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翟薇坐在餐椅上詢問道。

「許久未見的朋友在澳洲碰到,所以說話時間長了些,凌晨才回來看你睡得香沒有吵醒你。」

翟薇點了點頭,緊接著姜南初與陸司寒也一起下樓。

「姜南初,你會滑雪嗎,可別去了山頂滑雪場讓人看笑話。」

翟薇冷笑著說。

「我的確不會滑雪,但是我老公會呀,到時候讓他手把手的教我。」

「司寒,我說的對不對?」

「嗯,我盡量,不過教會你的確還需要一些難度。」

「什麼意思?你說我蠢對不對。」

姜南初雙手叉腰不樂意的問。

翟薇看著兩人的互動,連早飯都快吃不下去了,明明一開始打定的主意要整死姜南初,為什麼從頭到尾都是她被氣死!

抵達山頂,看到漫山遍野的白雪,姜南初心中還是十分激動的。

滑雪是一項有危險係數的運動,陸司寒親自為姜南初綁好各種防護道具,才拉著她的手出來。

翟薇已經開始在滑雪,很顯然她是一早就會的,動作漂亮又流利,讓姜南初看著都有些羨慕起來。

「我來教你。」

陸司寒握住姜南初的雙手,教她正確的姿勢與小心的地方。

好在姜南初學會舞蹈,平衡能力極好,只是短短半個小時,她已經可以慢慢的滑下去了。

陸司寒在一段斜坡的下方等著姜南初滑下來,當她平安抵達時,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我學會了!」

「教會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懂我的意思吧。」

「謝謝老師。」

姜南初撲進陸司寒的懷裡撒嬌說。

翟薇看著眼前的一幕想不出該怎麼教訓姜南初,這時候傅梧桐的電話撥打過來。

「薇薇,在澳洲滑雪玩的開心嗎?」

「能開心嗎?早知道我就不帶著姜南初了,現在都成了被氣的人。」

「怎麼會這樣呢,不如我幫幫你?」

姜桐兒在五星級酒店吹著暖氣,看著窗外的雪景說。

「你有什麼辦法?」

「我聽說過澳洲滑雪場深處是一片迷霧森林,你說如果把姜南初帶到那裡面是不是足夠嚇壞她了?」

「這樣不好吧,陸司寒知道會殺了我的!」

翟薇抗拒道,她只是想讓姜南初不如意,不想讓她沒命回去。

「只是森林,嚇嚇她而已嘛,戰珉難不成還能眼看著你死?」

「薇薇,你就是太善良了,你是不是忘記之前姜南初怎麼對你的了,要不是她,你的婚禮新郎也不會臨時換人。」

說起這個,翟薇心中的火氣就又開始冒出來。

「可是我和她現在的關係這麼差勁,她怎麼可能聽我的去森林。」

「別忘了自己的身份,現在的你可是議長府唯一的兒媳,你的要求姜南初敢拒絕?。」

熱血兵王 姜桐兒說完掛斷了電話,她與翟薇認識也有好幾個月了,算得上了解這個人的品性,這番話說出口,翟薇一定會不擇手段帶著姜南初進入迷霧森林。

只不過進入迷霧森林想要出來那就困難了,聽說那裡可是有野獸出沒的!

姜桐兒的心中有一個惡毒的心思,她希望翟薇與姜南初一起死在森林裡,這樣她才是真的高枕無憂了。

翟薇掛斷電話之後,注意著姜南初這邊的動向。

一個小時后,陸司寒去拿熱水,翟薇走到了姜南初的面前。

「姜南初,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拜託議長閣下讓你也來到澳洲嗎?」

「除了自找不痛快我想不出第二種理由了。」

「我看你也就嘴上功夫好些,實際上並沒有什麼腦子,你就是過來保護我伺候我的小女傭,我要是在這澳洲出了點什麼事情,等回國之後議長閣下第一個不放過你。」

姜南初咬了咬下嘴唇,她不想承認,但的確就是這個理論。

「我調查過陸司寒的資料,在高中時就參加過全國滑雪大賽,並且拿了了第一名的成績,他所教出來的學生應該不差,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超過我。」

