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聞言,易天師也覺得不該再鬧了,便說道:「好了,先放過你一碼吧。明天我儘早結束戰鬥,到時候希望你還沒被打下擂台啊!」

「放心吧,不會的。」歐陽倫立刻答道。而他的心裡卻是想道:當然不會了,你和他是最後一場,我既然和他先打了,我當然得幫你先刺探點情報才是。你是我的好兄弟,我當然希望你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易天師並不知道心裡所想的,他也並不知道在歐陽倫的心裡竟然已經把才認識了幾天的他當做了好兄弟。

易天師現在還正處於吸收『兄弟』這個詞的狀態。


而他也很快體會到了這個詞所帶來的含義。

最後一天三輪的考核也如期而至,今天早上第一場易天師的對手是四十九號張峰,歐陽倫的對手則是有著『魔刀』之稱的宋鐮。

因為想要靠前三晉級基本已經無望,所以今天易天師的對手張峰並沒有選擇放棄,他要好好和易天師打上一場。

而且,他也聽說易天師雖然也和宋鐮一樣,下手無情,可是易天師卻是很有分寸的,而且他的武器就是拳頭,所以就算受傷也不會太慘。

的確,張峰今天的下場不是很慘。易天師想儘快結束比賽,張峰卻是採用了游斗的方式來應戰。

這讓易天師非常的不爽,所以在幾個回合之後,易天師抓住一個空擋,便直接把張峰扔下了擂台。

當裁判宣布易天師勝利之後,易天師便趕快趕往了一號擂台。

歐陽倫在一號擂台有三次比賽,分別是第一天第一場和易天師的較量,與第二天第二場和龍浩的較量,最後一場和『魔刀』宋鐮的較量了。

『魔刀』宋鐮和歐陽倫同時出現在了一號擂台之上。

看著蠻壯的歐陽倫,宋鐮突然開口說道:「要認輸就趕快,別耽誤我時間。」

正在調息的歐陽倫咋地一定這話,立刻氣冒三尺說道:「那個旮旯來的不懂禮貌的東西,這是修羅王城,不是你的鼠目可以仰望的。」


歐陽倫的諷刺意味很重,宋鐮聽了之後,氣極而笑道:「很好,很好,我會讓你為你的話付出代價的。」

宋鐮並不是來自修羅王城,只是來自修羅王城下轄的一個城市中。所以他也特別討厭這些來自修羅王城當地的人,他受不了那種趾高氣昂,所以他也才變得如此高傲。

面對如此的火藥味,作為裁判的王曉風卻並不在意,只是及時地說道:比賽開始。

這是一場刀對刀的較量。宋鐮的武器是一把鐮刀,歐陽倫的武器則是一把大砍刀。

不過,從比賽的一開始,勝利便已經沒有太大懸念了。實際上,比賽前勝負的懸念就不太大了。

宋鐮的鐮刀走的便是奇巧狡詐的路子,對上歐陽倫的大開大合的路子,可以說是兩種極端。

所以,他們倆的較量便是誰強便可以完全克制另外一方。

無疑,他們現在實力較強的是宋鐮。在宋鐮的連環進攻下,歐陽倫的力量完全排不上用場,大多數時間都是砍刀了空氣上。而宋鐮的每一次攻擊,幾乎都可以給歐陽倫帶來一個傷口。

宋鐮當然不會直接殺死歐陽倫,他也不敢。但他要狠狠地折磨歐陽倫,要讓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他還要歐陽倫因為這場實力而進入不了預備班。當易天師剛從四號擂台趕過來時,他恰好碰上了從擂台上被扔了下來的歐陽倫。

看著滿身是血的歐陽倫,易天師血氣上涌,他想立刻便和宋鐮打上一場。

躺在他懷裡的歐陽倫突然笑了笑說道:「真是抱歉啊,本來想探探他的底的,沒想到什麼底細都沒探的出來,結果卻弄成了這樣子。我真是沒用啊!」易天師終於明白了,原來歐陽倫之所以選擇不放棄比賽,原來都是為了替自己探探底。

易天師很想對歐陽倫說,你這是何苦呢,我本來便打算和他的比賽就放棄的。只要進入預備班便行了,沒必須和他拼個你死我活的。

不過,此時這話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出口。很勉強地笑了笑,易天師說道:「好兄弟,謝謝你了。放心好了,最後一場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歐陽倫點點頭,然後艱難地說道:「你先帶我過去恢復一下吧,宋鐮那個王八蛋竟然耗光了我所有的靈力,我得好好補充一下,中午的比賽肯定是參加不了,爭取能參加晚上的比賽。」

