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而孔家和洪家,後半夜被歹徒潛入,大量財務被盜,兩家人被殘忍殺害,同樣無一生還!

「是他!」

秦林立刻想到是黑衣人乾的!

這麼急著殺人滅口,難道真的和他們口中說的麒麟玉有關係?不過隨後的新聞中發布,孔家竟然還有個生還者,孔龍。

他因為昨晚和朋友去喝酒,一夜未歸,等回來的時候發現家裡的人都被殺害,精神陷入崩潰中…. 假沈鴻的逃遁讓沈鴻憤怒到了極點,擊破幻境后沈鴻立刻展開翅膀朝着聖克魯德大教堂飛去。

古斯特等人也從另一條路朝聖克魯德教堂飛去。假沈鴻一事讓這些各個種族的天之驕子們對蛇人族有了極大的看法。甚至是一向和蛇人族交好的獸族也對蛇人族的行為相當不滿。

站在聖克魯德大教堂面前,古斯特等人和沈鴻再次相遇,可是沈鴻和他們之間並沒有過多的言語。頭頂的「女神的裙擺」在近距離觀看下實在是大的有些超出想像。

「哼!如果這次還是幻境的話我就親手把這座教堂砸了。」剛鐸分惱怒地說道。幻境裏的事情讓他恨不得親手把蛇人族的人給宰了。

沈鴻走上前試着推了推門,這扇高達十米的木製大門紋絲不動。

「嗯?推不動?」沈鴻看着這扇門,以為可能是門過於龐大厚重,自己剛剛的立起可能小了。他又在雙臂上灌注靈氣,成倍增長的手臂力量卻依然無法撼動這扇門。

「我們也來試試。」古斯特等人見狀,立刻走到沈鴻的身邊。十個人用盡全身的力量推動這扇門,終於門樞發出了吱呀聲。

古舊的門似乎多年未動,全身的關節發出了抗拒的聲音,最終還是不情不願地工作,在樞紐的帶動下,門緩緩打開。

一片七彩的炫光從門內爆射而出。所有人都本能的閉上眼睛。

和幻境裏的不同,聖克魯德大教堂內部並沒有所謂的長椅和牧師講經的講座。

與其說這是一座教堂不如說這是一座巨大的寶庫。進入大廳后,映入眼帘的是堆積在大廳里的數不清的寶貝。

黃金鑄就的王冠,翡翠製成的項鏈,絕品鋼材打造的神劍,每一件寶貝都是異世界上聞所未聞的寶物。

穿過巨大的大廳再往裏走,打開左邊側殿的大門,裏面是一個更加巨大的圖書館。沒想到這個從外邊看起來不是多大的教堂裏面的空間居然如此之大。

在側殿的圖書館里,空氣中都瀰漫着一股奇異的香味,運用特殊材料製成的不同的功法自帶一種特殊香味,在他們經年累月的熏陶下,整座圖書館也具有了這些奇異的香味。

各種頂級功法和秘籍浩如煙海。每一本拿出去都能在異世界引發一場血雨腥風般的爭奪大戰。在這裏沒有不適合的功法只有沒找到的功法。

離開圖書館回到大廳,圖書館的正對面,也就是大廳的右面又有一個小的側門。沈鴻等人好奇的推開門進入裏面,眼前的景象再一次驚呆眾人。

這是一個武器庫,在這個一眼望不到頭的巨大空間里,擺滿了武器架。每個武器架上都擺滿了不同顏色的光球,每個光球里都存放着一把武器。牆壁上也是如此,就連空中也漂浮着無數的光球。

這座武器庫包羅了異世界所有的武器種類,常見的諸如刀槍劍戟、斧鉞鈎叉,每一把都隱隱散發着神威;稀有的如寶塔瓶子、鈴鐺書畫,每一件都蘊含着神奇的力量。即使窮盡所有的想像力恐怕也不能完全想到這座武器庫所珍藏的武器。

