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大缺根筋的傢伙,此刻嘴裡在嘀咕著:「我本來就坐牢,那麼在現實繼續坐牢,是不是等於雙重坐牢,這樣我的坐牢時間是不是就減少了。」

聽著老大嘀咕的話語,易雲都感覺自己有些被逗樂了,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坐牢的事情呢。

看來自己編造的那個神級監獄的事情,老大已經是深信不疑了。

至於王林在打完電話之後,便是自顧坐在了房間里的長凳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半個小時之後,門外有了動靜,一群人推門而來,最前面被攙扶著進來的卻是張宇。

此刻的張宇雙腿綁上了繃帶,被巡檢給送入了房間,除了張宇之外還有其他當時在場的男生也都被帶了進來。

兩方人相見,除了張宇之外,其他男生看向易雲的目光帶著懼怕。

「易雲,知道我為什麼不和解嗎?」張宇坐在長凳上,冷笑著看著易雲說道。

易雲沒有搭理張宇。

「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你我都是靈者,上面肯定不會重罰的,最多也就是關你個十幾天,不過可別忘了,十五天之後,學校的靈脈測試就結束了。」

張宇來說帶著某種陰謀得逞的笑容,看了眼房間內的監控,這攝像頭只會錄入他們的畫面,但不會錄入聲音,所以他壓根不怕說的話被傳出去。

「沒能趕上靈脈測試,就意味著你將不可能進入靈者學院修鍊,雖然你開了靈脈,但檔案上卻會有黑點,靈者學院是不會招收有黑點的學生的。」

聽著張宇這話,易雲眼瞳收縮了一下,他終於是明白張宇或者說是張宇背後張家人的意圖了。

靈者學院是上面培養靈者的地方,而能夠進入靈者學院,不但意味著得到了上面的認可,更重要的是將會擁有巨大的靈者人脈。

這就跟二十年前的名牌大學一樣,考上名牌大學不僅僅代表著自身的高起點,更代表著超強的同學人脈關係。

尤其是政法專業的學生,越是高級學府人脈就越高,現實會發現某省的政法體系的公職人員,有一大半都是該省高校的政法系出來的。

而現在的靈者學院也是一樣,大家都是靈者,以後是在靈者這一個圈子混的,同學情校友情會發揮很大的作用。

張宇和張家打的主意是讓自己去不了靈者學院,這樣一來自己最多就是一個普通的靈者,地位也就是比普通人高一些罷了。

「喲,真以為你們張家可以一手遮天,就你做的那些事情一旦捅出去,恐怕不僅上不了靈者學院,還要受到三局的監管吧。」

王林在一旁不屑冷笑,張宇聽到王林提到三局,眼瞳也是收縮了一下,巡檢司三局,這個神秘的部門,一般老百姓是不知道的。

只有靈者才知道有這麼一個部門,這個部門就是針對靈者所建立的,部門裡的所有成員都是靈者,負責監管轄區內一些有犯罪傾向或者已經犯罪的靈者。

「南江市負責這一屆靈脈測試的是我叔叔,你覺得呢?」

哪怕在場有那麼多人,張宇也不怕泄露出去,因為他可以不承認,之所以敢暴露自己的底牌,是因為出於對易雲的恨意。

從小到大就屬於父母眼中驕傲,同學眼中天之驕子的他,一直以來享受的都是吹捧,什麼時候被人給打敗過?

