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聞聲望去,只見海岸上方站著一名綠髮少年,身穿紫色馬甲,手撐在護欄上,正一臉譏諷地俯視著三人。

無緣無故被一個陌生人嘲笑,小遙當即想要去理論,可還沒等她說話,小智卻是搶先一步開口了。

「喂,綠毛,你誰啊?」

「不準叫我綠毛。」少年臉上的怒容一閃而過,「看來你這人不太懂禮貌呢,我叫小瞬,是一名神奇寶貝協調家。」

「我可不會和沒實力還喜歡挑釁別人的廢物講禮貌。」對方說話不客氣,那小智更加不會客氣,張口就是濃濃的火藥味。

小瞬怒極反笑:「聽你這麼說,你很厲害了?」

「至少比你這個……唔唔!」小智話還沒說完,卻是被瑟蕾娜一把捂住了嘴。

「好啦好啦,火氣別這麼大。」瑟蕾娜一邊哄著他,一邊嚴肅地看向小瞬,「既然你和小遙一樣都是協調家,又何必去嘲笑一個新人呢?」

「別拿我和她相提並論。」小瞬不屑地道。

接著,他看了看小遙,又看了看旁邊的狩獵鳳蝶,一字一句地道:「你,還有你的精靈,真是一點都不漂亮呢。」

「什麼!你看不起我也就算了,但我決不允許你侮辱我的精靈!」聽到對方說狩獵鳳蝶的壞話,小遙氣得臉色漲紅,恨不得撲上去咬他一口。

「哼,發怒起來更加不漂亮。」小瞬指了指後面的一棟看起來很高級的樓房,「還有你們最好趕緊離開這裡,這裡是我所住的旅館的私人海灘。」

「哎呀,這還真是偶遇啊,不過你們在吵什麼呢?」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個小智等人有些熟悉的聲音,轉頭一看,來者居然是米可利,雖然衣服似乎變了,但臉上還帶著那副大大的墨鏡。

「米……先生,您怎麼過來了,是不是打擾到您休息了,我這就把他們趕走。」小瞬似乎是和米可利認識的,他站直了身子,擺出一副恭敬的態度,完全不復之前的高傲。

「小瞬,我說過好幾遍了,用不著對我這樣客氣的。」米可利失笑道,接著指了指小智等人,「而且這幾位和我也算是朋友,我來幫你們介紹一下吧。」

「用不著,我告訴你米可利,我們對你和你的跟班一點興趣都沒有。」小智斷然拒絕。

「他不是我的跟班,我們是在旅館里偶然認識的。」米可利剛解釋完,隨即就是一愣。

「咦,你知道我是誰?」

「廢話。」小智鄙視地看著他,「你真以為自己的變裝很成功嗎,我那時候第一眼就認出你來了。」.. 真龍 米可利沒有在意小智的話,只是無奈地笑了笑,可小瞬卻是不樂意了,當即站出來指責道:「喂!你既然知道這位是米可利大師,那就請你說話客氣點,注意自己的態度!」

小智看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我和你爹在說話,你這個做兒子的插什麼嘴?滾一邊兒去。」

「喂喂,你別亂說,我連婚都還沒結呢。」米可利連忙阻止道。

「可你看他那樣,不就是急著想給你當兒子么?就看你肯不肯收了。」小智故作無奈地搖搖頭,語氣中儘是對小瞬的不屑與嘲笑。

該死的傢伙!

