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而熊正平則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范成玉,隨即連忙快步走到了范成玉的面前,語氣十分恭敬的說道:「范老闆,既然您認識陳公子這樣的大人物,您為什麼不早說呀?咱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嗎?如果您要是早說您認識陳公子的話,我絕對不敢得罪您了……」

而范成玉聽到了熊正平的這些話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無奈,隨即低聲沖著熊正平問道:「熊大師,您說的這個陳公子到底是什麼人啊?」

「你竟然不知道陳公子是什麼人?」

熊正平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而范成玉則輕輕搖頭說道:「我只知道這個人是我女兒的朋友,但是這個人具體是什麼身份我也不是很清楚……」

「原來是這樣啊!」

熊正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侯府,眼見吉時要到了,卻依舊不見迎親的隊伍,一時間前來的賓客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這慕容將軍該不是臨時反悔了吧?」

「誰人不知慕容將軍喜歡的人是赤將軍?要我說啊,不是自己的,終究不是自己的。」

「這個時候了,看來慕容將軍是不會來了。」

「這慕容將軍突然的轉變本就詭異至極,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

「來了,來了,迎親隊伍來了。」

外面突然熱鬧起來,侯府門口處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有賓客好奇地看過去:「這新郎官看著不像是慕容將軍啊!」



賢王府。

「主子。」墨翟從外面推門進來。

書房中軒轅虔在床邊的躺椅上靠著,拿著一本書蓋在臉上遮擋了窗外照進來的陽光,整個人看起來愜意極了。

聽到喚聲,他抬手將臉上的書拿下來,看向墨翟:「如何?」

「慕容府的老管家找了個下人代替慕容將軍迎娶了夢黛姑娘。」

軒轅虔挑眉:「侯府放人了?」

將軍迎親,卻用下人代替,這行為不可謂不羞辱人,侯府能接受?

「侯爺與侯爺夫人很是生氣,但是夢黛姑娘堅持要嫁。慕容府給的說法是昨夜慕容將軍在戰場上的舊疾發作,無法下床,實在不能親自來迎親。若是夢黛姑娘覺得委屈,今日婚禮便暫且作罷,等來日將軍恢復再來親自迎娶。若是夢黛姑娘願意今日嫁去慕容府,慕容府也絕不會委屈了她,除了將軍本人不能來,其他的以最大的禮儀迎娶她。」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這番說辭,加上慕容玦是戰場上護衛國家留下的舊疾發作,侯爺縱然再不情願,也得憋著,夢黛自己都不介意,侯爺就更不好說什麼了,於是人就嫁了過去。

軒轅虔點頭表示知道了,又問:「可查到了慕容玦是怎麼回事?」

墨翟神色有些猶豫。

軒轅虔目光淡淡掃過去:「說。」

「是赤玫將軍。」感受到好似瞬間凝滯的空氣,墨翟硬著頭皮繼續道,「赤玫將軍派人昨天夜裡將慕容將軍綁走了。」

軒轅虔眸色冷了幾分:「慕容玦人在赤府?」

「不,赤玫將軍的人連夜將他送出了城,看那方向,應該是去往邊關的。」墨翟小心覷了一眼自家主子的神色,猶豫道,「這個過程中赤玫將軍並未出面,更未曾見過慕容將軍一次,想來並不是因為在乎慕容將軍才綁人的。」

軒轅虔冷呵一聲:「邊關,她與慕容玦所有的記憶都是在邊關,她是要讓慕容玦去找回記憶的。」

墨翟額頭冒出了冷汗,心中發苦:主子能不能不要再釋放冷氣與威壓了?他受不住啊!

「那可要派人去阻攔慕容將軍恢復記憶?」

軒轅虔看向他,眉色一沉,呵斥:「自作主張!」

墨翟立即低頭:「屬下知錯。」

軒轅虔坐直了身體,將書放在書桌上:「去幫她善後,不要再讓別人查出這件事是她做的。」

「是。」墨翟依舊低著頭,心中嘀咕,早就料到了會如此了。

「另外派人跟著慕容玦,想辦法讓他恢復記憶。」

「啊?」墨翟不解了。

軒轅虔唇角揚起,自語般道:「恢復了記憶才有意思啊,我倒要看看她究竟要怎麼抉擇。」

墨翟:「……」主子,你能不能不要笑的這麼嚇人啊?我害怕! 「沒想到你的女兒竟然有這樣的福分,認識陳公子這樣的大人物,實在是太讓人羨慕了……」

熊正平看著自己面前的范成玉忍不住低聲感嘆了一句。

而此時周圍的那些人也全部都圍在了熊正平的身邊,一個個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好奇陳天到底是什麼人。

