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翌日,正午。

陸羽來到司空府,此時的曹操不在府中,可曹操有交代,陸羽可以隨便走動。

便是為此…

陸羽直接步入了後院,去了…昔日里大將軍何進的兒媳,如今老曹的妾室尹夫人的閣院。

閣宇中。

拜見過尹夫人後…

陸羽與尹夫人對坐,爐子上炙著烤肉,溫酒的酒注里冒著熱氣。

對於這位大名鼎鼎的「真隱麟」、當朝司徒、龍驍營統領、夫君的心腹,尹夫人極盡禮數,小心的溫著酒。

儘管陸羽表明是來尋何晏公子的…

可尹夫人依舊派下人備好了上好的酒菜,留他在這兒吃個便飯。

說起來,尹夫人也不過是三十齣頭,成熟雅緻,韻味十足,舉手投足間…難掩成熟女人那惹人的氣息。

「陸公子難得來一次…就嘗嘗我溫的酒水,看能否比得上那喬家妹子溫的醇香呢!」

尹夫人一句話…

陸羽「咕咚」一聲…一口口水都咽進肚子里了。

酒是不是醇香,陸羽不知道,可此刻的他,突然能體會到老曹的快樂了…

果然哪,古人誠不我欺…

——少年不知少婦香,錯把青春插稻秧!

任憑誰在這位尹夫人面前,也會有一種,「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既視感吧!

搖了搖頭…

陸羽提起了一分精神,不能想入非非了…否則,他與曹賊何異?

就在這時…

「久聞陸公子足智多謀,我這邊心頭一直有個難題,偏偏無人訴說,今日…就…就冒昧的詢問下陸公子…還望陸司徒指點迷津。」

啊?這…

陸羽感覺氣氛有點跑偏了,他明明是來找何晏的,怎麼…莫名其妙的與尹夫人搞在一起了。

這麼刺激的么?

陸羽渾身一個哆嗦!

還是那句話,簡直是…他陸羽與「曹賊」何異?

(ps:曹賊不是指代老曹,而是一種文化,一種理念,懂的都懂!)

多本 俞憶瑾肯定不會說她是為了拖住遲秋才一直拉着她逛,要說這次計劃成功多虧了自己,俞憶瑾想想就覺得驕傲。

遲秋看俞憶瑾一臉驕傲的神情,之前還說自己累,現在反而驕傲起來了。

三人就在廣場的座椅上休息,等著司機來接他們,總算回到家,遲秋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

剛下車,遲秋突然被俞採薇喊住,「你這都歪了。」俞採薇突然給遲秋整理了一下儀容,遲秋疑惑,都要到家了,不過看着俞採薇精緻的樣子,想着她或許就喜歡這樣吧。

「走吧。」俞採薇看着滿意后說道,遲秋本來要拉着憶瑾一起的,但是憶瑾堅持不放開俞採薇的手,搖搖頭說道:「我牽着媽媽就好。」

三人準備進屋,遲秋不自覺一個人走在前面,一開門屋裏一片漆黑,「怎麼沒拉開窗帘?」遲秋疑惑道,正打算開燈。

突然偌大的別墅亮起一片燈海,遲秋置身其中宛如進了一個仙境,遲秋還沒反應過來俞名柏來到遲秋身邊拉起她的手走到一個地方,那個地方也亮起一片燈。

遲秋看清楚了地上字母「MarryMe」,遲秋驚訝得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淚奪眶而出。

在遲秋驚喜的眼神下,俞名柏緩緩半跪,從自己的西裝里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打開,裏面放着一枚戒指。

