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聽到遊子承認,三個女生的臉色同時一變,尤其是爲首的那個,望着遊子的眼神更是兇狠地想要把她吞下去一樣,口吐惡言的同時,一揚手,看姿勢是要給遊子一巴掌。

如果被一個柔弱女生給打巴掌的話,遊子這些年還真的是白活了。

不慌不忙地一伸手,遊子很輕鬆地鉗住了那隻揮向自己的手腕,臉色也徹底沉了下來。

雖然脾氣好,但是遊子可不是那種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聖母!

“如果再從你的嘴裏聽到一個辱罵我的字,我不介意折斷這隻……一點都不堅硬的手腕。”

說着,遊子的嘴角勾起了一個沒有笑意的笑容:

“所有的人都可以作證,我可是正當防衛。”

淡淡的眼神在全班掃了一眼,向來只把遊子當做一個柔弱女生的學生們只覺得一股駭人的威壓,渾身一僵,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在這種氣勢下,除了順從,似乎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第一次,遊子在自己同學的面前,顯示出了一絲與生俱來結合着後天越來越深的威嚴。 “放……放手!”

少女連嚇帶太疼的,磕磕巴巴地衝着遊子叫着。

“嗯?”

遊子發出了一個上挑的鼻音,少女渾身一顫,語氣立刻變了:

“求求你,求求你放手……我再也不敢了!”

少女哀求着,聲音再也強硬不起來了,她只覺得自己的手腕上好像鉗着一把鐵鉗子一樣,隨時都能把自己的手腕給掐斷。

和手腕比起來,面子什麼的這個時候也顯得不再重要了。

更加重要的是,遊子那冰冷的眼神,讓少女覺得不光自己的手腕,連自己的生命也非常危險!

實際上,雖然經歷了不少的戰鬥,消滅的式神不少,遊子卻沒有真的殺過人。

豪門錢妻 當然,如果虛也算是生命的話,遊子也算是殺了不少。

所以,當遊子真的認真起來的時候,身上確實會不自覺地散發出殺氣。

“滾,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遊子冷冷地道,一甩手,少女被甩地一個踉蹌,如果不是她那兩個跟班機靈地扶上一把的話,恐怕她現在已經摔倒在地了。

“你等着,會有人幫我報仇的!”

脫離了遊子的少女狠狠地瞪了遊子一眼,色厲內荏地衝她喊了這麼一句很多反派角色退場時都會說的臺詞之後,帶着兩個跟班很快跑走了,那速度就像是有鬼在身後追着一樣。

別人也許不瞭解,可是直接承受了遊子威勢的爲首少女才知道,原來眼神有的時候,真的可以殺人!

跑到門口的時候三個少女還碰到了從外面進來的日吉,日吉奇怪地看了眼逃跑一樣從自己班裏離開的三人,搖了搖頭並沒有多想。

如果知道這三人是來找遊子麻煩的,恐怕三人就不會這麼簡單被放出去了。

遊子看到進來的日吉,還有他那難看的臉色,不用說,宣傳板那邊恐怕不是什麼好消息。

果然,臉色陰沉地好像要滴下水來的日吉重重地坐到了椅子上,“啪”地一聲,把手上的東西拍到了桌子上。

“可惡,如果讓我查出來是誰貼的這種ps過的假照片,我會讓他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日吉狠狠地道,向來冷淡的他很少有這種情緒外漏的時候,由此可見這一次日吉確實被氣得不輕。

看向被日吉拍到桌子上的照片,遊子的瞳孔一縮——

這些是……

在照片上,一個銀髮青年摟着十二三歲的少女,兩人一個擡頭一個低頭在交談着什麼,姿勢看起來是那麼的曖昧。

青年看着懷裏少女的眼神非常寵溺,而少女則笑得非常開心,即使僅僅是照片,兩人之間那種親密的關係也盡顯無疑。

所有看到這些照片的人都能看得出來,青年顯然是非常在乎少女,而少女應該也很依賴那個青年。

如果兩人的年齡相仿的話,沒有人會懷疑這是不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遊子認出了這些照片,或者說她想到了這是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

——這些照片,正是前不久遊子和龍弦看電影那一次,那個時候她確實感覺到有人在拍照,不過因爲龍弦打岔所以沒有繼續查下去。

遊子沒有想到,原來被拍的人竟然真的是自己和龍弦!

是的,這些照片根本就不是如同日吉想的那樣ps過,而是真的,除了沒有得到遊子和龍弦的同意之外,內容完全真實。

“若,這些不是ps過的假照片。”

遊子淡淡地道,臉上沒有多少表情。

“什麼?”

wWW. ttκá n. ¢ O

正想着如何找出幕後人的日吉猛地一愣,看向遊子的眼神露出了微微怪異的神色:

“這些照片,是真的?”

