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五看著賬單上,還有一道,是被老大吃掉的肉餅,不禁小聲向趙客詢問道。

「加個屁,擺明是坑我們的!」

老大回頭一巴掌打在老五的腦袋上,可能情緒太激動,是用力大了,沒控制好力道,只見老五的腦袋咕嚕嚕的從脖子上滾了下來。

「小子,你既然使用五鬼令,我們依約而來,你這是擺明了坑人,不!是坑鬼,連鬼都不放過,你的心也太黑了吧。」

老二說完,想了想,突然一拍腦門道:「咦,不對啊,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上次那個……王狗子么!」

「對,對,說得對!」

老三也想起來了,本來他們想要買女屍好便宜點,把那塊陰血翠玉鐲給打包買下來。

結果趙客只肯給女屍,不肯給鐲子。

最後迫於無奈,他們才給了一張合成配方。

眼下這不過一頓飯,就敢要這麼高的價錢,簡直就是宰客。

「哦,這麼說,你們是打算賴賬了。」

見五鬼氣急敗壞的摸樣,趙客眼睛眯成月牙,伸手往帳篷上一拉,只見帳篷的出口迅速合上。

空氣中,開始瀰漫出點點的粉末灑下來,老大伸手一摸,便見粉末灑在自己身上,刺疼的很,不禁臉上神情一變,尖叫道:「不好,是腐陰粉!跑啊!」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四人化成一股黑霧,想要衝出帳篷。

然而他們剛剛觸碰到帳篷時,便見帳篷上一道金光閃爍出來,把四人全都給打回來。

原來趙客早就做好了準備,特地從郵冊里兌換了六張道家符籙,基本上把帳篷每一面都貼上了,不怕他們衝出去。

「不給錢就想吃霸王餐?」

趙客冷峻著臉,一隻手扣著一張兌換好的附身符,另一隻手上緩緩裂開了口子,噬魂術被趙客激活,吐露出黑大粗的舌頭。

「別打,別打!我付賬。」

這時候,老五總算是在牆角摸索到了自己的腦袋,把腦袋接上后,向趙客揮揮手,道:「我付賬,你先停下。」

趙客聞言,輕輕拉開手邊的繩子,繩子一拉,便見一股強風吸過來,迅速將帳篷里漂浮的腐陰粉抽走。

「老五,你瘋了!」

老大回過頭,趙客這個給的數也太大了,擺明的是獅子張口。

老五上前,把兄弟四個拽過來,五個人湊在一起,開始嘀咕起來,趙客有心想要聽,但發現他們的說的話,自己聽不懂,故此也只能作罷。

過了沒一會,便見五鬼回頭,目光在趙客身上上下打量。

眼神彷彿像是在看某種貨物一樣,讓趙客心裡總覺得有些毛毛的。

當即趙客不動聲色,將兩張從郵冊里兌換的護身符扣在手心,隨時警惕他們對自己出手。

然而沒多久,便見五鬼忽然回過頭,咧嘴一笑,態度出現了180°的轉變,非常客氣的向趙客道:「我們結賬,但有三個條件!」 「條件!」

趙客一挑眉頭,拉過板凳坐下去,從郵冊里拿出煙桿,不急不慢的往裡面裝煙絲,想聽聽他們能提出樣的條件。

其實趙客心裡,也不想把這筆生意,做成一鎚子買賣。

但現在……吃飯就要給錢,不給出一個讓自己滿意的答覆,趙客可不會讓他們輕易離開。

「沒錯,三個條件,小兄弟,我們是商人,最注重交易的道德,我們願意結賬,但你的價格太貴了,這樣宰客,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我們願意付賬,但五張配方,太多了,你這樣我們很難做,所以第一個條件,一張合成配方,外加,為你單獨量身定做一張配方。」

趙客點燃火苗,烤著煙鍋,頭也不抬的道:「繼續。」

老二上前道:「第二個條件,你要給我們簽訂一張長期有效的合同,每周給我做一道菜,味道不能重樣。」

老二話說完,便聽到身後老五喊道:「重樣也沒關係,好吃就行。」

「第三!在元宵節這天,你來一趟陰陽客棧,我們要舉辦一場盛宴,你要擔當主廚,為我們尊敬的客人獻上一道能讓她笑起來的美食。」

五鬼說完,同聲道:「答應條件,我們和你合作。」

「茲」

白鐵制的煙鍋,在趙客吞吐中,忽明忽暗,一口青煙繚繞,趙客這才睜開眼睛,目光掃過五鬼:「可你們難道就沒有想過,假如我把你們全都抓起來,和那這隻狐狸一樣,成為我的材料,我要多少配方,你們就要給我多少,不是么?」