這些稀世武器里有些是曾經出現在一世界上後來離奇消失的,有些則完全沒有在異世界出現過。天空中的霞光的一部分就是從這些武器庫里散發出去的。

「這些光球是什麼?」初次進入的阿加沙好奇的問古斯特,其他的人聞言也投以好奇的目光看向古斯特。

古斯特已經完全沉浸在這些頂級武器里,阿加沙問了好幾遍他才反應過來。

「啊?這些光球嗎?可能是什麼保護措施吧?」古斯特試着戳了戳這些光球。光球閃了幾下,光滑的玻璃質感給人以很舒服的感覺,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再摸摸看。

回到大廳后,沈鴻幾人又進入最中間的大門。和其他兩個都不相同。這裏面則擺放着密密麻麻的盒子。

這些形狀各異,材質各異的盒子被分門別類地擺放在不同的區域。整個區域也被劃分成不同的區域。

這篇空間不同於前兩個空間。其他的勉強可以說是教堂的一部分,而這裏則是在教堂里開闢出了一方小天地。在這裏能同時感受感受到一年四季不同的溫度。

有的盒子被統一放在最裏面的寒冷地帶,那裏冰天雪地,漫天的雪花在被冬風的加持下在空中肆無忌憚的跳着舞。

緊鄰著寒冷區域的則是一個奇怪的黑色光罩,在那個罩子裏,你可以看到漫天的繁星,感受到星空的浩瀚和宇宙的無垠。無數的盒子似乎受到了某種神秘力量的約束,它們擺成矩形在這裏靜靜地漂浮着。璀璨的星光將這些盒子裝點得異常美麗。

站在宇宙區域的前邊較遠的地方則是炎熱區域。熾白的太陽將大地考的一片焦黃。在這毫無生機的大地上也擺放着數不清的盒子,不遠處石橋的下邊,骨湯的岩漿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岩漿上空也懸浮着成排的盒子。

靠近大門的區域則充滿了盎然的生機。在這裏奇花瑤草開放,仙禽靈鳥爭鳴,無數鮮艷的盒子也按靜靜的躺在這裏。

這裏是什麼地方?為何會有這麼多的盒子?

沈鴻一行人好奇的走進最近的春天地區,隨手打開了一個盒子。在盒子打開的一瞬間,一聲龍吟震動了整個地區。那些靈鳥們被下的四散飛走。

而盒子裏則靜靜的躺着一枚丹藥。這是一顆從未見過的彈藥,上面那奇異的紅紫色紋路讓彈藥變得神秘又美麗。

「這裏難道全是丹藥?」沈鴻懷着一顆好奇的心又打開了其他的盒子。在其他的盒子打開的一瞬間,陸續引發了不同的天地異象。不過很快,在某種神秘力量的制約下,這些天地異象很快消失不見。

每一個盒子都躺着顏色各異的丹藥,有的丹藥上竟還有奇特的金光在表面緩緩流動。

這個區域是但要去,裏面存放着無數枚頂級彈藥,而且每一顆丹藥的保存條件都極為苛刻,所以這個空間才會把這些丹藥按照不同的保存條件存放在不同的區域。像春天、嚴寒、酷熱這樣的天氣區域在這個空間里共有數十個。

而且不只是丹藥,每個區域裏生長著製作丹藥的不同的藥材,有的藥材甚至已經誕生出靈智,可以和人類進行無障礙地交流。這個空間也按照不同藥材的生長喜好把它們保存在不同的區域裏。