其中一個中年男子沖著熊正平問道:「熊大師,您就告訴我們這個陳公子到底是什麼人吧,也讓我們明白明白!」

「是啊,熊大師,這個陳公子到底是什麼人啊?」

「您為什麼會那麼聽他的話啊?」

其他人也紛紛跟著問道。

熊正平在聽到了這些人的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然後淡淡說道:「你們確定要聽陳公子的身份?」

「確定……」

眾人連忙點了點頭。

畢竟這些人現在心裏面都在好奇,到底是什麼人能夠讓熊正平如此的恐懼!

不管怎麼樣在場的這些人也都能夠算得上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了,他們覺得但凡是在華夏稍微出名一些的人他們也都能夠認識,但是唯獨不知道這個陳天到底是什麼人!

熊正平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周圍的那些人,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們這些人聽沒聽過江南陳公子的事情……」

「江南省陳公子?」

眾人在聽到了這個名字以後,瞬間便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

「熊大師,您說的那個陳公子不會是那個可以跟李太白媲美的傳奇武者吧!」

「是啊,我也聽說過很多關於陳公子的事情,好像很多人都說陳公子未來可能會超越李太白呢……」

眾人紛紛開口喊道。

「沒錯,陳天便是你們聽說的那個江南省陳公子!」

熊正平看著在場的眾人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眾人在聽到了熊正平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震驚了。

然而此時最震驚的不是別人,正是范成玉。

因為根本沒有人比范成玉更加了解江南省陳公子這個人了!

他當初接近清姬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到這個陳公子,想要求陳公子出面解決熊正平的這件事情。

但是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是原來自己到處尋找的陳公子竟然是自己女兒的朋友!

想到這裡范成玉瞬間便有了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如果早知道是這個樣子的話,那他還去找什麼清姬呀,直接跟自己的女兒把這件事情說一下,不就什麼都可以解決了嗎?

而在場也有很多老闆也是滿臉的震驚,他們只是終於知道了這個讓熊正平如此恐懼的人到底是什麼人了!

「陳公子在咱們華夏做的那些事情我就不多說了,只要你們隨便打聽一下你們就知道了……」

熊正平看著眾人淡淡說道。

「即便他是陳公子,熊大師您也不用如此的恐懼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忍不住開口沖著熊正平說道。

而熊正平在聽到了這個中年人的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隨即淡淡說道:「你們可能不知道我跟陳公子實力差距有多麼大,現在的陳公子已經位列龍榜第四名了,而我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入龍榜……」

「龍榜第四名?」

眾人在聽到了熊正平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疑惑,因為畢竟他們很多都不是武者,也不知道龍榜到底是什麼東西。

「熊大師,龍榜是什麼東西啊?」

眾人看著熊正平的位置問道。

「算了,現在跟你們解釋你們也聽不明白,我只能告訴你,目前就算是放眼全世界能夠打敗成功者的人也絕對不會超過三個,這樣你們應該明白我是什麼意思了吧?」

熊正平看著在場的那些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陳天現在都這麼厲害了嗎?全世界排名第四?」

「真的假的啊?」

「應該是真的吧?熊大師沒必要說謊啊!」

眾人在聽到了熊正平的這句話以後,紛紛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此時這些人才真正的認識到陳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而熊正平淡淡的看了眾人一眼,繼續說道:「陳天陳公子在我們這些武者的眼中,那就是神話一般的存在,信仰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因為他,咱們華夏武道也絕對不可能有揚眉吐氣的一天,陳公子已經被認為是神級的武者了,整個華夏已經沒有人能夠可以跟陳公子相媲美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皺著眉頭沖著熊正平問道:「熊大師,您不會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咱們華夏武道第一人不是李太白李高人嗎?怎麼現在又變成這個陳公子了?」

「哼……區區一個李太白又能夠算得了什麼,他現在只不過就是躲起來而已,不敢面對陳公子罷了,如果陳公子要是跟李太白交手的話,絕對能夠輕鬆擊敗李太白……」

眾人在聽到熊正平說陳天的實力在李太白之上以後,很多人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但是大部分人心裏面還是保持懷疑的態度。

畢竟李太白在華夏已經成名多年了,很多人的印象當中華夏武道的第一人就是李太白,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動搖李天白是華夏最強者的地位。

