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而且是她先動手的,這麼一來,她可就佔據了主動。

戰場是到處是爆炸聲,軍隊被壓的抬不起頭來,好在女魔頭的目的只是為了把秦大少等人吸引過來,既然重點不是跟軍隊打仗,而且還得時刻警惕被檢查司那幫傢伙從背後下手,自然也就沒下趕盡殺絕的命令。

不然的話,這些人早就全軍覆沒了。

呼呼……

十幾個腳踩飛劍的人從東邊飛過來,為首的是個鬚髮花白的老者,他雙目噴火道:「魔族,你們竟敢入侵華夏,屠殺我族,簡直是自尋死路。」

修真者來了,在檢查司的安排下,華夏修真者已經做好了抵禦外敵的準備,只是他們同樣沒想到,魔族會從西南方向而來,緊趕慢趕總算是來到了這裡。

指揮部里,司令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高興的說:「太好了,有修真者加入,接下來的仗就不用那麼費勁兒了!」

參謀長一愣:「修真者,傳說中的人物,原來他們真的存在!」

司令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老弟,別怪老兄沒提前跟你說,實在是不能說,魏主席特意交代過呢,說在他們出現之前不許透漏任何消息出來。不過我相信,經歷了這一戰之後,修真界就再也不是秘密了。」

「這些人能夠踩著長劍凌空飛行,實力一定都不弱,我們有救了!」參謀長也跟著激動起來。

眉莉秀眉微皺,不過這種表情馬上就舒展開來,一臉不屑的說:「小小修真者而已,也敢大言不慚,連監察使都不是我們的對手,你們這群小魚小蝦能幹什麼?我命令,所有人轉而對付修真者,先把他們拿下。」

大蟑螂和龍鯊同時發出怒吼,迎了上去。

佔據主場優勢和修真者們,加上動作靈活,很快就佔了上風,但這種情勢只維持了幾分鐘,就被魔族徹底的扭轉過來。

修真者的優勢在於目標小,進攻手法層出不窮,所以一開始完全就是他們的表演時間。

但魔族皮糙肉厚,就算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然你打,你都未必能傷及其要害,更別說人家還在反擊。時間一長,修真者的優勢不復存在,因為任憑你上蹦下竄,對方都是毫髮無傷,人家給你一傢伙,你馬上就失去了戰鬥力。

為首的老頭兒一馬當先,屬他的攻擊最為凌厲,但很快就被龍鯊一尾巴抽中了身體,頓時變成斷線的風箏,嘴裡噴著鮮血重重的砸在地上。

「師公,你怎麼樣?」一個小輩想要把他扶起來,但試了幾次都不能成功。

老頭兒又噴出一口血,語氣虛弱的說:「讓大家改變戰法,這麼打下去,我們會全軍覆沒的!哎,低估了魔族的實力,這幫傢伙太霸道了!」

說實話,這幫人真的算不上輕敵,頂多是有點兒不自量力。

雖然多數情況下,他們並不服氣秦烽成為華夏修真者第一人,但畢竟人家的實力在那兒擺著呢,連他在魔族手裡都占不到太多的便宜,更別說這些傢伙。

大家且戰且退,原本就所剩無幾的優勢,到現在一點兒都沒了。

眉莉笑著說:「還以為你們會比秦烽那個小子強一些呢,沒想到是一幫還不如他的繡花枕頭,給我繼續強攻。」

集團軍司令面色鐵青,本以為修真者的到來能夠扭轉局面,但實際上卻什麼作用都沒起到,唯一的好處就是給了軍人們得以喘息的機會。

「司令,怎麼辦?」參謀長滿頭冷汗。

「下令還擊,任何武器都可以使用!」司令沉聲道:「特別是新式武器,只要是能對魔族產生殺傷力的,全都可以用!但記住一點兒,要盡量避免對己方的傷害。」

「明白了!」參謀長敬禮道,他馬上組織了數十個小型核導彈攻擊組,身手敏捷的士兵扛著導彈發射筒,利用地形、植被的掩護,悄悄的出發了。

等修真者完全潰敗的時候,這些小組大部分都已經到位,他們接到的命令是一有機會馬上發射,不需要任何請示。

嗖嗖……

導彈發射,拖著長長的白色尾焰,由於自帶的導引頭無法發現目標,所以需要發射的人遙控引爆。

待導彈接近魔族的時候,士兵們毫不猶豫的按下按鈕。

轟……轟轟……轟……

爆炸接連響起,在空中形成一朵朵巨大的「煙花」,雖然一顆小型核彈的爆炸力有限,不具備直接將魔族炸死的能力,但十數客同時爆炸,產生的威力不容小覷。

爆炸的衝擊波如同驚濤駭lang,身處其中的大蟑螂和龍鯊風雨飄搖,不斷的發出慘叫聲。

司令將拳頭狠狠的砸在桌子上,說:「太好了,就應該這樣,讓魔族嘗嘗我們華夏軍人的厲害,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任何敢於挑戰軍方權威的人,必將受到最嚴厲的打擊。」