這枚戒指是俞名柏特意讓人設計的,全世界只有這一款,戒指裏面刻着兩人的名字,這是俞名柏的心意。

「遲秋,這一天我等了很久,終於決定在這一天實施這個計劃,你願意嫁給我嗎?」俞名柏抬頭看着遲秋激動的樣子,此刻他也聽得到自己心正撲通撲通直跳。

遲秋緩緩點頭,俞名柏把戒指帶在她手指上,起身抱住遲秋,看她哭成一個淚人的樣子,俞名柏看着心疼。

俞名柏幫她拭掉眼淚,「怎麼還哭成這樣?」

「太激動了,沒想到你們偷偷籌劃這些。」遲秋說道,求婚成功,大家把別墅的燈打開。

這次來的人除了俞家人就是葉雯和林江聞兩人,還有李金他們。

「你們怎麼回來了?不是說還要等一兩個月?」遲秋問道,她看到葉雯他們也回來了心裏驚喜。

「這不是瞞着你回來,驚喜吧。」葉雯驕傲說道,她和林江聞連夜趕回來直奔俞家,連他們自己家都沒回去就過來幫忙。

「教練老闆,恭喜你們。」李金送上他們買的捧花,他們也是特意過來幫忙。

「謝謝你們。」遲秋感動道。

「這次麻煩你們了。」俞名柏說道,難得俞名柏也會道謝。

「老闆,別這麼說,這是我們應該的。」李助理在一旁說道,他們可經受不起俞名柏的感謝。

「我們一起合個照吧。」林江聞提議道,他調整相機,大家站在一塊調整位置,今天這麼特殊當然要紀念一下。

俞憶瑾站在遲秋身邊拉着遲秋的衣服,大家一起喊著「茄子」。

。 那人看向乞丐,笑著說:「這可是會被載入史冊的事情,怎麼?不敢了?不敢就趕緊離開吧,我們這兒可沒有膽小的人。」

乞丐梗著脖子說:「誰說我怕了?去就去!」

那人說:「既然這樣就讓人帶你下去,換一身衣服,再配件武器吧。」

乞丐離開之前又朝他問了句:「你叫什麼名字?跟著你做事,總得知道自己跟的是誰吧?」

那人看向乞丐,一字一句地回答道:「林幻祥。」

君期在人流多的街道上貼畫好的雕像,希望有人能看到告示,一千顆靈石他還是拿得出來的。就怕這一千顆上品靈石都不能把拿著雕像那人給引出來,那可真是有錢也難使鬼推磨了。

君期嘆了口氣,突然有些後悔把雕像帶出來。誰知道唐仲信那個傢伙也來邑都,要是他知道唐仲信不在宗門裡,那乾脆直接把雕像放在房間里得了,就不會有那麼多事情了。

先前差點被唐仲信搶走就算了,現在直接弄丟了,真是多災多難。

『這時候要是能找昭晗幫忙就好了。』君期摸了摸胸口,木牌早就還給了昭晗,要不然他現在還能舔著臉瞬移到幽台峰上,去找昭晗說明一下情況。

君期認命地繼續貼著公告。

剛貼完轉身就看到了人潮里的孔矜和秦字行,君期朝他們舉起手打招呼。

孔矜和秦字行兩人朝君期走來,君期問道:「怎麼樣?然道宗掌門同意了嗎?」

孔矜搖頭道:「沒有,不過他說會在那天加派人手的。」

秦字行也說:「孔矜道友已經很厲害了,面對掌門還能不卑不亢,款款而談。只是這次的花燈節表演,大家都出了很多的人力物力。光是請樂藝宗的人就花了一大筆費用,就算我們同意延遲表演,樂藝宗的人也不會同意的。」

「而且掌門擔心的也沒錯,明天就是花燈節環城表演了。為了看這場表演,邑都目前已經有近兩百多人了。如果明天的表演推遲了,估計會造成不小的恐慌。」

君期皺眉道:「那百姓的安危怎麼辦?就算你們然道宗把弟子都派出來,又能有多少人?幾百?幾千?怎麼保護得了兩百多萬人?」

秦字行沉默了片刻,他說:「其實目前為止,除了看到一具邪修的屍體以外,我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花燈節那天會有邪修作祟。掌門不相信,也是人之常情,沒有人比我們更看重這次花燈節。」

君期看向孔矜傳音道:「要不要通知尚北宗那邊?」

孔矜點了點頭,回道:「我等一下回去便寫信寄回。」

兩人皆是一臉凝重,秦字行見了,心裡也不自覺地開始緊張起來。他身為然道宗的弟子,肯定是站在掌門那邊的。只是今天和他們一起去調查了那麼多地方,看到了那麼多值得抽絲剝繭的細節,也不禁開始懷疑明天是不是真的會出事。

不過他只是一名弟子,宗門裡怎麼吩咐,他便怎麼做好了。

夜幕時分,大家聚在晦的宅子里,皆是一臉凝重。

馬烔照想了想,還是覺得生氣,他憤憤不平地拍了拍桌子,說:「然道宗那些古板的老頭,我們都說得那麼清楚了,竟然還是要堅持繼續花燈節表演,沒這場表演會死嗎?!」

君期嘆氣道:「大家為什麼都來邑都過花燈節?不就是為了樂藝宗的環城表演嗎?大家期待已久的表演,要是推遲了,對然道宗和邑都來說都是一場損失。」

梁語映不服氣道:「那他們就可以拿大家的命來賭了嗎?賭到底會不會有邪修作亂?要是明天晚上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然道宗付得起這個責任嗎?!」

