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祖宗我……”

“不用多說,我都明白。你雖盡力而爲,可還是沒能逃過此劫,這是你的命數,而非你不夠努力。沒關係的,挺過去就好了。這何嘗不是一次歷練呢?”

童言聞此,立刻不解的道:“老祖宗,你說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可我現在連肉身都沒了,還能做什麼呢?”

老祖宗微微笑道:“肉身沒了,可以重塑。只要魂魄不散,一切皆可爲之。”

“重塑肉身?你的意思是,我無需再想辦法找那鯤鵬奪回肉身,只需重塑一個便可?可是……可是怎麼重塑啊?”

聽到重塑肉身這幾個字,童言驚訝不已。重塑肉身之事,只是傳說,還真的沒聽聞哪個人真的重塑肉身了,然後再度爲人的。

傳說中的哪吒三太子,便是由太乙真人替他用蓮藕重塑了肉身。可是哪吒是神,那太乙真人更是大名鼎鼎的天仙。且不說他無法與哪吒相提並論,老祖宗與太乙真人更是沒法比較。

不過借屍還魂之事,倒是存在的,也許老祖宗指的是這個。可問題是他又上哪去找一具屍體呢?

老祖宗神祕一笑道:“你可曾記得,我之前對你說要送你一份大禮。現在你來了,這份大禮,我也就可以送給你了。”

“大禮?老祖宗,是什麼大禮?難道跟你所說的重塑肉身有關?”

老祖宗笑而不語,而是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牆壁。

童言見此,立刻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這一看之下,他突然愣住了。本來那牆壁之上還空空如也,沒想到就這麼眨眼之間,上面竟出現了一個樹洞。

“老祖宗,這是?”

“進去瞧瞧吧,我贈送你的禮物,就在裏面!”

童言輕哦了一聲,隨即站起身來,然後一步一步的向着那突然出現的樹洞走去。

剛剛抵達樹洞的門口兒,沒想到樹洞之中竟產生了一股極其強大的吸力。童言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已經被吸入了樹洞之中。

老祖宗當然不會害童言,所以童言對被吸入樹洞之中,顯得也十分平靜。

可當他整個人都進入了樹洞後,他才赫然發現,原來事情絕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這樹洞根本就不是樹洞,而是一個傳送陣,一個將他送入泰山之底的傳送陣。

泰山之底有什麼呢?

從東漢時期,民間就有“人死以後魂歸泰山”的說法。魏晉年間,主管地府,治理鬼魂的神被稱作泰山府君。

大名鼎鼎的東嶽大帝統轄了五嶽及天下名山,並且掌管十殿閻王,是地府的最高神明。不僅如此,東嶽大帝更是主宰人間、陰間的禍福,是統轄陰陽兩界的大神。

泰山神並非東嶽大帝,而屬於東嶽大帝的屬臣,五百年更換一次。而在泰山還設有一位閻羅,便是十殿閻羅第七殿的泰山王。

最開始的時候,只要人死,第一件事兒便是鬼魂飛往泰山,然後再由泰山神發配給十殿閻羅受審,安排懲罰和輪迴。

爾後應該是認爲這樣太過麻煩,而且鬼魂無人接引,容易滯留人間太久。所以東嶽大帝將職能下放到十殿閻羅之手,並封十殿閻羅第五殿的閻羅王成爲十殿閻羅之首,設立地府,派鬼差接引鬼魂,主持獎懲和輪迴事宜。而東嶽大帝則是將主要精力放在了人間的禍福之上,並且僅僅招收俗世所奉鬼祠邪精之神而死者,由泰山受罪考焉!