小瞬氣得臉色通紅,恨不得立刻拿出精靈來好好教訓小智一番,可顧及到米可利在場,他只能咬著牙硬是忍下來。

「好了好了,玩笑話就說到這裡吧。」米可利打著圓場,同時心裡暗惱小瞬怎麼這麼不爭氣,要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

對於小瞬的那點小心思,米可利是再也清楚不過了,類似的情況他碰到過很多次,表現得這麼恭敬殷勤,目的無非是想拜他為師。

平心而論,米可利很不擅長處理這樣的事,或者說不忍心去拒絕這些孩子,因此他外出的時候一直都喬裝改扮,注意不要被人認出來。

可惜,夜路走多了總歸會遇到鬼,米可利也只能盡量躲著了。

見雙方總算消停下來,米可利的臉上重新掛起笑容,對著小智說道:「這次碰巧遇見你,我打算要好好感謝你一番。」

「你在說什麼?」小智表示完全聽不懂。

瑟蕾娜和小遙也是一臉茫然,在她們的印象里,小智和米可利只不過見了兩次面,每次不是吵架就是鬥嘴,這變化也來得太突然了。

「其實是這樣的。」米可利笑著解釋道,「你還記得你在卡那茲市救下的那個女孩么,她是我的外甥女。」

小智微微一愣,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巧的事,怪不得當時看那個女的有點眼熟,原來是米可利的親戚啊。

難怪也是個綠毛。

「你想要什麼儘管開口,只要我辦得到,那就一定會滿足你。」米可利口氣不小,但他的確有這個能力。

「以後再說吧,我現在沒什麼想要的。」

嘴上這麼說,其實小智心裡另有想法,對他而言物質獎勵已經沒多大意義了,這個人情先欠著最好,等有需要再叫米可利還。

畢竟米可利在未來十有八九會成為冠軍,到時候這其中的價值就不同了。

「好啊,等你想到了再告訴我。」米可利點點頭,接著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不過有句話我必須告訴你,你在某些事上做得有些過火了。」

小智面色如常,淡淡地道:「雖然我想說這是個誤會,但實際上那是他自找的。」

「我知道他是有不對的方法,而且我想說的也不是這件事。」

花月雖然不好意思對別人說這件事,但對大吾卻是知無不言,而大吾和米可利又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一來二去米可利自然知道了真相。

「那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關於拉魯斯市的事,你知不知道那兒現在變成什麼樣了。」米可利正色道,「小智,聽我一句勸,亞希達不是什麼善人,你和他走太近會很危險的。」

聽他這麼講,小智不禁笑了起來:「我當然知道那個死胖子不是好東西,可那又如何,有什麼關係嗎?」

米可利剛想要說話,一旁的小瞬卻是突然叫了起來。

「等一下,你們究竟在說什麼?」

「和你有關係嗎?我們在說話,你少來插嘴。」小智不耐煩地道。

「怎麼沒有關係!我就是來自拉魯斯市的,那兒可是我的家……等等!」小瞬說著猛然醒悟過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瞪著小智。

「原來是你!你就是那個招惹到裂空座的傢伙!是你把我的家鄉破壞成那樣的!」

要不是米可利提到這件事,小瞬還真不一定認得出來,畢竟電視上有打過馬賽克,可現在稍微一聯想就能對上了。

「我破壞你的家鄉?」小智冷笑兩聲,「這話你該和那個死胖子還有死鬼博士去說,說起來你們那個破地方還真是夠爛的,不是出胖子奸商就是腦殘博士,現在連你這種不自量力的協調家也有了,我十分懷疑全芳緣的白痴是不是都來自那兒。」