“嗯。”

遊子點了點頭,雖然這些照片看起來確實很曖昧,可是遊子卻問心無愧,所以根本就不會去欺騙日吉什麼。

“那麼照片裏面的男人是……”

日吉使勁嚥了口吐沫,心裏無限期待着遊子告訴他那個男人是她的長輩。

或者說,日吉心底就認爲那個男人是遊子的長輩,一年多時間的相處,讓日吉對遊子不說百分百地瞭解,不過卻非藏確定她不是那種拜金或者最求刺激的性格,不可能爲了錢或者其他的任何原因去幹j□j這種事情。

這最起碼的信任,日吉還是有的。

然而,日吉相信遊子可不表示所有人都相信她,在遊子點頭的瞬間,班級裏面立刻響起了一片議論的聲音,望向遊子的眼神更是充滿了紅果果的鄙視。

“我還以爲黑崎很清純呢,原來都是裝出來的!”

一個男生小聲地嘀咕着,臉上露出一股近似於惱羞成怒般的神情,之所以如此,是因爲這個男生以前一直暗戀着遊子,只是遊子和日吉的關係一直比較親密所以根本就不敢行動。

現在,遊子不小心暴露出了“真面目”,想到自己竟然喜歡一個j□j的少女,那個男生自然覺得頗爲惱怒了。

“你說什麼?!”

日吉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瞪着那個男生的雙眼裏滿是冰冷的寒意,竟然有人敢當着他的面侮辱游子,日吉如果不發怒的話那才叫奇怪。

即使這個時候他還沒有聽到遊子的解釋。

“我現在就教教你有些話是不能隨便說的!”

說着,日吉就要過去教訓教訓那個男生。

看着被嚇得臉色發白的同學,遊子搖了搖頭,拽住了日吉的衣角:

“算了,若,沒有必要爲了那些不相關的人生氣。”

“可是他出言侮辱你了!”

日吉沒有動,不過顯然並不想就這麼算了。

“如果他再敢說什麼的話你再幫我教訓他,好不好?”

遊子再次勸說道,這一次日吉終於聽了進去,坐了下來,不過坐下之前最後看了那個出言不遜的男生的那一眼,還是讓他嚇得不輕。

看着柔聲安撫着日吉的遊子,班裏的學生們在噤若寒蟬的同時也暗自在心裏吐槽——

剛剛那三個女生來找茬的時候怎麼沒見黑崎遊子這麼……聖母?

就在日吉君的面前裝吧!

沒管衆人心裏想的都是什麼,遊子開始向日吉解釋那些照片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龍是我父母的朋友,他從小看着我長大,給了我很多幫助。”

當然,龍弦也是遊子的朋友,不過這個時候顯然不適合說這些。 父母的朋友?

日吉立刻接受了遊子的解釋。

如果那個男人是遊子父母朋友的話,那麼他就是遊子的叔叔了,叔叔用着寵溺的眼神看着遊子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這裏,日吉的怒氣更深了。

明明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卻被人爲地扭曲成這樣,做這件事的人明顯就是想要把遊子的名聲搞臭,然後讓她在冰帝無法立足。

其心可誅!

日吉垂下眼簾,想到了其他的東西。

這照片貼出的時間實在是太巧了,昨天下午跡部才表示出對遊子的興趣,今天遊子和男人的親密照就被貼了出來,如果說這不是跡部後援團成員乾的話,打死日吉都不相信。

現在跡部應該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那麼他會有什麼行動?

心念電轉間,日吉暫時按捺下想要幫遊子出氣的念頭準備靜觀其變,如果在今天放學前跡部還沒有具體行動的話,就算跡部是他尊敬的部長,日吉也絕對不會允許遊子跟他在一起的!

不說日吉,班裏的其他學生聽了遊子的解釋之後不約而同地撇了撇嘴,絕大多數都不相信遊子的話,尤其是女生們。

父母的朋友?

騙誰呢!

他們又不是沒有叔叔伯伯,怎麼不見哪個叔叔用那種好像看着戀人一樣的溫柔眼神望着自己?

當然,她們不是希望自己的叔叔對自己有那種感情,只是有了對比之後,纔會發現其中的異常之處。

要說照片裏面的那個青年對遊子只是長輩對晚輩的寵愛,打死她們都不相信!

雖然因爲跡部而對遊子有着偏見,可是不得不說,這一次,這些女生看到的纔是真相。

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下,上課鈴終於響了起來,任課老師推門進來,新的一節課開始了。

只是,那個年紀不大的女老師時不時望過來的眼神讓遊子知道,流言恐怕已經傳遍整個學校了,不止學生,連老師也知道那些照片的事情了。

遊子略帶無奈地搖了搖頭,曾經的她也是曾經萬衆矚目,不過因爲這種事情,還真是感覺不爽啊!

