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胖子速度相當快,只是眨眼間功夫,巨劍就已經抵達一名店小二脖子上,就在這時,凌天說道,「胖子,別讓鮮血流在這裡,今晚我們還要在這裡休息。」

「知道了。」胖子應一聲,怒喝一聲,一股龐大氣勢從胖子身上釋放出,轟的一聲,六名店小二和女掌柜,震飛出房間外,胖子也緊隨其後,跟上去,手中巨劍毫不留情。

咔嚓一聲,胖子的動作相當麻利,手起刀落,一名店小二的腦袋,已經被胖子斬落在地上。

一個閃身,手中巨劍由上往下劈去,一名店小二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他的身體就被劈成兩半,內臟和鮮血,灑落一地。

剩下的四名店小二,以及女掌柜,見到這一幕,他們才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兩名七重根基期的店小二,眨眼間被殺

見到四名店小二與女掌柜眼中露出驚訝以及恐懼的目光注視著他,胖子似笑非笑說道,「我不喜歡殺女人,但對於你這種賤女人,我向來不會手軟。」

本書源自看書蛧

… ?其他四名店小二與女掌柜,沒想到事情結果竟是這樣,地上兩個被殺的店小二,修為也有六重根基期實力,可這樣的實力,在眼前這名胖子的面前,連一招都過不去就被殺。

看著眼前的胖子,四名店小二與女掌柜也明白,眼前此人不簡單,今天算是踢在鐵板上了,可事已至此,女掌柜也明白,已無任何退路,她一臉陰森,警惕注視著胖子的方向。

「李二,你們上,小心一些,眼前這胖子有些實力,必須將他先殺死,否則我們今天都會栽在他手上」女掌柜對身旁其他四名店小二說道,四人拉開架勢,慢慢朝胖子逼近。

注視著眼前這幾名店小二與女掌柜,胖子臉上露出笑容,絲毫沒有將他們幾人當回事,這幾個傢伙,修為不過六重根基期到八重根基期之間,對胖子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

胖子將手中巨劍扛在肩膀上,注視著那四名不知死活的店小二衝過來,他一聲輕喝,單手提著紅色巨劍,朝幾人的方向衝過去,電光一閃的瞬息之間,鮮血如水柱瘋狂湧出。

那四名店小二被腰斬,身體被瞬間斬成兩段,倒在地上不斷掙扎著,不過幾秒,地板已被鮮血給染紅,四名店小二失去生命氣息,女掌柜見到眼前這一幕,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胖子的實力超乎她的預料之外,見到六名店小二都被胖子擊殺,六人奈何不了眼前胖子絲毫,甚至連近胖子的身都難,女掌柜也明白,眼前此人,絕對不是等閑之輩。

而女掌柜也知道自己不是胖子的對手,女掌柜並未多說,一言不發,直接將身上那套連衣裙給脫掉,一絲不掛站在胖子面前,走到一張椅子上,直接張開雙腿,嫵媚笑道。

「胖哥哥,難道你真的忍心,就這麼殺死我我這身體雖然老了一些,不過你看我這身材,是不是還有些吸引力,只要胖哥哥放過我,今天隨便你怎麼玩都行。」

女掌柜雙腿分開,用手不斷在自己那豐滿的胸前揉捏著,擺出一副極為誘人的神態,口中還不斷發出嬌吟聲,似乎在誘惑著胖子,見其一幕,胖子嘴角上揚,直徑走向女掌柜。

女掌柜見到胖子露出笑容,朝著她走過來,她的聲越來越大,似乎在鼓舞著胖子,可就在這時,一旁的衣裙下,女掌柜神手過去,握著一把鋒利的匕首,等待胖子接近。

看著眼前擺弄風姿的女掌柜,胖子走到她身前,手中巨劍猛然抬起,女掌柜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雖已四十多歲,可身材卻是風韻猶存,她本想藉此誘惑胖子。

見到胖子手中巨劍劈砍而來,女掌柜渾身一絲不掛,也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拿出匕首,似要抵擋住胖子那一劍,叮噹一聲脆響,火花四射,女掌柜瞪大著雙眼,滿是不敢置信。

