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而那些人,顯然是想要將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給分開,然後將他們給逐一擊破的,所以,很快的,他們兩個人,就分開了。

而這個時候,林浩峰那裡的情況,也是不容樂觀的,他原本的武功,就不是很好,再加上,斷了一隻手。

這會兒,面對著這樣兇狠的死士,林浩峰拼盡了全力,也只能做到自保罷了,這還是,那些人,見他沒有什麼威脅,沒有用心的對付他的原因。

「林大哥,小心!」

知道林浩峰的情況不是很好,韓楉樰時不時的,還是會注意一下這邊的,所以,就看到了,一把劍,快要刺入了他的身體。

還好,韓楉樰和林浩峰距離的比較得近,所以,很快的,就趕過去,將那把劍給擊打開了。

可是這樣一來,韓楉樰的身邊,有出現了空缺,讓那些死士,能夠有機可乘了。

「楉樰!」

一把劍,直直的刺向了韓楉樰,還是她感覺到了危險,急忙的給避開了,儘管她避開的及時,還是免不了的,讓自己的左手臂,被划傷了。

鮮血瞬間就流了出來,將衣服都給染紅了,林浩峰見到這樣的一幕,大喊了一聲。

聽到了林浩峰有些驚恐的聲音,容初璟回頭一看,就見到了韓楉樰的手受傷了,眼底的殺意更加的濃烈了。

「我沒事的,你不要分心。」

韓楉樰知道這個時候,容初璟肯定是很擔心自己的,可是,這樣的時候,只要一分心,很有可能就會丟掉了性命,所以,連忙的和他說了聲,自己沒事。

可是,容初璟怎麼能不擔心呢,他想要去韓楉樰的身邊看看,至少,能將她給保護起來。

那些死士,就像是專門的和他作對的一樣。 不管容初璟如何的想要擺脫那些死士的圍堵,衝到韓楉樰的身邊去,那些人都能很快的,就將他的去路給堵上了。

儘管聽到了韓楉樰說,她沒有事情的聲音,容初璟的心裡,還是很擔心的,尤其是,自己這個時候,還不能再她的身邊。

「楉樰,你要小心!」

沒有辦法,容初璟不能馬上的趕到韓楉樰得而身邊去,就只能大聲的叮囑著她了。

「我知道了,你也小心一些。」

韓楉樰知道這個時候容初璟看不見,只能應了一聲,然後,就專心的對付著自己身邊的那些死士了。

可是,這些死士太多了,再加上剛剛韓楉樰受了一些傷,這個時候,對付起來,漸漸的,就感覺到,有些吃力了。

而這個時候,林浩峰也回過神來了,知道剛剛是韓楉樰救了自己,還因為這樣而受了傷,他的心裡,也很是愧疚。

「楉樰······」

林浩峰喊了韓楉樰一聲,想要說些什麼,可是,他也明白,這個時候,她要集中精力,不能分心,所以,低低的喊了一聲之後,就沒有在說話了。

而韓楉樰,這個時候,確實是在專心的對付著那些死士,也沒有聽到林浩峰叫自己的聲音。

見韓楉樰沒有聽到,林浩峰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默默的守在了她的身後,免得有人會從她的身後對她不利。

可是,因為體力的不支,韓楉樰對付起那些死士來,也有些困難了,一個不留神,就被那些人給找到了一個破綻,一把劍,就直直的刺了過來。

那把劍來勢洶洶的,速度很快,韓楉樰看到了,可是,想要躲開它,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楉樰!」

正在韓楉樰後面的林浩峰,恰好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想也沒有多想的,就直接的衝到了她的身前,擋下了那把劍。

「林大哥,你怎麼樣了?」

韓楉樰原本以為自己就要死了,可是,沒有想到,關鍵的時候,林浩峰居然會擋在了自己的面前,這讓她震驚了一下。

緊接著,就開始查看林浩峰的傷勢了,還好,因為姿勢的原因,雖然受了傷,卻沒有傷到要害,這讓韓楉樰微微的放心了一些了。

而那個人,顯然也沒有想到沒能將韓楉樰給殺了,而是刺中了另外的一個人,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