眉莉很生氣,她沒想到卑微的人類,竟然能組織起有效的反擊,雖然到現在自己的手下還未出現傷亡,但誰也不敢保證接下來會怎樣。

修真者們更沒想到,在他們看來自己都完成不了的任務,交給普通人更是白扯,可結果卻是他們敗了,普通人反而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更多的戰鬥小組分散在叢林中,他們匍匐前進,去往最佳狙擊地點。

轟轟……

第二波爆炸響起的時候,一道人影衝進了進去,是腳踩飛劍的秦大少。

他直接撞在一條龍鯊的脖子上,拿著匕首的右手猛地刺進對方堅硬的外殼上,飛劍調轉方向,從龍鯊半張開的大嘴溜了進去。

噗噗噗……

飛劍在它的肚子里一通肆虐,將所有的內臟器官都攪成了肉醬,龍鯊的身體不受控制的痙攣起來,同時發出死亡前的慘叫。 隨著秦烽順利的殺掉第一條龍鯊,晴雅、伊莎貝拉和其他幾個監察使,也衝進了爆炸的雲團中,與魔族展開纏鬥。

不得不說,這些小型的核爆幫了他們大忙,因為飛天蟑螂和龍鯊已經被炸的暈頭轉向了,根本沒想到會有人衝進來痛下殺手。

司令部的人根本沒看到秦烽他們的出現,只看到死了的龍鯊和大蟑螂屍體落地,大家發出歡呼聲,以為這是攻擊小組的成績。

眉莉冷喝一聲,命令腳下的龍鯊沖了過去。

雖然付出的代價有點兒大,但還是成功的把秦烽和監察使們騙了過來,她的目的達到了。

她同時下令,不要管其他的,重點放在新來的這群人身上。

空中的混戰打的如火如荼,眉莉的坐騎甩動尾巴,將面前的監察使抽飛,與秦烽遙遙相望,她語氣冰冷的說:「姓秦的小子,你終於出現了。」

秦少心裡咯噔一下,怎麼聽她這話的意思,好像是專門在等我呢?難不成,她玩兒的也是引蛇出洞?

尼瑪,想一塊兒去了。

他嘿嘿一笑:「老相好兒的,你不乖哦,本少辛辛苦苦在歐洲選了個環境不錯地方,想請你過去欣賞美景呢,誰想你卻來了這裡,辜負了我的一片苦心啊。」

女魔頭眼眉一挑,媚聲道:「是嗎?那你怎麼不提前通知人家呢,不過我想,你肯定不是請我欣賞美景,而是想要了我的命,對嗎?」

「哪能呢,就算我有那樣的想法,有那樣的能力嗎?」他繼續笑嘻嘻的說。

「倒也是。」女某頭很配合的點點頭:「我就是站著不動讓你打,你也……咳咳……」

她想起上次吃大虧的事情,所以自己差點兒嗆著自己,往下的話自然也就說不出來了。

「哈哈哈!」秦少放肆的大笑起來:「我可以幫你證明,你的確能做到。不過老相好兒啊,你對華夏人動手,是個很不智的選擇。」

眉莉強壓著心裡的火氣,裝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問道:「哦,為什麼呢?」

秦少一字一句的說:「因為,你的這種行為,觸碰到了本少爺的底線!你可以在歐洲隨便的幹什麼事情,殺人放火都行,我是不會有意見的。你不該來這裡,不該對他們對手。」

他當然沒意見,因為這樣的事情他自己也干過不少次。但現在吃虧的是華夏人,愛國是一個正常人必須具備。

他經常說,哥們兒對政府、對政黨的某些做法很反感,但這並不影響我對國家和人民的熱愛,因為我是一個華夏人。

女魔頭冷笑著說:「沒想到,你還是一個愛國的人。我已經對華夏國動手了,正好咱們有怨抱怨,有仇報仇,來吧!」

「如你所願!」秦烽同時捏爆十幾張符咒,朝著對手撲去。

「雕蟲小技!」眉莉輕描淡寫的揮動長槍,在她看來這種形式的攻擊,實在是太弱了。

秦烽當然也知道,所以他這是聲東擊西,真正的殺招兒在後面呢,趁著敵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他不動聲色的放出兩枚小型核導彈。

兩枚導彈一左一右,在空中劃出兩道完美的弧線,突然出現在眉莉的身體兩側。

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接著便是一聲巨響,兩枚導彈同時爆炸,她的身體瞬間被火焰吞噬。

巨大的爆炸力,炸的她身體倒飛而去,還沒能穩住身形,又有兩顆飛了過來,轟轟……

你不是牛嗎,不是拽嗎,現在怎樣?