說著,歐陽倫拿出了一塊很小的靈石。他要先恢復點靈力,先把一身血止住,不然還沒到晚上,就先流血而死了。

不得不說,對於修為達到了黃天境的靈武者,便可以通過控制體內的靈氣來控制自身的傷口,而且效果也是非常好。這也是裁判能允許真刀真槍乾的原因之一。

一塊很小的靈石很快便被歐陽倫吸幹了靈氣,變成了普通的石頭。但他體內的靈氣也只是補充了一點點,只能夠壓制住傷勢而已。

而靈石,他也只有那一小塊而已。在整個『東珠半島』靈石都是一種很奢侈的消耗品,想要用來修鍊基本不可能,那是極少數人的特權。對於一般人來說,其唯一的用途也就是用來在關鍵時刻恢復一點自身的靈力。

而正因為靈石的稀少,所以靈石不能作為半島的通用貨幣,大陸的通用貨幣還是金幣。而歐陽倫的那快中品靈石,至少價值十萬金幣。

對於靈石的價值他自然知道,上一世他之所以能獨自一人發展那麼快,便是他有著逆天的運氣,發現了一個不算大的靈礦。不然的話,他也只能幹守著自己一個個很強的傀儡,而不能利用了。

突然,易天師覺得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

沒有絲毫地猶豫,易天師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玉盒,然後輕輕地打開他,拿出一顆丹藥,不顧歐陽倫的反對,便直接塞進了他的嘴裡。

「吃了他,沒毒。」易天師說道。

歐陽倫此時也不再矯情,他以為易天師給他服用的只是普通的靈藥而已。

沒想到,當他把丹藥剛一咽到肚子去,便發現已經消失殆盡的靈力竟然在瞬間便布滿了,並且自己還有溢出來的感覺。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歐陽倫詫異地問道。

「好東西,回靈丹。」易天師隨意地說道。

「什麼!這可是上品的丹藥啊,一顆就價值連城,你怎麼給我了啊,這不浪費嗎?」歐陽倫連忙說道。

「什麼叫浪費啊,何況你吃都吃了,也吐不出來了。這可是能瞬間補滿青天境初期的全部靈力的,你趕快把剩餘的煉化吧,說不定實力還能再進一步呢。」易天師道。

歐陽倫依舊不管不顧地說道:「你把丹藥給我吃了,你怎麼辦啊?」

關於回靈丹的價值歐陽倫可是很清楚的,如果說他那顆靈石價值十萬金幣的話,那麼這顆回靈丹絕對是一億金幣都買不到。

但兄弟間的友情又豈是用金錢能衡量的。

易天師沒所謂地說道:「放心吧,沒事,我第一輪不是得第一了嗎?這是給我獎的,還有四個呢,反正是白來的,你就不用客氣了。」

歐陽倫不再說話了,只是默默地享受這來自易天師的友情。而此時的易天師又何嘗不是呢? 有些人,如果從一開始就不能成為朋友的話,那麼以後便基本不可能在成為朋友了,甚至會是一輩子的敵人。