孔矜說:「然道宗宗主說得對,我們並不能證明明天會有邪修來作亂。」

梁語映怒道:「都死人了!死的還是個邪修!邪修公然在邑都行走,本來就是潛在的危險。」

君期表情嚴肅地說:「死一個邪修算不得什麼,這對然道宗來說並不是什麼證據。」

孔矜說:「我已經寫信給掌門,讓尚北宗那邊派人過來,只是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他們御劍飛行也得飛個半天才到,更別說派那麼多弟子過來,到時候層層關卡,說不定花燈節那晚都到不了。

大家嘆了口氣,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君期抬頭望著天空,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我們去找邪修吧。」

「什麼?」大家疑惑地看著君期。

君期看著他們說:「與其在這裡等著明天的到來,祈禱著邪修不會對邑都下手,還不如我們主動出擊去找他們。」

湘簟問道:「可是我們該怎麼找啊?」

君期說:「如果他們想趁著花燈節搞事情的話,那人肯定也不會少。那麼多奇怪的人聚到一起,肯定會有人注意到。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是他們的藏身之所太隱蔽了。我們可以到一些人流量少的地方找,他們肯定有活動蹤跡的。」

孔矜點頭道:「長老說得沒錯,與其等著事情發生,不如我們主動去找。」

君期提醒道:「如果沒有找到任何邪修的痕迹當然是好的,但是真要是發現了的話,千萬不用輕舉妄動。我們互相給對方設下牽引咒,這樣要是遇到危險也能及時知道確切位置。」

「好。」大家站了起來,圍成一個圈一起設下牽引咒。

君期突然想起什麼,問道:「話說你們有人知道唐仲信住在哪裡嗎?」

馬烔照皺眉道:「長老你不會是想叫上他吧?」

君期笑了笑,說:「多一個人多一份力嘛。」

孔矜手裡拿著邑都的地圖,鋪在桌面上,開始規劃著邪修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大致規劃出來后,開始分配到每一個人身上。

大家認真地聽著,分配好了之後,他們紛紛行動起來。

而君期在出發之前,決定先去找唐仲信。雖然上次唐仲信過來找他搶雕像未遂,但是他也因此明白了,唐仲信不會殺他。

明白了這件事之後的君期,倒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害怕唐仲信了。

。 「這一幕給我造成的心靈創傷,怕不是要用餘生來治療。」

這一下子長出十幾條又粗又長的噁心長腿,還是大晚上看到的,真是太致郁了。

劍雨那電影寧橫舟自認,以往就算看得再囫圇再不仔細,也明白眼前的張大鯨絕對情況不對。

劍雨不過是低武武俠世界,又哪來的這種邪祟。

就在他愣神的一剎那。

猶如野獸憤怒的吼叫聲傳來,接著一條長腿好似長了眼睛一般,衝破了屋頂,直接衝出寧橫舟而來。

他毫不猶豫,拔出腰間無痕,一劍斬下,長腿直接被削斷。

綠色的血水頓時噴涌而出。

「紅配綠,有些惡俗。」寧橫舟看著屋內的紅光以及雙目通紅的張大鯨評論道。

嘴裡雖然這麼說,可在發現這邊的響聲已然驚動了前面的護衛之時,寧橫舟已經疾退數步,從屋頂翻身而下。

而被寧橫舟斬斷了一條長腿的張大鯨,此時好似剛從睡夢中驚醒。

房間之內的場景早已恢復如常,除了屋頂的窟窿以及地上一大灘的綠色液體,昭示著方才發生的事。

張大鯨環顧左右,聽到外面的護衛慌亂的叫喊聲及腳步響聲,心中悚然一驚。

他趕緊將身邊的羅摩遺體藏在被子中。

房間門被人踢開,一群護衛魚貫而入,在看到毫髮無損只是有些受了驚嚇的張大鯨后,眾人的心才算平復下來。

「東家,您沒事吧?」為首的一個護衛問道。

他長得寬臉絡腮,其他人隱隱以他為首。

他正是天信門的高手,金鐵霖。據說他身懷天信絕學峰鳴劍法,保衛護鏢十年,從未失手。

這一次接的護衛張大鯨的「護客鏢」一單,也是他極為看重的。

畢竟,像張大鯨這種京城首富的「護客鏢」若是做好了,不僅僅是在業界能賺個好名聲,即使是日後張大鯨的鏢或他推薦的鏢,就足以令同行們歆羨不已了。

「我沒事。」張大鯨顯得沉穩地答道,但他卻是有些失落。在睡夢之中,可以自由行走、奔跑,醒來之後他又變成了一個癱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