她手中的匕首,竟被胖子一劍削斷,胖子揮出一劍后,直徑轉身朝房間走去,不在理會女掌柜,女掌柜瞪大著雙眼,直到胖子離開后,她的脖子上出現一條細小的痕迹。

冷少的蜜愛小妻 鮮血不斷慢慢從那條細小痕迹中滲透而出,一陣微風吹過,砰的一聲,只見渾身一絲不掛的女掌柜,她的身體摔在地上,咕隆一聲,脖子上的那顆腦袋滾出十幾米外。

胖子走到房門前,一臉不以為然說道,「可惡的老女人,竟敢把我當成小男孩,我戰元是什麼人就那具人老珠黃的身體,也敢在老子面前擺弄,簡直找死」

在人肉客棧外面,惡人城許多人都在外面等待,可就在凌天與胖子進入客棧沒多久,就傳出打鬥聲,人肉客棧外面的人都陸續離開,他們覺得那兩個新人已必死無疑。

對於人肉客棧裡面的異樣,所有人都不曾得知,凌天與胖子在客棧里休息一天,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離開,只有極少數人,見到胖子和凌天離開人肉客棧,他們心中很好奇。

當然那些見到凌天與胖子離開人肉客棧的人,並不敢進人肉客棧一探究竟,只是心中好奇,怎麼這兩個新人,進人肉客棧后,還能活著走出來,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

凌天與胖子離開人肉客棧后,來到惡人城的一間盔甲商店,見凌天與胖子走進客棧,一名體型健壯的侏儒中年男子,急忙上前,陪著笑臉恭敬道。

「兩位客官,不知要買什麼,各式各樣的盔甲,防具,應有盡有,或者你要賣什麼無論什麼珍貴東西,我都收,還可以定做珍貴的防具,只要你有材料,一切不是問題。」

「幫我用這塊皮,作成一雙鞋。」凌天說著,從儲存戒指中,取出之前胖子擊殺的黑鱗暴熊的一塊皮,丟在侏儒男子身前,侏儒男子拿起那塊黑皮查看一番。

當侏儒男子查看完之後,整個人都是一驚,眼中閃過一道貪婪目光,不過貪婪目光很快被隱藏,笑道,「客官,我這就幫你準備,不過用這皮製作鞋,價格可不低。」

「你只管做出來就行,價格我給得起。」凌天倒也沒有在意,侏儒男子拿著那塊黑鱗暴熊的皮去製作,讓凌天兩人坐在一旁等待。

大概兩時辰過後,凌天給的那塊黑鱗暴熊皮,已做成一雙靴子,凌天穿上去,感覺挺合適,他在奔跑時,鞋子老是莫名其妙就化為粉末,如此以來,也不必擔心這些。

「客官,您這張皮柔性很強,製造起來比較麻煩,所以我要收您一百枚金幣。」侏儒男子微笑注視著凌天,只要眼前青年,拿不出一百枚金幣,他就能強行扣下這雙靴子。

卻不料侏儒男子剛把此話說完,凌天從儲存戒指中,取出一百枚金幣,直接丟在桌子上,轉身便離開,侏儒男子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道兇狠的目光。