所以可以這樣說,泰山之底便是原來的幽冥之所在,但是現在,這裏僅僅成爲了關押一衆邪神、精怪之魂的牢獄。

而海妖族意圖喚醒的滅世鬼神就被鎮壓在泰山之底,永世不得翻身。

說的直白點兒,難以對付的厲害妖魂、邪魂都被泰山壓着,而正常的鬼魂之流則由地府管理。這樣分別管理,一方面是爲了給地府減輕負擔,另一方面也是爲了維持陰陽兩界的正常秩序,不容易出現太大的禍亂。

對於這些,童言此刻還不知曉。他本是懷着興奮的心情來樹洞之中尋找老祖宗所說的大禮,可結果卻是,老祖宗將他送到了這個鎮壓世間最厲害的妖魂、邪魂的“牢獄”之中。

等他知道這些之後,估計死的心都有了。可老祖宗這樣安排,自然有他的用意。到底是何用意,很快就會揭曉。

且說童言迷迷糊糊的被吸入了樹洞之中,仔細一瞧,好傢伙,這根本不是樹洞,而是一個猶如冥界一般的灰暗世界。

放眼望去,到處灰茫茫的,沒有半點兒生機。

童言皺了皺眉頭,心中暗忖道:“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地方呢?會不會是老祖宗弄錯了啊?”

他有點兒發懵,也有點兒糊塗,他都不知道這裏是哪兒,又豈能知道來此的目的呢?

他思索了一會兒,頗顯無奈的搖了搖頭。

正所謂,既來之則安之。也許老祖宗所說的大禮,就藏在這個地方。還是早些找到那份禮物吧,也好早點兒離開這兒。

可正當他四下尋找所謂的“禮物”時,沒想到幾個黑色的影子竟從地底下爬了出來…… 童言現在是魂魄,無論反應能力還是警覺性都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但也有削弱的地方,比如他的戰力就大幅度削弱了,甚至可以說是完全喪失了。

他不知道這些黑影是什麼,但是既然出現了,總不能還沒看清楚就直接跑開吧?

黑影完全的從土裏鑽了出來,他這才得以將它們看個清清楚楚。

但是看過之後,他反而更加疑惑了。這都是些什麼呢?他竟然分辨不出來。

只見這些黑影長得是千奇百怪,有點兒像鬼獸,卻沒有鬼獸那麼強的陰氣,可說它們是妖邪,卻又沒有軀體。它們之中有的像長着兩個腦袋的大狗,有的則是體積龐大的老虎,竟還有長着一對翅膀的大狗熊。

總之,它們更像是異獸的元神所化,但跟鬼獸應該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這些東西現出身來,也不知道是敵是友,童言不免有些緊張起來。現在的他連一件法器傍身都沒有,而且還沒有肉身,很多神通都無法施展,與普通人或許也沒有多少分別。

他已經做好打算,如果這些東西向自己發動攻擊,他便第一時間逃離這裏。好漢不吃眼前虧,犯不着跟這些畜生硬拼。

但讓他有點兒意外的是,這些黑氣現出身形之後,並沒有向他出手,反而如同在看“大熊貓”一般,將他上下給打量個遍。

童言見此,在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只要沒有危險,他也就不用擔心了。

就在這時,黑氣之中一個突然開口問道:“你……你是鬼?”

開口的正是那個長着一對翅膀的大狗熊,它的身體很胖,圓鼓鼓的,看上去有點兒滑稽,也有點兒萌。

它這樣問,應該是沒有惡意。童言直接開口答道:“不,我不是鬼,我只是靈魂出竅罷了。你們呢?你們是誰?這裏又是哪兒啊?”

他此言一出,這些黑氣所化的怪物們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

大狗熊笑着答道:“你竟然連這裏是哪兒都不知道,那你又是怎麼進來的呢?我告訴你吧,這裏是泰山陰曹,說的簡單點兒,就是泰山的極地。到這裏的人,恐怕生生世世都出不去嘍。除非泰山府君法外開恩,讓你重入輪迴,不然的話,你就在這裏永遠的當一隻鬼吧。”

泰山陰曹?泰山極地?童言腦子有點兒發懵,他越發的糊塗了。

“老祖宗爲何要將我送到這裏來呢?他難道是爲了懲罰我嗎?不可能,就算是我沒能繼續守護吳家,可也不至於連輪迴的資格都剝奪了吧?老祖宗不會這樣對我的,他讓我來這兒,肯定還有其他的目的!”

他在心裏這樣想着,並自己安慰着自己。有些時候就是這樣,如果沒了希望,那就只有絕望了。自我安慰,又何嘗不是在逆境之中的營養液呢?

