,感受著柔嫩肌膚帶來的絕佳手感。

就在這時,入戶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五個女孩子一起走進來。

「啊?」走在最前面的陳玥被自己看到的一幕嚇住了,後面的四女也都感到驚訝,秦烽這傢伙,公然在家裡跟劉蘇搞曖昧!

沙發上的兩個人一陣慌亂,特別是秦大少,有種被捉J的感覺。

劉蘇驚了初始的慌張之後,反而變得鎮定了,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心想反正是你強迫占本姑娘的便宜,現在被你的女朋友們發現了,姐該感到高興。

她並不在意被搞亂了的上衣,甚至希望它顯得更亂一些,站起來俏生生的說:「各位回來了,那我就不打攪你們,先告辭。」

說完,她邁動兩條長腿,當著無雙眼睛的面走了出去。

一出門,她再也忍不住,嬌笑起來,直到笑彎了腰。

房間里,梅卉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小烽,你真的很讓我失望。」

方芳說:「你的原則呢,平時不是一隻標榜自己是個有原則的人嗎,現在又怎麼解釋?」

陳玥道:「偷腥都偷到家裡來了,真是無法無天。」

蘇舞附和:「一定是看人家長的漂亮,忍不住想佔便宜,太過分了。」

小丫方菲是最後一個開口的人,但她的話最恨:「姐夫老公墮落了,到了一種飢不擇食的地步。」

秦大少乾笑著說:「你們不是去逛街了嗎,怎麼這麼就回來?剛才的事情呢,也不是什麼大事,劉蘇你們也都認識,哥這是對她用美男計呢。你們想想,要是不搞定她的話,她怎麼可能死心塌地的為我所用,哥又怎麼對付天理教。」

劉蘇也夠不靠譜兒的,不是說不到天黑她們不會來的嗎,現在才幾點?距離天黑還早著呢,怎麼全都回了。

「是嗎?」五女明顯不信。

他拍著胸脯說:「當然,你們老公是什麼人,難道你們自己不清楚嗎?」

梅卉說:「那也沒必要犧牲色相啊,我知道劉蘇為你為我們做了不少事,可她是有前科的人,不得不防。」

「各位老婆放心,我有分寸的!」他臉上的信誓旦旦表情變成了壞笑,搓著手說:「幾天不見,老公迫不及待的想要給你們檢查身體,看看有沒有發生變化。小菲你是第一個,哇哈哈!」

一番打鬧之後,他才知道是因為自己進門的時候,觸動了一個信號發射器,梅卉馬上就知道家裡來人了,大家馬上達成一致,停下逛街回家去。

晚飯並沒有留在家裡吃,而是被陳玥拉到了她家裡。

今天,老夫子破天荒的沒有待在書房,而是穿上了嶄新的唐裝,眼鏡也擦的乾乾淨淨,坐在沙發上迎接客人的到來。

不過說實話,老夫子的體型加上微駝的背,高檔唐裝穿在身上就跟個大馬猴似的,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美感,反而顯得十分滑稽。

重生之第一影后 秦大少忍著笑跟他打招呼問好,看著老夫子的打扮,他有種進動物園的感覺。

陳玥應該不是第一次見老爹穿這樣的衣服,所以習慣了,並沒有說什麼。

放下大包小包的禮物,秦烽最後拿出一本線裝書,說:「這是在廄淘到的,雖然算不上什麼孤本,卻也是宋版的書呢。」

老夫子等的就是這個,如獲珍寶的接過來,用手撫摸著殘破的封面,說:「宋版的《金瓶梅》,彌足珍貴啊!雖說屬於禁書,卻也是我堂堂中華遺留下的瑰寶,值得收藏。」

「嘿嘿,就知道老爺子您一定喜歡,下次再多給您搞幾本。」他笑嘻嘻的說。

陳玥在一旁聽的直冒冷汗,老頭子那麼古板的人,竟然收下《金瓶梅》這種書,難道就因為它是宋朝人刊印的嗎?