在第一眼看到那張黑色毛皮時,侏儒男子就已認出,那張黑色毛皮,最起碼是頓悟期以上猛獸的毛皮,像這種珍貴毛皮,這麼大一塊,隨便都能賣上萬枚金幣

侏儒男子看著凌天與胖子離開的背影,他在尋思著,要怎麼樣,才能將凌天那雙靴子給弄到手,就在凌天與胖子兩人離開沒多久,侏儒男子的盔甲店裡,來了六名中年男子。

而這六名中年男子,正是凌天與胖子剛進惡人城時,遇到討要過路費的那刀疤臉男子等人,見到刀疤臉男子走進來,侏儒男子笑道,「劉四,你想買什麼盔甲」

六名中年男子中,為首的刀疤臉男子,名為劉四,侏儒男子似乎跟劉四很熟悉,兩人並未說客套話,刀疤臉劉四掏出一袋金幣,笑道,「張矮子,我要買你這裡最貴的盔甲。」

聽到刀疤臉劉四說出此話,侏儒男子一臉不以為然笑道,「劉四,你手裡這袋金幣,最多也就兩百枚金幣,我這裡最貴的盔甲,價格是四百枚金幣一套,你這點金幣不夠。」

刀疤臉劉四臉色越發陰沉,怒視著侏儒男子,陰沉質問道,「張矮子,你想敲砸我我昨天過來的時候,你說過,八重根基期猛獸皮製作的高級盔甲,兩百枚金幣一套。」

「不過短短一天時間裡,你現在告訴我,八重根基期獸皮製作的盔甲,要四百枚金幣一套,你這擺明就是欺負人,在短短一天時間內,竟翻一倍價格」刀疤臉劉四憤怒道。

站在刀疤臉劉四身後的那五名健壯男子,見刀疤臉劉四憤怒的模樣,他們也迅速將侏儒男子給包圍,見到幾人包圍住他,侏儒男子似乎並未著急,似笑非笑注視著刀疤臉劉四。

「劉四,你應該知道,整個惡人城,就我賣的東西最貴,而惡人城所有人,都喜歡來我這買東西,因為我這賣的東西,質量絕對保證,你現在是什麼意思想找我麻煩」

刀疤臉劉四聽到侏儒男子說出此番話,臉色陰沉不定,他心中也明白,張矮子這裡賣的東西,絕對值這價,更何況張矮子在惡人城,擁有著特殊的身份,即便是他也不敢招惹。

心中雖憤怒無比,可刀疤臉劉四吩咐五名手下,讓他們別輕舉妄動,見到這一幕,侏儒男子笑道,「劉四,這倒不是我故意想敲詐你,而是你存的這點金幣,實在太少,根本不

夠買一套我這裡的高級盔甲,不過,你若想得到我這裡的高級盔甲,並不是沒有辦法,我可以給你指條門路,但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膽量。」

本來憤怒不已的刀疤臉劉四,聽到侏儒男子說出此話,他臉上頓時露出詭異笑容,注視著侏儒男子,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道。

「張矮子,你這一次,又看上什麼東西如果我幫你弄到,你能給我什麼白送我一套高級盔甲」

「一套高級盔甲呵呵,只要你能幫我得到我想要的,這次,我送你們每人一套高級盔甲,分文不收,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膽量。」侏儒男子笑道。

刀疤臉劉四與五名部下,聽到侏儒男子說出此話,他們不由一愣,很快六人臉上露出狂熱神情,沒想到這次,侏儒男子出手如此大方。

對於高級盔甲,刀疤臉劉四等人早已經垂憐已久,若不是侏儒男子背後勢力,刀疤臉劉四幾人,早就搶了

「張矮子,你此話當真」

侏儒男子見到刀疤臉劉四等人臉上露出火熱目光,笑呵呵著說道,「劉四,這樣的勾當,我們合作不下十次,你自問,哪一次我騙過你們」

刀疤臉劉四等人,聽到侏儒男子保證,眼中的目光更急火熱,劉四說道,「張矮子,你說吧,這一次你想要什麼,我拼了命,也給你弄來。」

見到幾人火熱的目光,侏儒男子不緊不慢說道,「劉四,你放心,這次,我並不需要你去得罪什麼門派勢力,而是讓你去找兩名剛進惡人城的新人,兩人中一名黑瞳黑髮男子,皮膚白皙,長得挺俊俏,還有一個胖子,身高一米六,看起來跟個肉球似的,兩人看起來並沒有太大威脅。」

刀疤臉劉四等人,聽都侏儒男子說的相貌特徵,他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火熱,這兩個傢伙的相貌特徵,不正是昨日被他耍的團團轉的愣頭青嗎

本部來自看書惘

… ?根據侏儒男子的描述特徵,刀疤臉劉四第一反應是興奮萬分,本以為侏儒男子讓他搶奪什麼強大的人,可說到那兩名被他耍得團團轉的愣頭青時,刀疤臉劉四頓時大笑起來。

就連侏儒男子見到刀疤臉劉四,露出這般瘋狂笑容,都感到疑惑不解,似乎不明白為何刀疤臉劉四為何如此,侏儒男子疑惑時,刀疤臉劉四問道,「張矮子,此話可當真」

「劉四,你若是怕了的話,你就直說,我可以叫其他人去幫我這忙,我相信惡人城應該有許多人垂憐的商店裡的高級盔甲。」侏儒男子一臉不以為然的笑道。

重生之悠悠然 「怕張矮子,你什麼時候,見我劉四怕過就算死都不怕,我還怕那兩個愣頭愣腦的新人唯一讓我擔心的是,那兩個楞頭愣腦的傢伙,是不是還活著。」劉四說道。

「張矮子,我只是有件事一直很好奇,既然那兩個新人,來你店裡,為何你不親動手,而讓我們來動手,還送這麼珍貴的高級盔甲給我們,這讓我很費解。」劉四繼續問道。

侏儒男子不以為然道,「劉四,你為什麼我不動手,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是開門做生意的,若那樣做,誰還敢來我這裡購買東西」