這是張宇所不能接受的,也因此他對易雲充滿了恨意。

他之所以透露這些,就是因為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易雲臉上的後悔表情,想要看到易雲那種著急和驚慌失措,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先出一下心中的怨恨之氣。

然而讓他失望的時候,在他拋出了這些之後,易雲的神情依然是沒有任何的變化,絲毫沒有受到他話語中的影響。

因為對於易雲來說,靈者學院能去自然是好事,但不能去也不算什麼,有了系統在,他可以藉助系統的力量來強大自己。

靈者,說到底還是靠著自身的實力,人脈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裝吧,你就裝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去。」

沒有得到想要的反應,張宇也不再說話了,他不說話,其他男生敢不敢挑釁,整個室內一下子變得沉默下來。

只是相比起室內的沉默,此刻在外面,已經是鬧翻天了。

「王……王組長,你怎麼來了?」

當巡檢所的負責人看到出現在巡檢司的王龍,那是一臉的詫異,王龍是三局的組長,整個南江市三局也就一個組,所以這位王組長實際上就是三局的實際負責人。

他能認識這位王組長,還是因為處於一個系統的原因,在這位王組長履職的時候,遠遠的看到過一眼。

「王組長,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所配合的話儘管說,我們肯定是全力以赴。」

「今天來不是公事,而是因為私事,我兒子跟人打架被抓進來了,放心,我不是來要求你們放了他,我是來打斷他的腿的。」

王龍一臉的怒容,自己幾年沒回家,和家裡的那小兔崽子也幾年沒有見過面了,沒想到接到的消息竟然是打架。

「這小兔崽子還真是出息了,竟然敢學著人打架了,我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巡檢所負責人看著王龍這怒氣沖沖的樣子,心裡一顫,打架,好像今天還真有一起打架的事情,涉及到的雙方人員都是學生,現在關著還沒有處理呢。

「麻煩帶我去看看,我倒是要看看這小兔崽子有多大出息。」

王龍說了這話,這位負責人自然不敢怠慢,當下親自在前面帶路,而當王龍來到等待室門前的時候,張家人正和李斷在那交涉。

「把門打開。」

王龍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這邊巡檢把門打開,而此刻張宇正坐在凳子上,享受著幾個跟班的吹捧。

砰!

下一刻,張宇只感覺腦袋一疼,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緊隨著腰部一痛,人就飛了起來,直接是撞在了鐵杆上。

這一幕,震撼住了等待室內的易雲等人,也讓門外的眾多巡檢還有張家人都懵了。

跟著來的巡檢所的負責人,心裡卻是感慨,他一開始還以為這位王組長說的是反話呢,哪有聽到自己孩子進所里,第一時間想的是打孩子的,怎麼也得問個青紅皂白吧。

王組長應該是來替他兒子撐腰的。

但現在他卻是相信了,不愧是王組長,這是大義滅親啊。

「你個小兔崽子的,不好好讀書還學人家打架了,看我不打死你。」

王龍下手那叫一個狠,連打帶踹,而易雲等人也聽明白了,這位是張宇的長輩,這是來教訓張宇的?

易雲在短暫的驚愕之後也是認出了王龍,心裡也是疑惑,王叔叔姓王,他兒子怎麼姓張?

眾人當中,只有王林默默的往角落退了幾步。

「你是誰啊,憑什麼亂打人?」

門外,張宇的母親不幹了,看到自己兒子被打立刻就沖了進來。

「老子打自己的兒子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誰敢攔我!」

砰!

王龍又是一腳踹過去,抱著頭的張宇悶哼了一聲。

「誰是你兒子,我又不是你兒子。」

「你憑什麼打我兒子,我兒子根本就不認識你。」

聽著張宇帶著哭腔的聲音,躲在角落的王林終於是開口了。

「爸,我在這呢,你打錯人了。」

王林的聲音有些幽怨和慶幸,慶幸的是自己沒有挨揍,幽怨的是當父親的竟然能夠認錯兒子,自家老爸這得是有多不靠譜啊。

聽到角落裡自己兒子的話,王龍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打錯人了,表情有那麼一絲尷尬。

「還不是你這小兔崽子說你受傷了,我看這房間里只有他一個人綁著繃帶,這房間燈光又那麼暗,看錯人也很正常。」 歸雨被這一聲「奶奶」給叫的心花怒放,連應了兩聲,才轉頭握住了江蕪的雙手。