這樣一來,倒是給了韓楉樰他們一些緩衝的時間,等到那些死士回過神來的時候,容初璟的暗衛,已經圍上來了,將她和林浩峰兩個人給保護起來了。

「林大哥,先將這個服用了。」

韓楉樰快速的拿出了一個傷葯出來,讓林浩峰服用了,畢竟,這樣緊急的時候,她也不能細緻的幫他療傷了。

不過,韓楉樰做的傷葯,都是上好的,林浩峰的傷也不重,有了這樣的一粒藥丸,肯定是沒有性命之憂的了。

對於韓楉樰,林浩峰一向都是不會拒絕的,這會兒,見她給自己用藥丸,也是問都沒有多問一句的,就給服用了。

「林大哥,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

見林浩峰將葯給用了,傷口的血給止住了,韓楉樰就安心了,不過,她可不想讓他再受傷了,囑咐了一句,就將自己身邊的劍給拿起來了。

在那邊,那好些死士給纏住了的容初璟,在聽到了這邊的聲音之後,因為心裡擔心著韓楉樰,就抽出了一絲注意力,往這邊看了一眼。

也正是因為這一眼,容初璟恰好就看到了林浩峰救了韓楉樰,被她給抱在了懷裡的一幕。

容初璟的心裡,自然是很憤怒的,可是,除了憤怒之外,更多的,卻是后怕,他更加怕,剛剛那一劍,真的刺入了韓楉樰的身體裡面。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去死吧!」

也正是因為這樣,容初璟的眼裡,殺意更加的濃了,下手也更加的狠辣迅速,很快的,就殺出了一條血路出來,來到了韓楉樰的身邊。

「楉樰,你沒事吧?」

剛剛,容初璟只見到了林浩峰救了韓楉樰的那一幕,也不知道,她還有沒有什麼受傷的地方。

「我還好。」

見到容初璟過來,韓楉樰是真的安心了一些了,她知道,他來了之後,自己也能夠輕鬆一些了,對付這樣多的死士,她還是有些吃力的。

對著容初璟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事,韓楉樰就先和他站在了一起,這個時候,還是要先將那些死士給處理好了才行。

可是,就算是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這邊的人武功高強,能夠以一敵五,也架不住那些死士的人數太多了。

很快的,他們就感覺到吃力了,每個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受了傷了,而對方的人,至少還有二三十個。

這樣下去,是肯定不行的,說不定,他們很快的,就會成為刀下的亡魂了,自己死了倒是沒有關係,可是,容初璟不能讓韓楉樰也在這裡出事。

「楉樰,你先走吧。」

容初璟想著,自己還能用最後的力氣,為韓楉樰殺出一條血路出來,讓她能夠安全的離開。

「不行,我們說過了,要走一起走的,我是不會自己一個人離開的。」

韓楉樰當然知道,容初璟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了,想也沒有想的就個給拒絕了,要是她真的要走的話,當時就和容含軒一起離開了。

尤其是,這樣緊要危險的關頭,韓楉樰就更加的不能拋下容初璟,自己一個人離開了。

「楉樰。」

容初璟還想要在勸一勸韓楉樰,雖然,他的心裡是很高興,她願意陪著自己一起留下來,可是,他真的不想讓他有危險。

容初璟一邊對敵,一邊和韓楉樰說著話,也就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正好這個時候,他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聽到自己的暗衛,傳來了一道帶著驚喜的聲音。

「王爺,王妃,我們的援兵來了。」

那些暗衛,對付那些死士,也是有些吃力的了,雖然,他們到現在,還沒有死人,可是,已經有好幾個,受了重傷了,要是再不及時的救治的話,可能就保不住命了。

這會兒,他們察覺到了,有另外的一批人進入了這裡,心裡自然是緊張的,就怕來的,是和這些死士一起的,那他們可就真的是一點生還的希望都沒有了。

還好,暗衛認出了,那個領頭往這邊趕來的人,正是那天,被容初璟給派去江南找人的秦峰,這個發現,讓他們心裡一喜。

這就說明,這是他們自己人,這樣一來,他們處於劣勢的形勢馬上就能扭轉了,於是,馬上就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容初璟他們了。

