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羽君真人輕輕的哼了一聲,陪在旁邊的心月真人看在眼裡,她自然已經將莫問天認出來,當即嘴皮微動傳音幾句。

羽君真人聽到她的傳音,用頗為意外的目光掃視莫問天一眼,眉頭微微的皺起。

等到她沉腳落地時,天佑真人等四人當即跪迎上前道:「恭迎副掌門歸山。」

羽君真人卻並不理他們,徑直走到莫問天的跟前,沉聲說道:「你便是清河郡無極門的無極真人?」

莫問天連忙抱拳施禮道:「啟稟副掌門,無極真人正是區區在下。」

「很好!」羽君真人鳳眼環視左右,奇聲說道:「無極真人,明日便是家師大壽,你們卻為何不進山門呢?」

莫問天淡然一笑,苦笑搖頭道:「副掌門,貴門的山門,有一個古怪的規矩,那便是只允許一個時辰內走進三位客人,玄旗真人等三人剛剛進去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在下只好在此等候了。」

「什麼?」羽君真人神色震怒,轉首朝著天佑真人等四人說道:「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私自設定門規,慢待本人的客人。」

天佑真人等四人腿腳當即發軟,跪倒在地上說道:「副掌教息怒,此事乃是奎木真人的主意,我等只是聽令行事。」

羽君真人冷哼一聲,輕輕的揮舞衣袖,忽然憑空生起一股狂風,天佑真人等四人胸口如同被大鎚一擊,齊齊連腿好幾步,才能穩住身形。

『哇』天佑真人等四人齊齊吐出一口鮮血來,臉色卻是慘白的沒有一點血色,他們連忙運轉法力進行查看,卻是駭然的發現,丹田裡的法力被消減的極多,尤其是地猛真人,他剛剛晉陞築基中期不久,此時驟然失去龐大的法力,修為直接跌落到築基初期。

羽君真人威嚴的聲音說道:「奎木真人非但擅離職守,而且自設門規,實在是膽大妄為,本座勢必不可饒他,但是你等幾人卻也脫不了干係,本座已經廢掉你們二十年的修為,還望能夠謹記在心裡,不可再次有犯。」

「是,副掌門!」天佑真人等四人都是臉色慘白一片,尤其是地猛真人,跌落到築基初期,十有八九要從內門弟子淪落到外門弟子。 羽君真人高高在上,對內門弟子可以生殺予奪,至於外門弟子,在升仙門則更加的沒有地位,即便是真傳弟子,都可以隨意的處置他們。

地猛真人修為跌落到築基初期,不但要被貶成外門弟子,而且他的封號肯定要被剝奪掉。

羽君真人輕輕的揮舞衣袖,天上的神龍駒便長嘶一聲,拉著那輛馬車迅速的變小,鑽進她的袖口裡面。

畢月真人上前一步,冰冷的目光掃向天佑真人,漠然說道:「你們都愣住幹什麼?還不趕快去打開山門?」

天佑真人等四人回過神來,忙不迭的連聲稱是,走進山門裡面操縱陣法。

黯淡的雲層里有一片近乎透明,漸漸的明亮起來,彷彿在黑色的夜幕里,打開一道光門,耀眼奪目的光芒傾瀉而出。

隨行的女真人已經將靈鶴都收進馭獸袋裡,她們排成整齊的隊列簇擁著羽君真人走進那道門裡。

莫問天沉思片刻,便跟在那群女真人的後面,走進升仙門的山門,鐵算真人和玉筆真人對視一眼,兩人倒是有所顧慮,卻不敢跟上前來。

走進山門以後,視線豁然開朗起來,莫問天吃了一驚,幾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山門的外面層雲黯淡,夜幕籠罩大地,但是走進山門裡,裡面的情景卻是清晰如晝,彷彿是沒有日月星辰的影響,宛如神跡一般令人讚歎。

白玉鋪成的道路縱橫交錯,富麗堂皇的建築物鱗次櫛比,各種閣樓榭亭聳然而立,金碧輝煌,樓宇相接,殿閣連橋,無不彰顯著霸氣與尊貴。

在視線的盡頭,屹立著五座巨大的山峰,彷彿是人的五根指頭,高高的插進雲霄里,正中間的那座山峰,尤其的雄偉壯觀,上面連綿曲折的青色石階,彷彿是一條青龍,緊緊的纏繞在山峰而上,山峰之巔似乎屹立著一座高大宮殿,宮殿的旁邊,上面白霧繚繞,人影聳動,好一派仙家景象。