刀疤臉劉四聽到此話,也覺得有些道理,方才疑惑,是因為刀疤臉劉四不敢確定,這樣天大的便宜,竟落在他頭上劉四說道,「你想要什麼東西」

見到刀疤臉劉四答應下來,侏儒男子嘴角上揚,不緊不慢說道,「劉四,我要那個黑瞳黑髮少年,腳上所穿著的那雙靴子,只要你弄過來,我給你六套高級盔甲。」

侏儒男子剛把此話說完,刀疤臉劉四和五名同伴,砰的一聲,一頭栽地,過好一會,他們才從地上爬起來,刀疤臉劉四摳一下耳朵,說道,「剛沒聽清。」

「張矮子,你想要從那黑瞳黑髮少年身上得到什麼來的剛我沒聽出,你能不能在說一次」刀疤臉劉四,摳好幾次耳朵,在次問道,似乎想證實什麼。

「劉四,你們沒有聽過,我想要的是,黑瞳黑髮少年腳上所穿的那雙靴子,至於你要是喜歡的話,可以順便搶他的儲存戒指。」侏儒男子注視著到刀疤臉劉四說道。

這讓刀疤臉劉四更加疑惑,張矮子要那雙鞋子幹什麼費這麼大功夫,就為一雙靴子難道黑瞳黑髮少年,他的那雙靴子,有什麼特別之處劉四皺著眉頭在撐死著什麼。

「劉四,想好沒有,如果你不想做這筆生意,我可以找其他人,我相信,有的是人,願意跟我做這筆買賣。」侏儒男子說道。

「張矮子,就這麼說定了我將那雙靴子帶過來,要給我們六套高級盔甲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找三個愣頭愣腦的新人這回賺大了」劉四朝著幾名同伴怒喝道。

刀疤臉劉四怒吼一聲,身後的五名手下,紛紛衝出盔甲商店,到外面尋找凌天兩人的下落,劉四心中不斷祈禱,兩個楞頭新人,千萬不要被別人殺了才好。

就算要殺他們,也得讓老子動手,沒等刀疤臉劉四離開,侏儒男子,忍不住提醒道,「劉四,那兩名青年看起來很不簡單,希望你在動手時,最好小心一些。」

「張矮子,什麼時候你的膽子變得這麼小,不就是兩個剛進入惡人城的楞頭青年,有何畏懼,你只管將六套高級盔甲準備好,我很快就將那雙鞋送過來。」劉四不以為然說道。

說完此話后,劉四等人已經離開盔甲商店,侏儒男子想到將那雙頓悟期猛獸皮所製造的靴子,送給他背後勢力,他背後勢力會給與他什麼獎勵時,侏儒男子眼中不由得期待。

侏儒男子自身也是八重根基期的修為,之所以沒有在店裡出手,是因侏儒男子覺得,既兩名青年能拿出一塊頓悟期猛獸皮,那兩人實力肯定不凡,才沒有冒然出手。

之所以讓劉四一伙人去搶那兩名青年的頓悟期猛獸皮靴子,不過為試探一下那兩名青年的實力究竟如何,若刀疤臉劉四一伙人能拿到固然是好,拿不到在慢慢想辦法。

凌天,胖子,兩人走在路上沒有多久,突然身後,幾名急速朝著這邊跑來,凌天兩人,微微皺一下眉頭,便停在原地,後面跑來的那幾人,正是刀疤臉劉四等人。

兩人並沒有打算去理會刀疤臉劉四一伙人,不過充滿戲劇的一幕,發生在凌天他們眼前,劉四一伙人跑到凌天和胖子身旁時,只聽噗通一聲響,六人同時倒地。

在毫無預兆之下,刀疤臉劉四一伙人都倒在地上,周圍路人,見到這一幕,都疑惑看向凌天與胖子,就在這時刀疤臉劉四站起身,不過卻有一名男子倒在地上哇哇大叫。

「老大,我的手,我的手斷了,好疼」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抱著手,臉上滿是痛苦神情,正掙扎著,凌天與胖子見到眼前這一幕,都有些傻眼。