童言思索了一會兒,接着再次問道:“這位前輩,你們應該不是人吧?你們是妖?如果是妖的話,你們爲何會進入這裏呢?”

未等大狗熊開口,雙頭大狗便搶先答道:“我們吶,其實都是有了道行的妖靈。我們在人間時,那也是有人供奉的。不過就是因爲犯了一點兒小錯,所以就被泰山府君打入了這裏,想想真是委屈。小兄弟,你可是這千餘年來第一個進入這裏的人魂。能告訴我們,你是怎麼進來的嗎?”

童言聽此,也沒有多想,當即答道:“是我老祖宗把我送進來的,他說他給我準備了一份禮物,讓我來取。可誰成想,他竟把我送到這兒來了。我現在也很是糊塗,滿是無奈。唉……”

“老祖宗?你的老祖宗?他在哪兒?他怎麼有本事把你送到這兒來?難不成他是仙人?”

童言搖頭苦笑道:“仙人不敢說,修爲倒是極高。總之,我既然已經進入了這裏,還希望幾位大哥、前輩,多多照顧纔是。我對這裏實在不熟,還望你們可以指教一番。”

大狗熊呵呵笑道:“放心吧,我們無心害你,因爲害你也沒有任何意義。既然有緣在此相聚,就說明我們有緣。你若真想知道這裏,那我就跟你好好講講。來吧,大家坐吧,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就陪這小兄弟好好聊聊吧!”

接下來的三個小時,這些妖魂、邪魂七嘴八舌的爲童言講述起關於這泰山陰曹的事情。

它們雖然說的有些凌亂,可童言還是大略的搞清楚了一些。這裏很想地府的十八層地獄,但這裏的“罪犯”可比十八層地獄裏的那些罪犯強多了。這些妖魂、邪魂,在沒有被打入泰山陰曹之時,那可都是道行極深的“大神”。

可因爲受到的香火多了,它們也就自然而然的膨脹起來,這一膨脹就容易犯一些錯。而犯了錯,便自動被泰山府君盯上了。

說起來,它們這些妖魂、邪魂,其實也並非那麼邪惡。能受人信奉,就足以證明了這一點。

在我國大部分地區,都有供奉保家仙之說。前文曾說過的東北有五仙,狐黃白柳灰,它們就屬於這一類。

保家仙雖衆,但真正能夠飛昇天界的卻是寥寥可數。大部分的保家仙,都是在初期時安心幫助人,受功德。可是它們發現這樣提升修爲很慢,於是就想出了別的法子。

比如幫人辦事兒,要拿好處。什麼好處呢?比如人的精血,比如人的魂魄等等……這些都可以加快它們提升修爲,早些飛昇成仙。

正是因爲這樣,纔會有妖邪亂世之說,纔會有邪祟害人之說。說到底,它們跟人有什麼仇呢?還不是爲了成仙,爲了拜託妖邪之名。

站在食物鏈的角度來說,它們其實也沒有什麼錯。弱肉強食,這是大自然的規律。可從天道、人道的角度來說,它們就是逆天而行,濫殺無辜,遭到懲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正在童言與這些妖魂、邪魂交談甚歡之際,未曾想,整個泰山陰曹竟然莫名的震顫起來。

童言不明所以,而這些妖魂、邪魂卻露出了驚恐之色。

“不好,那老東西又要來找吃的了,咱們快點兒躲躲吧。若是被它給發現了,咱們都得玩完兒!”

老東西?它們口中的老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童言聽此,立刻不解的道:“幾位大哥,你們說的老東西到底是什麼啊?它難道還吃你們不成?”

大狗熊開口答道:“可不,那老東西什麼都吃。至於它到底是什麼,我們也說不準。不過我們這裏的都叫他……叫他泰山老鬼。”

泰山老鬼?這個名字倒是有趣,讓童言不由得聯想起那大名鼎鼎的黑山老妖。

不過連這些妖魂、邪魂都害怕它,可見這東西極爲厲害。

“那個……幾位大哥,能不能把我也帶上啊?我在這兒人生地不熟,實在不知道該去哪兒。行嗎?”