這已經是上午的最後一節課,整個二年F組裏,無論老師還是學生,一個個都顯得精力非常不集中,學生們在想些什麼可以想象,都盼着早點下課早點聊聊八卦。

可是就連老師都說錯了不止一個知識點,就有點過了。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衆人期盼已久的下課鈴終於打響了,這節課,上得還真是有夠痛苦。

然而,老師剛剛離開教室,學生們正站在那裏剛剛打算去吃午飯,教室的門再次被拉開了。

從外面被拉開了。

兩個帥氣的男生走了進來,爲首的那個一看就非常着急,光潔的額頭上竟然沁出了點點汗滴。

“跡部學長?”

“跡部sama!”

“忍足學長?”

“忍足sama!”

班裏的學生中啥時響起了一片低低的呼喊,他們都沒想到跡部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難道跡部真的對黑崎遊子……

所有人的心裏都有了自己的猜測。

“黑崎,你沒事吧?”

跡部一進門就直奔遊子,問的同時臉上猶自帶着掩飾不住的擔憂。

跡部現在很痛恨自己爲什麼那麼晚才知道那些照片的事情,否則他就可以早點來安慰遊子了,雖然遊子一直表現地非常成熟穩重,可是哪個女生遇到這種事情都不會好受。

“我能有什麼事?”

遊子挑了挑眉,很輕鬆地道。

實際上對於跡部的關心遊子還是很開心的,最起碼錶示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很好的,跡部這個朋友算是沒有白交。

雖然這件事的起因絕對是因爲跡部。

“啊恩,你這個女人還算華麗,沒有因爲這點事就哭哭啼啼。”

看着遊子那沒有一絲負面情緒的臉,跡部所有的擔憂一掃而空,忽然仰首大笑起來:

“不愧是本大爺看上的女人!”

是啊,這個女人可是能夠擁有讓一個已經停止呼吸的人重新活過來的能力,而且她的身上肯定還有很多其他的祕密。

這樣的女人,又怎麼能是一些風言風語就能打敗的?

跡部自嘲地笑笑,笑自己的反應過度,黑崎遊子可不是學校裏那些只會打扮、發花癡的普通小女生,自己怎麼能用看待普通女生的眼光來看她呢?

“嘶……”

前一句話還沒什麼,可是當跡部後一句話一出口,班級裏響起了齊齊倒抽氣的聲音。

——本大爺看上的女人?跡部這是承認自己喜歡黑崎遊子了嗎?

比起其他人,遊子纔是被嚇得最厲害的那一個。

本來遊子以爲跡部只是身爲朋友來關心自己一下,可是現在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看上自己?跡部喜歡上自己了嗎?

就是打破腦子游子也沒想過自己會俘虜住跡部這個自戀又驕傲的男人,他到底看上自己哪點了?

難道是因爲自己在他面前暴露出太多真實的自我嗎?

腦子裏面轉過無數的念頭,時間上卻沒有過去太久,遊子看着雙眼灼灼望着自己的跡部,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

“你不要開玩笑了,跡部學長。”

遊子故作平靜地道:

“雖然我是弓道部的王牌,可是你也不用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吧!”

無論跡部到底看上自己哪裏了,遊子都沒有接受的打算,一絲絲也沒有。

如果能夠接受男人的話,早在京極真對她告白的時候就已經接受他了,要知道,京極真也是一個很優秀的男孩子呢!

然而,遊子想要粉飾太平,可不表示跡部也和她有相同的打算,既然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跡部就打算收回去!

“你知道本大爺的看上到底是什麼意思的,黑崎遊子。”

跡部的臉沉了下來,他可以接受拒絕,然後他可以繼續努力爭取,可是這種顧左右而言他的曖昧態度他接受不了。

在跡部的世界裏,是非對錯非常分明,不存在灰色地帶。

“是嗎?”

遊子打了個哈哈,然後快速地轉移話題:

“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跡部學長,沒事的話我要吃午餐了,現在已經不早了。” “如果你沒聽清的話,本大爺可以再說一遍,本大爺看上你了,黑崎遊子!”

跡部卻不容遊子打哈哈,他直接上前兩步,和遊子之間只剩下不到一米的距離:

“做本大爺的女人,黑崎遊子!”

跡部的語氣那叫一個堅決和理所當然,卻聽得遊子一陣頭痛,尤其在看到班裏同學那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的樣子,更想要付額嘆息了。

——自己長得也不是多麼國色天香、性格也稱不上特別溫柔體貼,跡部他怎麼就看上自己了?

跡部不是已經知道自己身上還有很多不爲人知的祕密了嗎?知道自己不是一個普通的女生,怎麼還會喜歡上自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