這幾個傢伙,打算幹什麼,跑到身邊,就無緣無故倒下去,周圍的路人也是疑惑的注視著,不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就在這時,刀疤臉劉四和其他四人,將凌天和胖子包圍。

「小子,你阻攔我們的去路,讓我們摔倒,我的手下,摔斷胳膊這筆帳,我們該怎麼算」刀疤臉劉四憤怒質問道,目光緊盯著凌天與胖子,在場的路人們,都瞬間傻了眼。

凡是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劉四在玩什麼把戲,不過那些路人又不敢多說什麼,只是一臉笑容的注視著凌天兩人,看來刀疤臉劉四是故意找兩次名新人的麻煩。

倒在地上那名中年男子修為六重根基期,只是摔在地上一下,就摔斷了手難不成他的手是豆腐做的凌天也看在眼裡,站在一旁的胖子,臉色有些陰沉注視著刀疤臉劉四。

昨天刀疤臉劉四已要過路費的理由,從凌天那拿去六十枚金幣,胖子就已感到相當不爽,沒想刀疤臉劉四今天又變把戲,打算繼續敲詐。

胖子本想要說些什麼,但見凌天的目光示意,這才站在原地,凌天似笑非笑注視著刀疤臉劉四,不以為然說道,「你們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才行」

見到凌天臉上笑容,刀疤臉劉四不由得愣一下,不過他很快回過神,注視著凌天,說道,「小子,若你是一般人,我肯定將你大卸八塊,不過你昨天的表現很好。」

「哦既然這樣,你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凌天說出此話時,臉上掛著一絲邪笑,不過凌天臉上的一絲邪笑,被刀疤臉劉四當成了傻笑,認為凌天這是傻笑。

「小子,你給我聽好了,本大爺念在你昨天懂得規矩,而且你新來到惡人城,今天也不為難你,賠給我一些東西,今天本大爺就放過你,否則我一刀劈你。」刀疤臉劉四說道。

見到凌天依舊微笑注視著他們,刀疤臉劉四心中有些興奮,想到一會將靴子交給侏儒男子,從侏儒男子那得到五套高級盔甲,那樣的話,他們實力將大增。

「喂,小子,你們看什麼看,信不信本大爺現在就一劍劈死你,賠不賠,你們倒是說句話,別把本大爺惹得不耐煩,有你們苦果子吃」刀疤臉劉四冷喝道。

周圍的路人們,心中滿是好奇,刀疤臉劉四擺明就是敲詐,只不過黑瞳黑髮少年,身上究竟有什麼東西,讓刀疤臉劉四如此糾纏這令人很費解。

「我也想賠償,只是我心裡很好奇,你不是說,他的手臂已經摔斷了嗎他怎麼還能用手指摳鼻子」凌天的語氣中似乎充滿玩味,聽到此話,刀疤臉劉四微微發愣。

當刀疤臉劉四轉過頭,看向之前說已經摔斷手的中年男子,果然在用手指摳著鼻子,刀疤臉劉四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低沉說道,「你的手,不是斷了嗎」

刀疤臉劉四的那名部下,聽到此話,臉上露出尷尬神情,不過他很快回過神,那支摳鼻子的手,在一次下垂,又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說道,「我的手斷了,好疼。」