大狗熊倒是十分爽快,一口就答應了下來。“沒事兒,小兄弟,以後你就跟着我們吧。我們幾個在人間時就是哥們兒,到了這裏後,我們也一直都在一起。你沒看到我們一共有七個嗎?我們其實有個外號,叫柳山七聖,不過那些修行者卻叫我們柳山七怪。我們也不在乎,只要兄弟在一起開心就行了。你說對不?”

雖然跟這柳山七聖相處的時間不長,但童言對它們卻極有好感。這些傢伙重情重義,雖說犯過錯,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黑道總裁霸道愛 現在它們應該已經悔過,不然的話也不會如此照顧他一個外來人了。

“熊大,我們快點兒走吧。這大地震得越來越強了,估計老鬼距離我們已經不遠了。”

因爲大狗熊是這柳山七聖的老大,又因爲它的本體是熊,所以別人都稱呼它熊大。

熊大聽此,點了點頭道:“咱們是得快點兒走了,先去西口山的山洞裏避避吧!小兄弟,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呢,你叫啥啊?”

童言見它在問自己,趕忙答道:“熊大哥,我叫童言!”

熊大輕哦了一聲,然後又道:“童言老弟,你跟着點兒我們,可別走散了啊。幾位兄弟,咱們出發吧!”說着,它當先向着西北方向飛去。

柳山七聖剩下的六個,立刻飛身跟了上去。童言向着身後的朦朧世界看了看,也趕緊飛身跟上。

無論到哪兒,保住性命都是重中之重。就算老祖宗“欺騙”了他,他也得好好的活下去,雖然現在的他只剩下了魂魄。

柳山七聖刻意的放慢了一些速度,就是擔心童言跟不上。童言不傻,又豈會看不出來呢。

正是因爲這一點,他對這柳山七聖的好感大大提升,也爲他們日後結下身後的友情開了一個好頭。

童言跟着柳山七聖一路飛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看到了一個凸出的小山頭。

這小山很像是老虎的腦袋,那張開的“大嘴”格外的引人注目。但這也僅僅是像而已,它只是山,不是其他。

柳山七聖帶着童言直接飄落在這小山的“大嘴”前,靠近之後才發現,這原來是一個山洞。

熊大先向山洞裏看了看,然後轉身向童言提醒道:“童言老弟,這裏就是西口山了。因爲位於西方,又狀若大嘴,所以才因此得名。這西口山是泰山陰曹中的聚集點,這裏常年都會有其他妖魂、邪魂滯留於此。等會兒你跟我們進去了,可得小心一點兒,千萬不要得罪了裏面的巨妖。不然的話,恐怕就算是我們也保不住你。記住了嗎?”

童言聽此,趕忙點頭應道:“熊大哥,我記住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不多說話。儘量不給你們添麻煩!”

狗二聞此,呵呵笑道:“童言老弟,你也不用太過拘束。我們柳山七聖的名號也是響噹噹的,旁人也是不敢輕易招惹。別擔心,我們不惹事兒,但我們也不怕事兒。如果非要爲難我們兄弟,那就算是天王老子,我們也得幹!幾位兄弟,你們說是不是?”

“是!必須得幹!”

“想欺負我們柳山七聖,也得掂量掂量!”

聽它們這麼說,童言這才輕鬆一些。

可是當跟着柳山七聖真正的進入西口山中後,他才發現,原來不僅是人,就連這妖魔鬼怪也是會吹牛的。

“呦,這不是柳山七怪嗎?你們什麼身份,也配來西口山?南口山才該是你們這些廢物待得地方吧?”

剛入西口山中,一個由紅色氣體組成的巨型狼魂便毫不客氣的諷刺起來。

在它旁邊的尖嘴飛禽嘿嘿笑道:“就是說啊,現在是什麼東西都敢往我們西口山來了,照此下去,西口山恐怕也不安全嘍!”

熊大聽此,也不動氣,點頭哈腰的道:“兩位大仙,我們這不是湊巧來了嗎?等老鬼覓食結束,我們就離開。你們就行行好,讓我們進去避避風頭吧。行不?”

