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聞言,韓若樰挑了挑眉毛,暗道這個張元寶確實比小馬會說話。

她往前走了幾步,看著張元寶,放緩了聲音。

「不如你說說都收了什麼氣,我來主持一下公道,若不是你們得錯,我給你個公正,若是你們的錯,你們也得認錯。」

聽了這話,張元寶三人對視一眼,立刻向韓若樰齊聲道:「懇請韓掌柜做主。」

韓若樰點點頭遂又見視線轉移到其他人身上:「你們覺得怎麼樣?若是願意聽我做主,便留下來按我說的做,若是不願,可以離開了。」 狂風暴雨肆虐著這座山頭,四周一片漆黑,控電室內的發電機已經是被轟爆,裡面的電線直接點燃,一串串的火花跳閃著,瞬間控電室內便是發出了轟然的爆炸聲。

而這個時候,方逸天他們一共五人已經是衝到了這棟別墅的大門前,別墅內有著不少的守衛,外面的廝殺聲以及驟然間電源被切斷所造成的漆黑讓他們知道有敵來犯。

兩條身影衝出了別墅內,然而,他們剛衝出來——

咻!咻!

兩顆狙擊子彈已經是激射而出,無一例外的便是激射在了他們的腦袋之上。

砰!砰!

兩聲爆響,這兩個剛衝出來的殺手腦袋便是直接炸裂開來,血水飆射,半顆腦袋直接被轟掉。

開槍的正是方逸天與幽靈刺客,擊殺了這兩個人後,他們已經是衝到了別墅門前,直接踢開了別墅大門,而後沖了進去。

與此同時,銀狐突然暴喝了聲:「危險!」

而後她的身形已經是朝著右側直接閃避了過去,幽靈刺客的身形也是一閃,方逸天則是將那兩個刺客聯盟中的彪悍大漢拖著就地一滾,滾向了另一側,剎那間——

砰!砰!砰!

從別墅大廳西側方向上傳來了數聲槍聲,與此同時,身形滑動閃避的銀狐目光一冷,雙手拿著的沙漠之鷹手槍已經是接連扣動了扳機。

砰!砰!

大廳中漆黑一片,饒是如此,從銀狐手中的沙漠之鷹的槍口中依稀可以看到兩道迸發而出的火舌,隨後,西側的方向上便是傳來了兩聲慘嚎之聲。

方逸天的身體滾在地上,隨後他身體一躍,準備站起身,然而,突然之間他臉色一變,一絲無形而又尖銳的危機迎面而來,方逸天臉色一變,隨即身形直接彈起,宛如一枚炮彈般的朝前一衝,同時虛空中響起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飛旋霹靂腿!

方逸天的身體宛如一枚炮彈般的衝過去之後便是直接施展出了飛旋霹靂腿,而且當中蘊含著的赫然是三重力勁!

方逸天身體飛彈而出的瞬間,黑暗中閃出一道身影,極快,身上有股濃烈之極的無形殺機,而這道身影的右手一揚,手中拿著的赫然正是一支手槍。

然而,這道身影拿著的槍剛要朝著前面站起身來的刺客聯盟中的那兩個彪悍男子,這時,一道勁風攜帶著猛烈之極的風聲呼嘯而來,隨後,方逸天的一腳已經是踢在了這道身影的右手臂上!

砰!砰!砰!

第一重力勁!

第二重力勁!

第三重力勁!

方逸天施展而出的『飛旋霹靂腿』直接踢中了這個人影的右臂,三重力勁宛如一波一波的浪濤般洶湧而來,強大的力道不斷的疊加在了一起,瞬間便是將那隻手臂踢飛,而手中握著的那支槍也瞬間脫手而出!

「呼!」

剎那間,這道身影的反應也是很快,飛起一腳,橫踢向了衝上來的方逸天。

這一腳的力道也是極為刁鑽,力道迅猛,剛烈之極,朝著方逸天的胸腹直接一條踢了過來。

砰!

