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聽罷莫海東的吩咐,大家紛紛在腰間前面繫上一隻盛棉花的布袋,並每人佔據一壟棉地、各自前行採摘已經成熟的頭遍棉花。

方澤濤老師很快就以理工科學霸的靈敏感覺體驗出了採摘棉花的最佳姿勢、最佳節奏和最佳手感,並漸漸地把剛開始還齊頭並進著的趙永進和迪麗熱巴等高中學生甩在身了后,直至和莫海東、古力娜扎這兩個採摘棉花的老手並肩前行!

方澤濤見狀,充滿「歉意」地對左、右兩邊的莫海東和古力娜扎開玩笑地說道:「看來我應該悠着一點,否則也實在不好意思再超越你們這兩位老師傅啦!」

古力娜扎聽罷,大度地回應方澤濤說道:「你就別不好意思啦!我們父女兩個人如果是輸給像你方澤濤這樣一個幹什麼都是能手、高手的勞動達人,那麼我們一點都不覺得丟面子!再說了,我爸爸都已經五十多歲了,我古力娜扎又是一介小女子,因此你方澤濤要是不超過我們,我們也就無法對你這個強勞力刮目相看啦!」大家聽罷頓時哈哈大笑!

方澤濤聽罷,也就無所顧忌地全力前行採摘棉花。在採摘完自己的一壟棉花到達田頭之後,方澤濤又反過來在古力娜扎的這一壟棉花地上和古力娜扎相向而行。在和古力娜扎碰面之後,方澤濤欲將自己布袋裏已經鼓鼓囊囊的棉花勻出一些給古力娜扎!古力娜扎見狀,趕緊制止說道:「這是你方澤濤的勞動成果,我古力娜扎可不能貪占你的功勞!因為按照規矩,我們要各稱量各自的採摘重量,看誰拾得的棉花最多,誰就是當天的『花魁』!而且,我們家可是要按照棉花採摘的重量給每一個拾花的幫工付工錢的!」

方澤濤聽罷,頓時哈哈大笑地回應說道:「所謂的『花魁』的字面解釋就是『女人之花』,所以我們這些大男人還要當什麼『花魁』呀?如果我要是被說成是『拾棉冠軍』,我方澤濤倒是可以當仁不讓!至於拾棉花的工錢,你們家就替我方澤濤無限期地存着吧!」

就這樣到了北京時間下午20點,莫海東開始招呼大家收工,並評點一天的拾棉成果說道:「今天,你們幾個高中學生每個人都比去年進步了不少。不過,你們的老師方澤濤可要比我和古力娜扎這樣的拾棉花老手還要厲害!方澤濤今天一共採摘了180公斤的棉花!這個採摘產量放在我們連隊、甚至放在我們這個塔格特團場里,都算得上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花魁』!而且,方澤濤採摘的棉花還特別乾淨,裏面幾乎沒有任何雜質!」

方澤濤聽罷,立即對大家強調說道:「誰當花魁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必須要保證採摘棉花的質量!這就是在採摘棉花時,一定要注意不能混進雜質!否則,軋花廠在收購皮棉時,會給棉花降等降級,從而壓低收購價格!而且,含有雜質的棉花確實還會影響到紡織廠的紡紗品質,並進一步地影響到棉布的品質和服裝的檔次!」

莫海東聽罷方澤濤一番頗有見地的專業性解釋,立即讚許地對方澤濤說道:「我們每年都確實有可能會和軋花廠因為皮棉的品質評定和收購價格問題而吵得不可開交!現在看來,我們在採摘棉花時,由於採摘新手、老手之間的經驗和水平差異,往往會在採摘棉花時有可能會混入或多或少的雜質,因此也難免會影響到皮棉等級的評定和收購價格!」

臨收工時,方澤濤隨手拿起一小把皮棉細心地用兩隻手扯弄著,最後居然扯弄出一小撮長度相等、排列整齊的棉花纖維,並對大家介紹說道:「這就是初步鑒定棉花纖維長度的最簡單的方法,專業術語就叫棉花纖維的『手扯』長度!我目測了一下,這一片棉地里種植的海島棉頭遍花的纖維長度大約是28mm左右,我想等到過幾天再來採摘品質最好的二遍花時」,纖維長度應該可以達到30至33mm!所以,這一片棉地里的海島棉品種最終採摘上來的棉花,就是我們江蘇的眾多紡織廠最喜歡採用的細絨棉,這已經是比較好的紡織用途的棉花啦!」

方澤濤說着,又拿出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的塑料取樣袋,隨機採集了幾袋棉花樣品,並對大家介紹說道:「我要在寒假裏把這些棉花樣品帶回江南大學實驗室,進行棉纖維長度、長度整齊度、纖維細度、纖維強度、纖維成熟度等理化品質指標的測試,讓我們江蘇的紡織廠都能確定相對比較優質穩定的棉花供應客戶!」

……

本章節未經授權,暫時無法提供綠色轉碼閱讀.

