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聽黃毛的話,這人應該叫做超哥!

“喂!哥,剛纔那妞子和那男的都不見了!”綠毛拱到李明的耳邊窸窸窣窣地說道。

“是噢!”黃毛,才如夢初醒,剛纔跑得太狠了,追到李明的時候一直都在喘着粗氣,恐怕也沒有看清楚周圍的情況。

“超哥!剛纔裝逼的就是這貨!”黃毛見只有李明一人更加是放心了,加緊在超哥的面前再誹謗李明一句。

“啊?剛纔裝逼的不是你嗎?”李明馬上給黃毛回了一句。

“我操!你憑什麼,這樣跟我們超哥說話!你算老幾啊?”綠毛立即搶過李明的話,然後又說:“我們超哥在這一片可是話事的人,你知道不知道?只要我們,超哥一個電話,五分鐘內,就能喊來二、三十號人。”

“唉!閉嘴了!磊子!”超哥攔住了綠毛的嘴。

見到超哥開口,黃毛和綠毛自然便不再說話,賊笑着躲到後面去,打算看戲了。

“聽到沒有,你超哥,讓你別說了!”李明得意地笑了笑說,至於什麼超哥不超哥的,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裏,就算真來二、三十號人,只要你來的是業餘選手,李明根本就沒有怕過,正好添作練練握力的材料罷了。

“你丫的!”綠毛很氣氛地說,不過說到一半就被超哥的手下給攔下來了。

超哥,頓了頓,然後又說:“聽說!小子,是你找茬了是不是?”

“是!又怎麼樣?”李明狠狠地道。


“媽的!給我打!”超哥,火了,沒想到李明一個人見到自己來了十號人馬也敢這樣囂張,本來想着在這大街上,給弟兄們拿回點彩頭就算了,誰知道,這李明一點低威也不肯認,既然別人根本都不把自己看在眼裏,那自己也沒必要再跟李明囉嗦什麼。

超哥手下的人馬,立即抄起了傢伙,便往李明這邊砸來!

當然了,傢伙都是用報紙卷着的,也就是說這些人都拿着一卷卷的報紙往着李明衝來。

“要出手了嗎?”李明想了一想,覺得打殘他們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

跑路!?

對頭!

不過,並不是單純的跑,李明決定用誘敵深入,這招,把人給引到自己心目中的地方,畢竟大街上打打殺殺的,恐怕會影響到自己的高考,甚至會被人禁止高考。 “啪啪啪!”在超哥還未反應過來之際,李明已經在他的臉上扇起了巴掌來。剛纔,就在超哥剛放出了狠話之際,李明已經是一個箭步踏上前去,在超哥的臉上快速地打了起來。

驀地,超哥兩邊的臉頰浮現出手掌印,紅白紅白的相間着,大概能清楚地數出有無條紅色的,然後隔着四條白色的,就像是一頭紅白的斑馬。

超哥被李明打完之後才反應過來,隨即感到臉上一陣熾熱的灼痛,旋即惡兇兇地大罵道:“誰?誰tmd,敢打我的臉?”李明已經是閃了開去。

以李明的速度,幹這事情實在是太容易了!他先是開動1:30的加速,然後便是衝到超哥的跟前,瘋狂地颳了幾把,然後又以幾快的速度閃了開去。超哥的手下想要捉住李明,但這個談何容易呢?待到,李明閃開了之後,他們才發現李明打了自己的老大,可是,下一秒就已經找不着李明的身影了。

“是我打的!怎樣?痛嗎?要不要再來一次!”李明站在了三米遠的地方對着他們揚揚手,用極其挑逗的語氣在說着,臉上露出了很猥瑣的笑容。

“你媽的,給我捉住他!”超哥指着李明惡兇兇地道,指使他的兄弟將李明打扁。

“呵呵!好啊!你捉我,我就當享受一下被捉咯!”李明調轉臉就跑,任憑他們在後面叫囂,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裏。

以李明的速度,要是讓他們捉到實在太難了!