瞬間,方逸天橫臂一擋,然而,那強大的腿腳力道卻是讓他的身體也禁不住微微晃動了一下,

方逸天的臉色微微一變,對方這一腳一腳之力也並非是全部的力道,然而卻是讓他的身體禁不住微微晃動了一下,可見對方的力量之強橫的確是駭人。

藉助這個空擋,對方這道身影已經是與方逸天稍稍拉開了距離,黑暗中看不到對方的具體面容,只是依稀看到一個輪廓,一個身材並不高大,可是卻有種無形殺機的男子。

此刻,這個人一雙目光也是在緊緊地盯著方逸天。

如果看到他的面容,那麼將會看到他的臉色閃動著一絲極為驚訝震驚之色。

「黑暗之王?果真是你,看來安東尼奧就在上面吧?」這時,銀狐突然閃身而來,看著眼前的那個男子,開口說道。

而方逸天與這個男子交手的時候,現場中又有四個衝出來的殺手被銀狐與幽靈刺客聯手殺死,這會兒那兩名刺客聯盟的大漢正與兩個衝過來的殺手交戰在一起,隱約佔據上風。

「你——銀狐?是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竟然殺過來安東尼奧老大的住所?難道你不想活了嗎?」前面那個被譽為黑暗之王的男子一瞪眼,看到面前站著的銀狐之後便是怒喝著說道,語氣感覺到極為的吃驚,難以置信。

「黑暗之王?莫非是安東尼奧身邊的第一高手不成?」方逸天冷笑了聲,而後沉聲說道,「銀狐,刺客,你們一路上去,別讓安東尼奧以及他的妻子孩子跑了。至於這裡,交給我!」

「黑暗之王你不是一直都想與戰狼一戰,證明自己的嗎?機會就在你眼前!」銀狐說著身形一閃,招呼上了幽靈刺客,朝著樓上沖了上去。

此行的目的是安東尼奧,絕不能讓安東尼奧逃跑了,至於安東尼奧身邊的這個黑暗之王,她相信方逸天能夠應付。

「什麼?」黑暗之王聞言后臉色一變,身形剛想一動,攔截銀狐她們的去路,然而,在方逸天目光緊盯之下,他竟是不敢有絲毫的動作,憑著意識,他竟是感覺到眼前的這個男子比起任何一個人都要危險得多!

這個世上,能夠給他造成這種沉重壓力的對手並不多,僅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而已。

隨後,聯想到剛才銀狐離開前的話,他一顆心頓時沉下了冰湖般,雙眼瞳孔更是忍不住緊縮起來,開口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就是戰狼?!!」 小馬見剛才韓若樰已經沒有理會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立刻表示同意由她做主。

而王三把與其他人也趕緊尾隨其後表示任由韓若樰處理。

韓若樰見此,並沒有直接詢問他們的緣由,而是將目光轉向了賬房先生。

「賬房先生,你先將今晚大家打架的這些人全部記下來,每人這個月均扣除一半工錢。若是有人不服,直接結算全部工錢叫他離開。」

「是。」

賬房先生立刻答應,其他人都是露出一副緊張的樣子,卻不敢說話。

韓若樰讓小敏給自己搬了一張座椅過來,隨即看著眼前的這些人,慢條斯理的開口。

「你們究竟因為什麼打架,現在可以說了,張元寶先說。」

小馬本來是要搶著說,卻不料韓若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頓時心裡有些打鼓,情不自禁的抬起袖子抹了一把額頭。

韓若樰將他的動作看在眼裡,越發確定今晚是小馬挑起來的事。

「回韓掌柜,今晚我們三個做完工剛一回來,便被這個人攔住。」

金元寶說著將手指向小馬,言語里一片憤憤。

「他帶著一群人,非說我們三人是小偷,偷了他的銀子,我們沒有做這種事自然就不肯承認,他們就一個個陰陽怪氣的罵人,我們氣不過,所以就動了手!」

「哦,這麼說就是你們三個人先動的手是嗎?」

韓若樰的聲音不冷不熱,張元寶一時間也聽不出韓若樰是喜是怒。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皺著眉頭,略作猶豫便像是豁出去了一樣點頭:「對!是我先動的手,他們兩個動手也是為了幫我。」

聞言,韓若樰對張元寶的印象更加深刻。

這人明知自己有可能會以誰先動手作為評判過失的標準,他卻不僅主動承認,還將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實在是個講義氣之人。