從丹藥區域退出來后,古斯特一行人已經被震驚的無以言喻。回到大廳后,剛鐸不小心觸發了一個機關。大廳里響起了清脆的啪嗒聲。

沈鴻等人立刻警覺的看着四周。

啪嗒聲響過後,機關轉動的聲音在大廳里迴響。一個暗門出現在左側彩色窗戶的正下方。

順着俺們,眾人來到了地底下。這裏又是一個更加巨大的空間。它打到上面所有的空間加起來才有它四分之一的大小。

在這地下的空間里,功能區的劃分更加的細緻。大大小小數百種門類被分別存放在數百個空間里。其中一個空間傳來了異獸的嘶吼。

沈鴻打開了那個空間的大門,迎面一個九色麒麟突然跳過,頓時嚇了他們一大跳。放眼望去,在這片茫茫草原上居然活躍着各種絕品異獸。

沈鴻發動靈力探測了自己能探索的區域裏所有的異獸,測試接收后沈鴻驚異的發現這裏的每一隻異獸的實力都不是自己所能對付的。

可是,這些兇殘無比的異獸居然能在這裏和睦的生活在一起,這1太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忽然,上便傳來了巨大的響動。好像有什麼人闖進聖克魯德大教堂了。生活幾人對視一眼后立刻朝着大廳跑去。

臨走前,一間不起眼的小屋吸引了沈鴻的注意。 溫惜心中微微一動,轉身面向他,主動摟住了他的脖子。

黑暗中,陸卿寒的眸子漸深。

男人摟住了她的腰,炙熱的吻落在女人纖細修長的脖頸上。

溫惜的背脊下是柔軟的沙發,男人翻了一個身,讓溫惜在上,修長的手指沿着絲綢般的布料摩挲到了她的腰際,忽然,他的指尖頓了一下。

感受到手指下,女人腰際布料鏤空的觸感,陸卿寒微微一抬眸。

沙發並不算小,但是也不大,溫惜趴在男人的身上,有些不穩,只好抓住了他的衣服,黑色的濕發垂落在他的胸口上。

陸卿寒的手指沿着鏤空的蕾絲,輕輕摩挲着她的細腰,隔着一層薄薄的布料,溫惜顫抖了一下,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男人指尖的薄繭。

男人將她抱起來來到了卧室,光線明亮中,陸卿寒看着懷中女人,一身薄荷綠的鏤空長裙,讓他瞳仁緊縮,身上似乎瞬間着火一般。

將她放在床上,陸卿寒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聲音沙啞,「故意的,嗯?」

溫惜看着他,「嗯,你喜歡嗎?」

「喜歡。」他低頭,咬了一下她耳垂,低沉性感的嗓音徐徐落下兩個字,「喜歡極了。」

夜色深沉時,佔有慾跟征服欲疊加。

女人的眼前有些模糊,靈魂似乎飄出體外,男人略帶懲罰性的咬着她的唇,「說,永遠不會離開我。」

溫惜的思緒似乎被撞散了,「我不會……不會離開你……」

燈光下,她看着他的臉慢慢清晰,「陸卿寒,你也不會離開我對嗎?」

男人床上的情話在現實里總是不堪一擊,但是陸卿寒即使沉淪在谷欠望中,也是一個極度清醒的人,他捧著溫惜的臉輕吻,「溫惜,我會給你你想要的東西。」

除了娶她。

黑夜中,溫惜的瞳仁閃爍了一下。

她抱緊了男人的後背。

聰明如她,知道陸卿寒的話是什麼意思。

頓時,溫惜的興緻散了。

只覺得渾身充滿了寒意。

她在陸卿寒看不到的地方有些自嘲的一笑,何必自取其辱呢,明知道會失望,又何必去問呢。

明知道,不會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

第二天清晨,溫惜醒得早。

她要去一趟動嵐傳媒,昨晚鐘敏給自己發了消息,讓她今天過去一趟,謝文聿的電影要開了。

需要準備進組的事宜。

起了身,陸卿寒還在休息,陽光透過窗帘落在男人的臉上,溫惜伸手,忍不住輕輕的撫摸了一下他的臉頰,他最近應該很累,下巴竟然長了青青的鬍渣,難怪昨晚上親昵的時候,她覺得有些痒痒的。

想要起身,一隻手拉住了她的手,男人沒有睜開眸,「再睡會。」

溫惜,「我要去公司了,你先睡。」

但是沒有想到下一秒,就被男人用力一拉,溫惜就倒在了他的懷裏,陸卿寒睜開眼睛,翻身將她壓下,一個深深的吻落在女人柔軟的唇上。

溫惜環抱住他的脖頸,兩人纏綿了一會兒,溫惜看着男人越見發紅眼位,「我真的要走了。」今明兩天都只有2k,有點急事要處理,禮拜一補上(全勤沒了,ε=(ο`*)))唉)