趙客的威脅,絕對不是空談,自己既然能抓一個狐仙的鬼魂,也自然能有辦法把它們全都抓了。

如果他們沒有走出陰陽客棧,自己也確實奈何不了他們,而且即便走出來,換做別的地方,趙客也沒有這麼大的底氣。

但這裡不同,因為這裡並不是恐怖空間,自己手上有足夠的郵分,隨時可以針對他們去迅速從郵冊里兌換物品。

例如自己手上的護身符,一張不過2點郵分,能夠使用三次,而帳篷周圍的道家符籙,一張則是4點郵分,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但趙客不心疼,真把他們抓到手,那就是一座數不盡財富的金山銀山,這怎能讓趙客不心動。

面對趙客的威脅,五鬼反而變得輕鬆起來,老大甚至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真抓了我們,才交失策,我們能待在陽間的時間,只有一晚,金雞打鳴的第一聲起,我們就要煙消雲散,你什麼也得不到。」

趙客看似不經意,但目光始終盯著五鬼每個人臉上,甚至是眼神的每一個細節,聽到老大的話后,心頭頓時疑惑起來。

老二開口道:「不信?你可以去問一下客棧老闆,如果我們不按時回去,會是什麼後果。」

「等著。」

趙客聞言,小心從帳篷里退出來,把帳篷鎖好,轉身走向那頭毛驢身旁,抬頭看了眼坐在驢子身上的老人,詢問關於五鬼不按時回歸的問題。

這種問題,對於客棧老闆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所以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若是不屬於陽間的人,乘坐客棧,來到陽間,一夜為限,至雄雞報曉,魂飛魄散。」

