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考核規則很簡單。

一星煉丹師,只要能煉製最簡單的療傷丹便可以。

高台上,萬年不見的煉丹閣閣主,一臉不善的盯著路尊亦,臉色漆黑如墨。

「我說路尊亦,老傢伙,你即便是副校長,也不能這樣霍亂我的煉丹閣啊。」

「我說老頭,你就知道煉丹,今次我可是帶來一個好傢夥,別待會兒一副撿到寶貝的模樣,又被那寶貝打臉啊。」路尊亦嘴巴可謂是不毒。

「煉丹天賦的學生比起塑形師來說,也只是稍微遜了一籌,可不好找,要是你忽悠我,那你以後可別想再從這煉丹閣取走一顆丹藥。」

「才不稀罕,不就是一個二星煉丹師么?」

「哼。」

煉丹閣廣場上,十幾位學生肅穆的坐在廣場上調息。

當然,眼尖的學生,發現了一道身影,那就是在決戰台上讓他們噤若寒蟬的馮小川。

馮小川此時看著眼前的藥材,微微一笑。

一星塑形師,煉製療傷丹。

瞟了一眼其他人十幾人,都在靜坐閉目調息體內的靈氣。

他則是抓起面前擺放的藥材,指尖的靈氣化作一道火焰,開始提取藥材的藥液。

這一幕,被圍著的眾人看著,不免哈哈大笑。

「煉丹有這樣隨意的嗎?」

可是下一刻,他笑容就僵硬在臉上了。

馮小川提取藥液很快,幾個呼吸,擺放在眼前那些藥材的汁液,被他提取打入了丹爐中。

而坐在路尊亦旁邊,一臉不爽的老頭,眼睛本來帶著怒意,可看到馮小川的手法,眼睛一亮,死死的盯著。

馮小川做法很簡單,看似中規中矩,可幾分鐘過去,只見他在融合提取的汁液。

當其他人還在提取汁液時,只見他手中頻頻打出火焰,沒入丹爐之中。

「喝!」

隨著他輕喝一聲,整個人也隨即站了起來。

「這就好了,才過去八分鐘啊。」

「不會是他煉製失敗了?」

「沒想到馮老師還是一個煉丹師,我要退老師,投在馮老師的門下。」

「……」

一時間,圍觀的學生小聲議論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十幾人,有三人打出最後一道靈氣火焰之後,滿意的笑了笑,而他的十來人則是一臉失望,紛紛走出了廣場。

等到所有考核的學生都停了下來,馮小川沒有理會擺放在丹爐中的丹藥,而是走近高台,拱手笑道:「還請閣主開啟二星煉丹師的考核。」

「不急,先看看你煉製的丹藥在說話。」煉丹閣主神色稍微緩和了些,只是他不大喜歡眼前這個狂妄的傢伙。

看起來也就十幾歲的樣子,竟然這副口氣和他話。

只是,他平時沉醉丹道,對學校的事情不聞不問,要是他知道馮小川是一個二星塑形師,那會做如何感想?

路尊亦沒有搭理他的話,馮小川雖然坑了他一把,但是看到馮小川坑別人,而且還是這個小氣吧啦的老頭,他更開心了。 許是因為馮小川的態度,煉丹閣閣主有些生氣,沒有第一個檢查他的丹藥。

而是打開了其他三人煉製的丹藥。

「好,還不錯,一品丹藥,都是一顆,等下你們領取身份銘牌白絲我煉丹閣的人了,以後有什麼事情,來找我。」

馮小川也看出來了,這煉丹閣閣主似乎有些不待見自己啊。

摸了摸鼻子,馮小川也沒有說話,站在一旁笑了笑。

倒是煉丹閣閣主旁邊的路尊亦,笑得更甚了。

他雖然不懂得煉丹,但馮小川的手法,他焉能看不出來,剛才這傢伙煉丹的速度,而且還那麼隨意。

要麼是不懂得煉丹,要麼是自信。

然而,他看出來了,馮小川這無疑是帶著強大的自信。

煉丹閣閣主這才拿過馮小川的丹爐,可是下一刻,他就呆住了。

而周圍的學生,帶著緊張和期待的神色。

發現煉丹閣閣主的神色,心裡不由得一緊,莫不是這個出盡了風頭的人,煉丹失敗了。

「握草,一共五顆。」

煉丹閣閣主從來都是一個嚴肅的老頭,從來沒見到他這麼失態過。

只見他打出一道靈氣,直接將馮小川煉製成丹的五顆丹藥托在空中。

「沒想到,沒想到,沒想到啊,學校竟然出現了這等煉丹的天才。」煉丹閣閣主失態的大笑道。

隨即他一閃身跑到馮小川身旁,一把抓起他的手。

生怕馮小川下一刻會消失一般。

「咳咳,閣主,我不搞基的。」馮小川尷尬一笑,朝蘇瑾溪那裡投過求救的目光。

只是,後者戴著面紗下的玉容,絲毫不在意。

「閣主,你放開我的手,要不然我女朋友會誤會的,把我甩了。」

「哈哈哈哈哈,小子,甩了就甩了,你是沒見過漂亮的小丫頭,我那個孫女還是學校的頂級小美女呢,大不了我把她介紹給你。」

煉丹閣閣主笑哈哈的說道。

惹得周圍那些那同學一陣哀嚎和無語。

心裡都在罵這煉丹閣閣主太不是個東西了,轉手就把自己的孫女給賣了。

那可是他們這些廢宅的女神啊。

「噶。」馮小川臉色一黑,只能任由他抓著自己的手。

「小子啊,你這成丹的數量,簡直是折煞我啊,我自詡一爐,能成丹四顆就是極限,沒想到,你一出手就是打我臉。」

腹黑機長天才妻 煉丹閣閣主絲毫不怕自己丟人,大咧咧的說著。

「怎麼樣?老頭,我說了給你驚喜,你還不情願。」路尊亦也是來到了馮小川身旁,看著煉丹閣閣主。

「得得,老頭我送你一顆最近剛煉製出來的九轉神丹。」

「九轉神丹,你真捨得?」路尊亦眼睛一亮,乾癟的老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不是廢話么?老頭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哈哈,那行。」路尊亦笑得合不攏嘴。