在普通人的眼中,李太白可能非常的偉大。

但是其實在那些武者的心中,李太白早就已經不得人心了。

基本上只要是華夏武者心裏面都會本能的傾向陳天是華夏武道第一人。

貴府嫡女 首先陳天在R國做的那些事情讓華夏的武者在全世界範圍內揚眉吐氣,僅僅就是這一點便讓陳天成為了無數人心中的信仰,還有就是李太白之前一直都壟斷著華夏武道第一人的位置,這也就導致其他很多的武者苦不堪言。

因為李太白一直都在不斷的發展著自己的實力,華夏百分之九十的武道資源都已經被李氏宗門所壟斷著,這也就導致很多的武者沒辦法得到公平的待遇,如果要是一直這麼發展下去的話,那麼整個華夏武道都會被李太白所統治,其他的武者只能依賴李太白,這也導致很多人對李太白心存怨念!

此時終於出現了一個能夠跟李太白抗衡的武者,他們心裏面肯定是支持陳天的。

彷彿所有的武者都希望陳天能夠早點擊敗李太白,改變整個華夏的武道格局。

「不管你們信還是不信,李太白根本就不可能是陳公子的對手,陳公子打敗李太白也是早晚的事情……」

熊正平看看在場的眾人,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得意。

而眾人在聽到了熊正平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嚇出了一身冷汗,畢竟李太白的威名早就已經在他們的心中種下了種子,根本就沒有人敢得罪李太白。

此時熊正平的這番話明顯就是對李太白的大不敬!

「熊大師,有些話還是不要亂說啊,這些話要是被李高人聽到的話可能會惹到大麻煩啊……」

一個中年人猶豫了一下,輕聲提醒了熊正平一句。

「是啊,那小子才多大的年紀啊,怎麼可能是李高人的對手呢?李高人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熊大師,就算您是化神境強者也不應該這麼說話吧?」

在場的眾人紛紛表示不服氣,高聲沖著熊正平喊道。

而熊正平在聽到了眾人說的這些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似乎是不想跟這些人多解釋什麼,畢竟有很多的事情是這些普通人沒辦法理解的,熊正平現在就算是跟這些人解釋,這些人也很難聽明白。

「早晚有一天你們會明白我這些話是什麼意思的!」

熊正平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熊大師,既然您說這個陳公子比李高人厲害,那這個陳公子是不是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熊正平問道。

「呵呵……」

熊正平在聽到了中年人的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既然你們問了,那我就跟你說說吧,有些東西你們都不知道,那隻不過是因為你們這個層次接觸不到那些事情罷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眾人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好奇了。

「我就說幾件你們知道的事情吧……」

熊正平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前段時間R國的聖山坍塌了,這件事你們知道不知道啊?」

「R國的聖山好像確實坍塌了,這件事當時還上了新聞頭條呢,但是很多人都說是因為R國進行的演習……」

一個中年人低聲回了一句。

「呵呵,R國人又不是傻子,他們怎麼可能會把自己的聖山炸掉呢?畢竟聖山也是他們國家的標誌性景點,我覺得肯定是外星人做的……」

「哪裡來的外星人啊,說不定聖山就是自己坍塌的,只不過R國人並不想承認而已……」

聖山坍塌這件事當初在網上鬧出了非常大的動靜,但是R國的官方一直都不曾回應這件事,所以全世界的網友都在猜測聖山坍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關於聖山坍塌的說法也非常多,但是並沒有知道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熊正平在聽到了眾人說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你們實在是太天真了,聖山坍塌根本就不是什麼偶然事件,而是當初陳公子跟R國的第一劍聖約定在聖山之上交手,聖山坍塌也是因為兩個人之間的戰鬥破壞力實在是太大了,所以聖山才會坍塌的,只不過R國那邊一直都在封鎖消息,所以你們猜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

「這是真的嗎?」

眾人在聽到了熊正平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誰都沒有想到聖山坍塌的背後竟然還有這樣的隱情。 而范成玉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震驚,但是他知道熊正平說的這件事確實是真的,當初他就在R國,自然也聽說了關於陳天跟上泉斬那一場大戰的事情,但是讓范成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一場大戰的主角竟然就是這個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陳天。

「熊大師,您說的這件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是啊,兩個人的戰鬥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威力呢?」

眾人似乎還是不相信熊正平的這句話,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解。

「熊大師說的是真的,這場大戰我在R國也有所聽聞,而且這場大戰原本是打算全世界範圍轉播的,但是後來因為戰況實在是有些太激烈,直播就取消了,後來再加上R國那邊封鎖了消息,所以你們不知道這件事也會很正常的事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