「你這個混蛋!」小瞬再也忍耐不住,衝上去就要拚命。

還好米可利及時拉住了他,不然又是一樁流血慘案。

「小瞬!你冷靜一點!我知道你心裡有氣,但其實那不能怪小智,這裡面的事情很複雜。」

「不怪他怪誰!難道要我像傻子一樣,相信電視里的那套說辭嗎!」小瞬異常激動,都忘記自己是在和誰講話了。

米可利頗為無奈,他本來是打算和小智好好聊聊,看能不能消除雙方的誤會,卻沒料到小瞬居然來自拉魯斯市,這可實在是意料之外的狀況。

早知如此就先去找個安靜的地方了。

可惜再怎麼後悔也沒用,米可利也只能在心裡抱怨幾句,等著以後再找機會。

「別吵了,我們走吧。」瑟蕾娜拉住了還想再罵的小智,不由分說就往外走。

「米可利大師,那我們就先告辭了。」小遙對米可利打了個招呼,急急忙忙地跟著離開了。

望著三人離去的背影,小瞬實在是氣不過,忍不住大吼道:「喂!你的那個同伴也是來參加凱那大會的對吧!我告訴你,她絕對別想贏!」

「很好。」小智猛地回過頭,面無表情地注視著他,「那我也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你也絕對別想贏。」.. 聽到小智的宣言,小瞬愣了一愣,隨即冷笑道:「別做夢了,就憑你這樣的野蠻人,我敢肯定你連初審都過不了!」

小智沒理會,直接轉頭就走,有些事他會用實際行動去證明的。

「哼,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小瞬不屑地哼了一聲,還以為對方是慫了,可他卻是沒有注意到身邊的米可利面色古怪。

米可利看了看小瞬,張張嘴想說話,最後卻是什麼也沒說,反倒還覺得這結果挺不錯的。

雖然這兩人的關係似乎是徹底鬧僵了,但至少小智說過要參加華麗大賽了啊。

自從上次目睹了小智的華麗表演,米可利心裡就一直念念不忘,冷靜而聰慧的頭腦,近乎專業的表演才能,以及最重要的對精靈的愛。

這些都是一名優秀協調家必備的條件,像這樣的好苗子不去參加華麗大賽,實在是令人惋惜。

當然,如果脾氣能稍微好點,那就更棒了。

……

另一方面,見小智始終板著臉,瑟蕾娜猶豫了一下,忍不住勸道:「好啦,那個叫小瞬是有點討厭,但你也用不著發那麼大火啊。」

小智還沒說話,小遙卻是滿臉得意地道:「幹嘛呀,小智幫我出頭,你看了心裡不樂意?」

「我、我哪有不樂意,你別亂說!」瑟蕾娜慌忙解釋,只是她的眼神出賣了她。

事實上瑟蕾娜還真有點小吃醋,她並不清楚拉魯斯市發生的事,還以為小智只是單純地在袒護小遙。

而小遙是猜到了一些,可既然小智沒說,那她也不會主動說出去,任由瑟蕾娜去誤會。

「行了,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小智沒好氣地道,他原本是不準備再參加華麗大賽。

可當初被裂空座拍的那一巴掌,小智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若非他身上有著鳳王的神聖火焰,那即使僥倖不死恐怕也要落個半身不遂。

正因如此,小智是連帶著拉魯斯市的一切全都討厭上了,小瞬那是正好撞在他的槍口上。

不過這傢伙也是活該,閑著沒事跑來嘲諷小遙,否則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現在的關鍵是如何搞定那個討厭的綠毛,我打贏他不是問題,可問題是你們啊。」小智對此有些擔心,就算他能贏,可要是小遙或是瑟蕾娜輸給小瞬,那還是很讓人鬱悶的。

瑟蕾娜連忙說道:「我也沒問題,這次我派薪尾狐出賽,絕對不會輸的。」

好歹出門旅行了幾年,瑟蕾娜也明白身邊有個保鏢的重要性,因此她一直都有幫薪尾狐在做鍛煉,實力在她的隊伍中算是最強的了。

可小遙就沒那個自信了,扭扭捏捏地不敢說話。

「這幾天就由我來訓練你和狩獵鳳蝶吧。」小智也是知道小遙的情況,無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就算到時候真的要輸,至少不能輸得太難看,反正有我在那傢伙絕對拿不到緞帶。」