其實在趕來的路上,小敏已經將他們大家的緣由說了個大概。

她說這幾天小馬和王三把就對新來的這幾個人左右看不順眼,時常挑釁,不過張元寶他們一直都是人了下來。

撩婚_初塵 今天晚上她曾不小心偷聽到小馬幾人商量著要給張元寶幾人一個教訓,不料今晚就出了這樣的事。

韓若樰不是偏聽偏信之人,但她對小敏說的話卻沒有懷疑。

因為她也有感覺到小馬以及益生堂的夥計,都對張元寶他們隱隱帶有一股敵意。

一開始她只當是不熟悉,並沒有太過在意,但今晚既然出了這樣的事,她實在有必要將益生堂的規矩重新立起來。

也正是這個原因,她才會偏向與張元寶三人。

不過張元寶的表現著實讓韓若樰意外。

「小馬,他說的可是事實?你不得有半句假話!」

韓若樰轉頭看向小馬,聲音裡帶上了幾分威嚴。

小馬早已感覺到韓若樰不會偏向自己,倒也老實的承認了張元寶所說帶人圍堵他們,誣陷他們是小偷的事情。

「掌柜的,這都是我出的主意,跟其他兄弟們沒有關係,若是扣工錢,還請你不要扣他們的,直接從我的工錢里扣!」

小馬不是愚笨之人,今晚的事情只要韓若樰逐一詢問,就能查出來一切都是他的計謀。

如今益生堂生意蒸蒸日上,他們這些夥計的工錢比鎮上其他醫館的工錢都要高,掌柜的對他們也是和氣不苛刻,任是誰都不願輕易丟掉這份差事。

所以小馬才決定直接坦白,將一切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

而這邊,韓若樰也沒有想到小馬會這麼順利的承認錯誤。

她目光在周圍所有夥計臉上一一巡視過之後,最後將目光停留在小馬身上。

「小馬,既然你已經承認是你故意找茬,那就過去給張元寶他們道歉,若是你得到他們的原諒,我這裡就留下你。」

「掌柜的……」

韓若樰話音一落,王三把立刻叫了起來。

但見韓若樰目光堅定,已經是做好了決定,後面的話頓時便咽了回去。

而其他眾人面上也都露出了緊張的神情,個別人看向張元寶三人的臉上還帶上了怨恨。

韓若樰不動聲色的將這些人的反應看在眼裡,似乎等著小馬去給張元寶道歉。

而張元寶三人顯然沒有料到韓若樰竟會與他們站在一邊,看向小馬的眼睛里隱隱透露出暢快之色。

「小馬,你做決定吧。」

見小馬久久不動,韓若樰冷聲提醒。

非是她逼迫小馬。

益生堂的這些人,小馬機靈,做事認真,韓若樰對他也頗為信任。

但今天的事確實是小馬做錯,若是她一味包庇,不僅有失公正,還會間接影響益生堂。

她可不想讓醫館的這些夥計們,覺得小馬有什麼特權,整日拉幫結派。

而此時小馬也在做著心理鬥爭,向韓若樰承認一切是一回事,向張元寶他們道歉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未免也太丟臉了。

「掌柜的,我私下再給他道歉,您看可以嗎?」

「我這裡是醫館,不是你們隨意打架的地方。既然你們剛才都同意讓我做主,那就按我說的來。」

韓若樰沒有給小馬留半點情面,就是想讓他長一個教訓,同時也讓其他人明白在益生堂里所有人必須按她的規矩來做事。

而就在小馬被韓若樰拒絕,心裏面天人交戰的時候,張元寶的聲音忽然響起。

「掌柜的,今日這件事也有我的不對,若是我能和馬兄弟好好談談,將之前的誤會解開,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就讓我先給馬兄弟道歉吧!」

語罷,張元寶便主動走到小馬跟前,對著小馬和他身後的人舉手抱拳。

「馬兄弟,從前我們幾個在千金醫館做工難免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你和這裡的諸位兄弟,現在我們哥幾個已經不在千金醫館了,還望咱們兄弟之間的矛盾也沒了,以後好好跟著韓掌柜干。」

小馬難以置信的抬起頭,見張元寶竟主動給自己道歉,面上忽然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張大哥不計前嫌,竟然主動給我道歉,我實在慚愧至極,您今後咱們就是好兄弟,若是誰敢欺負您,我一定叫著兄弟……」

