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而這個過程僅僅幾秒鐘,

柳雲兒就回過了神,一臉驚愕地看着林帆,緊接着俏臉通紅通紅的。

就當她不知所措的時候,看到林帆皺着眉頭,拿着一張紙巾擦着自己胳膊。

剎那間,

柳雲兒惱羞成怒。

他…

他竟然嫌棄我?!

…… 咚咚!

一刀落下,虛空顫動,魔氣潰散,冥淵魔尊連退千丈,眸光抬望虛空當他瞧得那蠕動虛空之中,所走出來的那個中年男子后,臉色徹底陰沉了起來,嘴角抽動不由失聲驚呼,道,「是你,刀皇!」

「刀皇?」鐵翼魔王等人都是露出滿臉驚詫的表情,似乎對於此位也便不陌生。

玄域的修者眸光掠動也是瞅向了虛空。

虛空之中,光華閃爍,一個身穿青衫的男子踏空而來,周身有著耀眼的光華綻放,宛若仙王降臨,一股磅礴的刀勢擴散開來,席捲天際,讓人都是為之顫抖,似那心魂都要撕裂。

「好強的刀勢!」吳必然等人玄域長者都是露出震撼之色,如此氣勢絲毫不比那冥淵魔尊差,遠遠還有著一絲更強的感覺,此人絕對是一位手眼通天的絕世強者。

「刀皇,你這老鬼還沒有死么!」冥淵魔尊眸露怨毒,盯著前方虛空徒然出現的男子,道。

「你們這些魔孽還沒有斬盡,我刀皇豈會死?」刀皇踏空而下,衣袍舞動眉頭挑動,丰神俊秀,充滿了一股高傲之氣,遠遠看去,他就好像是一柄神刀,銳利無比,不可攝其鋒芒。

「大言不慚。」冥淵魔尊冷哼道,「我魔族何等強大,豈是你一己之力可抗衡的?」

「八千年了,你們還是那麼討厭!」刀皇眸光一動,徒然大手一翻,一片耀眼的光華閃爍開來,似那仙芒綻放,一柄晶瑩剔透,虛浮不實的長刀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長刀虛浮飄渺,卻散發著一股大道的氣息,好像融於了天地,氣勢無雙!

刷!

刀皇眸光一凝,長刀一動,整個人便宛若一道驚鴻掠過了虛空向著前方的冥淵天尊斬去。

嗡!

一刀落下,虛空都被斬出了一道千丈之長的裂縫,凌厲的刀意攜帶著天地之勢傾覆而下。

呼呼!

鐵翼魔王諸多魔王都感到了心悸的氣息,連忙是退出數萬米不敢與那刀皇爭鋒。

魔神撼天!

冥淵魔尊一臉凝重,身上魔紋綻放,他法訣引動,整條冥淵長河融入他的體內,他化為了一尊千丈巨魔,巨掌揮動,打出一道道魔紋封鎖天地,將磅礴刀意抵擋了下來。

轟!

抵擋刀意后,他魔軀一動,一拳轟出直取那道刀芒長虹。

砰!

拳頭轟擊在刀芒之上,虛空顫動,下方無數山川河嶽崩碎,巨石化為齏粉湮滅在虛空,卻見得拳頭之上魔紋閃爍,一絲絲邪惡的冥氣瀰漫開來,要腐蝕天地,侵蝕刀芒。

這冥淵魔尊修鍊出來的冥氣無比邪惡,可腐蝕天地萬物,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一刀破天!」刀皇手掌一震,刀芒綻放,迸發出滔天刀意將那魔紋斬得崩裂出一道道裂紋,不過稍許,長刀落下,將魔紋徹底擊潰,冥淵魔尊冷哼一聲,被一刀擊退。

「呵呵,冥淵老魔,沒有想到,你還是如此不堪一擊!」刀皇朗聲一笑震蕩蒼穹,他腳踏虛空,刀意迸發而出,好像萬道霞光從他身上綻放開來勢不可擋,一刀落下,便是在次斬向前方,絲毫不給那冥淵魔尊喘息的機會!

「哼!」冥淵魔尊冷哼一聲,打出一道道可崩碎虛空的攻擊,卻依舊難以抵擋那一刀之勢!