見到摳鼻子的中年男子,手又下垂,刀疤臉劉四指著凌天,說道,「怎麼樣,你看到沒有,他的手又開始疼了,現在連抬都抬不起來,你說要怎麼賠償」

在場的那些路人,聽刀疤臉劉四這話,他們都差點翻白眼,這是什麼跟什麼,說著說著又斷了擺明敲詐,難道兩個愣頭愣腦的新人,就真的看不出來

「賠啊,怎麼不賠,既然連手都摔斷了,挺嚴重,只是我一直很好奇,你從剛開始,就說要我賠償,你究竟要我拿什麼賠給你們」凌天很配合說道,一臉天真模樣。

見到凌天如此知趣,刀疤臉劉四忍不住在心中得意,這兩個傢伙果然是楞頭愣腦的新人,這麼容易就被騙到,刀疤臉劉四深深吸一口氣,咳嗽一聲,才開口說道。

「小子,看你們兩人都這麼老實,今天本大爺,也就不為難你們,本大爺,只要你腳下的那雙靴子,只要你脫下來給本大爺,本大爺就饒你們,否則有你們好受」

圍觀路人本來都豎起耳朵,想聽一下刀疤臉劉四,費了這麼大的勁,究竟打算敲詐什麼東西,不過當他們聽到刀疤臉劉四要凌天的鞋子時,許多路人,都一頭栽地。

刀疤臉劉四今天是不是傻了,他說要拿什麼賠償一雙鞋子刀疤臉劉四沒有病吧那些路人眼中滿是鄙視,注視劉四,不過劉四沒有理會周圍路人鄙視的目光。

刀疤臉劉四感覺到鄙視目光越來越強烈,於是他乾咳一聲,說道,「小子,我現在改變想法了,我要你手指上的儲存戒指,還有你穿的這雙靴子,趕緊交出來。」

事情並沒有像刀疤臉劉四預料的那樣,凌天似乎並沒有老老實實的將儲存戒指和鞋子交出,反而似笑非笑問道,「你究竟想要的是我的鞋子,還是儲存戒指」

「少廢話,你的耳朵是不是聾了,本大爺說你腳上所穿的鞋子也要,手指上的儲存戒指也要不交出來,有你好受的」刀疤臉劉四一臉怒氣,沖著凌天吼道。

「這樣吧,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我穿的鞋子,不如我給你去買一雙新的如何,買六雙新的靴子,給你們發每人一雙,豈不是更好」凌天語氣滿是玩味,隨意笑道。

「少他話,老子就要你腳上穿的這一雙,在不交出來,信不信我一劍劈斷你的腿,在自己拿,趁我沒生氣之前,最好利落點。」刀疤臉劉四不屑說道。

周圍路人,聽到此話,額頭都冒出三條黑線,給他買新的還不行他非得要這雙黑瞳少年腳上所穿的那雙鞋子,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為何他要執意如此

「雖然我也很想把鞋子跟儲存戒指給你,不過之前你也說過,要我賠償一樣東西給你們,畢竟只是斷一條胳膊,沒理由要給你們賠償兩樣東西吧。」凌天很天真說道。

聽到凌天說出此話,刀疤臉劉四看向身旁所謂摔斷胳膊的中年男子,頓時那名摔斷胳膊的手下,相當配合,又一次發出殺豬般慘叫聲。

「老大,好疼,我的兩條胳膊的摔斷了,我現在才發現。」中年男子雙手下垂,臉上滿是很痛苦的模樣,不斷慘叫著。

周圍的路人們,見到眼前這一幕,額頭上冒出三條黑線,下巴差點掉地上,這也行

看書輞首發本書

… ?「小子,看到沒有,我的手下,雙手都摔斷了,現在你是不是將儲存戒指和那雙靴子交出來。」見到中年男子不斷痛苦慘叫,刀疤臉劉四微笑注視向凌天說道。

「照你這麼說,看起來,的確挺嚴重,不過只是摔斷兩條胳膊,就讓我賠兩樣東西,我感覺還是不太合適,要不這樣,你在叫他斷一條腿,我就立即給你。」凌天認真說道。

周圍的那些路人,聽到凌天說出此話,頓時在也忍不住發出大笑,這黑瞳少年,也太會裝,竟把刀疤臉劉四耍得一愣一愣,可就在這時,中年男子一下倒在地上。

那名說是斷兩條胳膊的中年男子,正準備說腿也斷了一條時,刀疤臉劉四臉色早已徹底陰沉,尤其見到周圍那些路人,都用諷刺笑容,注視著他,劉四異常憤怒。

砰的一聲,刀疤臉劉四一腳踢打在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被刀疤臉劉四踢一腳,才急忙站起身,刀疤臉劉四憤怒說道,「你是傻的嗎」

「都是你出的什麼餿主意,裝什麼摔斷手竟然讓這麼多人笑話本大爺,都給我閉嘴,誰敢在笑,我劉四跟你們沒完」刀疤臉劉四瘋狂怒吼道,見其如此,周圍路人才收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