「咳!」

小馬說著忽然聽到韓若樰的咳嗽聲,立刻意識到自己又犯了錯,尷尬的笑了笑:「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今天這樣的事說啥都不會在發生了!」

「對對!以後咱們都在益生堂里做工,就是親兄弟一樣,以前的事都不再提了!」

隨著小馬與張元寶握手言和,院子里的夥計們全都鬆了一口氣,上前給張元寶他們打招呼,說好話。

而張元寶身後的兩個人被他們的熱情感染,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友善起來。

見此,韓若樰心裡的一塊石頭這才重重落下。

「諸位,你們進了我益生堂的們,都是我這裡的夥計,我希望你們之間也能和睦相處,只有這樣咱們益生堂的生意才能越來越好,你們的工錢也會越來越高。」

韓若樰站起身,視線在所有人身上掃過。

看見他們都聽得認真,尤其是小馬和張元寶還手臂勾著手臂一副哥倆好的樣子,便又將視線轉向了賬房先生。

「先生,今晚麻煩你了,今晚打架的這些人都知道了自己的錯誤,這工錢就不扣了。」

「多謝掌柜的!」

一聽到韓若樰的話,下面的夥計們全都歡呼起來,小馬和張元寶也十分激動。

韓若樰笑了笑,看著他們二人:「不要以為我不扣你們的工錢就不懲罰你們了,今晚在這裡打架的人從今日起,全部都得給我好好乾活,再有下次,我可沒有這麼好說話了!」

「掌柜的放心,咱們一定好好乾活,再不給您添麻煩!」

眾人見小馬和張元寶異口同聲皆笑了起來。

「行了,都趕緊休息,明天給我早點起來!」

韓若樰面有笑意的丟下這句話,又與賬房先生說了些話,忽然發現韓小貝與小敏一起站在張媽身邊,也不知來了多久。

「娘,咱們也回去!」

韓小貝從張媽懷裡跑過來,走到韓若樰跟前時,還特意用崇拜的聲音道:「娘,你一來他們便不打架了,你太厲害了!」

「多謝張媽!你們也回去休息吧!」

韓若樰捏了捏韓小貝的臉,沒有多說,沖張媽揮了揮手便帶著回房。

到了第二日上午,李管事一聽說昨夜打架之事,立刻便跑來向韓若樰賠罪。

「掌柜的真是對不住,當初千金醫館天天跟咱們掙生意,張元寶他們幾個跟小馬也對罵過,都怪我沒有處理好。」

「李管事不必自責,不管如何,現在他們都在咱們益生堂,以前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哎!」

見李管事還有些忐忑,韓若樰笑了笑:「李管事,你招來的這幾個人確實不錯,尤其是張元寶我很滿意,我會再觀察一段時間,若有機會一定會重用他。」

「那張元寶確實有情有義,值得信任。」

李管事對韓若樰的話十分贊同,但很快轉移了話題。

「掌柜的,千金醫館那邊,趙管事又找我了,您覺得咱們究竟是買還是不買呢?」

韓若樰聞言,不覺有些意外。

她原先讓李管事將趙管事請來益生堂,但他說需要將千金醫館幫著上官家處理掉才能過來。

現在又過了近半個月的時間,不禁沒有處理掉,又來詢問自己的口風,這倒是叫人有些奇怪了。

「這千金醫館難道就沒有人接手嗎?」

李管事等的便是韓若樰這句話,當下便將其中的緣由說了出來。

原來,這千金醫館也不是沒人詢問,但上官老爺開價兩千兩,少一分都不行,所有便無人問津了。

想她接手益生堂的時候,才用一千兩便買了下來,這千金醫館都已經是關門的生意了,竟然還敢要兩千兩,還真是有些獅子大張口。

韓若樰思索了一下,還是覺得現在拿出大筆銀子買下千金醫館似乎沒有太大作用,便搖了搖頭。

「你且回復給趙管事,我只能出一千兩,若是上官老爺不同意便罷了。」 ——你,就是戰狼?!!

黑暗中,方逸天對面的那道身上散發著無形而又森然殺意的男子開口問著。

他的語氣中已經是夾雜著一絲無法掩飾的震驚以及駭然,他那雙犀利的眼眸更是精光爆射,冷冷的盯向了方逸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