小智是打定主意要讓小瞬好看,為了保證贏得漂亮,他甚至換下了仙子精靈,將某個秘密武器給派上了。

……

時光飛逝,眨眼間三天便過去了,在無數協調家的期待下,凱那市的華麗大會終於拉開了序幕。

「各位先生女士,讓大家久等了!神奇寶貝華麗大賽,凱那大會即將開始!」

在熱鬧的掌聲中,主持人薇薇安站在舞台中央,滔滔不絕地為觀眾們介紹三位評委以及比賽規則,同時還極力調動場上的氣氛,讓觀眾始終保持著熱情的情緒。

與之相反,後台的休息室內卻是一片安靜,各個選手們都在努力調整自己的狀態,爭取把自己最好的表現給展現出來。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保持冷靜。

聽著外面熱鬧的聲音,小遙雙手握拳,身體不自覺地顫抖,內心的緊張暴露無遺,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她是第一次參加華麗大賽,在數萬人面前進行表演,會緊張也是難免的。

「小遙,你用不著擔心。」小智坐在她的旁邊,輕聲道,「之前不是說過了么,狩獵鳳蝶已經掌握了銀色旋風,只要你發揮正常,那鐵定是能過初審的。」

雖然三天的時候很短,但好在狩獵鳳蝶的天賦還不錯,再加上小智親自監督,總算是趕在比賽前將表演給完善了。

「別老想著輸贏,第一次就重在參與嘛。」瑟蕾娜同樣在安慰她。

「我知道,可我還是忍不住會緊張啊。」小遙緩緩吐出一口氣,盡量使自己放鬆下來,只是收效甚微。

「說的沒錯,重在參與哦,無論是輸是贏,不要給自己和精靈留下遺憾就行了。」

就在這時,米可利不知從哪冒了出來,笑眯眯地對三人說出了一堆鼓勵的話,雖然只是陳詞濫調,但不同的人說出來就有不同的效果,反正小遙是立刻精神了起來。

「謝謝你,米……」

「噓。」米可利將手指豎在嘴邊,「在外面請不要叫出我的名字,尤其是在這種地方,被人認出來逃都逃不掉。」

小遙連忙捂住嘴,點點頭表示理解。

「我說你的跟班呢,死了?」小智看了看米可利身邊,卻是沒發現小瞬的影子。

極品夫妻 「都說了他不是我的跟班。」 愛妻難爲 米可利苦笑道,接著又朝小智眨眨眼,「順便提醒你一句,為了打敗你,小瞬這幾天都在拚命練習,而且還每天都跑來向我討教哦。」

米可利是故意這麼說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小智的反應,可惜小智並沒給他意外之喜,依舊是一副死魚臉的樣子。

唉!這孩子怎麼就一點都沒幹勁呢。

米可利無奈地搖搖頭,剛想說些什麼,卻又突然心中一動,猛地想起一件事來。

「對了小智,這次的大會除了小瞬外,你還有一個強敵哦。」.. 聽米可利這樣說,小智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是說瑟蕾娜,還是小遙?」

「不是她們,我是說另外一個人。」米可利剛想說明,突然反應過來,連忙補救道,「那個,你們倆別多想,我沒有別的意思。」

小智心裡憋著壞,故意問他:「那你是什麼意思?」

米可利嘴角抽了抽,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好像怎麼說都不合適,還是瑟蕾娜和小遙幫他解了圍,這才讓話題繼續下去。

「你們看看那個人。」

順著米可利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休息室的角落,一名男子正倚靠在牆邊閉目養神,挺拔的身姿,金色的披肩長發,得體的酒紅色西裝,儼然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紳士。

「那位是羅伯特先生。」米可利小聲介紹道,「他是近年來芳緣最有名氣的協調家之一,不單是技巧方面,精靈的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小遙看了兩眼,忽然「呀」的一聲:「我想起來了,我在協調家的論壇上看到有人談論過他,羅伯特被譽為第二個米可利,因為他最擅長的精靈也是美納斯。」

諸天作弊界面 「第二個米可利?」小智聽了險些笑出聲來,真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又多一個娘娘腔。