紅色狼魂高昂着頭,輕蔑的道:“看你這熊樣也知道是被嚇破膽了,行吧,今天就放你們進去。回頭自己去山王那裏交供。明白了不?”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你們還愣着幹啥?快點兒給兩位大仙行禮,可得感謝人家啊,若不是人家大人大量,咱們可進不去。”

狗二的兩個腦袋同時伸出舌頭,就跟哈巴狗似的,儘可能的在那兒賣萌。

愛情如此多嬌 只看得童言瞠目結舌,這難道就是它們口中所謂響噹噹的名號?好吧,它們估計就是那麼一說,他還是就那麼隨耳一聽算了。

正當童言打算跟着搖尾乞憐的柳山七聖進入西口山的深處時,未曾想竟被那尖嘴的飛禽妖魂給攔了下來。

“等等,這又是個什麼東西?人的鬼魂?鬼魂怎麼會進入泰山陰曹?姥姥的,難道泰山府君腦子進水了?”

旁邊的紅色狼魂一聽,趕忙提醒道:“鳥哥,你胡說什麼呢?可別被泰山府君聽到,上次就有一個兄弟當衆抱怨泰山府君,那傢伙當場就被滅了。你可長點兒心啊!”

尖嘴飛禽聽此,咳嗽了一聲道:“咳咳……那個……那個我剛纔胡說的,你們都沒聽到啊。臭小子,你不是鬼嗎?咋到這兒來的?是不是你走錯地兒了?”

童言剛要回答,熊大便搶先答道:“鳥哥,這小子生前肯定也犯了大錯,不然的話,咋能被泰山府君給收到這兒來了呢?你聽,是不是老鬼的腳步聲?快點兒讓我們進去吧,有什麼話,回頭再問吧,你看行不?”

尖嘴飛禽一聽,還真的響起了稀疏的“通通”聲。

“行吧行吧,快點兒進去吧,我們馬上就封山。”

熊大點頭應道:“好嘞,那回見!還愣着幹啥?快點進來啊!”

童言輕哦了一聲,趕忙快步跟着熊大向裏面走去。

可沒想到的是,在這西口山之中,他竟然碰到了一個“熟人”!是誰呢?

第一聖祖 ps:本來今天想加更一章的,不過來不及了,只能明天了。明天會兌現諾言,加更!再祝大家元旦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跟着柳山七聖沿着山洞一直向前,童言直接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熊大哥,之前的兩個大仙說要你去山王那裏交供?此話怎講?”

熊大聽此,呵呵一笑道:“你是剛來這裏,所以很多事情不知道。在泰山陰曹,一共有四山一殿。四山就是東西南北四口山,每一山都有一位山王。一殿,指的就是森羅殿。泰山府君和七十六司的大人們就在這森羅殿內辦案。當然了,像我們這些人都只是剛入這裏的時候被帶進去過一次森羅殿,之後就被髮配到這裏自生自滅了。那兩位門頭口中的山王就是這西口山之主,像我們這些前來避難,或者想進來買點兒東西的幽魂,就必須上供才能入內。否則的話,就得給西口山王當奴才,直到還清債務,才能重獲自由。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們在這裏待了這麼久,多少還是有些積蓄的,足夠支付這次的入門費了。”

童言聞此,更加的疑惑了。“熊大哥,你的意思是,這裏可以買東西?進入西口山還得交錢?那你們都用什麼錢啊?”

未等熊大開口,狗二已經從身上取出了一塊紅色的小石頭。“瞧見了嗎?這就是泰山陰曹裏的錢,我們這裏的管它叫太石。太並非泰山的泰,取其諧音,寓意太平。太石極爲稀少,就跟人間的金銀一樣,很難獲得。不過也能在一些偏僻的地方挖到,要是能多弄一些,那可就發財了。在這泰山陰曹裏,也能過上好日子,吃香的喝辣的,那就是享受。現在你明白了吧?”