在刀皇面前,他先前對付韓宇時的那般銳氣,早已經蕩然無存,連連吃癟狼狽不已。

刀皇步步緊逼,氣勢如虹,兩人在虛空之中大戰不已,似乎沖入了九天雲霄,化為點點光斑。

「這刀皇,竟還有如此氣勢!」

「可惡,竟然會殺出這麼一號人物!」

遠處,鐵翼魔王等人都是滿臉駭然,如今看來似乎刀皇氣勢還要強上一籌啊!

「沒有想到,人族還有如此人物!」韓宇調戲了體內氣息,如今抬頭看去心中震撼無比,他可是親自領教了冥淵魔尊的氣勢,如今刀皇卻將之壓製得沒有喘息的機會,如此氣勢,只怕接近玄天大帝了吧!

「既然我刀皇前輩尚在,想來我人族還有如此人物隱匿未出!」

「我人族還是有希望啊!」馮陽添等人臉色的沮喪不在,眸光遙望虛空充滿了一股希翼之色,精神都為之一震,若是如此,他們以後也是有著和魔族一戰之力啊!

嗡!

便在此時,在韓宇等人的身後,虛空徒然一顫。

「這是?」眾人定睛一看,眸露驚詫。

「成功了么!」韓宇也是偏過頭去,卻見得那陰陽山河圖所在之地徒然泛起一陣漣漪,那神圖似乎融入了虛無,就此消散在空,旋即光華閃爍,一個白衣女子,似從那陰陽之中踏步而出,氣質出塵,縹緲如仙,給人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卻正是韓雪鶯將那陰陽山河圖給融合為己身。

「這些魔族!」韓雪鶯宛若仙女,邁動蓮步踏空而來,她美眸眨動掃視四方一眼,便看到了遠處的那些魔族修者,眉頭頓時不由皺了一皺,眸中有著殺意流露。

「這丫頭,氣勢有所攀升啊!」玄域的幾位長者見得那踏空而來的少女眼皮都是不由跳了跳,他們從後者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飄渺虛無的天地之勢讓他們難以琢磨。

如今的韓雪鶯似乎已經踏入了碎虛三重天之境!

「現在局勢似乎不妙啊!」遠處,鐵翼魔王等人都感覺到一絲不安,如今刀皇出現,冥淵魔尊的優勢不在,他們有十六尊魔王,在人數上有很大的優勢,可是一想起,先前那個青年獨立對抗了冥淵魔尊,氣勢也是不凡,只怕他們出手也不是對手啊!

「殺了他們!」韓雪鶯眸光冰冷瞅向旁邊的青年,說道。

「也好!」韓宇眸光一凝,道,「既然他們敢來,便得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重生之錦上添花 如今冥淵魔尊有著刀皇抵擋住,對於那十幾位魔王,韓宇已經沒有了懼怕之色。

「那動手吧!」馮陽添等人也是臉色一沉,殺意流露,之前有著冥淵魔尊壓制著他們根本沒有一戰的信心,現在局勢卻是有所轉變,已經有了和眾魔一戰之力了。

殺!

韓宇法訣引動,陰陽玄印懸浮在頭頂,垂落著一道道玄妙的紋路,陰陽神圖呼嘯而出,遮天蔽日,散發著一股天地之勢,他雖然被冥淵魔尊所傷不過卻便沒有大礙。

咻!

韓雪鶯法訣引動,陰陽山河圖也是懸浮在她的頭頂,她手持陰陽之劍化為一道驚鴻,便是劃過天際,向著眾多魔王殺去,玄域的幾位長者,也是緊隨而去。

八個人氣勢滔天,戰意凜然,那般聲勢讓的鐵翼魔王及眾多魔王都是露出了幾分凝重。

「納命來吧!」韓宇周身陰陽流轉,氣勢滔天,他騰飛而來,出現在那些異魔王身邊,法訣引動,那陰陽神圖綻放開來,化為一片陰陽光幕席捲天際將虛空一舉封鎖。

攜天地之勢鎮壓諸魔!

韓宇法訣引動,陰陽神圖之上紋路流轉,似有山川鎮壓而下,似有雲海傾覆天地,要將那些異界王一舉鎮壓。

如此攻擊,便如天地鎮壓萬物勢不可擋!

「這是什麼神物?」

「這傢伙好強的氣勢!」幾位異魔王都是露出震撼之色,魔軀震蕩法訣引動,席捲出滔天魔氣,各自將自己的手段盡出,要抵擋那陰陽神圖所攜帶的天地之勢。

陰陽之劍,滅魔!