莫問天心裡暗嘆一口氣,果然是金丹大派,實在是不同凡響,無極門不知道得發展多少個年頭?才能有眼前的恢弘氣派。

他在心裡正自感慨,心月真人卻在前面走過來,停到他的跟前說道:「無極真人,羽君真人邀你上升仙峰的羽君殿一敘。」

莫問天心裡驚疑,連忙拱手說道:「恭敬不如從命!」

心月真人微微一笑,伸手說道:「無極真人,請!」

莫問天抬頭望去,在四位內傳弟子的開道下,卻見羽君真人已經坐在一頂華麗的轎子里,有八位外門弟子扛著轎子,健步如飛的朝著升仙峰的方向而去。

其餘隨行的真人都是前擁后簇的圍在左右,像是一道牢不可破的鋼鐵壁壘,護衛著那一頂轎子疾馳而去。

市長老公滾遠點 他們所經過的地方,街道兩旁的升仙門弟子都伏倒在地上,全部都高聲呼喊著:「弟子等恭迎副掌門。」

莫問天淡然一笑,他和心月真人並肩走在後面,跟在那頂漸行漸遠的轎子後面。

心月真人忽然開口說道:「無極真人,在本門可不比在清河郡,各郡宗主的地位,實際和本門的內門弟子相當,不可有任何的逾越,否則會有叵測的兇險。」

莫問天知道她在提醒自己,當即說道:「心月真人請放心,在下自然明白道理。」

心月真人頷首點頭,停頓片刻,卻說道:「無極真人,在三十六郡的宗主門派里,你可對排名前五的門派有所了解?」

莫問天神色一怔,不解道:「在下倒是所知有限,只知排名前五的門派都在流雲城,而且他們掌門都是築基大圓滿的真人。」

「不錯!五派掌門法力神通都是驚天動地,雖然都比不上本門的副掌門,但是卻比真傳弟子要稍強一籌。」心月真人說到這裡,忽然間話鋒一轉,直言不諱的說道:「但是令人惋惜的是,五位掌門都不怎麼交好羽君真人。」

莫問天心裡忽然有些明白,原來羽君真人在升仙門的形勢如此不妙,怪不得關注自己這位新晉陞的宗主,怕是有一些拉攏的意味在其中。

心月真人遲疑片刻,忽然說道:「在一年以前,在一次外出歷練里,本門的亢金真人、壁水真人、翼火真人已經隕落,在明日的掌門壽辰上,要在內門弟子里選出來三位真傳弟子。」

莫問天心裡卻是不解,原來在升仙二十八宿里,已經有三位真傳弟子身死道消,但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何心月真人要對他說這些話?定然是有著一定的目的。

卻在此時,前面的那頂轎子已經登上山,八位外門弟子如履平地,那頂轎子沒有半點的晃動,一直沿著青色的石階向上。

心月真人自說出那句話以後,在就沒有開口說話,兩人跟在轎子的後面登上升仙峰。

到了半山腰,在前面道路被分成幾條岔路,沿著最左邊的那條道路往前走,眼前忽然豁然開朗起來,似乎是被巨斧劈出來一片平坦的空地,上面建造著美輪美奐的亭台樓閣,顯得寧靜而又高貴。

轎子停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前,從裡面迎出來十六位俏麗的女修士,均高髻雲鬢,身穿華裳綵衣,盈盈的跪倒在兩旁。

莫問天凝神望去,不由的吃了一驚,這些女修士無一例外,全部都是鍊氣大圓滿的修為。

危月真人掀起轎子的垂帷,羽君真人緩緩在裡面走出來,她風目環顧左右,吩咐道:「張月真人,你去傳內門弟子天微和天慧兩位真人,本座回宮省親的這段時間裡,不知她們修為到底進展到什麼程度?」

說到這裡,她繼續吩咐道:「畢月真人,你去傳掩月宗的掌門掩月真人,並且讓他帶上推薦的人選,本座要瞧一瞧他能否有資格進明日的神通賽?」

張月真人和畢月真人恭聲應是,她們都穿著具有飛行能力的羽衣,如同薄翼般的雙翅輕輕揮舞,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莫問天卻是心神一凜,掩月宗是雲州三十六郡里排名第六的宗主門派,沒有想到已經投身羽君真人,卻不知道那神通賽是什麼?