秦大少一個勁兒的對著她使眼色,可她就是不明白他想表達什麼。

老頭兒起身去往書房,走到一半的時候說:「對了,你姨媽剛才打電話過來,晚上咱們一起吃飯。」

暴龍撞上小甜妻 「姨媽?」美女輔導員面色一暗。

「對,還有你姨父和表弟。」老夫子沒有過多解釋什麼,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書珍藏起來。

陳玥走到秦烽身邊,小聲問道:「你剛才想說什麼?」

秦大少嘿嘿一笑:「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老丈人會對《金瓶梅》感興趣,是唄?」

美女輔導員點點頭,問道:「為什麼?」

他笑的更YD了,壓低聲音說:「剛才丈母娘開門的時候,你們看得出來她紅光滿面嗎?上回我偷偷的給老夫子一些葯,他肯定吃了,現在兩口子每天晚上肯定是夜夜笙歌,丈母娘得到了男人的滋潤,氣色能不好嗎?」

美女輔導員大眼睛一瞪:「好啊,你竟然讓我爸爸吃藥,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當然是好心。」他摟著美女的腰肢,笑嘻嘻的說:「那可是好葯,無毒無副作用,不但能讓人龍精虎猛,而且還能補腎呢。老丈人不過五十來歲的年齡,這麼早就失去男人的雄風,自己倒無所謂,老丈母娘不得跟著受罪嘛,我這是增進他們之間的和諧關係,嘿嘿。」 聽了秦烽的話,陳玥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兩眼正在廚房忙活的老媽,別說,她現在看起來至少年輕了十歲。【風雲閱讀網.】

當然了,除了男人的滋潤之外,秦烽送來的那些化妝品居功至偉,現在的陳夫人看起來絕對是貴婦,而不是之前的古板教授夫人。

兩人坐下,秦大少問道:「玥玥,剛才老丈人提到你姨媽的時候,我怎麼覺得你不太高興?」

美女輔導員回答說:「我姨媽一家三口,全都是嫌貧愛富的人,很討厭的。他們家不就做了點兒小生意嘛,至於四處的跟人顯擺,我那個姨父見了有錢人鞠躬屈膝,見了窮人馬上變成趾高氣揚,連他們的兒子也學會了,他才剛上高中,只跟父母有錢有權的同學玩兒。」

這年頭兒,這樣的人並不少。

當初陳玥老媽嫁給老夫子的時候,所有人都羨慕她嫁的好,嫁給了一個大學生,而且留在大學里教書。陳玥的姨媽卻嫁給了一個個體戶,當時跟老夫子根本沒有可比性,她老是覺得跟姐姐相比低人一等。

但現在個體戶逐漸變成了老闆,這幾年更是賺了個盆滿缽滿,又是買房子又是買車,兒子也上了貴族中學。

可老夫子只是從大學普通講師升為了教授,工資雖然是翻倍了,可是跟做生意的人相比,一年的收入還不如人家一個月賺得多。

這麼一來,妹妹的腰桿兒硬了,是不是的過來挖苦一下姐姐和姐夫,順道展示一下自己的財力。

所以陳玥對姨媽一家很是反感,可她畢竟是自己老媽的妹妹,總不能拒之門外。

「這次過來,一家三口不知道又要怎麼顯擺呢。」美女輔導員黑著一張臉說。

「呵呵,不管他們怎麼顯擺,到最後都只能是跳樑小丑。」秦烽笑著說:「比錢,比權還是比地位,又或者比背景,他們現在還有一點兒可比性嗎?你們陳家有了我這麼好的女婿,還怕跟人比嗎?」

美女輔導員馬上笑了:「對啊,一會兒看我怎麼呢辦他們丟人,我給機會讓他們吹牛,還把他們捧的高高的,然後摔死他們。」

對付愛慕虛榮、嫌貧愛富的人,就應該這樣,捧殺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陳夫人本來都已經準備好了今晚的飯菜,就是因為有妹妹這一家不速之客的到來,不得不多炒幾個菜,免得不夠吃。