「太好了!」

聽到了暗衛的話之後,韓楉樰的臉上一喜,這樣一來,他們也算是有了勝算了。

而容初璟,聽了暗衛的話,心裡也微微的鬆了口氣,從剛剛韓楉樰的反應,就知道,她是一定不會離開的,可是,他更加的不希望她出事,這下好了,他們的人來了。

「大家在堅持一下。」

可是,這話,不僅是容初璟和韓楉樰他們聽到了,那些死士也聽到了,知道了他們的人,馬上就要到了。

原本,那些死士,這次是有十分的把握,能夠將韓楉樰和容初璟給殺了的,可是,這會兒,要是他們的人來了,那他們可就只有三分的把握了。

所以,那些死士,在心裡,同時想著,要在他們的援兵趕來之前,將這些人給誅殺在這裡,尤其是韓楉樰和容初璟這兩個人,可是他們這次的首要目的。

這樣一來,那些死士下手也就更加的狠辣了,都是拼著最後的一口氣,想要將這次的任務給完成了。

而容初璟這邊,因為知道了,他們的援兵已經來了,只要將這一會兒的時間給撐過去了,自然就能夠得到生機,所以,比之前的時候,更加的勇猛了。

「保護好王妃。」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將韓楉樰給保護好了,她之前的時候,已經花了很多的精力,又受了傷,所以,這會兒,他們更加的不能讓人傷害到她了。

「沖啊,保護王爺和王妃!」

沒有一會兒的時間,秦峰就已經帶著人趕到了他們廝殺的地方了,並且迅速的投入了戰鬥之中。

秦峰帶來的人,不下五十個,而且,個個都是武功高強的人,那些剩下的,二三十個死士,在他們的眼裡,根本就不夠看。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他們就已經將那些死士給殺了,也沒有任何的,要留活口的必要。

韓楉樰他們,已經知道了,那些人,都是韓楉榛派來的,而且,他們都是一些死士,既然是出來做任務的,肯定就沒有想過,能活著回去了,所以,從他們的嘴裡,也是問不出什麼來的,也就沒有必要再浪費時間了。

「王爺恕罪,屬下來遲了。」

等將那些死士都給收拾了之後,秦峰就帶著那些剛剛從江南趕來的人,跪在了容初璟的面前請罪。

「這件事情不能怪你們,先起來吧,你們將這裡收拾了,然後來找我們。」

雖然剛剛的情況很驚險,但是好在秦峰他們總算是及時的趕來了,而且,他很明白,這件事情,也怪罪不到他們的身上,要不是他們即使得趕來,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

秦峰知道,容初璟這樣說,就是真的沒有怪罪他們的意思,心裡就鬆了下來了,然後起身,趕緊的讓那些人,將這裡給清理好了。

「楉樰,我先帶你回去吧。」

容初璟走到了韓楉樰的身邊,一伸手,也沒有等她同意,直接的,就將人給抱了起來,然後,往他們之前的時候住的地方去了。

原本,容初璟是不打算再回到那裡去的,可是,這個時候,他們的人,都受了很重的傷,這裡離鎮上還很遠,也只能先回那裡去休整一下了。

「林大哥?」 韓楉樰突然之間,就被容初璟給抱了起來,還震驚了一下,不過,她還是很擔心林浩峰的傷勢的。

畢竟,那一劍,雖然沒有傷到要害,可是,刺入的還是挺深的,韓楉樰還是要親自的看看,才能知道具體是個什麼情況的。

「放心吧,等會兒他們會將人給帶回來的。」

原本容初璟是不想理會韓楉樰的話的,尤其是,她的話里,還是對林浩峰的關心。

可是,想到韓楉樰這個時候還受著傷,也不想讓她在擔心了,只能這樣的出口解釋了一下。

被容初璟這樣的給抱在了懷裡,韓楉樰只能看到他緊繃的,好看的下巴,見他不想再多說的樣子,她也只能乖乖的待在了他的話里,任由他將自己給抱回去了。

「楉樰,我先給你上點葯,你身上,還有沒有其他的受傷的地方?」

之前的時候走的有些急,所以,很多的藥物,容初璟他們都沒有帶就離開了,這會兒,回來了之後,他就將韓楉樰給放在了床上,去將治療傷口的藥物給拿出來了。

先小心的,將韓楉樰手臂上的傷口給處理好了,容初璟才關心的問著,她身上還有沒有其他的傷口。

「沒有了,你呢,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韓楉樰搖了搖頭,她剛剛,也是因為一時間大意,才會受傷的,後來,她就被容初璟和那些暗衛給保護起來了。