他正在疑惑時候,羽君真人鳳眼流轉,將目光移過來,淡然笑道:「無極真人,還請隨本座進殿,有一件事情要和真人商議。」

話一說完,在危月真人的陪同下,她緩緩的走進那座富麗堂皇的大殿里。

莫問天和心月真人並肩跟在後面,隨著她的後面走進那座大殿里。

大殿里雕樑畫棟,布置的富麗堂皇,地上鋪著的地毯是用妖獸的毛皮編製而成,樑上懸挂著三十六對琉璃燈,四角屹立著十六根漢白玉柱,上面皆都鑲嵌著碩大的夜明珠,以代燭台照明之用。

修煉狂潮 廳內擺放著幾席紫檀桌椅,上面設有杯箸,爐瓶,俱都是天地奇珍,整個大殿盡顯奢華,莫問天目睹之下,不由的暗暗吃驚。

在心月真人的招呼下,他剛自坐定,便有兩位明眸皓齒的女弟子走上前,奉上香茗以及美味糕點,恭恭敬敬的跪在身旁,斟茶倒酒,用心伺候。

羽君真人輕啟長裙,在兩位女弟子的伺候下登上軟榻,倦身蓋上香衾,那雙纖足自然而然的放在榻前絲綢足墊上,秀目掃了過來笑道:「無極真人,招待不周,還望見諒!」

倘若是換做別人,被升仙門的副掌門奉若上賓,怕早已經是受寵若驚,但是莫問天心裡卻是很明白,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羽君真人越是對他客氣,定然是有極為難辦的事情有求於他。

想到這裡,他故作豪爽的笑道:「羽君真人,如果有事情吩咐在下?還請直說無妨。」

羽君真人眸子里閃過讚賞的神色,淡然笑道:「不錯,本座是有求於你,無極真人怕是有所不知?明日在家師的壽辰上,本門要舉辦一場神通賽?」

總裁奪愛:囚寵佳人 「神通賽?」莫問天神色不解,坐直身體說道:「還請羽君真人明言?」

羽君真人點頭說道:「在明日家師的壽辰上,將有十二位弟子比試神通,而且前三位會得到家師和四位長老的獎勵。」

「什麼?」莫問天恍然說道:「難道真人的意思是?讓在下參加神通賽?」

魔盜神座 羽君真人微微一笑,點頭道:「不錯,本座正有此意!」

莫問天眉頭緊皺,不解道:「在下倒是有些不明白,真人麾下有著無數修士,何不在裡面選擇優秀弟子?」

羽君真人苦笑搖頭道:「家師有言,參加神通賽的十二位弟子,由本門的三位副掌門各推薦三人,但是卻要求是百歲以下的修士,而且要求法力在七百二十以上。」

「原來如此?」莫問天心神一凜,百歲以下能夠晉陞築基中期的修士,基本上晉陞築基大圓滿沒有任何問題,都是有望成為金丹真君的修士,由此看來升仙門的神通賽旨在選擇出優秀的弟子。

羽君真人遲疑片刻,繼續說道:「無極真人,外人雖傳本門有升仙二十八宿,但是本門的真傳弟子,實際上卻有二十五位,家師想選拔出三位內門弟子,用無上神通將他們提升成築基後期,進而得到真傳弟子的封號。」 說到這裡,羽君真人秀眉微蹙,神色凝重的說道:「明日壽辰上的神通賽,將由三位副掌門各自推薦四位人選,前三位不但有豐厚的獎勵,而且還事關內真傳弟子的名額。」

莫問天皺眉不解道:「羽君真人,不知此話怎講?」

羽君真人含笑解釋道:「無極真人,倘若在明日的神通賽上,你能夠名列前三,那本座將會得到一位真傳弟子的名額。」

莫問天心裡頓時明白過來,由此看來果然傳言非虛,中土真君已經享壽八百歲,離大限的日子已是不遠,三位副掌門都在明爭暗鬥,想盡辦法爭奪升仙門掌門大位。

想到這裡,莫問天沉思不語,苦心權衡其中的利弊,仁君真人和威君真人在升仙門有著龐大的勢力,而且有雲州排名前五的宗主門派相助,明日的神通賽定然是高手如雲,想要闖進前三名並非是那麼簡單?