清冷的聲音如空靈的仙子,虛無縹緲,卻蘊含著一股凌厲無比的氣勢,卻見得韓雪鶯,玉手一動,手中長劍斬裂虛空,便向著那鐵翼魔王當頭斬下將他那雙鐵翼攪動氣的風暴頃刻擊潰。

如今的韓雪鶯,融合了陰陽山河圖對陰陽之道的奧義有了一個更加高深的領悟,加上她修為已經踏入了碎虛三重天之境,比起韓宇也是差不了多少一劍落下,勢不可擋。

馮陽添等玄域長者也是緊隨著出手,將自己的絕學都豪不留餘地的施展了出來。

轟轟!

剎那間,那陰陽神圖之下,人影閃爍,一道道恐怖的攻擊可摧山斷脈,崩裂虛空,十六尊異魔王在韓宇等八人的出手下,竟然是節節潰敗,儼然有著要被格殺在此的跡象。

這些異魔王修為都是不弱,有著媲美碎虛兩重天之境的修為,強者還堪比那碎虛三重天之境,可是,此刻韓宇獲得了陰陽法印的傳承還融合了陰陽神圖,氣勢滔天,連冥淵魔尊都可以抵擋一二,如今出手,自然不是一般魔王可抵擋。

韓雪鶯也是不凡,陰陽之劍本就是玄天大帝煉製的神劍,蘊含著他對劍道的感悟,加上雪鶯融合了陰陽山河圖還感悟了陰陽法印的奧義,一舉踏入了碎虛三重天之境。

有這兩人出手,已經足以讓這些異魔王棘手不已,在加上玄域的六位碎虛境的長者在一旁協助,自然不是一般的異魔王可以憑藉人數就取得了那優勢了。

轟!

陰陽神圖不斷衍化出一道道攻擊,鎮壓而下,韓宇法訣引動陰陽玄印也是轟擊而下。

哇!

一尊異魔王直接是被陰陽法印轟擊的魔氣潰散,口吐魔血,身形踉蹌而退氣勢銳減。

刷!

陰陽之劍落下,那鐵翼魔王背後的一對巨翼都被斬裂了開來,萬道劍光落下波及旁人,使得一個個異魔王連忙潰退,卻被玄域那幾位長者,出手偷襲身受重傷。

轟!

韓宇趁勢出手,將一尊受傷的魔王鎮壓的徹底氣勢萎靡了起來。

「這小子實在了得,以後將是一個恐怖的對手!」那尊魔王連連後退,露出滿臉駭然,實在難以想象,在過得些年月這青年以後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境界,會不會影響他們魔族的步伐? 天陽奪魂鎖!

不等那個異魔王回過神來,韓宇手掌一動,七道鎖鏈流轉著一道道攝魂奪魄的紋路,好像一隻只觸手,將之給一舉封困,鎖鏈轉動,便是要沒入那尊魔王的頭顱。

「這是!」那尊魔王心神一顫,好像有著一隻只蟲子要啃食他的心神,讓他連忙回過了神。

滅魂!

韓宇神色冷峻,手掌一鎮,那鎖鏈便是綻放出玄奧的紋路侵入了那尊異魔王腦海,將他的魔魂都撕裂了開來,一股滅魂之勢肆虐開來,將那尊異魔王一舉滅殺。

這尊異魔王本來就受了重傷,自然抵擋不了這種突襲。

一尊異魔王的隕落讓得附近的異魔都是露出了駭然之色。

刷!

便在此時,劍光落下,韓雪鶯竟然是趁此將一尊異魔去了一臂!

啊!

嚎叫之聲響徹天際,讓人心寒膽戰!

「可惡!」遠處虛空,冥淵魔尊眸光掠動,發現了不遠處的戰場,不由冷哼一聲,大手一動便是向著下方那陰陽神圖轟擊而去,要將那些被封困的異魔王給解救出來。

「想救他們,你還是顧著自己吧!」刀皇一笑,手中長刀舞動,一刀光芒宛若驚鴻,直接是將冥淵魔尊的攻擊給一舉斬潰,他身若流光,抵擋在前綻放出萬道刀芒,牽引著天地之勢,化為一個絕世刀陣,好像刀山一般,殺向冥淵魔尊。

刀皇儼然是要給韓宇等人機會將那些異魔王一舉斬殺!