「可不要不敢過來,不然我出事了喊不應,你就得受罰了。」

翟薇話音落,直接俯身朝著一個斜坡沖了下去。

姜南初看向陸司寒的方向,陸司寒還沒有過來,如果她不跟上去,翟薇出了點什麼事情,戰錚樺絕對能罵死自己。

想到這裡,姜南初來不及顧忌其他外在因素,立刻追了上去。

翟薇轉頭,看到姜南初追上來,露出一抹笑意,她倒是挺會帶給自己驚喜的,只不過學了幾個小時就已經這樣熟練了。

翟薇故意做了幾個好難度的轉彎,姜南初雖然有些吃力,但仍舊緊跟在身後。

很快兩人滑行的地方越來越偏僻,幾乎沒有什麼人煙。

「兩位小姐,前面就是迷霧森林!」

一名遊客用英文對她們說話。

但翟薇要去的地方就是迷霧森林,以前在大學的時候,翟薇也經常出去冒險,所以她根本沒有把這小小的一片森林放在心上。

「翟薇,你停下來!」

「姜南初,你的膽子可真是夠小的!」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進入迷霧森林深處,翟薇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

「把我騙來這邊究竟想做什麼?你能不能不接受事實,你與陸司寒根本就不可能,哪怕沒我也不可能!」

「姜南初,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副自信的樣子,你是有多優秀啊,還不是因為比我早認識陸司寒一段時間而已嗎?」

「我告訴你,進了這裡,你就別想出去!」

「好,我不出去,那麼請問你怎麼出去?」

姜南初冷哼了一聲說,她有必要和自己同歸於盡嗎?

「實不相瞞,我在大學經常參與戶外活動,等到了晚上我只需要看北斗七星就可以找到出口。」

「你知道為什麼這片森林叫做迷霧森林嗎?你抬頭看看吧,蠢貨!」

翟薇抬頭看去,發現霧蒙蒙的一片,別說星星了,這時候還是大白天卻連太陽都看不到。

「怎麼會這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翟薇的語氣開始變得慌張起來。 “後來?!”

尹重陽陰笑着,一臉回憶的模樣,回憶着。

“後來,她就淡定穿好了衣服,一聲不吭的走了~!就好像,吃了一頓飯一樣自然~~”

尹重陽,陰聲說着,眼神又一次挑釁般的看向了徐陽。

“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她!至於她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可能出去賣去了吧!”

尹重陽再一次挑釁的看向了徐陽,這時候徐陽再也忍不住了。跳上前去,一把把他摁倒了。如疾風驟雨一般的拳頭,全數砸在了尹重陽的身上。瘋狂的宣泄着心中的憤怒。

而冷宇聽到尹重陽的話,一下子呆住了…

時間和孫佳怡消失的時間基本吻合,但是孫佳怡的性格讓冷宇很是吃驚。這種性格的女孩平白無故的不回學校,也許真的很平常….

聽到尹重陽的話,過後,三人一時間也是沒有忍住,一同朝着尹重陽一頓拳打腳踢。甚至一直默不作聲安安靜靜的安然也是朝着他狠狠地踹了兩腳。

宣泄完畢,渾身揮發着燥熱的汗水,身後是已經被揍癱在地的尹重陽。

“呼~”

冷宇揪了揪領口,揮發着熱意,酣暢淋漓。

隨後,三人撇下他,一同走出了娛樂廳。期間還在娛樂廳逗留的尹重陽的小弟,看見尹重陽被圍毆,也都沒有敢出手。

“他媽的,真不過癮!”

軍人邊走邊回頭,狠狠地謾罵着。

徐陽則是出奇的安靜,自收手後,就低着頭,一句話都沒說。

冷宇一直在想着什麼的樣子,呆然的走着。安然緊跟其後。

“哎,你想什麼呢?!”