羽君真人見他沉吟不語,含笑說道:「無極真人,倘若你願意為本座出戰,參加明日的神通賽,那麼本座只要在升仙門一日,便會保無極門免遭任何災難。」

莫問天不由砰然心動,升仙門副掌門的庇護,只有雲州排名前十的宗主門派才能有如此待遇,比如玄天劍派有仁君真人保護,乾坤門有威君真人庇佑,兩派在飛雲城才能脫穎而出,屹立上千年的時間。

羽君真人卻在此時說道:「如果你能闖進神通賽前三名,非但可以獲得家師和四位長老的獎勵,而且還會得到本座的獎賞。」

莫問天雙眉一軒,沉聲說道:「羽君真人,卻不知神通賽的前三名,貴門將會獎勵什麼樣的寶物?」

羽君真人哈哈大笑:「神通賽第三名,五階三元丹各一枚;神通賽第二名,殘缺的上品法器一件;神通賽第一名,小神通法術秘籍一份。」

「什麼?」莫問天神色震驚,沒有想到升仙門設立的獎勵如此豐厚,心裡不由的心動非常。

三元丹指的是神元丹、法元丹、壽元丹,都是五階的稀有靈丹,可謂珍貴到極點。

神元丹:服用以後,可直接增加二里的神識;

法元丹:服用以後,可直接增加五十點法力;

壽元丹:服用以後,可直接增加三十年壽元;

三元丹服用第一枚具有完全的效果,服用第二枚則會效果減半,依次進行類推,因此在首次服用三元丹時效果最強,往後服用則效果則會越來越差。

莫問天雖然是五階煉丹師,但是五階丹方實在是稀有罕見,而且三元丹的材料極其難以收集,四階以上的靈藥,在文峰塔商鋪都是不多見,更別說是五階的靈藥了。

三元丹彌足珍貴,莫問天並未服用過,倘若成為神通賽的第三名,吞服掉三元丹后,他的實力將會大幅度的上漲。

神通賽的第二名,獎勵的雖然是一件殘缺法寶,但是畢竟的上品法器,威能足以是中品法器的幾倍,論價值完全在三元丹以上。

神通賽的第一名,獎勵一份小神通法術秘籍,且不論那驚天動地的威能,據說神通法術修鍊的數量越多,越是容易結丹成功,便可以知道是如何的珍貴?

無論是靈丹、法寶,以及秘籍,都是用靈石難以換到的寶物,莫問天當機立斷,沉聲說道:「羽君真人,在下願意參加神通賽。」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殿外畢月真人的聲音說道:「副掌門,掩月宗的掩月真人和玉面真人帶到。」

羽君真人得到莫問天的應允,心情正自舒暢,朗聲笑道:「讓他們都進來吧!」

她話音剛剛落下,畢月真人領著兩個人,由殿外緩緩的走進來。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兩鬢斑白的老者,橘皮般的臉頰上皺紋縱橫交錯,雙眼有些渾濁,手裡拄著一根蛇頭拐杖。

莫問天卻是心神一凜,此人雖然是一副垂暮老者的摸樣,但是隱隱約約間流露出來的氣息,卻是強大的令人感到窒息,修為完全在升仙門真傳弟子以上,似乎隨時都能突破到築基大圓滿的修為,應該是掩月宗的掌門掩月真人。

緊緊跟在掩月真人後面的,卻是一位翩翩濁世公子,面若傅粉,唇若點朱,星目朗眉,是一位世間難得的美男子。

掩月真人擁有接近築基圓滿的修為,莫問天不敢使用洞察術查看,但是卻對這位公子卻沒有什麼顧忌,立即查看他的信息。

這位貌美公子封號玉面真人,法力足有七百五十法力,倒是和莫問天不相上下,神識卻有著六里,而且尤其難得的是,玉面真人的靈根資質不錯,是金水相生雙靈根的修士,向來修鍊速度極為快速。