童言大概的明白了一些,也就是說,在這泰山陰曹裏也是存在貨幣的,也能購買東西。可話說回來,像它們這樣的妖魂、邪魂,還需要買什麼呢?

“狗二哥,你們平常都用這太石買什麼啊?”

“買什麼?當然是吃的用的啊!穿的我就不說了,可是每一年都得鞏固精元吧,不然只會越來越虛弱,到最後就玩完兒了。可如何鞏固精元呢?靠修煉根本不行,那就得從四山之王那裏買來固本丹。只要吃了固本丹,精元就不會散,修爲還能稍稍的精進一些。所以,就算不爲了好好生活下去,單爲一個活字,就得努力賺錢啊。或者去深淵挖太石,但是很難挖到。總之啊,在泰山陰曹裏,想活着也不容易。”

聽過狗二的講解,童言不免心中有些苦澀。這可真是,人有人的難,鬼有鬼的煩,到了這泰山陰曹裏,也還得爲了活着而奮鬥。

對於老祖宗爲何將他送到這裏來,他似乎明白了一點兒,但也更糊塗了一些。也許老祖宗是讓他來這裏歷練,亦或者讓他來這裏尋找什麼。不管怎樣,他首先要做的,是活下去,不至於魂飛魄散。至於其他事情,還是容後再說吧。

“狗二哥,我明白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狗二嘿嘿笑道:“熊大都說了,你跟我們有緣。 魔鬼主教 放心吧,我們哥幾個罩着你。就算活得有點兒艱難,但也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你魂飛魄散的。行了,不說這些了,咱們還是快點兒進去找個地方待着吧。那泰山老鬼也不知道這次會覓食多久,搞不好我們得在這裏待上一陣子。”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又突然想到了什麼,接着再次問道:“對了,熊大哥,你不是說這裏有森羅殿嗎?那泰山府君和七十六司爲什麼不把那泰山老鬼抓起來啊?那樣泰山陰曹不就安全了嗎?”

熊大搖頭笑道:“你是有所不知,上任泰山府君便曾帶人鎮壓過。可這泰山老鬼乃洪荒之獸,活的實在太久了,除非東嶽大帝親自前來,不然的話,怕是沒人制得了它。快到了,我們還是快點兒走吧。”

童言雖然還有疑問,可也不好一直髮問,那就惹人討厭了,反正自己得跟着它們,不妨日後有機會再問個清楚。

其實地府中的閻羅殿也稱森羅殿,但一想到地府本就發源於泰山之底,這裏有座森羅殿倒也十分合乎情理。畢竟說到底,整個冥界還不是得聽東嶽大帝的?他纔是真正的陰陽兩界的主神,否則又豈會在道門之中擁有極高的地位呢?

向前又走了一會兒工夫,一扇黑氣瀰漫的大門終於進入了衆人的眼中。擡眼看去,只見那門上額刻着三個大字,正是西口山三字。

只要通過這扇門,就算是真正的進入西口山了。

可是此刻大門緊閉着,又無人把守,難道要自己推門進入嗎?

熊大走在最前頭,第一個率先來到了門口。它回頭看向衆人道:“都跟上,別落下了。”說完這句話,它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竟直接穿門而入了。

看到這裏,童言才恍然大悟。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人,沒了肉身,還不是想穿牆就穿牆嗎?更何況這麼一扇門呢?

跟在柳山七聖的身後,他也順利的穿門而入了。

這剛剛一過大門,好傢伙,裏面的熱鬧景象立刻映入他的眼中。

ωωω● ttkan● ℃o

這西口山的山腹很大,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城市一般。裏面不僅有座座房舍,還有街道和商販。

最搞笑的是,竟然還有客棧和怡紅院。

好吧,這裏很像地府,什麼都有,也是正常。可問題是,這些妖魂、邪魂進了怡紅院還能幹什麼呢?難道它們也有七情六慾嗎?也許有,也許沒有。

總之,他是沒錢進去逛了,索性也不去多想。

童言跟着柳山七聖直接走入了街道,未曾想,遠遠的,他竟看到了一個“熟人”。

他真的有點兒糊塗了,這傢伙怎麼會在這兒呢?它不是應該在人間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