秦少每次都拿出兩個發射筒,到現在已經用了八枚,而且是追著打,轉眼功夫把眉莉炸出十幾公里遠,最後身體不受控制的砸在石壁上。

「咳……」她的嘴角咳出鮮血,她實力強橫是沒錯,但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一次小型核爆也許對她產生不了實質性的傷害,可兩次、三次……七次、八次呢?

她覺得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的地方,這可是自己晉陞將級魔族之後,第一次受如此嚴重的傷。

另一邊,手下們更是傷亡慘重,監察使們在晴雅和伊莎貝拉的帶領下,採用層出不窮的攻擊手段,虐的大蟑螂和龍鯊體無完膚。

下面,還有不甘寂寞的華夏國士兵,他們總能抽冷子來一發導彈,令原本就處了下風的魔族更加暈頭轉向。

司令部里的叫好聲此起彼伏,被魔族壓制了這麼久,總算是出了心中的惡氣。

眉莉見勢不妙,掙扎著從自己砸出的石窩裡爬出來,喊道:「所有人,撤退!」

現在不是拚命的時候,雖然她很清楚就算拚命,笑到最後的也是自己,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不能意氣用事。

晴雅很快也喊道:「魔族要跑,別放過它們,趕盡殺絕!」

「明白!」監察使們開始追擊潰逃的敵人。

十幾分鐘后,陣地上仍然硝煙瀰漫,司令帶著一幫幕僚走出堅固的司令部,來到這裡對戰士們進行慰問。

一個受傷的年輕戰士激動不已,拉著司令的手問:「長官,那些腳踩長劍的人是來幫我們的對不對,他們是神仙對不對?」

司令笑著說:「是來幫我們的,他們不是神仙,是修真者!」

「太好了!」 殿下,你wifi掉了 年輕戰士顧不得自己還在滴血的傷口,興奮的說:「我們有修真者幫忙,打敗魔族不成問題!」

「沒錯!」司令一臉慈祥的說:「剛才大家也都看到了,魔族被修真者們輕鬆的打跑了,消滅他們指日可待。你不要多說話,當務之急是把傷養好,爭取在新的戰場上再立功勞!」

一時間,士氣高漲起來。

嗖……

秦烽腳踩飛劍來到這裡,問道:「你就是集團軍司令吧,我是特別行動小組成員秦烽。」

「原來是秦將軍。」司令眉開眼笑,對著他敬禮道:「對虧了秦將軍及時帶人趕到,否則我們肯定會吃大虧的。」

司令是扛著三顆將星的上將,卻主動對著並沒有穿軍裝,而且只是少將軍銜的秦少敬禮,這已經說明了問題。

最新全本:、、、、、、、、、、 不管是在官場,還是軍隊,官大一級壓死人永遠是存在著的真理。

但現在不同,一個扛著三顆星星的上將主動對著少將敬禮,而且是一臉畢恭畢敬的表情,原因不單單因為秦烽是魏擎天老爺子最疼愛的外孫女婿,最重要的是他有實力。

司令親眼目睹一幫修真者慘敗在魔族手中,但秦烽帶來的這幫人異常勇猛,而且他本人還搞定了最厲害的女魔頭。

這份實力,可不是隨便誰想有就能所有的。

就說咱哥們兒手裡的這個集團軍吧,好幾萬人槍,拉出去完全可以稱之為是一股鋼鐵洪流,可結果呢?乍一接觸,就被魔族打的抬不起頭來,要不是修真者的到來,根本沒時間和機會組織單兵導彈部隊,只有挨虐的份兒。

秦烽並沒有穿軍裝,所以不用回禮,笑著說:「司令客氣了,那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司令仍然一副謙虛的樣子,說:「秦將軍,您有什麼指示嗎?」

大少眼眉一挑,心道這個司令夠真實夠謙虛的,說:「打掃戰場,多布置一些小型核彈戰鬥組,我相信魔族會很快反撲的。」

「明白。」司令點頭說。

之所以說的這麼肯定,是因為秦烽太了解眉莉,和自己一樣,大家都是喜歡佔便宜不喜歡吃虧的主兒,這回吃了這麼大的虧,怎麼可能不回來找面子。

只是有一件事他想不明白,那妞兒到底在想什麼,難道對建設前進基地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了嗎?又或者她覺得自己和一幫手下足夠征服地球,不需要別人來幫忙嗎?