掩月真人拄著拐杖,緩緩走上前去,微微彎下腰來,蒼老的聲音說道:「掩月宗掩月真人,拜見羽君真人。」

說到這裡,他立即轉頭過去,向那位玉面真人吩咐道:「玉兒,還不趕快向羽君真人施禮。」

玉面真人原本望著羽君真人,神色不由的有些獃滯,眸子里閃過驚艷的神色,此時回過神來,連忙拱手施禮道:「羽君真人,在下是掩月宗副掌門玉面真人,早慕真人的名號,卻是一直無緣識卿,今日得見芳容,驚為天上仙女,還望能包涵一二。」

羽君真人眉頭一皺,卻是沒有理他,斜視掩月真人一眼說道:「掩月真人,這位玉面真人似乎和你關係不淺,他是你推薦參加神通賽的人選么?」

「不錯!」掩月真人笑道:「真人神目如電,玉面真人正是老夫的幼子,而且是本門最出色的弟子。」

說到這裡,他低沉的聲音繼續說道:「自他十歲進山門以來,只是修道四十載便成為築基中期的真人,再經過長達十年的潛修,已經有七百五十左右的法力。」

「只有六十歲?便有七百五十的法力?如果擁有機緣的話,都是有望結丹成為真君的。」羽君真人目放奇光,讚賞說道:「不錯,如此說來,令郎倒是頗有前途,掩月宗興盛有望啊!」

玉面真人連忙故作謙虛的說道:「真人實在是太過讚譽了,在下的這些區區成就,完全不足掛齒,哪裡能夠及得上真人?」

羽君真人笑道:「好,玉面真人,本座相信你的實力,只要你能闖進前三名,獎勵自然是不會缺少的。」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殿外張月真人的聲音說道;「啟稟副掌門,天微和天慧兩位真人傳到。」

羽君真人含笑說道:「請他們兩人進來吧!」

他一說完。張月真人領著兩人走進大殿里。

那兩人似乎是一對孿生姐妹,都是生的明齒晧目,姿色極為的艷麗,走起路來嬌軀如同風擺楊柳,一對翦水雙瞳流轉之間,生出無限柔情。

兩人生的一模一樣,無論動作神態,都是惟妙惟肖,讓人不由生出驚艷的感覺來,莫問天只是神色一呆,很快的便調整心神,但玉面真人卻是有些目驚口呆,眸子里閃過色與魂授的光芒。

那兩位孿生女真人走上前去,恭聲施禮道:「天微真人和天慧真人拜見副掌門。」

羽君真人放出目光,用神識掃過兩人,沉聲說道:「天微真人、天慧真人,你們兩位是本座帳下三十六位內門弟子里,最為優秀的兩位弟子,明日的神通賽事關真傳弟子的名額,希望你們能夠取得良好的名次。」

說到這裡,他輕輕的揮舞衣袖,眼角餘光瞥了莫問天一眼,繼續說道:「天威真人、天慧真人,你們和無極門的無極真人,以及掩月宗的玉面真人,共有四位真人參加明日的神通賽。」

天微真人和天慧真人走上前來,盈盈向莫問天和玉面真人施禮。

莫問天含笑回禮,用洞察術查看她們的信息,居然連修鍊情況都是一模一樣,都是築基中期的真人,但是法力卻足有七百二十點,只是剛剛夠參加神通賽的資格要求。

玉面真人左顧右盼,天微和天慧兩位真人生的一模一樣,都不知道是看那一個好?不由的高聲說道:「羽君真人,在下有一事相求,希望真人能夠應允。」

「什麼事?」羽君真人奇聲說道:「請講!」

玉面真人微微一笑,忽然間伸出手指,指了指天微真人和天慧真人說道:「羽君真君,倘若在下得到神通賽的第一位,卻是什麼獎勵都不要,只是希望羽君真人能讓她們兩人成為在下的寵妾。」