聽到老人的話后,趙客不禁皺起眉頭,又問道:「如果乘坐客棧去陰間呢?」

「以一白晝為限,至夜升之時,身墜地獄,不得超生。」

原來陰陽客棧,雖然能夠跨越陰陽之間,但乘坐客棧的人,是有時間的限制,無論是活人還是死人,一旦超時,下場都是死路一條。

上次趙客是因為郵冊的力量,被拉入恐怖空間的陰間,所以不受此限制,但五鬼可不同。

他們是收到五鬼喚令的召喚,才趕來的,就如同他們所說的那樣,一旦時間過了,自己是什麼都得不到。

「哼!」

趙客思索了一陣,只能黑著臉折返回去。

看到趙客回來,老大笑道:「怎麼樣,沒騙你吧,我們是商人,誠信為本。」

這五個老傢伙,知道了趙客的意圖,並非要把它們幹掉后。

顯得有恃無恐起來,他們很清楚,趙客是什麼樣的人。

利益才是關鍵,在利益面前,這樣的人,是絕不會意氣用事。

只見趙客沉默了少許后,道:「第一個條件我答應了,但我不是你們私人廚師。

所以第二條件我不會答應,但如果你們想再次來光顧的話。

我給你們一個優惠,一頓飯菜,一張合成配方。」

「天煞啊,上次我們說,你是屬貔貅的,真是小看你了,我看你壓根就是一頭饕餮。」

五鬼尖叫起來,一頓飯一張配方,這個價格他們受不了。

兩邊最後商議了一下,五鬼答應,可以免費幫趙客設計郵票,但前提條件是,趙客每個月,要給他們準備一頓豐富的美食。

至於第三個條件,趙客和五鬼又是一番爭論后,最後兩邊做出了讓步。

只要趙客肯答應,在元宵節那天,來陰陽客棧,讓他們的最尊貴的客人,品嘗到,能夠讓她微笑的美食。

他們願意再為趙客單獨設計出一張獨一無二的郵票作為答謝。

「給你,《自然之息》加上《自然之靈》接下來,你要找一張,叫做《沙海》的郵票就可以合成出一張名為《自然之怒》的白銀郵票,可謂是為你量身定做。」

「這一張郵票,是我們參考你現在手上握有《屠夫之盒》特地將一張珍藏很久的郵票給你。

《屠夫之盒》《吸血鬼之棺》《法老靈柩》三張郵票你湊齊了,就會得到《亡者嘆息》這可是黃金郵票之下,最有價值的郵票。」

老大將兩張合成配方交給趙客。

其中自然之怒是他們臨時設計加工出來的合成配方遞給趙客,完全按照趙客的需要,所設計。

而另一張配方,是他們珍藏了很久的合成配方,就是不大好收集,畢竟太生僻了,趙客能否找齊,還是一個未知數。

配方入手,趙客就覺得似乎感覺有些古怪,仔細一瞧,配方上出現了一個自己的手印。

「忘記告訴你,為了防止你把這張配方出售,所以配方僅限你一人能使用。」老三善意的提醒道。

「多此一舉。」

趙客冷著臉,把兩張郵票進行轉化,從郵冊中確定了,他們並沒有欺騙自己后,這才讓開路,把帳篷拉開,放他們出去。

「對了,小兄弟,這個……您也不需要了吧,勞煩給我打包,送上來。」

老五指了指趙客腳邊,已經被趙客搞得不成摸樣的狐仙殘魂,要不是趙客利用郵冊里兌換的定魂符,定著她,怕是她早就魂飛魄散了。

她的利用價值已經徹底消耗乾淨了,趙客找了個塑料袋,往裡面一扔,直接送給了老五。

「保重!」

老五登上客棧后,向趙客招招手,便見眼前老人揮手拍拍毛驢屁股,隨即便見毛驢踏著小碎步漫步離開。

「老大,咱們這次是不是……虧了?」

看到趙客的身影越來越遠,老四終於開口詢問道。

「虧?咱們什麼時候做過虧本的買賣。」

只見老大咧嘴一笑,那張青色的臉上生出得意的笑容。

會轉過頭,手托著自己的下巴:「還是老五提醒的好,這樣一位有趣的廚子,鬼公主一定會很滿意,只要讓她笑,我們……」

老大說到這,目光和四兄弟對視一眼,一口同聲道:「發達了!哈哈哈……」

「阿丘!」

剛送走五鬼,趙客就忍不住打個噴嚏,雖然收穫了兩張價值不菲的合成配方,但不知道為什麼,趙客總覺得心裡毛毛的。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趙客一陣響鈴聲響起,趙客一瞧,是自己的手機響了,拿起來后一瞧,是一個陌生電話。

自己電話是雙卡,1卡里裝的是沒有身份認證的黑卡。

一般情況下,趙客打一個電話,就隨手將1卡給毀掉,防止別人追蹤。

但2卡的號碼,只有少數幾人知道,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打這個電話給自己。

所以看到這個號碼,趙客心頭一沉,將電話放在耳邊。只聽電話里一頭,一個女人的聲音傳出來:「我想你了!」

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讓趙客心頭驟然一緊,心道:「不好!」 熟悉到已經不能再熟悉的聲音,但此刻聽在耳中卻變得異常的陌生。

「你怎麼會有這個號碼?」趙客冷著臉詢問道。

「想知道?來找我,他們給了我一段錄音,裡面有你一些關於你的秘密,以及……你所想知道的事情。」

「錄音!「

趙客心頭一凜,就知道當時在醫院,肯定沒那麼簡單,現在看起來,果然還有事情瞞著自己。

可讓趙客所不解的是,自己已經用鬼惑,迷惑了她的神智,為什麼她還能對自己有所隱瞞?

只是等趙客開口追問時,電話里就傳出「嘟嘟嘟……」的盲音提示,顯然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趙客嘗試著回撥過去,只聽電話里傳來提示聲:「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而電話的另一端,纖細手指,輕輕按下手機的關機鍵。

修長的手指上,帶著一點暗紅的色澤,但那並不是特意去染的指甲,而是被血所滲透指甲蓋,所留下的血痂。

蒼白乾裂的嘴唇微微張開,皮肉似乎已經連在了一起,在張口的時候,就崩裂開了兩道口子,血珠順著唇角溢出來。

女人手指沾了下嘴角的血水,輕輕在身旁的牆壁上,寫上趙客兩字后,一抬頭,便見一張似是相熟的臉,凌亂披散的長發下,一雙眼睛盯著,面前已經寫滿了名字的牆壁。

複雜詭異的眼神,讓人說不出,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目光。

那雙毫無血色的手臂,緩緩抬起,將雙手伸向眼前,十根手指空氣中蜷曲起來,手指扭動的時,「喀喀喀」的骨節摩擦聲,令人聽上去就覺得覺得牙關一陣陣發癢。

「來找我!來找我!!!」

女人的尖叫聲,在空蕩蕩的房間里,回蕩著,壓抑的讓人感到瘋狂。

「該死!」

放下了電話后,少見的凝重和嚴肅,出現在趙客的臉上,

卡2的號碼,知道的人屈指可數,一個巴掌都能數的過來。

雷科當時利用職務便利,為自己辦理的這個號碼,用戶名、身份全都掛在一個虛擬的身份上,因為這個身份聯繫著一樁命案,所以而檔案還被封存。

就算是黑客,也別想從自己遺留的資料查到這個號碼,電話的主人,讓趙客感到意外,但這個號碼的泄漏,卻讓趙客感到種很不好的預感。

「王娜!」

趙客眯著眼睛,低聲喚出女人的名字,思索了一陣后,喊道:「雷姆!」

「在的,哥哥,有什麼事情么?」

「算了,沒什麼。」

趙客搖搖頭,本想要找雷姆詢問下,王娜口中所說的錄音,以及電話號碼被泄漏的問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