不過李明卻一直將速度放緩,保持住一種他們即將追到,但又追之不到的狀態,具體來說,就是加快速度跑一段,然後又等一段,不斷地將他們引入自己設想好的地方去。

“小子你休想跑!”黃毛在後面叫道,抄起傢伙就往着李明的後腦勺打來。


“哈哈!你打不到我!”李明,突然加快了速度,剛好閃開了黃毛的一擊,而且只是讓黃毛的一擊微微偏出,讓黃毛有一個即將打到李明的幻覺。

“你丫的!這下,算你走運,我打偏了!”黃毛正追得高興呢,還不知道自己是在被李明玩弄於鼓掌之中,還真以爲自己只是差一點就打到李明身上,他完全不知道,這一切其實完全掌握在李明的手裏。

“追,給我快追,別讓那小子給跑了!”超哥跑在隊伍的最後面,當然了,論速度的話,他並不是隊伍裏的快馬,不過如果論地位的話,可以說在隊伍裏無人能及,所以他自然地跑在了最後,就像一個在催促着士兵的指揮官一般。

十來個混混在超哥的催促下,就像發了瘋的野狗一般,瘋狂地追趕着李明,其實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所追着的是什麼,但是他們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很快就要追到目標,然後又可以,以多欺少地蹂躪一番,他們一直便是如此,以多欺少,恃強凌弱,所以,他們根本就不在乎獵物是什麼,他們只在乎追趕及**時候的快感,這就是混混,一幫盲頭蒼蠅般那裏有便宜,就去那裏佔的人。

“哈哈哈哈!跑快點啊!你們再這麼慢,我就要跑掉了!”李明跑在最前面,在開心的說着,他根本就不覺得這是一場追逐,而更加像是一場娛樂,講敵人引人自己的圈套,然後趕盡殺絕!


趕盡殺絕?

會不會說得有點過了?不會!對待敵人,就應該一次過把人打得以後都不敢再裝逼來!如果不是的話,那打了等於沒打,而且李明最擔心的還有以後的事情,如果不一次不搞掂的話,以後要是這幫人再找上劉夢倩,那個才叫做麻煩。

何況,李明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在劉夢倩的身邊。

就在前面不遠處,李明記得那裏有一條死衚衕,就是那種走進去之後就出不來的死衚衕,這種巷子一般人流很少,因爲沒有人願意走進這種入口跟出口都在同一處的巷子裏,不過對於李明來說,人煙稀少卻是最佳的地點。

“堵住他!”跑在最後面的超哥,大聲地喊道:“那條巷子裏沒路,這次他死定了,給我狠狠的打!”

超哥此時,心裏可樂了,心想李明這不是自投羅網麼,居然跑到一條死衚衕裏面去。

“對!打死他!兄弟們,給我往死裏打!”黃毛跑在第五位,他的年紀在這羣混混裏算是中間,而力氣和速度也算是中間,自然地排在了一個很適合的位置。

跑在最前面的幾個混混,已然轉進了死衚衕裏,一下子便消失在黃毛的眼前,當然了,還包括綠毛在內。

就在黃毛走在轉入衚衕的那個轉角時,突然一聲慘叫“啊!……”

從衚衕裏傳了出來,就如被殺的豬一般在竭斯底裏地狂叫。

黃毛心裏覺得是李明在慘叫,不由得一陣狂喜,一口悶氣終於算是出了出來,過了一會又覺得有點稀奇,心中思忖着:“哇,不是吧!這麼快便打成這樣了?這班傢伙什麼時候下手變得這麼狠了?嘻嘻!?有進步,有進步!”

黃毛還未肚子地yy完,死衚衕裏,已經跑出了兩個臉上帶着惶恐的混混,甚至你還能看到他們的褲兜裏被一泡液體染成了淡黃色,模樣甚是狼狽。

“喂喂喂!你們幹什麼?給我淡定點,信不信我立馬打殘你?”黃毛隨手揪住一個混混的衣袖,惡兇兇地問道。

“鬼!見鬼了!哇啊!”混混絲毫不理會黃毛的威脅,用盡了吃奶的氣力,甩開了黃毛的手。

黃毛皺了皺眉頭,百思不得其解:“光天化日之下,怎麼會見鬼了呢?沒理由剛纔那小子是鬼吧?”

心裏在思忖着,可黃毛的腳步並沒有放慢,他知道自己的後面還跟着五六個大漢,這幾個人纔是他們這幫人之中真正的戰鬥力,其他的只是跟着來湊人數的小童鞋,沒見過什麼大場面,也有可能綠毛下手太狠了,直接把他們給嚇倒了。於是乎,他還是膽子很壯地往着死衚衕衝了進去。 於是乎,黃毛還是膽子很壯地往着死衚衕衝了進去。


一邊衝,一邊口中大喊:“小子!嚓你馬的!老子來給你煎皮拆骨!待會給老子叫大聲點!”

通常口裏叫得最大聲的,膽子都是最小的,這叫做:用聲音壯膽!

