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老者微笑著微微點了點頭,對柳羿的這一舉動十分滿意,在他看來,柳羿已經認識到自己力量與他差距甚大,準備交出傳承以求保命。

一旦他交出傳承……哼哼,那就留不得他了!

想到這裡,老者眼裡閃過一絲殺氣與陰毒。

這一絲狠毒雖然一閃而過,但卻依然被柳羿捕捉到了。

「不好,這個老綁子想等我交出傳承后滅殺我等,好狠毒的心」柳羿心裡暗道。雖然柳羿根本就沒想過交出傳承,但這無疑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這樣不是辦法,必須得想法子逃離出去。想著之前寂滅掌與血靈拳相碰撞時產生的空間黑洞,柳羿心裡下定決心了。

賭了!

下定決心后,柳羿望向了葉羅釋倆人。

出言道:「要我交出傳承可以,你先把我朋友放了,讓他們走。」

柳羿的話語令「武」一愣,不過隨即便點頭同意了。

因為這倆人不足為懼,用倆個廢物的命換得寂滅神君的傳承可是太值了。

葉羅釋二人聞言,正想說些什麼,卻聽見柳羿的傳音,「你們快走,走的越遠越好,我有辦法脫身。等成功逃脫后我們在暴風城匯合。」

葉羅釋和魔天二人聞言,本想再說什麼,卻想到自己實力實在太過卑微,留下來也幫不了什麼忙,待得「武」點頭他二人可以離開后。

他二人便急速離開了這裡,漸漸消失在遠方。

「好了,你的朋友我也放了,現在該你了,交出傳承吧。」「武」說道。

他的眼裡流露出貪婪的目光,寂滅神君的傳承啊,那可是一代絕世高手的傳承,對他有著不小的吸引力。

「好了,你過來吧,我現在便把傳承交給你。」柳羿淡然地說道。

「武」聞言,眼中的貪婪之色更加濃郁了,一步步的邁向了柳羿。

「寂滅掌!」柳羿突然怒吼道。

他的身後,黑色的巨大身影,一瞬之間立刻浮現,隨著柳羿一同出掌。

嘭,一掌印在了「武」的胸口。

因為離的太近,「武」實打實的正面承受了這一掌,他倒退了出去。

柳羿心中一喜,擊中了,這可是用了他百分之百的力量,完全承受這一掌,哪怕高他一個大境界的人也不會好受。

「哈哈哈,不錯,居然傷到我了!」

「武」肆意的笑身落入了柳羿耳中。

他心中一沉,沒有想到,全力一掌,也只是傷到了他而已。

「武」抬起面孔,此時他的面孔十分的陰沉。

他的嘴角有著血跡,經受了這麼一掌,他也不是很好受。並且他沒有注意到,這一掌附帶著的死亡之力,已經從掌印中滲入了他的體內。

「很好,居然好敢反抗,而且還傷到了我。那麼,你就去死吧!」「武」陰沉而又猙獰地說道。

話罷,他抬起拳頭,便轟向了柳羿。柳羿連忙使出全力,再次用出寂滅掌。與「武」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嘭!」

空間一陣震蕩,煙塵四起。

方圓十里內颶風肆虐,恐怖異常。咔咔~咔,突然間,虛空中傳來碎裂之音。然後柳羿與「武」所在的四周,方圓十米內,嘭的一聲。

帝寵之公主難為 空間崩塌了,露出了黑幽幽的洞口。強橫的吸力傳遍當場,柳羿沒有抗拒,反倒加速沖向了洞中。一瞬就消失在了洞里。

這一幕落在「武」的眼裡,令他咬牙切齒,同時暗地心驚。猜測他莫非有著什麼底牌,能借空間黑洞逃離。要知道,哪怕他的本體來了,也不敢輕易進入這空間黑洞,裡面恐怖異常,而且一不注意就不知道迷失去了哪裡。

一咬牙,「武」追了下去。

寂滅神君的傳承吸引力太過誘人了,並且,擊殺這小子,不容有失,一旦讓他成長起來,威脅太大了。 進入黑洞后,「武」看見了在前方閃避著亂流的柳羿。

此時的柳羿有些狼狽,哪怕穿著強大的翠虹鎧甲,他的身上也出現了一些傷勢,這可不是個好兆頭。身後突然傳來了破空之聲,柳羿心生警昭,一個側身閃向了一旁。

在他原地,「武」出現在了那裡,他的拳頭,擊出了一個小型的黑洞。

這使得柳羿心中一凜。這一拳的威力,哪怕身著翠虹鎧甲,他也不敢確定自己一定能接下來。

「武」大笑著說道:「小子,別想跑,乖乖的交出寂滅神君的傳承吧,老夫留你一個全屍,哈哈哈哈!」

在他眼裡,柳羿已經是一具屍體。

他已經逃脫不掉了,如果不是怕逼急了他,令柳羿把寂滅神君的傳承毀了,他一定毫不猶豫的擊殺柳羿。

柳羿聞言,暗道不妙,他賭的是這老綁子不敢追來,然後借翠虹鎧甲的強大抵禦住空間亂流,就此逃脫而去,卻不料這老綁子竟然追了下來……

「老綁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想得到傳承嗎?我偏不如你的願!我寧願毀了它也不會給你」柳羿決絕的說到。