前妻有點毒 想到容初璟剛剛對付了那樣多的死士,身上有不少的血跡,韓楉樰也不清楚,他有沒有受傷。

看到韓楉樰眼裡那明顯的擔憂的神色,容初璟就想到了,之前的時候,她說什麼,都不願意拋下自己離開的決定,原本因為她對林浩峰的關心,而有些生氣和不好受的心情,這會兒,倒是好了不少了。

想著,在韓楉樰的心裡,自己還是要比林浩峰重要的,於是,容初璟那有些冷硬的神色,也慢慢的變得柔和了起來,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沒有受傷,楉樰,你別擔心,放心吧,這會兒已經沒事了,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

既然容初璟都這樣說了,韓楉樰也就相信了,而且,她看他的神色,也不像是受了傷的樣子。

那些暗衛,很多都受了很重的傷,不過,這些都是皮外傷,就算是不用韓楉樰,有了她的上好的傷葯,他們也能自己包紮好的。

所以,等秦峰帶著人,將那些受傷了的暗衛帶回來的時候,容初璟沒有讓韓楉樰出來,而是將傷葯給了他們,讓他們先包紮著。

「怎麼你將我叫起來呢,還好沒有出什麼事情?」

韓楉樰也確實是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在加上受了傷,所以,容初璟離開了之後,她就真的睡著了。

等醒過來之後,才想起來,那些受傷的暗衛,她都還沒有給他們包紮,也沒有給他們開藥,不由得抱怨了容初璟一句。

「我見你很累了,就想著,讓你好好的休息一下。」

被韓楉樰這樣數落著,容初璟弱弱得而反駁了一句,他是真的不想讓她太勞累了,而且,那些暗衛,用了她給的傷葯之後,也不會有性命的危險的。

韓楉樰當然是知道,容初璟是為了讓自己好好的休息的,要不然,她可不會就這樣簡單的說兩句就好了。

「這個,是我開的藥方,你讓人給煎藥給他們喝了吧。」

韓楉樰搖了搖頭,將自己寫好的藥方交給了容初璟,還好,他們受的都是外傷,所以用的葯,也都是差不多的,她也不用在一個個的看了。

而且,這個葯喝了,對身體可是沒有害處的,也幸好,這些藥材,這個地方都有,之前的時候,韓楉樰就將這些藥材給收在了藥房裡面。

所謂的藥房,就是之前的時候,這裡的書房,不過,後來,被韓楉樰給改成了藥房去了。

「對了,林大哥呢,他怎麼樣了?」

就算是醒了,容初璟也沒有讓韓楉樰起床,一定要讓她好好的卧床休息,所以,到現在,她都還沒有去見過林浩峰他們。

對此,韓楉樰也很是無語,她只不過是胳膊受了傷,容初璟弄得來,就好像是她得了什麼重病一樣的。

見韓楉樰提起了林浩峰,容初璟的臉色就變了變,不過,很快的,就恢復了正常了,沒有讓她發現。

「放心吧,他沒事的,我讓人在照顧著他。」

容初璟的心裡不屑,不就是一點點的皮外傷嗎,弄得來,好像很嬌弱的樣子,他的心裡,是很不待見林浩峰的。

要不是看在,林浩峰當時救了韓楉樰的份上,容初璟可是不會理會他的生死的,乾脆的讓他自生自滅好了。

雖然韓楉樰沒有看到容初璟臉上的神色,可是,從他的語氣裡面,也能夠聽得出來,他對林浩峰,是很有意見的。

「璟之,我對林大哥,真的是有兄妹之情的,而且,林大哥幫了我很多,這次,也是為了告訴我們韓楉榛的事情,才會這麼遠的跑來的,你不要對他冷言冷語的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