黃毛一邊叫,其實心裏一直都沒底,他總是有一種未知的畏懼,不過後面的超哥不停地催促着,而且仗着自己人多,他也只好硬着頭皮衝了。

可一轉入死衚衕,眼前的景象立即便讓黃毛整個人都愣住了!

黃毛雙眼發呆,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景象,像看到了,可又像看不到,腿下卻不管後面的人怎麼催促都不敢再邁出半步,他終於知道剛纔衝出巷子的幾個同夥,到底爲什麼褲兜裏面都泡着黃色的液體。

只見,綠毛正神情呆滯地軟癱在地上,一條鼻涕從鼻孔中吊了出來,左腳的關節怪異地扭曲着,怎麼個怪異法?就比如本來膝關節是往內彎曲的,可現在卻變成了往外彎曲,腳踝的位置才顯得突兀,一般人的腳踝都是正L型,可是綠毛的腳踝卻是倒L型的,顯然是被眼前的李明給玩弄過。

“你……你你你……剛纔幹什麼了?”黃毛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居然有人可以徒手將人的關節拿捏成這樣,而且還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像是在玩着橡皮泥一般。更加,不敢相信的是,居然這個人是李明,那個還穿着校服出來下館子的普通高中生。

“嘿嘿!你是指這樣拆骨嗎?”李明,一手捏住綠毛右腳的膝關節,然後……


“咔嚓!”一下脆響,整個膝關節被李明輕巧一撥,生生地被拐了出來。

綠毛的右腳立馬變成了跟左腳一樣,伴隨着一聲慘烈的哀嚎:“啊!……”響遍衚衕,不過這恐怕也不會引起多少旁人的注意,這裏就只有李明跟混混們在,而並沒有其他人在場。

“這下對稱了!我剛纔就是這樣弄的!”李明裂嘴得意地笑了笑,然後又說:“你想試試嗎?”

“我……我我我……”黃毛正想說,“我找錯地方了!”不過與其這樣說的話,還不如說,是找錯人了!這個場子一時之間好像又不能丟了。

“他……他肯定是偷襲!這傢伙肯定是躲在死衚衕裏,等着偷襲了我們!他本身其實很弱,不用怕,不用怕!”黃毛試圖這樣安慰一下自己,使得自己的膽子更加壯大一點。

黃毛鼓足了勇氣吞了一口口水,本來連口水都不敢吞,然後好像想起了一件一直被自己忽略了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兜裏一直藏着一把刀子。

走到死衚衕的口子,然後像個喪家之犬一樣逃跑,這個場子黃毛丟不下,黃毛想了一想,心裏暗暗說:“是噢!剛纔礙於人多,還沒真的跟他動刀子!現在,就讓他肚子上多兩個洞洞吧!反正他也夠拽的,等我捅他兩個洞洞,讓他吃點小虧,知道什麼叫做狠人!?”

隨即,黃毛從口袋中,掏出了武器——一把白森森的匕首,然後揣在了手裏。

“放開他!不然我在你的身上捅出兩個小洞來!”黃毛拿出匕首後,首先關心到的居然是同伴。

“哦?”黃毛對綠毛的關心,使得李明有點感到意外,本來還以爲他只是當綠毛是個跟尾小狗般的看待,沒想到黃毛還有這麼一着,這不禁使李明想起了自己以前跟阿虎一起的一幕:有次鄧智斌被人逮住了,然後自己拿着開西瓜的大砍刀去了,對着對面的人,就是這樣說的,最後,李明砍翻了兩個,將阿虎救出來。

“喂!你媽逼的!快放手!你幹吊啊?!敢動我的人!?”超哥終於從最後趕到,看到李明把綠毛幹得苟延殘喘地趴在地上,指着李明破口大罵道。

“哦?”李明彷彿發現這羣混混都挺有愛的,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成了這樣,不僅沒有驚恐,而且還都着緊得很。

“難道……我打得還不夠恐怖!?”李明心裏暗自地嘀咕道,不禁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經被他扭成了怪型的綠毛,怎麼看都不像個正常的人,而是像個被虐待得很徹底的人。

確實有點虐待的成分!起碼,現在基本在綠毛的身上,找不到一個像樣的關節。

不過,這並不出自李明的本意,關於饒正教他的擒拿手,他用在實戰的機會就很少,此時用在綠毛的身上,更多的算是一種試驗性質,所以許多關節位,他都試了一試,然後又因爲最近的握力大增,所以用力也有點過猛,這綠毛也只得很無辜地當了一回白老鼠,一下子已經痛得昏迷了過去。

“怎樣?還想跟我打麼?”李明用絕對的武力地位,在給對面的混混說着話。

“兄弟們!都給我上!”超哥一聲令下,一衆混混就如剛剛脫繮的野狗一樣撲向李明。

藝員之勳 ,一雙手攔在了混混的前面,正是黃毛。

只見,他一臉凜然地站在最前面,用手攔住從後面趕上了的混混,然後說:“讓我先上!”