「什麼?」他話音剛落,心月真人等四位真傳弟子當即變色,齊聲呵斥道:「放肆!實在是膽大妄為。」

天微真人和天慧真人都是臉色一變,冷冷的目光注視著玉面真人。

羽君真人卻含笑說道:「玉面真人,如若你真得取得神通賽第一位,本座自然是會有獎勵。」

說到這裡,她繼續說道:「天微和天慧兩位真人,本座準備將她們培養成真傳弟子,卻可不是你區區宗門的副掌門可以高攀得起。」 玉面真人神色稍滯,眸子里閃過憤憤難平的神色,他自負世間罕見的天才,只是修道五十餘載,便成為築基中期的真人,而且法力雄厚無比,晉陞築基後期都是指日可待,修道的前途是無可限量,在掩月宗有無數寵妾,其中便有幾位的築基初期的真人。

如此的一位天賦絕頂的修士,沒有想到羽君真人居然會拒絕,讓他深感意外的同時,心裡更是生出一絲的怨恨。

羽君真人鳳目環顧左右,沉吟說道:「明日的神通賽,希望你們四人能各顯神通,若是能進前三位,本座自然會重重有賞。」

天微和天慧兩位真人異口同聲的說道:「請副掌門放心,弟子等一定努力。」

玉面真人卻是傲然說道:「請羽君真人放心,神通賽的第一位,在下是勢在必得。」

羽君真人卻並未理會他,只是將目光放在莫問天身上,忽然含笑說道:「無極真人,你的神通法術,本座已經在心月真人那裡得知,明日可不要讓本座失望。」

莫問天苦笑說道:「羽君真人,神通賽強者雲集,在下儘力便是了。」

兩人在說話的同時,卻沒有注意到,玉面真人的臉上閃過嫉妒的神色。

羽君真人微微點頭,輕輕的揮舞衣袖,輕聲說道:「天微和天慧兩位真人留下,你們都退下去吧!」

「是!羽君真人!」

莫問天以及掩月宗的兩位真人躬身施禮,徐徐的退出大殿。

走到大殿的外面,玉面真人忽然臉色一冷,斜眼冷睨著莫問天,冷聲說道:「無極真人,你不過是新晉陞的宗主,明日的神通賽可並非你想象那麼簡單?還是早作打算的好。」

莫問天哈哈大笑,神色不屑道:「玉面真人,你不過是靠祖宗庇蔭的二世祖,自以為有些修鍊天賦便就目中無人,實在是有些不知死活。」

玉面真人勃然大怒,上前一步說道:「無極真人,你是在找死么?」

莫問天嘴角泛起冷笑,神色輕蔑的望著他,彷彿是望著一個死人。

掩月真人忽然一頓拐杖,蒼老的聲音在前面說道:「玉兒,我們走吧!」

玉面真人冷哼一聲,拂袖走上前去,沉聲說道:「父親,此人實在是欺人太甚,孩兒若不殺掉他,難消心頭之恨。」

「在升仙門裡不太方便,等拜完壽以後,再殺掉他不遲。」

兩人幾句話便決定莫問天的生死,並沒有屏蔽聲音,可謂是囂張至極。

目送兩人漸漸走遠,莫問天神色冰冷起來,但是卻沒有一點好擔心的,有掌門扳指在手,可以在雲州範圍內立即返回門派,根本不用擔心被人追殺。

此時,有一位明齒晧目的女弟子迎上前來,滿臉含笑的說道:「無極真人,副掌門在升仙峰已經安排好住處,請隨弟子過來吧!」

莫問天神色不由一怔,據他所知前來拜壽的三十六郡宗主,都被安排在升仙峰下,他們每人都擁有一座建造華麗的閣樓,即便掩月真人都是沒有例外,卻沒有想到自己能得到如此的厚待。

他隨著那位女弟子穿過數座閣樓,來到一座清靜優雅的住所,那位女弟子為他泡好一壺靈茶,便就躬身施禮退下去了。

大叔要逼婚 莫問天飲過靈茶以後,靜靜的坐在軟榻上,心裡卻是想著事情。

次日,天色放亮,升仙門自成空間,日月星辰迥然世俗。

中土真君的壽辰,升仙門的五座副峰似乎被鍍上金色,顯現出耀眼奪目的光芒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