「好孩子,你還沒告訴奶奶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江蕪,奶奶叫我江兒就好。」

「我叫蕭執。」蕭執言簡意賅,但是面對這麼慈眉善目的老人他姿態放得也很低。

三個人齊刷刷坐在了小乖的窩旁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歸雨開口道,「咱們難得的緣分,我第一次見你就很眼熟,你跟我女兒啊,長得特別像。」

歸雨抹了把眼淚,嘴角依舊帶笑,「好孩子,我這老婆子跟我家那老頭子天天在家裏閑着,你要是信得過,就把你家小乖交給我,你工作的時候我幫你看着。」

江蕪連連擺手,「這怎麼好意思麻煩您呢?小乖的安全我之後會注意的。」

不是她不放心,只是考慮到歸雨畢竟年紀大了,萬一有個什麼閃失就不好了。

「放心!老頭子我可是很硬朗的!」

耳後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江蕪轉頭,便看到了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

傅海跟歸雨一同去了寵物醫院之後就一直在後花園的魚塘里釣魚,這會兒正提着一桶活蹦亂跳的小魚站在他們幾人的身後。

「老婆子你也真是的,來客人了也不知道喊我一聲!」傅海假意埋怨了聲,把魚桶放在了地上。

「這不是忘了嘛~來來,給你介紹,大的是小蕭,小的是江兒,小寶兒就是他們家的。」歸雨介紹道,順道把傅海給拉到了自己身邊坐下。

「姓蕭?」傅海眉頭一皺,看向蕭執的目光多了幾分審視,卻又不會讓人反感,「你是蕭家的人?」

他不確定,只是試探著問一問。

蕭執輕笑,「蕭奉清是晚輩祖父。」

傅海呵呵點頭,「原來如此,倒叫我老頭子給猜中了。」

之前還在任時,和蕭家家主有些交情,聽眼前這孩子的說辭,是對父母親隻字未提,想必也有什麼難言之隱。

傅海小啜了一口茶,不動聲色地打量了眼前的一對小年輕,放下杯子邀請道。

「剛好今天運氣不錯,釣到了好些魚上來,二位要是不嫌棄,留下來吃頓便飯再走?」

「是啊是啊,醫生說讓小寶兒多趟兩個小時,最好不要亂動,你倆就留下來吧,看着天色都晚了。」歸雨也趕緊挽留。

江蕪看了看蕭執,似乎在等他做決定。

蕭執挺直了身板,莫名感覺被江蕪下意識的動作給取悅到了,他清了清嗓子,「也好,希望不要叨擾您二位。」

江蕪也跟着點了點頭。

倒真像是個跟丈夫一同出門在外的溫順小妻子。

「哪裏哪裏。」歸雨一得到肯定的回答,馬上喜笑顏開,「我這就叫廚房去做,咱們呀,好好聊聊天。」

她每天的生活就是剪花,遛彎、跟老頭子鬥嘴和看電視,偶爾前女婿會來看望,卻也是吃頓飯就走了。

別提多無聊了。

現在好容易來了個兩個年輕人,小姑娘又這麼像自己的女兒,又乖又好看,一點也不嫌棄自己這個老婆子啰嗦。

她可不得抓住機會多聊聊!

偌大的客廳里,一邊是冷靜如考場的棋局,一邊是一老一少樂呵呵的聊天局。

「好孩子,你說你是演員?都演了什麼呀,奶奶到時候一定去看。」歸雨眼前一亮,她別的愛好不多,愛追劇看電影絕對要佔一個。

她對娛樂圈演員啊愛豆啊什麼的,倒沒有什麼偏見,各有各的人生選擇,按老一輩的說法來看,只要肯吃苦,有什麼職業是不能被尊重的?

雖然低調,可傅家也算個實打實的豪門,就是現在人少而已,兩個老年人,又不愛社交,久而久之人家都快忘了傅家這回事兒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