支持作者,請前往正版網站付費閱讀! 「阿昔,阿昔……」

是東方衍的聲音,明落昔睜開了眼睛,刺眼的光讓她重新閉上了眼睛,她拿手遮住陽光。

「嗯?」

「天亮了。」

「哦,我想吃蘋果。」

「好。」東方衍為她削著蘋果,明落昔去河邊洗了洗臉。

東方衍把蘋果遞過來,同時還說了一聲:「對不起。」

明落昔剛睡醒還有點蒙:「嗯?為什麼道歉?」

「昨天晚上……我很抱歉,沒有保護好你,還故意嚇你。」他的態度很誠懇。

明落昔大口啃著蘋果:「睡了一覺,忘了。」嘴角上揚,全是暖意,她記得昨晚某人居然唱歌哄她睡,沒想到他還挺多才多藝的,哈哈。

東方衍見她居然笑出了聲,有些擔心,問道:「阿昔,你沒事吧?」難道被嚇壞了?

明落昔吃得開心:「沒事,蘋果挺甜的,收拾一下,我們回宮。」出來也快二十天了,可以回去準備交流大會的事情,迎接她的大財神洛景煜,該怎麼坑他呢?讓他把水月山莊所有項目全部消費一遍,雙倍價格!

東方衍無奈的看着跑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明落昔,女人真是善變啊,昨晚還是哭得梨花帶雨的可憐模樣。

「可惜呀,沒能幫你契約一隻像樣的靈獸。」明落昔坐在劍馳虎的背上,二人踏上了回程的路。

「不礙事,我有契約靈獸。」

「那個秦漠說得不錯,契約靈獸其實也要看緣分,看來你的緣分不在原若山。」

東方衍看着她的側顏,微微一笑:「或許吧。」

「如今你是玄靈二介,在武場弟子裏首屈一指,應該難逢敵手了吧?」明落昔問道。

東方衍眉頭微微蹙了蹙:「民間還有許多門派,高手如雲,武場這些年其實在走下坡路。」

「你和我說說這次交流大會的規則吧。」劍馳虎身材強壯,明落昔半躺在它背上悠閑的曬著太陽。

「玄海大陸的交流大會兩年舉辦一次,各國武場弟子和民間各大門派推選出修靈強者進行靈力交流。神殿有十個名額,會根據參賽者的年齡與靈力而進行挑選,能成為神殿弟子是一件榮耀的事情。」

「那你上次為什麼不去?」明落昔想起去落月森林歷練之前神殿突然降臨挑選人才之事。

東方衍眼神微閃:「因為我不信神。」

「你這話可不能給神殿那群神棍給聽見,不然我也保不住你,萬能的神怎能不信呢?」明落昔勾唇笑道。

「為什麼要信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東方衍反問她。

明落昔不答,拿頭髮遮住陽光:「你繼續。」

「交流大會分四個等次比賽,地靈一介到五介為四等,地靈六介到地靈九介為三等,玄靈一介到玄靈五介為二等,玄靈六介到玄靈九介為一等。」

「不公平!」

「為何?」

明落昔憤憤不平:「憑什麼沒有天靈的比賽?」

東方衍抽了抽嘴角:「參賽者年齡必須在三十歲之內。」

「什麼意思?」

「三十歲之內玄海大陸幾乎沒有人能夠達到天靈,就算有,那神殿早就出手收入內部培養,不會讓他們參加交流大會的。」

明落昔摸了摸鼻子:「這樣啊……那這次交流大會豈不是沒意思,切,沒看頭。」

「倉龍國連着幾屆不是倒數第一就是倒數第二,倉龍國的修靈者心有怨言,其實此次交流大會他們都沒有什麼信心。」東方衍有些擔憂,「我怕有心人從中挑事。」

「有本公主在還怕贏不了嗎?」又有些猶豫,「只是有神殿在場我不太方便出面。」畢竟這群神棍都覬覦她的神器與神獸,況且她還機緣巧合的契約了四大上古神器之一。

「阿昔對神殿的態度很奇怪,不服他們卻又怕他們。」東方衍實話實說。

明落昔坐了起來,瞪他:「我才不怕!」聲音大,底氣卻不足。

東方衍眼底笑意濃,低低「嗯」了一聲。

「我只是不想惹是生非,做人嘛,低調一點。」明落昔弱弱道。

神殿確實是強者的聚集地,聽說天靈者一抓一大把,她確實不算出眾,要不然神殿也不會是天下修靈者的嚮往之地。如果能進神殿不僅光宗耀祖還能學到這玄海大陸最高明的靈術,到最後成神升仙得永生,前面的傳言明落昔倒還相信,到後面成神成仙的她就帶着問號了。