「好好好,敬酒不吃吃罰酒。留你不得」「武」陰沉著臉說到。

抬起拳頭就對著柳羿轟了過去,柳羿趕忙閃向一旁,逃過了這一擊。

同時使出身法,跟「武」游鬥起來。

半個時辰后,柳羿氣喘噓噓的看著場中的「武」,此時的「武」有些狼狽,面部有些泛黑。

身上的那些狼狽,那是柳羿憑著身法給他造成的,至於臉上的黑色,是死亡之力快要爆發徵兆。最多不過半個時辰之後,死亡之力絕對會爆發。

這是柳羿沒有料到的,武傳承了血練神君的傳承,居然也會被死亡之力侵蝕。

其實柳羿並不知曉,武確實是傳承了血練神君的道統,但此時武的靈魂已經沉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被死亡之力侵蝕了。

他們倆所領悟的死亡之力,是帶有著一定法則的。一般人根本無法察覺,因為根本無聲無息,又沒有痛苦。

看著「武」此時的狀態,柳羿意識到自己的機會來了。

只要堅持下去,堅持到死亡之力爆發的時候,就是反擊的時候了。

「老綁子,你不是這麼厲害嗎,還不是奈何不得我。」柳羿故意激怒著「武」。

「武」聞言,臉上有些發燙,有些羞怒。半個多時辰過去了,自己還是沒能拿下這個小子。

沒有辦法,這小子太滑溜了,他那身法太過詭異,而且,他的身體強度也很強大,他那套鎧甲更是好寶貝,每次擊中他后,大部分的力都被他那身鎧甲給抵消了,真正的傷害並沒有多少。

柳羿不斷挑釁著「武」,使得他十分憤怒,當即氣勢洶洶的朝著柳羿衝去,不要錢似的發動著攻擊,體內的氣血快速的運轉起來。

柳羿見狀,眼皮直跳,沒有想到真的激怒了這個老者,但心裡卻又在暗暗竊喜,因為,這麼下來,死亡之力侵蝕的更加快了,要不了半個小時了,死亡之力,必將爆發!

柳羿借著詭異的身法,不斷閃躲著「武」的追擊,儘管體內靈氣已經不多,但柳羿知道,必須堅持下去。

哪怕靈氣耗盡,也得堅持下去,不然今天必定會交代在這裡了。

時間過得很快,不一會兒,「武」臉上的死氣已經濃郁的化不開了,即將爆發。

這時,柳羿停下了身影,他不得不停下了,因為他丹田中靈氣已經快要耗盡了,如果不停下來。那麼他將面臨著力竭而亡。

「呵呵,跑啊,怎麼不跑了,繼續跑啊。」

「武」身影如同鬼魅般閃到了柳羿面前,譏諷道。

柳羿單手扶著胸口,杵在了那裡。他抬頭望了一眼「武」,便沒有理會他了,自顧自地從儲物戒指中取倆粒回氣丹,塞入嘴中。

「怎麼,還想著跑啊,沒事,吃吧,我陪你玩到底。」

「武」戲謔地說道。

之前的追逐之中,他雖然被柳羿搞得十分狼狽,但卻被沒有受到什麼實際性的傷害。

反倒是柳羿,看似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實際上已經受了嚴重的內傷。

丹藥很快使得柳羿枯竭的靈氣恢復了過來。他此時戲謔的看著「武」,全然沒有一絲懼意。

他這副表情令「武」皺起了眉頭,他不理解此時柳羿還能露出這個表情。

「呵呵,別這麼看著我,你難道沒覺得身體有些不適嗎?」柳羿淡然地問道。

「我身體能有……呃!」

「武」的話剛說到一半,身體便一陣踉蹌。

「你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

「武」憤怒地問道,他的頭很暈,身體踉踉蹌蹌,已經難以保持平衡。

「呵呵,白痴,寂滅神君對死亡之力的見解超越了眾人。他的傳承修的當然是死亡之力。」柳羿譏諷地對「武」說道。

「啊,小畜生,老夫饒不了你,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武」憤怒地咆哮道,說著便立即蓄起了力,一掌揮向了柳羿。