算了,這些問題還是留給偵查部門吧,天上有上百顆軍用衛星盯著呢,總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修真者的領隊,也就是那位受傷的老頭兒,一臉悲憤的跟他說:「秦副使,是我們沒用,沒能阻擋住魔族,慚愧啊!在下吳桐派掌門人吳思淼,這些都是各派的精英。」

一幫傢伙個個帶傷,好在都不是太嚴重,他們全都紅著臉,很明顯是覺得自己當不起精英這個稱呼。

他笑著說:「各位功不可沒,要不是你們拖延了魔族的進攻時間,軍隊這邊肯定會有更大的傷亡。是你們給了軍隊反擊的機會,也等於間接的給我們創造了機會,各位都是有功勞的。吳掌門受傷不輕,趕緊帶大家去療傷吧。」

「多謝秦副使誇讚,老朽愧不敢當。」老頭兒信誓旦旦的說:「以後我等必以您的馬首是瞻,還有更多的同道正在朝這裡趕來,我們大家就算是拼了老命,也不能讓魔族毀了華夏。」

「吳掌門老當益壯,我們華夏人一定會擰成一股繩,將魔族徹底打敗。」他激勵大家幾句。

由於西南方向發生了戰事,華夏國高層極度重視,馬上派出以魏擎天為首的軍事委員會,趕赴西北最大的城市,坐鎮指揮。

同時,更多的新式武器通過各種運輸手段,源源不斷的朝這裡輸送。

一場大戰,最為亮眼的莫過於修真者,國民們振奮不已,你們魔族再厲害有個毛用,老子們這邊有更厲害的修真者。

如果是和平時期,修真界肯定不會主動暴露在世人面前,此時是非常時刻,畢竟大家已經當著幾萬軍隊的面,跟魔族大打了一架,想要繼續淡定何其困難,悠悠之口是堵不住的。

再者,華夏人真的很需要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來激勵全國民眾的士氣。

從京城飛往西京的專機上,魏擎天的臉色不是太好看。

不是因為西南一戰損失了大量的兵力和物資,而是上飛機之後,他聽到一個消息:有幾個軍政高層聯合在一起,提出與魔族談判,大不了出讓一些利益給對方,用以換取和平。

這些人甚至還說,可以放棄尊嚴,為魔族做一些事情,比如幫它們征服其他國家,等等。

「魏主席,那些人成不了氣候的。」秘書在一旁勸道:「國家和人民絕對不會允許他們這麼干,再說了,就算他們有機會,人家魔族也得看得上才行。」

老爺子氣呼呼的說:「我是沒想到,現在還有這麼多的漢奸存在,人家只不過剛剛打到家門口而已,這幫傢伙就忍不住想要主動過去給人家當孫子。而且還是軍政界的高層,從小的愛國教育白學了嗎,就不怕落個遺臭萬年的下場,他們的臉皮怎麼那麼厚?」

秘書繼續勸:「一樣米養百樣人,沒什麼奇怪的。其實我覺得這幫人還算是比較厚道的,最起碼心裡想什麼敢說出來,不像某些看似忠厚,心裡卻憋著當漢奸想法的人,他們才是最容易壞事的傢伙,這邊剛委以重任,那邊他就投降了,讓人措手不及。」

老爺子點點頭,說:「倒也是,最起碼敢把心裡話說出來的這幫人,因為大家針對他們做了準備,所以一般情況下不會壞事。你馬上派人去查,高層、中層一個都不要放過,務必把心懷鬼胎的傢伙都給我揪出來,老子絕對不允許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的事情發生。」

「明白,我這就聯繫有關部門。」

魏擎天的心裡好受了一些,這時艙門打開,何慕晴走進來,身後跟著一群美女。

這群美女有個共同點:她們的老公都是秦烽。

「姥爺,聽說您不太高興?」何領導笑著說,然後很不客氣的坐在他對面,並且招呼姐妹們也都坐下。

老爺子抹了把冷汗,他早就知道秦烽那小子桃花運十足,更知道那小子身邊美女眾多,但見到她們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驚嘆:你小子夠狠,網路了這麼多各式各樣的美女,真是太過分了。

上次魔族在京城鬧的時候,女孩子們就已經坐不住了,這回是大舉入侵華夏國,她們當然要過來參戰。

所以,就順便搭了魏擎天的專機。

老頭兒擺擺手,說:「其實也沒什麼,有人宣揚投降主義。晴晴,你打電話給小烽了嗎?」

何領導點頭說:「打過了,他說去機場接您。」

最新全本:、、、、、、、、、、 晴雅覺得壓力很大,雖說之前的一場仗,是以檢查司的完勝而結束的,但還是有兩個同仁受了點兒傷,而且是一時半會兒好不了的那種。【無彈窗.】

司長已經走了,有生力量又被削弱不少,接下來可怎麼打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