「阿昔放心,此次倉龍國絕不會墊底。」他肯定的說道。

「每次交流大會是誰和咱們爭倒數第一呀?」

「炎虎國。」

明落昔噗呲一聲笑出了聲:「朱大爺?」沒想到還挺有緣分,想到他那熟悉的口音和語調明落昔總會想到以前的老局長,聽說炎虎國的國君向來憨厚,不爭不搶,很得民心。與朱元和在大東國相處過一個多月,他確實和傳言中一樣,不想上進也不想落後,炎虎國的子民在這樣的環境中很安逸,歲月靜好,有時間她倒想去炎虎國轉轉。

「笑什麼?」

「難怪我在大東國時和炎虎國的皇帝那麼聊得來,原來是難兄難弟。」

東方衍道:「聽說這次炎虎國有一個門派發展迅速,很得他們皇帝的重用,這次看來他們也不一定墊底。」

「武場的情況我知道,民間門派……」明落昔頓了頓,「這次是誰統領門派弟子參賽?」

「還未定。」

「武場不着急嗎?」

「阿昔,說句實話,其實倉龍國民間門派心不齊,武場這些年又沒有個拿得出手的弟子,所以民間門派是不服武場安排的。」東方衍嘆了口氣。

明落昔皺起眉頭:「反了他們了!還是不是倉龍子民啊,懂不懂什麼叫為國爭光?」明落昔這才反應過來,提劍上戰場,他們現在連劍都沒有,這還怎麼參加交流大會?

「阿昔可有辦法?」

「上來!我們速速回宮!」青鸞鳥展翅高飛,直衝雲霄。

回到京都,明落昔直接去了武場,擬下告示,召天下賢才,只要能夠進入複賽,每人賞銀一千兩,不論是武場弟子還是門派弟子,若能進入決賽賞銀三千兩。此話一出,天下嘩然,哪個和錢有仇?原本漠不關心的各大門派開始活絡起來,一時之間歷練的弟子爆滿,一個個心裏頭都有都有了衝勁。 茫茫星空,浩瀚宇宙,一顆晶藍色的星球上

–崑崙之巔!

皚皚白雪零下。

一位身着白襯衫牛仔褲的俊郎少年雙手插兜,靜靜屹立在山峰之上。

「哦買嘎!上帝,我看見了什麼?上面……上面竟然有個少年。」

登山遊客中,被羽絨服包裹的英國友人投來怪異目光,手指在心口畫十,為少年祈禱。

「願上帝保佑。」

另一邊,一位鬢髮斑白的大叔吃驚中帶着一絲羨慕,感嘆道:

「這~年輕人!」

越來越多的人向山峰望來,議論紛紛,

「他是怎麼上去的?為什麼只穿了一件襯衫?」

……

眾人詫異的目光與聲音,少年並未理會,他如尊雕像般,靜靜矗立在一塊岩石上,抬頭望天未發一言。

如果眾人離近觀察的話,定會大吃一驚!

只因,少年的眸子中,一團紫色火焰浮現。

—紫幽瞳!

紫幽瞳一眼望穿無盡虛空,鎖定宇宙中心,一輪古老巨大的青銅圓盤,

–星空輪盤!

銅盤之上,流動着絲絲縷縷青色氣焰,一個個古樸神秘的文字雕琢,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少年的眸子盯着銅盤,漸漸恢復了些許清明,喃喃低語道:

「整整一千年了,是時候回去了!曾經的敵人,還有那些背叛我的人,你們也該還債了。」

……

少年名叫古星浩,別看只有二十齣頭的樣貌,其實已經活了整整一千年了。

確切的說,是來到地球后,活了千年。

夜半,

登山的遊客回了山腰的旅館,月色如銀,灑滿腳下這條巨龍時,

他行動了!

身如魅影在月色中留下一道殘影,一頭沒入山澗。

出奇的,水面並未濺起浪花,絲絲縷縷的霧氣籠罩,增添了些許神秘。

這是一處秘境。

是九百年前,古星浩追逐一隻靈狐時偶然發現的。

秘境內,參天古木生長,足有十米之寬,散發着靜謐幽藍之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