軍人在他一旁,胳膊肘拐了一下他說道。

冷宇一下子被他拐醒了,回過神來。

“呼~”

冷宇仰天長舒一口氣,看着白雲皚皚的天空,心中苦悶無比。

“你也覺得不解氣對不對?!”

軍人一副看懂了他的樣子說道。

一時間冷宇沒有回答,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天。衆人也是停下了腳步,圍在了他身邊,過了一會兒,冷宇將目光收回,緩緩的說了起來。

“猜錯了!也許,不是她!”

聽到這話,安然和軍人都呆愣住了。

過了一會兒,安然神色低迷的緩緩開口了。

“是啊,也許她真的只是出去玩了。”

冷宇聽後,默聲不答。徐陽在一旁,陰沉着臉,不知在想什麼。

“是啊~這麼長時間了,一點頭緒都沒有。只剩下四天了…”

軍人也嘆着氣說了起來。

此時的冷宇,臉色十分的沮喪難看。

“看來,要從新開始了。”

冷宇淡聲說完,跨着宣泄一般的腳步,徑直走遠了…

安然和軍人站在原地,一陣發呆,一動不動。

此時,站在一邊的徐陽幽幽開口了。

“佳怡不會的!她不會出去這麼久的!”

徐陽自我狠狠地說道。

軍人聽後,心裏不是個滋味。走了過去,拍了拍徐陽的肩膀,以表安慰。

徐陽說完,沒有理會安慰他的軍人。猛然的快步離開了…

軍人看着徐陽的舉措,一陣失神。隨後,也無奈的釋懷了…

他又看向了冷宇的方向,見冷宇並沒有走出太遠。趕緊拉起安然,快步的追了上去。

“呼,呼~那今後咱怎麼辦啊?”

軍人快步的追上了冷宇,跟在他後面喘着氣,走着,說着。安然跟在軍人旁邊,只是喘氣,一語難處。

聽到這話,冷宇的腳步慢慢停了下來。隨後定在了那裏,轉身看向了二人。

“我也不知道,只能聽天由命了!”

“一,一定還有別的辦法的…”

冷宇淡聲說完,這時候一直在喘着粗氣的安然,抽出了一口氣,磕磕絆絆說了出來。

軍人看着冷宇,悶聲無話。

“也許吧…咱們分頭行動。我去找錢超和周穎,接着打探那個跳樓女孩的消息,並且讓錢超也幫忙留一下週圍不自然的事情。你們就帶着耳朵,四處聽人說話吧~!這樣,也許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冷宇臉色沮喪的說完,之後快步的離開了…

第二天。

學校網吧。

“什麼?!大佬~!我還要好好學習呢!哪有功夫幫你問東問西啊?!”

錢超看着眼前的冷宇,一臉驚訝的揚聲說着。

“去你大爺的!就你還學習呢?!一句話,幫不幫?!”

聽到這話,錢超忽然變得嬉皮笑臉起來。

“嘿嘿,宇哥,您都發話了,你說我能不幫你嗎?!”

“那就快去!”

冷宇厲聲說完,轉身就要走了。

“哎哎哎,宇哥!”

錢超見冷宇要走,一把拉住了他,急聲說着。

穿世愛戀:全能老公寵我 “還有什麼事兒?”

冷宇有些煩躁的說道。

“喂喂喂,你態度友善點好不好啊?!你是在求我辦事哎~”

錢超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着冷宇。

冷宇神色遊離的看着他,心態稍稍放緩,慢慢說道:

“說吧~”

錢超聽到這話,一下子笑出了聲。

“嘿嘿,宇哥。你聽我說,自從前天咱倆分開,我就一直在想學校裏的事兒了,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

“有話快說!”

豪門契約妻:BOSS寵入懷 冷宇有些耐不住的說道。

“咳咳”

錢超清了清嗓子,神神祕祕的說了起來。

“宇哥,那天,我看見咱們學校有兩個人到市中心的一家旅館開房去了!”

錢超一臉得意的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