這一掌揮出后,「武」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躺在了虛空中,死得不能再死了。

柳羿一個閃身躲過了這一掌,看了一眼「武」的屍體。

望著四周,他察覺到現在這個空間十分的不穩定,正想抬手蓄力打破空間,逃離這裡。

突然,一股強橫的吸力迎面傳來,映入柳羿眼帘的是一個血色的漩渦。

容不得柳羿反抗什麼,他已經被漩渦吸了進去。

消失在了這裡……

柳羿等人並不知曉,這個空間極其不穩定,是因為曾經,寂滅神君和血滅神君在這裡激戰過,他們遺留在這的死亡之力,侵蝕了這裡的空間,使得這裡的空間異常脆弱。

而他與武的身上攜帶著這倆股不同的死亡之力,冥冥之中引起了這片空間中死亡之力的共鳴。

接引著他們來到了這裡。而這個漩渦,也是曾經倆大神君無意中開啟的……

血色漩渦里,充斥著比外面更加狂暴的空間亂流。

柳羿全力防禦布置出的空間屏障,在出現的一瞬間,剛接觸到空間亂流,便被擊的滿是裂紋。幾乎在剎那間,這屏障就失去了作用。

不知道在這血色的空間通道中飛了多久,此時,柳羿已渾身上下都是傷痕,血淋淋的,甚是恐怖。

而且糟糕的是,此時柳羿身體內的靈氣已經耗盡,他已經沒有靈氣來布置屏障。

突然間,他覺得周圍有些不同,環境還是那樣,但就是感覺有些不同,柳羿也說不出哪有不同。

一邊閃避著空間亂流,一邊趁機取出回氣的丹藥服下。

丹藥服下后,很快就填充滿了柳羿空虛的識海。充盈的丹田給了柳羿堅持下去的希望,前方,空間亂流又來了。

柳羿如同之前一般,調動著體內的靈氣,下一刻,他愕然了,因為隨著他的心念,體內的靈氣卻寂靜無聲,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使得柳羿一下子懵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空間亂流,轉瞬就來到了柳羿近前,使得還在愣神中的柳羿立刻醒轉了過來,快速地閃避著這道亂流,卻還是沒能完全躲過,被亂流的尾巴掃中了。

柳羿的身上,立即出現了一條血淋淋的傷口,翠虹鎧甲,已經外次崩碎了。這使得柳羿疼得齜牙咧嘴的,傷口已經深可見骨了。這時,嗚嗚聲串連著灌入了柳羿耳朵之中。

抬頭望去,令柳羿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只見前方空間通道之中,密密麻麻的全是空間亂流。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空間通道完全被亂流所阻,對柳羿來說,哪怕靈氣可以調動,估計也難以抵擋,會被這亂流轟至渣都不剩,更何況現在。

柳羿試圖傳音給人皇,道:「人皇,這次,估計要連累你了。」

燼神紀 柳羿滿臉的苦澀,沒有想到自己沒被「武」所殺死,卻將死在空間亂流之下。

真的是人生世事無常啊,唉。

傳音去后,人皇並沒有迴音,因為這裡有股古怪的力量,使得人皇無法回復柳羿。

此時人皇在柳羿的識海內,也已經急得團團轉,他被莫名的力量封在了柳羿體內,沒法說話,也沒法出去,急得他是直打轉,誇張的說,都快冒煙了。

空間亂流,轉瞬間就來到了柳羿面前,柳羿已經萬念俱灰,閉上雙眼等待死亡來臨。

閉上眼睛后,意料中的痛苦之感沒有出現,十息后,柳羿察覺到有些不正常。睜開雙眼,一塊古樸的方印擋在柳羿身前,所有的空間亂流在離它半丈開外就消散了。

是曦皇印,是平日里那塊毫無動靜,就跟一塊石頭一般的曦皇印,如今它主動飛了出來,看來此地與它,可能有著莫名的聯繫。

在曦皇印的保護下,柳羿安然無恙的被漩渦通道帶著前行。

但他此時依舊無法調動體內的靈氣。這讓他很是疑惑和不安,皺著眉不知在想什麼。

這時,人皇突然出言道:「小子,你聽過那個傳聞沒有?有關於曦皇印的那個傳聞。」 人皇的突然發言使得柳羿一喜,在這個未知的地方,有人皇在至少會心安一些。

人皇見多識廣,閱歷豐富,在處事這面比柳羿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是柳羿的大助力。

「人皇,你剛才怎麼了,怎麼我呼喚你沒人回應?」柳羿驚喜地問道。

「剛剛有種古怪的力量隔絕了與你的聯繫,而且還把我封在了你的體內。」人皇沉重地說道,這種力量很奇怪也很霸道,竟然連他都被輕易的鎮封了。

「你剛剛說,有關曦皇印的傳聞,莫非是那個曦皇印其實是鑰匙,可以開啟曦皇傳承的那個傳聞?」柳羿眼前一亮,詫異道。

「對,就是那個傳聞。據傳,曦皇印,其實是一把鑰匙,一把開啟曦皇傳承的鑰匙。而這處傳承地,據說是在一處未知之地。必須要持有曦皇印才可以打開去往未知之地的空間通道,可曦皇印千百年難得出世一回,而以往出世時也未聞有誰開啟了曦皇傳承地。而這次出世,偶然被你所得,但得到后就一直寂靜無聲,沒有什麼奇藝之處,我都懷疑它是假的了,而今天此番景像看來,很有可能,我們現在就是在去往曦皇傳承地的路上。」人皇推測道。

話語裡帶著些激動,因為,如果真是曦皇傳承,那可是千古以來各方人傑所追尋的終極傳承。裡面藏著的,是自曦皇以來,難以成皇的原因。

這片時空,自曦皇莫名消失后。便再也沒有人成皇了,各方人傑,都被阻擋在了皇境之下,最終因壽元枯竭而亡,多少名震一方的豪傑,遺憾終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