「小傢伙,你願意成為我的徒弟么?」煉丹閣閣主開口道。

旁邊的三人則是一臉羨慕的看著馮小川。

「老頭,你確定要收他做徒弟?」路尊亦正準備走向高台,一轉身笑道。

「必須的啊,煉丹幾十年,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好天賦的人,要是不收他做徒弟,那可是人生一大憾事。」

玩家之上 「老頭,你是準備被打臉是吧?你沒聽到這年輕人說了還要考核二星煉丹師么?」

「小傢伙,你還要考核二星煉丹師?」

「咳咳,閣主,剛才我說的話,你咋這麼健忘?」馮小川好不容逃出他的魔爪,咧嘴笑道。

「好好,要是煉製失敗了,我在收你不遲。」煉丹閣閣主笑道,「你們三人要繼續嗎?」

「閣主,我們不繼續了,一星煉丹師,已經是我們的極限。」

那三人本來還羨慕,可聽到馮小川要考核二星煉丹師,連忙搖頭。

此時,他們心裡生不出嫉妒之心。

他們也看出來了,馮小川簡直就不是人。

你一個二星塑形大師,還跑來煉丹,這讓塑形師和煉丹師怎麼混?

「你想要煉製什麼丹藥呢?」

「前輩,你這裡有些什麼樣的二品丹方嗎?」馮小川問道。

倒是他這麼一問,使得煉丹閣閣主神色一愣。

「晚輩知道的只有破氣丹,和靈圓丹兩種丹方,要是閣主願意提供丹方,我可以將煉製成的丹藥送給你。」

「你?你是怎麼擁有如此厲害的煉丹天賦?」煉丹閣主一驚,很受打擊的問道。

感情眼前之人,懂得煉製的丹藥少之又少。

總裁的千金寵妻 之前他還以為這小傢伙是一個飽覽丹藥知識的人,沒想到不懂多少。

不過這樣也好,煉製失敗了,直接成為他的徒弟。

「有許多,你要哪一種?」煉丹閣閣主將丹方取出來。

馮小川翻看著這七八種丹方,發覺九轉神丹是二品丹藥中最難煉製的丹藥。

仔細看了一番丹方,馮小川心頭嘀咕。

這和他煉製的靈圓丹相比較,也差不多嘛。

「我就煉製這個吧。」看著九轉神丹,馮小川笑道。

「這?你確定,我這一輩子煉丹造詣最高的就是煉製成九轉神丹。」煉丹閣閣主一臉的震驚。

同時心中古怪不已。

「確定了。只是我沒有材料。」馮小川神色有些為難的看著他。

「我給你提供。」看著馮小歘=川一副淡定的神色,又看了一眼笑呵呵的路尊亦,煉丹閣閣主咬牙道。

「多謝閣主了。」馮小川接過煉丹材料。

一個人走向了廣場中央。

圍觀的人,也都被喝得停止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身上。

二星煉丹師!

要是馮小川煉製成了二品丹藥,那他們可是見證了一個二星煉丹師的崛起啊。

這可是幾十年不見的盛舉。

馮小川這一次沒有託大,將丹方再次熟稔一遍,調動了腦海里的天道塑形VIP青銅卡,稍微改善一番。

他便開始調息體內的靈氣。

差不多半柱香的時間,馮小川動了。

只見他依次提取著藥材的藥液。

手中一道法訣打出來,直接將帶有陰屬性的藥材先扔進丹爐中。

倒是人群中的映霞美眸亮了起來。

馮小川竟然使用她的《烈焰訣》煉丹,感情這傢伙在自己使用的時候看了一眼就學會。

如果馮小川煉丹讓她震撼的話,馮小川使用她的《烈焰訣》如此完美,讓她失神。

這等天賦,她願意自己是個普通人,馮小川也是個普通人,不讓她看見這一幕。

試想,一個武者最大的依仗,別人看一眼就學會,還修鍊功法武技又算是什麼依仗? 坐在高台上的煉丹閣閣主此時則是眼睛不眨的盯著馮小川。當他發現馮小川手法老道,老臉竟然情不自禁的紅了紅。

「老傢伙,你是哪裡找來的怪物啊。」

「哈哈,老頭怎麼樣?還滿意吧。」看著煉丹閣閣主吃癟的樣子,路尊亦笑得更歡了。

「廢話,這樣的人我如何能不滿意,只是感覺剛才的話有點丟人啊。」煉丹閣主說完,直接看向馮小川,沒在理會路尊亦。

「知道丟人就好,看你以後還這麼囂張。」路尊亦似乎是不放棄任何懟身旁老頭的機會。

廣場中央,馮小川不緊不慢的將藥液丟入丹爐中。

煉丹要訣中的心法,彷彿在這一刻,他理解的更深了。

兩種相剋的藥液一起丟了進去。

看到他將兩種丹藥丟進去,坐在高台上的煉丹閣閣主心下送了一口氣,同時心裡有些失落。

「看來要炸爐了?」

只是,下一刻,他老臉一紅,想象中的炸爐沒有發生,反而是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

「看來你的認知也不一定對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