「咳咳,總之小智你要多注意點,羅伯特先生絕對是擋在你路上的強敵。」米可利乾咳兩聲,不動聲色地轉移了話題。

雖然對於協調家而言,這個稱呼無疑是讚揚和肯定,但對於身為當事人的米可利而言,那就難免會有些難為情和尷尬了。

「我說你幹嘛這麼關心我?我是為了狙擊綠毛才來參賽的,輸贏對我來說根本就無所謂。」小智莫名其妙地看著米可利,總感覺對方的態度有些奇怪,似乎另有目的。

「呵呵,或許吧。」米可利也不生氣,只是笑了笑,他知道小智說是這麼說,可到時候絕對會全力以赴去贏得比賽。

哪怕小智本人真的不在乎輸贏,可他卻是在乎自家精靈的想法,不會做出刻意放水這種事來。

……

隨著時間的流逝,華麗大賽的初審漸漸進入白熱化,一個個協調家登上舞台,盡全力向觀眾們展示著自己精靈的魅力。

雖然比賽的結果要最後才會公布,但能晉級的總共也就八人,一些得分較低的選手無疑是提早被宣布淘汰,只能抱著遺憾出局。

「接下來是第20號,請瑟蕾娜選手上場。」電視里傳來了薇薇安的聲音,瑟蕾娜和眾人打了個招呼,站起身走向選手通道。

伴隨著燈光和音樂,瑟蕾娜面帶著微笑登上了舞台,得益於上次大賽的經驗,這次的她顯得更加自信,一舉一動都透露著優雅從容。

「薪尾狐,火焰漩渦!」

白光閃過,薪尾狐華麗登場,它揮舞著手中樹枝,頓時一股火焰繞著它的身體盤旋而出,看上去彷彿就像披上了一件紅色的外衣。

雖然這是個高難度的精彩動作,但觀眾們在讚歎之餘,也不禁為薪尾狐捏一把冷汗,生怕它一個不小心被自己的火焰所傷。

然而,瑟蕾娜的臉上始終帶著從容不迫的笑容,大聲命令道:「接著是精神干擾!」

總裁的叛逆情人 薪尾狐再度揮動樹枝,這回它是化為一名魔術師,只見隨著樹枝的擺動,火焰好似完全活了過來,如同一條火蛇在天空中自由旋轉飛舞,演繹出一副獨特的場景。

這兩個絕招原本並不起眼,可在薪尾狐熟練的操控與搭配下,卻是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精彩的演出讓全場觀眾不由自主地鼓起掌來。

隨著火焰漸漸消失,表演落下帷幕,瑟蕾娜和薪尾狐向著眾人鞠躬表示感謝,隨後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結果。

很顯然,瑟蕾娜的表現給三位評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分別給出了9.6、9.7、9.6,總計28.9的高分,也是目前為止的最高分。

「瑟蕾娜果然很厲害啊。」雖說有些不服氣,但小遙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即使同為剛出道的協調家,可已經旅行過兩年的人在某些地方終究是有些不同的,這也就是所謂的見過世面了吧。

「那孩子是不錯。」米可利毫不吝嗇自己的稱讚,隨即話鋒一轉,「不過我上次看過她的比賽,真要說的話,她只是很有表演天賦,而不是熱愛華麗大賽,態度上似乎是敷衍居多。」

小智一愣,隨即笑道:「怎麼,比我還敷衍么?」

「是的,比你還敷衍。」米可利認真地點點頭。

「那是你的錯覺吧。」

話雖如此,事實上小智早就有所察覺,瑟蕾娜的確對華麗大賽興趣不大,平時訓練也是馬馬虎虎,可話又說回來,當初提出參賽的也是她。

有時候,小智真的是搞不懂女孩子的想法。

不過這話他沒對小遙說,畢竟瑟蕾娜馬馬虎虎都能拿這麼高的分,萬一到時候小遙初審落選,那會嚴重打擊這個新人的信心。

由於瑟蕾娜堪稱完美的精彩表演,之後幾個選手的表演顯得有些乏味無趣,難以令觀眾興奮起來,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小智出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