《神奇寶貝:訓練家從賞金獵人開始》急事,少更。 斬殺闌采翔的連環殺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

「尊上召見狻通山,有些急迫的樣子。」

中午,肖酸鹽帶著蕭蕭爽和鄭拳正在返回鷹巢的路上,接到內線傳出的信息:汪氏貴召見狻通山,有些急迫的樣子。

「邪乎!」

「奇了怪了。」

蕭蕭爽,鄭拳一人一句,肖酸鹽沒吱聲,蕭蕭爽建議道:「飯點快到了,我看我們返回逸都城吃了午飯再回去。」

緩一緩,觀察,觀察。

「好吧!我們回去吃西大街的豆燜飯。」

接下來再無信息從鷹巢傳出,肖酸鹽看了看鄭拳,鄭拳意會,電話打給狻通山,說:「這剛上市的蠶豆又嫩又甜,豆燜飯,我們吃了給你帶一份回來。」

狻通山落魄,鄭拳料理他的飯菜是常有的事。

電話里狻通山笑道:「尊上念舊,看情形這往後輪到我來關照你了。」

沒毛病,肖酸鹽鬆了口氣。

午後一行三人乘坐現代越野返回鷹巢,肖酸鹽撩起手杖趾高氣昂地下了車,衛兵跑來傳話:尊上要見他。

沒毛病,按慣例衛兵傳話這是常有的事。

肖酸鹽杵著手杖還沒走近偏側廳,一台敞篷甬道車迎面朝他駛來,肖酸鹽微微沉了一下,甬道車通常只在地下地堡運行很少出現在地面建築。

甬道車上站立著汪氏貴的三個黑衣人,兩個黑衣人使用肢體語言把肖酸鹽請上甬道車,肖酸鹽挺配合,隨遇而安地鎮定下來。

鄭拳,蕭蕭爽早早地在地牢里候著,恬不知恥地笑著,肖酸鹽跟著笑了起來。

臨危不亂不是毫無道理。

蕭蕭爽端著手銬,拖著腳鐐,在地牢里一連看了好幾遍,說:「即無監控也無偷聽,不待見,汪氏貴對叛徒的不屑表現的淋漓盡致。」

鄭拳嘆了口氣,問:「事敗露,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蕭蕭爽應聲說:「誰知道,這是暮焚考慮的事。」

「怎麼沒把他逮了。」

「不急,在路上。」

哥倆說笑,被抓就像玩一樣,歸其究竟是背景,汪氏貴充其量就是個屁。

肖酸鹽不堪負重,坐靠在牆角,掂量著事態的前前後後。

事情從一開始狻通山就在裝樣,狻通山早就看透了暮焚的用心,眼下突然放棄老貓戲老鼠的已定計劃,顯然是要對闌采翔動手了。

把他們抓了,控制他們是防止他們給闌采翔通風報信。

「集中關押,就是這麼個事。」

肖酸鹽為他的推演下了定論,「汪氏貴要對闌采翔下手了。」

兩句話驚呆了蕭蕭爽和鄭拳,顯然,闌采翔一旦出現狀況他們也活不了,死得肯定比豬還難看。

「以鷹巢的能力一旦形成猝殺的格局,闌采翔凶多吉少。」

「汪氏貴這是置死地而後生,背死一戰。」

「七道鋼門,層層壁壘,進得來出不去,在這裡等死,爽!」

肖酸鹽沒吱聲,依然是不堪負重的樣子,休息,神情沒落,坐靠在牆角,半睡半醒想著事。

猝殺再快也不可能快得沒譜。

屠神,小動作不成事,大動作沒有充裕的時間做準備不成事,只要今天天黑明天天亮前能離開地牢。

——事情來得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