韓宇感覺到了冥淵魔尊到來的壓迫,不過在刀皇將之抵擋下來后他心神也是一震,全力出手,催動陰陽神圖鎮壓諸魔,然後在鎖定一個受傷的魔王以陰陽法印鎮壓。

在兩件神物配合之下,韓宇似乎成為了無敵的存在,使得那些異魔王沒有一絲抵擋之力,神圖鎮壓,已經讓眾魔身心疲憊,到底了一種要崩潰的邊緣在陰陽法印的鎮壓下,如何能抵擋?

轟!

一個異魔被鎮壓得血染虛空,身形潰退骨骼斷裂,發出噼啪之聲,不等那些異魔王來援救,天陽奪魂鎖已經是好像靈蛇一般洞穿了虛空,將之末魂都是一舉滅殺。

如今韓宇融合了陰陽法印,感悟了大道奧義,這天陽奪魂鎖的威力完全被催動了出來,甚至比起那個煉製此物的前輩還將之威力發揮的淋漓盡致,讓人不可抵擋。

不過片刻,便有著四尊異魔王被一舉斬殺,那般慘叫之聲讓人感到心悸!

「冥淵魔尊!」幾尊異魔王法訣引動,向著冥淵魔尊發去求救的信號,他們現在發現,那個青年實在太過恐怖,已經無限接近魔尊的實力,不是他們所能抵擋。

魔血祭幽冥!

冥淵魔尊雙眼都猩紅了起來,一臉憤怒,幾尊異魔王的隕落徹底激發了他體內的煞氣,他法訣引動,一口魔血噴吐而出,便是化為一個詭異的魔紋緊接著,一條冥河呼嘯而出。

冥河懸浮在空,冥淵魔尊的氣勢有所萎靡,他法訣引動那個魔血凝聚成的魔紋,便是化為一個巨大的魔眼,將那條冥河給一股吞噬,一個模樣詭異的異魔凝聚成形。

這是以冥淵魔尊的本命精血凝聚成形的分身!

吼!

巨魔咆哮,便是一拳崩碎漫天刀芒,他身形一動,撕裂了空間向著遠處那陰陽神圖奔去。

「拚命了么!」刀皇眉頭一皺,將那狂暴的波動震潰,眸光掠動,那冥淵魔尊已經退去。

轟!

冥淵魔尊那凝聚成的魔軀氣勢未減,碩大的拳頭就好像天外隕石便是向著陰陽神圖轟擊而去,虛空都在那魔紋衝擊之下,崩裂了開來,留下一道長長的尾焰。

嗡!

虛空崩碎,魔拳還沒有落陰陽神圖已經是凹陷了下來。

「不好,那傢伙拚命了!」玄域的長者都感覺到了一股窒息的壓迫。

「他娘的還真夠狠啊!」韓宇眉頭也是緊緊一皺,如此壓迫,比起先前還要恐怖!

「呵呵,魔尊終於竭力出手了!」

「只要將這小子殺了,一切都值得了!」剩下的幾尊異魔都是興奮不已,看到了一絲希望,眸中儘是怨毒之色,這個青年必須斬殺,不然以後他們將難以將之抹殺。

「看來得出手了。」珠靈眸中陰陽流轉,他法訣引動,那顆陰陽神珠便是呼嘯而出,陰陽神紋流轉,化為了一個巨大氣旋,散發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浩瀚氣勢。

呼呼!

一道道神紋擴散開來,注入了陰陽神圖之內,頓時那凹陷去的神圖光華暴漲,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將來自冥淵魔尊的壓迫給抵擋了下來,還有著餘力衝擊對方。

「這是怎麼回事?」陰陽神圖之下的異魔王都是一臉獃滯,眸光緊緊盯著前方的虛空,哪裡,有著一個巨大的陰陽氣旋攪動,散發著一股可以湮滅他們的氣勢。

眾魔仔細看去,卻依舊難以洞穿陰陽氣旋,看清楚裡面有著什麼寶物。

「這是那神珠么?」玄域的幾位長者,眸子一眯,他們曾經聽聞這青年識海內有著陰陽神珠,也是如此,玄域才會如此輕易的讓他進入此地來節奏傳承。

呼!

外面,冥淵魔王那尊分身的拳頭還來不及轟擊在陰陽光幕之內,便是被一舉震開千米。

「好神聖的氣息!」冥淵魔尊的本尊一臉驚駭,心中疑惑不已,「這小子剛才不是還沒有如此氣勢么?」先前他可是將此子逼得沒有還手之力,怎麼現在連他耗竭精血催動的攻擊都抵擋了下來,這太不可思議了,太過離奇魔幻了。

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