“啊?” 試煉從奇遇開始 ,心想:這黃毛小子不是瘋了吧!居然敢來跟自己單挑。

“敢動我的兄弟,我要你今天就橫屍街頭!”黃毛義正言辭的說着,雖然口裏說的是要別人橫屍街道,但語氣卻略帶了點悲壯,彷彿在說着臨別時候的感言。

“哈!”李明淡淡一笑,覺得黃毛此時真的有點不自量力的莽撞,就像大部分的愣頭青一樣,在未清楚對方的實力之前,就已經全力以赴了,往往便這樣將自己的弱點給暴露了出來。

就在李明淡笑之間,黃毛已經衝了過來,只見他緊咬着牙關,臉上的容貌嚴肅而帶有**,握刀的手,不由得緊了一緊,這是他看來自己可以戰勝李明的好使利器,不過眼鏡卻好像有點不太使,不知道咋的,在衝到目標的位置的時候,目標卻已經不在此處。

黃毛,錯愕地調轉了臉,慌忙地搜索李明的身影……

…………

不好意思,又是2000字的,趕着出去吃飯啊!先上一更了!晚上回來,有時間的話,會再上一章2000字的! 一隻手,已經緊緊地捏住了黃毛的拿刀的手腕。

李明此時,已經站在了黃毛的身側,淡淡地瞥了黃毛一眼,手上勁度一使,將黃毛的手臼給整個地脫了開來,眼神裏沒有絲毫的憐憫,淡漠而且略帶了一絲的茫然,對於敵人,過多的感情簡直就是多餘!

“啊!”一聲響亮的尖叫,黃毛整個身體往着李明的那側,傾斜了過去,很奇怪地扭了一下,想要憑藉着身體的協調,減低手腕被扭轉所帶來的痛苦!

一張惶恐的眼睛,瞳孔無限地被放大,彷彿碰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黃毛整個人癱倒在地上。

只此一招,李明簡直是用秒殺的姿態達到了完勝的目的,其效果,絕對是震懾了全場。

“哇!……”除了超哥之外的其他幾個混混,全部都大叫一聲,然後將手中的傢伙拋到空中,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像盲頭蒼蠅一般亂竄了起來。

“喂!你們幹什麼!?我們這麼多人,怕他的鳥啊?難道他的**特別大?”超哥,捉住一個手下,便惡兇兇地訓道。

不過,那手下絲毫不理會超哥的阻止,繼續亂竄了起來,而且還很大力地甩開了超哥的手,在這其中,一聲布料被撕破了的聲音,從手下的衣袖上傳來,一件完好的衣服,就這樣被一個處於極度惶恐中的人,被完全地撕破了。

超哥,無奈地搖了搖頭,握緊了手中的傢伙,此時,一把閃亮亮的大鐵棍露了出來,現在報紙的外面,而且上面還用鐵釘釘了許多個的牙齒,感覺就是一根模樣很醜陋的狼牙棒!

“喲!亮傢伙了!?”李明,挑釁道。

“媽的!你到底是什麼人?”超哥,淡定地問了一句,此時談退,已經談之不上,自己作爲老大的,無論前路是否滿布荊棘,都只有硬着頭皮一路的鏟過去,不然的話,以後在小弟的面前,也根本無辦法擡得起頭。

“哈!你沒看出來嗎?高中生一個!”李明淡淡地道,確實他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高中生。

“擦你馬的!高中生,那麼拽!?”超哥大怒道,覺得李明在挑戰着自己的智商,舉起狼牙棒便往着李明敲去。

一個身影,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來到了超哥的脅下,一把將超哥的肩膀給捉住。

超哥,使勁地動了兩下,可是怎麼都動不起來,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一樣。

“真的要打嗎?”李明在超哥的面前,淡淡地道,眼神裏所流露出的恐怖,直接地攻擊到了超哥的思想之中。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超哥怯怯地問。

“不卸你胳膊!不毀你的容!帶上你的所有人馬,加入龍虎幫!”李明斬釘截鐵地說着,語氣不帶一點寬容,反而帶着一種讓人不得逃避的威迫力在其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