易天師和宋鐮無疑也可以歸入這類。

他們都是天才,他們都受人敬仰,他們都是被寄託著無數希望的存在。同時,他們也都是對方前進路上的障礙。

當然,成為朋友不僅可以讓他們都打破這道障礙,而且對他們以後的道路也會有不小的幫助。

可是,沒有當然,天才都是難以共處的。真正的天才,也只會有一個。想成為真正的天才,那麼,也只有打倒同樣被稱為天才的對方。

早上歐陽倫的所做給了易天師極大的震撼,所以,最後一場的比賽,易天師也必須竭盡全力。

不光是為了歐陽倫,也是為了他自己。上一世,他活得太安穩了,而現在還不容易有個年輕的機會,他怎能不趁著年輕也熱血一次。

當然,他現在得先解決掉中午的對手。

易天師的運氣不錯,中午的對手並沒有像早上的張峰那樣想和他拼上一拼,而是把力氣用到了晚上的最後一站。這也不用易天師再費力氣了。

而『魔刀』宋鐮的威名也還在。中午的比賽,他的對手同樣的選擇了放棄。

對他兩來說,現在剩下的也就最後一戰了。

第二輪考試的第三天,最後一場:易天師VS宋鐮

比賽場地,一號擂台。

而好像為了讓第一組更多的人都能看到這場焦點比賽,王曉風還特地把這場比賽推遲了半個小時,讓其他人在結束之後,也能到這來觀摩一下。

終於,推遲的半個小時也到了。

易天師VS宋鐮的比賽也要開始了。

在先去的比賽中,易天師和宋鐮都是八戰八勝,所以這最後的一場,還決定這第一小組頭名的歸屬。

在第一小組其他八人的期待下,裁判王曉風終於也宣布了比賽的正式開始。

率先進攻的是宋鐮。

獵獵的風聲作響,在眾人面前,宋鐮快的只剩下殘影,而下一刻,宋鐮的鐮刀伴著綠色的靈氣已經架在了易天師的脖子前面。

眼看易天師就要身首異處的時候,宋鐮的鐮刀卻砍了個空。在眾人的驚叫聲中,易天師險而又險的躲過了這一刀。

當然,這也是易天師故意所為。

這場比賽,他知道他的優勢不多,準確的說,他的優勢也只有精神力和力量而已。

雖然宋鐮的靈武已經達到了綠天境中期,但是精神力卻還沒有突破綠天境。而精神力達到了綠天境的易天師便可以準確的料敵先機。

這也是他精神力能唯一能發揮的用途了,當然易天師也不能一直躲下去,他的靈力可是不如宋鐮的,所以即使他能一直料敵先機,但一旦靈力使耗盡,他就算能料到宋鐮的下一步動作,他也做不出來相應的動作。

所以易天師必須得像和面對同樣以速度和靈活著稱的張奎一樣,一擊致命,儘快結束戰鬥。

所以,面對宋鐮的攻擊他都是剛剛好,懸之又懸的躲過,給宋鐮造成一種心理上的暗示。


只要再快一點,那麼就行了。

一開始,宋鐮也的確是這麼想的。但躲過一次是運氣好,兩次還是運氣好嗎?三次呢?

但宋鐮卻是想不通為什麼。分明他的速度和靈活都比宋鐮要好的多,但是易天師卻能一次又一次的躲過自己的攻擊。

黃綠色的靈氣,分明顯示著易天師只有黃天境巔峰的靈武。難道他的精神力已經突破了綠天境?

宋鐮不禁為自己這個想法搖了搖頭,在他的認知里,還沒聽說過,誰的精神力比靈武還要強大。

當然這也是因為自小就被當做天才的他,做的最多的事便是修鍊,對於這些和修鍊不是很相關的事,很少去涉及。


宋鐮還在進攻著,又是一刀,斜著由上朝下割向了易天師。

易天師在地上打了個滾之後,再一次地險而又險的躲過了宋鐮的攻擊。

終於,易天師不想再這麼下去了,這麼短短的一會兒,他的靈氣已經消耗了三分之一。而宋鐮雖然處於進攻的狀態,但他天然就比自己多的靈氣,撐得時間也肯定比自己長。

在地上滾了一圈,易天師也狼狽了爬了起來。宋鐮卻仍然不依不饒地再次跟了過來,一起來的還有他那把黝黑黝黑的鐮刀。

易天師和宋鐮在場上拚命地打鬥著,場下看的人也都是在提著心吊著膽的。畢竟同齡人當中,這麼精彩的比賽可不是這麼多的。

而易天師再次在宋鐮的鐮刀下險險逃生之後,一些替易天師加油的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而替宋鐮加油的人則是再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為易天師的好運而嘆氣,還是為宋鐮的不爭氣的嘆氣。

終於下一刻,鬆氣的也不鬆氣了,反而是『呀』的一聲驚叫了起來,嘆氣的也不再嘆氣了,而是大喊一聲『好』。

因為,此時剛剛狼狽站立起來的易天師好像是所有運氣都用完了一樣,他這次沒在躲開宋鐮的鐮刀。

此時,不光場下的人驚訝了,就連宋鐮也驚訝了。

別人不知道,場上的他卻知道,自己剛才那一擊,易天師絕對是有把握躲過的,但他為什麼不躲了。所以宋鐮驚訝了。

看到這一幕,場下有個人笑了。笑的正是很熟悉易天師的歐陽倫。

看著周圍驚訝的叫聲,他不禁開口說道:「都別驚訝,嘿嘿,你們忘了易天師的綽號是什麼呢?」

歐陽倫一句話,周圍地人立刻恍然大悟。特別是親身經歷過這樣一遭的張奎。

當時自己不就是易天師的這一陰險這一招這下迅速敗退的嗎?

陰險,怎麼能忘了對於易天師來說,陰險就是他的代名詞呢?

精神全力集中的宋鐮自然不知道場下的情況,他現在正處於驚訝之中。不過僅僅是瞬間之後,他便下定了決心。不管是易天師是真傷還是假傷,只要他繼續進攻那麼絕對沒錯了。

但就是這僅僅的一瞬間,對於易天師來說已經足夠了。

宋鐮的鐮刀雖猛,但卻只是地階中品,易天師對此事很不屑一顧的,但當宋鐮的鐮刀切切實實地看在了他肚子上的時候,他終於感到了疼痛。

娘的,這一刀比當時第一輪中遇見的綠天境巔峰的雲斑貓獸的一爪還要狠,還要疼。

但易天師現在必須忍住疼,他只有一瞬間的機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