十幾分鐘后,門鈴聲響起。

陳玥前去開門,隨著防盜門的打開,一個珠光寶氣的中年女人、一個全身名牌貨的大叔和一個肥頭大耳的小胖子,出現在秦大少的視線中。

「姨媽,姨父快請進,小高也快進來。」陳玥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

她的熱情,讓中年夫婦有些意外,要知道以前每次過來,他們的這個外甥女全都是一臉不熱不冷的表情,就差下逐客令的那種。

不過他們不在乎,來這裡本就是為了顯擺,難道因為外甥女的態度不好,就放棄原本的想法嗎?

no,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小玥真是越來越漂亮。」姨媽笑著說,她雖然為人虛偽,但這句話卻是發自內心的。

一家三口進屋,發現沙發上坐著個年輕小伙兒,姨媽馬上問道:「小玥,這個年輕人是誰啊,你男朋友嗎?」

「是的,我來給你們介紹!他叫秦烽,是我男朋友,這是我姨媽和姨父,還有表弟小高。」美女輔導員笑著說。

秦大少表現的很有禮貌:「二位長輩好。」

兩口子瞄了他一眼,想從他的衣著上做出判斷,可他們馬上發現對方衣服上的標誌,根本就沒見過。

他們下意識的認為肯定是不值錢的雜牌貨,作為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有能力購買真正的品牌服裝。

「小秦啊,在哪裡高就啊?」姨媽問道,這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秦烽一臉謙虛的說:「我還在上學,沒畢業呢。」

夫婦二人樂了,那就還是學生嘍,連班都沒有上,也就沒有任何收入。看來外甥女找的這個男朋友除了有幾分模樣之外,並沒有其他什麼突出之處。

這麼一來,他們心裡就有底了,在他們看來,如果這個年輕人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話,那就放棄之前的顯擺想法,對他進行巴結。

現在看來沒有這樣的必要,兩口子馬上又變得趾高氣揚起來。

老夫子藏好書之後,依依不捨的走出書房,跟一家三口打招呼:「你們來了,咱們馬上就開飯。對了,這是小玥的男朋友秦烽,一個很棒的小夥子。」

兩口子嘴上沒說,心裡想再棒也還是個窮學生,有什麼了不起的,有什麼值得誇耀的?

姨媽用挖苦的語氣說:「姐夫,這身行頭不錯啊,是真絲的還是人造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穿上是挺舒服的。」老夫子從來不關心這些問題,衣服是老婆買的,他哪裡知道是真絲的還是人造纖維。

姨父接話道:「應該是人造纖維,真絲的哪有這麼鮮艷。」

「我覺得也是人造的。」姨媽附和:「要是真絲的,這件衣服得上萬塊呢,姐夫是個書生,一定捨不得花這麼多年。」

「那是,姐夫是做學問的人。把錢用在買書上他絕不含糊,要說買衣服,肯定是只要穿上不冷就行了。」夫妻二人一唱一和,配合的很好。

老夫子竟然沒聽出挖苦的意思,以為他們誇自己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沒辦法,我這輩子就喜歡看書做學問,其他的概不關心。」

陳玥臉上,寒意一閃而過,心想你們繼續說,等著姑奶奶的反擊吧。

姨父又開口說:「姐夫不是我說你,這年頭兒學問不值錢,值錢的最後還是錢,沒錢怎麼能行呢?」

「對啊對啊,沒錢是絕對不行的!」姨媽馬上跟著說:「就說我們家吧,今年的收入有六七十萬,可到最後了,換了車就不能再買房,買了房就不能換車,都快愁死我了。」

老夫子終於聽出不對勁兒的地方,臉色微變。 滿滿一桌子的菜,姨媽和姨父多少有點兒傻眼,他們的胖兒子口水橫流,要不是多少還有點兒家教的話,估計早就動手了。

桌子上,除了幾樣家常菜之外,還有雞湯燉海參、蚝油鮑魚等等高檔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